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97章 重典整风(3更)
    老晁晃晃悠悠地走了,朱小君连忙给刘燕去了个电话。虽然工人们都散去了,事件也平息了,但这么久都没回去露个面,朱小君想着刘燕一定很会担心他。

    电话接通后,刘燕的声音果然很紧张:“朱小君,我看到你跟晁叔走了,他……他没怎么着你吧?”

    朱小君打了个酒嗝,稍微有些大舌头:“没……没事,我们……爷俩,就是喝了顿酒!”

    刘燕的声音明显放松下来了:“哦,我好担心晁叔会对你不利,又怕打电话会惊扰了你们,朱小君,你不知道我这两个小时有多难熬!”

    朱小君继续打着酒嗝大着舌头:“我这……不是好好滴……嘛!行了,你……早点……休息……吧,我……也该……回去了。”

    刘燕似乎还有些话要说,可是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一声长叹:“唉……那好吧!”

    回到了家,秦璐温柔和陈东三个还在兴致勃勃地玩着手机联机游戏,朱小君顾不上跟他们招呼,随便洗了洗,倒头便睡了。

    第二天一早,朱小君被张石的电话叫醒了。

    老佟乘坐的航班准时降落在了申海的国际机场上,一早八点钟刚过一点,张石便接到了老佟。做为奇江医疗的老大,朱小君没能赶来申海接机,张石总觉得有些折了老佟的面子,所以就打了朱小君的电话,好让朱小君在电话中跟老佟解释一番。

    朱小君赶紧清了下嗓子,在电话中跟老佟叨叨叨客套了一大圈,最后跟老佟保证,等老佟张石他们弯成钟楼医院的应标答辩会返回彭州的时候,他一定会安排弟兄们好好地消费一下。老佟一下子就明白了朱小君所说的好好消费一下的内涵,开心地笑了起来。

    安抚了老佟,朱小君也没了睡意,看看时间才八点半,赶去保奇地产刚好能凑上上班时间。于是朱小君便给刘燕打了电话,约她九点钟一块出现在保奇地产公司的大门口。

    一个公司,在正常运转的时候,所有的员工表现出来的都是相同的兢兢业业的工作状态,但是,当公司出现了问题之后,员工们便基本上分成了三个部分。一部分比较本分的人仍然在自己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尽量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像以前一样,他们不会迟到也不会早退。还有一部分人比较滑头,见到公司出了状况,他们是能懒就懒能滑就滑,迟到早退都是小事。更有一部分人的心早就飞走了,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尽快找到下家,不能让自己的饭碗漏了底。

    在保奇地产中,跟着吕保奇混hei道上来的那些兄弟自然属于第一类人,他们对保奇地产有着一种强烈的归属感,这种归属感使得他们对保奇地产或者说是对吕保奇有着一种超乎常人的忠诚度。

    但其他人就不一样了。

    朱小君和刘燕赶到保奇地产的公司大门口的时候,已经是九点过两分了,正常情况下这个时间点已经是上班的了,但如今,大门口还在稀稀拉拉地进人。

    “纪律!”朱小君转过头对身边的刘燕说道:“这个时候,更需要纪律的约束,不然的话,公司的人心必然散掉,即便我们再怎么努力,手下没人做事,或是手下人做事效率值底下,都一样救不了公司。”

    刘燕点了点头:“你是保奇地产的总经理,你要怎么做,我都支持你!”

    朱小君乐了。当初吕保奇在位的时候,就曾动过朱小君的念头,想把他招致麾下,可惜被朱小君断然拒绝了。而现在,刘燕却以一种霸王硬上弓死活不讲理的方式把朱小君和保奇地产捆到了一起。

    “咱们得说清楚……”朱小君看着刘燕,想告诉她等保奇地产渡过难关之后,他还是要回去坚守他的医疗产业。可一抬眼看到了刘燕那张可怜兮兮的脸蛋,朱小君顿时心软了:“咱们得说清楚,我这个总经理可不能白当,你得付我薪水哦!”

    刘燕幽幽一叹,朱唇轻启,呢喃了几个词汇,只是声音太小,没有人能听得清。

    朱小君也是在借助这玩笑话来掩盖刚才自己想说的真心话,因此对刘燕的反应倒也不怎么在意,于是便叫来了身后的保安队长,吩咐他去传个话,说十点钟整,召开公司除建筑队之外的全体大会,但凡迟到者,一律就地除名,因公出差的,需要其部门负责人提供相关手续,否则,同律处置。

    保安队长跟了吕保奇二十多年,对吕家以及保奇地产自然是忠心耿耿,领命之后,立即一路小跑地到各部门下通知去了。

    朱小君瞥了下嘴,牵住了刘燕的手:“走吧,我们先去大会议厅等着他们。”

    刘燕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很想把被朱小君牵着的手抽出来,可朱小君却握得很紧,刘燕试了两次没能成功。

    “你说过我是你的未婚夫,那么咱们就得拿出小俩口的样子来,不然的话,会被人家怀疑的。”朱小君的这个理由明显有些牵强,这世上夫妻档的公司多了去了,没见到哪对夫妻必须在公司员工面前装恩爱的。其实这不过是朱小君的一个借口而已,朱小君的真实想法不过就是突然想牵着刘燕的手而已。

    朱小君和刘燕认识了也快一年了,这一年中,俩人吵吵闹闹过,打情骂俏过,甚至在周兵的‘安排’下还真枪实弹过,可就是没有恩恩爱爱卿卿我我过。

    还在医院的时候,朱小君也说不清楚自己对刘燕到底是怎样的情感,但是,当刘燕告诉朱小君要出过一段时间的时候,朱小君明显感觉到了心痛。

    这种心痛的感觉,可是他朱小君第一次感受到。

    当老冯告诉朱小君吕保奇出事的时候,朱小君很震惊,但震惊之余,在潜意识里居然还夹杂着一丝庆幸。朱小君当时也很困惑自己为什么会有一丝庆幸的感觉,直到那天晚上,刘燕打电话来说她和她舅妈被困在天京回不了彭州的时候,朱小君才恍然大悟。

    吕保奇若是不出事,那么刘燕何时能回来,还是个未知数。

    爱,或许没那么多轰轰烈烈,但是,爱,一定会包含着牵牵挂挂。

    牵着刘燕的手,朱小君顿时觉得心旷神怡,思维也明显的清晰且高效了许多,不等来到保奇地产的大会议厅,朱小君便已经打好了会议上他要讲要说的内容腹稿。

    令朱小君惊奇的是,他跟刘燕居然不是第一个到达大会议厅的人,当他们俩走进大会议厅的时候,保安队副队长已经带着十多人规规矩矩整整齐齐地坐在了会议厅的一侧。

    一见到朱小君和刘燕走进来,那保安队的副队长立即起身向这二人敬了个礼并汇报道:“报告刘总朱总,保安队全队三十八人,下夜班六人,在岗执勤八人,应到二十四人,实到二十三人。”

    刘燕皱了下眉头,问道:“怎么少了一人?”

    不等副队长回答,朱小君笑道:“少了个队长,这会他正一身大汗地传达会议信息哩。”

    副队长憨厚的笑了下,挠了挠头:“对不起,是我汇报的有问题。”

    朱小君摆了摆手,道:“不是你汇报的有问题,而是刘总太关切你们了,你们这些兄弟,都是跟了吕叔多年的,要是你们也散散拉拉的,这公司就真的没指望了。”

    副队长咬着牙一跺脚,道:“我们兄弟们都商量过了,就算从今天开始一分钱都拿不到,我们也要跟公司走到最后。”

    朱小君倒还好,一边的刘燕却已经感动地要流泪了:“谢谢你,郑叔叔。”

    吕保奇在位的时候,每个月都要把这些曾经跟他并肩作战的老兄弟召集在一起吃吃饭喝喝酒,所以,刘燕也基本上都能叫出这些吕保奇当年的老弟兄的姓名。

    这边正说着,会议厅开始进人了,虽然稀稀拉拉的,但不到十分钟,会议厅也坐了将近一半的人。

    朱小君看了看表,离十点整还差了三分钟。

    这时,保安队的队长一身是汗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刘总,朱总,十五分钟之前,我已经通知了公司的各个部门,为了避免遗漏,公司的各个角落我都看了一遍,应该不会出现没有通知到的情况!”

    朱小君以赞赏的目光看了看这位保安队队长:“能告诉我你的姓名吗?”

    队长擦了把汗,回答道:“我姓韩,叫韩韶华。”

    朱小君点了点头:“老韩,从今天开始,你不必担任保安队队长的职务了,队长一职,由郑副队长代理。”

    原队长登时愣住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莫名其妙地就被朱小君解除了职务。

    朱小君喘了口气,接着道:“从今天开始,你做我的助理,薪水翻一番。”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朱小君看了下时间,然后异常坚定的下令到:“现在十点已过,保安队全体起立,封闭会议厅大门,不管是谁,都不许放进会议厅来!”

    二十余名保安接到了朱小君的命令,立即行动起来,眨眨眼的功夫便把会议厅的大门给锁上了。

    “如果这是一场战斗,如果这会议厅就是我们的阵地,那么,当十点钟已到,战斗已经打响的时候,那些尚未进入阵地的士兵会遭受怎样的处罚呢?”朱小君信步走上了主席台,开始了他在保奇地产执政的第一场演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