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94章 危机(10更)
    张石兴奋地把自己想说的一股脑都说了,接下来该朱小君说话了。

    “老张,吕保奇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张石点了点头。

    “吕保奇是咱们奇江医疗的投资人,没有他,就没有咱们奇江医疗啊!”朱小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故意端出了一副很黯然的样子。

    张石虽然对吕保奇没什么感觉,他只知道吕保奇的大名,却没见到过吕保奇的真容。但是,张石对奇江医疗却充满了归属感。

    但凡有才华的人往往都伴随着一副棱角分明牛逼的不能让人说句闲话的臭脾气。张石便是这种人当中的典型分子,因此,他在伽玛刀行业中没少受人排挤打压,直到朱小君对他抛出了橄榄枝,把他带进了奇江医疗当中来,并赋予了他充分的权力,这才使得他有了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当朱小君说到没有吕保奇就没有奇江医疗的时候,张石的心中陡然一怔,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对这位奇江医疗的投资人有些漠视了。“嗯,吕老板说走就走,咱们甚至连报答他的机会都没有了。”

    “是啊,留下个孤儿寡母的,还有保奇地产公司这副烂摊子,吕保奇这是死不瞑目啊!”朱小君顺着张石,开始唏嘘起来:“这帮子警察也真是的,你说他们查案就查案,干嘛要封了人家公司的账户,弄得那么大一家公司眼看着就要破产倒闭。”

    张石一惊,问道:“有这么严重么?”

    朱小君两手一摊:“可不是吗?这房地产公司一般都是把钱把资产压在项目上,现金流全靠银行贷款来维持,账户一封,银行贷款一滞纳,那项目还不得垮掉?还有那些供应商建筑队什么的,还不得疯了一般的上门讨债?”

    张石低头沉思了片刻:“吕保奇生前就没有确定下来他的继承人吗?这个时候,是考验这位继承人的能力和魄力的时候了。”

    朱小君撇了撇嘴:“吕保奇的继承人你可能不认识,但是算起来和咱们还是同事哩!”

    张石惊奇道:“你说的是他的外甥女,咱们医院原来的手术室护士刘燕?”

    朱小君点了点头:“怎么?你认识她?”

    张石瞄了眼秦璐她们,呵呵一笑:“不认识,就是听说过而已。”

    秦璐正带着温柔和陈东在一块玩游戏,根本没注意到朱小君张石他们在说些什么,饶是如此,朱小君也差一点红了脸。

    “刘燕不单继承了保奇地产,同时她还继承了咱们奇江医疗的股份,再加上刘燕跟我们原本就是同事的这层关系,你说我能坐视不管么?”

    张石点了点头:“怪不得这几天你忙活的都见不到个人影了!”

    朱小君重重地叹了口气,端起了酒杯,跟张石面前的茶杯碰了下:“算了,不说这些了,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咱们还是忙活自个的事情吧,不是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

    张石愣了下,然后呵呵笑了,举起了茶杯:“兄弟,咱们俩相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用得着这么费劲地跟老哥兜弯子么?”

    朱小君装傻道:“兜弯子?我怎么就兜弯子了?”

    张石的笑声更大了:“行了,老弟你就别装了。你朱小君仗义,我张石也不是一个不讲究的人,省城那边你不用去了,你留下来帮刘燕吧!”

    朱小君忍着笑,还装着傻傻的样子:“这样好吗?我不去能行吗?”

    张石收起了笑容来:“那咱俩换换?你去接老佟去省城,我留下来帮刘燕?”

    朱小君嘿嘿一笑,赶紧捡个台阶下了台:“啊?不,不,钟楼医院那边只有老哥你跟老佟联手才能搞得定,我去了,说不准只会添乱。”

    张石拍了拍巴掌,叫来了服务员,要了一大盆米饭。“那我就不陪你了,我先吃饱了去赶路。”

    朱小君指了下陈东:“要不,让东东送你?”

    张石摆了摆手:“不用,自己开车更方便,咱们俩换个车就好了。”

    张石吃饱了,拿着奔驰车的车钥匙走了,朱小君对着整整一瓶的二锅头,犯起愁来:“秦老大,你就不能陪我喝两杯么?”

    秦璐和温柔陈东他们正在联机玩我的世界,玩得正嗨,哪里还会答应朱小君:“没长眼啊?没看到老娘玩得正开心啊?”

    朱小君碰了一鼻子灰,只好自斟自饮。

    十分钟,连二两酒都没喝到。

    正郁闷着,刘燕打来了电话,朱小君还以为是刘燕想明白了,不再吃宫琳的醋了,却没想到,刘燕一开口便把朱小君给惊到了。

    “朱小君,工地上的工人们全都罢工了!”

    “罢工?为什么?”朱小君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双筷子却停留在了半空中。

    “他们说,不把上个季度的工钱给结了,他们就无限期停工。”

    “窝靠……”朱小君忍不住说了句粗话:“欠他们多少工钱?”

    “也没多少,一两百万吧!”

    朱小君舒了口气,一两百万的资金,他完全可以从奇江医疗的账上调出来:“哦,问题不大,你告诉他们,三天之内,我一定会解决他们的工资问题,绝不赖账。”

    “可是……”刘燕在电话那头吞吞吐吐:“可是,他们现在聚集在公司门口,非得要你出来说句话才行……”

    朱小君不由得愣了下。

    这些工人为什么会点名要他出来说句话呢?

    在明面上,朱小君跟保奇地产扯上关系不过是两个小时前面对那些供应商的时候,而那些供应商从道理上应该跟这帮工人没什么关系才对,那么这些工人又是如何得知刘燕授权朱小君全权负责保奇地产的事情呢?

    除非,幕后有推手!

    朱小君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有推手也好,是巧合也罢,现在摆在朱小君面前的只有挺着脖子硬上了。这个时间点,银行早就下班了,朱小君纵然有三头六臂之本事,也变不出一两百万的现金来。但是,如果不能安抚好这些工人,惊动了政府,那么接下来保奇地产的道路就会更加艰难。

    朱小君叫来了服务员,买了单,然后跟秦璐交待了一声,让她们边玩边吃,吃饱了就回家,他有急事要出去一趟。

    那仨都沉浸在游戏中,连吃都忘记了,哪里还顾得上朱小君要去干什么。

    半个小时后,朱小君来到了保奇房地产公司所在地。

    做为彭州本土最大的一家房地产开发商,保奇地产的公司总部也颇为气派,虽然不在市中心,但占地多达近百亩。偌大的一个园林中散落着七八幢或大或小的楼房,给人一种极为优雅而且舒心的感觉。

    但是,聚集在大门口的数百名工人却打破了这种平衡。

    好在工人们并不认识朱小君,这使得朱小君有了机会溜进了保奇地产总部。

    在吕保奇的那家豪华气派的办公室中,朱小君见到了孤立无助可怜兮兮的刘燕。

    刘燕再也不跟朱小君讲面子了,也早已经忘记了下午的时候对宫琳的那番醋意,一见到朱小君,便像个走丢了的孩童见到了亲人一般,展开了双臂,扑了上来。

    朱小君抱住了刘燕,轻轻地为她拭去了脸颊上的泪痕。

    “不怕,有我呢!”

    刘燕将头埋在朱小君的怀中,捏起两只拳头捶着朱小君的胸膛:“你去哪儿了?你怎么能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儿?”

    朱小君摸了下鼻子,解释道:“我得想办法找关系,好尽快解除公司账户被封的问题啊!”

    其实朱小君这么说并非是完全的谎话,事实上,若不是除了这档子事,他就会找机会套套秦璐的话,看看警方对保奇地产的态度究竟是怎样的。

    刘燕抬起脸,眼泪汪汪地看着朱小君:“你待会出去的时候要小心点说话,他们这些人的情绪不太正常……”

    朱小君强忍着就要下嘴亲上刘燕一口的****,笑了笑:“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刘燕还是不放心,执意为朱小君要安排几名保安陪着朱小君。

    那几名保安都是在道上跟着吕保奇混的小兄弟,这种人,绝对不会因为眼前的一些困难而轻易地背叛自己的大哥。

    朱小君摆了摆手,道:“这么做只会激怒了那些工人,燕儿,你就安安心心地呆在这儿,我去去就来。”

    说的很简单,表情很轻松,但朱小君的内心却很沉重,他不知道那些工人到底是抱着怎样的目的,更不知道那个幕后推手都跟工人们煽动了些什么言语。

    来到了公司大门口,朱小君吩咐那些守在大门口正跟工人们对峙着的保安兄弟散开,并要求他们把公司大门口的不管是照明灯还是装饰灯,只要是能发光的,就一并全部打开。

    “工人老大哥们,我就是你们想要见的朱小君!”

    朱小君信步走到了数百名工人的面前,看上去,他的步伐很轻松,身子挺得笔直,像是很有信心的样子。可实际上,只有朱小君他自己才知道,此刻的他正留着虚汗,痉挛着小腿肚子,就连那声音,都略微地带些颤抖的意思。

    “首先,我代表公司向你们表示歉意,因为公司的状况,连带了你们不能够按时拿到自己应得的报酬,是公司对不住你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