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198章 强硬手段(4更)
    “我不懂房地产,相对于你们,我朱小君就是个门外汉。你们可以嘲笑我,可以议论我,也可以当我是个小白脸靠着吃软饭才做了保奇地产的总经理。但是,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既然我做了这个总经理,那么就一定不会占着茅坑不拉屎!”

    以战争为演讲的开端,使得在座的保奇地产的员工陡然一震,可没想到朱小君随后又来了一句算是半粗口的大白话,大伙刚紧张起来的情绪瞬间放松了下来。

    朱小君的表情也缓和了许多,似乎有着一种想跟大伙一起笑一笑的趋势。

    但这趋势仅仅维持了几秒钟而已。

    几秒钟之后,朱小君的表情却陡然严肃起来。

    “很好笑是吗?我也觉得很好笑!我原以为保奇地产做为彭州房地产行业的龙头老大,还有着一支多么牛逼的管理团队,可今天一看,不过尔尔。那些占着茅坑不拉屎的渣滓是大有人在!”朱小君手指大门,突然提高了分贝:“就在门外,还有多少位此刻正惴惴不安的保奇地产的员工呢?他们的惴惴不安是因为自己迟到了而感觉到惭愧么?人力资源部的负责人在哪?”

    一个三十多岁打扮入时的女人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

    “我先不评价你工作,你现在立即带着你部门的人对今天能准时出席会议的同事们进行统计,那些被挡在门外的,我朱小君只能对他们说声抱歉了。或许门外有冤死的,但是,乱世需重典,我朱小君也只能挥泪斩马谡了!”

    众人都不傻,听出了朱小君的意思是毫不留情地把迟到者全部解聘,这股狠劲,使得所有人无一不为之一震。

    那名人力资源部的负责人更是打了个哆嗦,急忙抖擞了精神,带着部门的员工,以最快的速度,按朱小君的要求统计出来了准时参会的人员名单。

    朱小君拿了那份名单,粗略地看了两眼,随口向他刚提拔上来的总经理助理问道:“老韩,公司原来一共有多少人?”

    韩韶华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两百一十人吧,上下误差不会超过五个,这几天,公司有些乱,走的人比较多,我也有些糊里糊涂的。”

    朱小君笑了笑。一个保安队的队长,能知道这么精确的数字,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可那个专职的人力资源部统计上来的名单却只有简单的人名以及所属部门,连一个统计数字都没有。

    朱小君粗略地点了下名单上的人民,大概有一百三四十的样子,也就是说,会议厅的门外,挡住了全公司三分之一强的员工。

    刘燕有些慌乱,在朱小君的耳边低语:“一下子要解聘这么多,公司会不会乱啊!”

    朱小君没理会刘燕,扬起了手中的那份名单:“今天上午十二点钟前,我会把这份名单复印了,下发到各部门。各部门的负责人按照此份名单来处理本部门的人事问题。部门负责人不在名单上的,由分管副总来担任此责,如果巧了,分管副总也不在名单上,那就由我来做这件事!好了,散会!”

    后排座位上突然站起了一男人,吼道:“这算哪门子的管理?我从来就没见过哪家公司会因为开会迟到而被开除的!你这样做,是违反了劳动合同法的!”

    此人一嗓子喊出,立即获得了十多人的响应。

    朱小君一声不吭,走下了主席台,来到了这个人的面前。

    “劳动合同法?”朱小君冷哼了一声:“劳动合同法有没有鼓励员工开会迟到呢?”

    那人毫不怯场,头一仰,反犟道:“开会迟到只是员工犯下的最初级的错误,根据劳动合同法,公司不能因此而解除劳动者的劳动合同!”

    朱小君呵呵一笑:“如果我执意要开除迟到者呢?”

    那人冷哼了一声:“我们可以申请劳动仲裁!”

    朱小君盯着那人,缓缓地点了下头:“很好!那你们就劳动仲裁吧!”

    那人一甩头,就要往外走,朱小君在其身后喝住了:“慢着!”

    那人停住了脚,转过身来,愤恨地看着朱小君:“你还想说什么?”

    朱小君嘿嘿一笑,上去就是正反两个巴掌:“滚!从今天开始,老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不服气,可以去告我!”

    那人想必是个没经历过江湖的雏,朱小君的两巴掌居然把他给打愣了,等到朱小君把话说完了,才想起自己的委屈,呜呜呜哭了起来。

    人都习惯于同情弱者,朱小君的这番行为,确确实实引发了不少人的同情心理,就连刚当上总经理助理的韩韶华,也觉得朱小君做的有些过了!

    可是,谁又能理解了朱小君的难处。

    打工的,按月到点领工资,领不到工资,就可以吵吵闹闹或是干脆跳巢。可老板呢?如果一个公司老板混到了发不起员工工资的份上,离破产还有多大的距离呢?

    公司破产倒闭了,打工的可以拍拍屁股去跳巢,但是老板却只能抹抹眼泪去跳楼。

    在通知开会的时候,朱小君已经说的很清楚很明白了,但凡迟到者就地除名,可就是有那么一些人当成耳边风,这种人,在工作上能负起应该担负的责任吗?

    网络上曾流传过两个企业大佬的争辩,在公司里,是兔子的危害大还是坏人的危害大?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兔子不咬人而且只吃草,可坏人却是要害人的,当然是坏人的危害更大了。

    但是,两个企业大佬最终辩论的结果却是执有坏人危害大的理念的那位大佬被另外一位大佬给说服了,他不得不承认,在一个公司里,最具有危害性的,就是那些像兔子一般的员工。

    为什么这么说呢?两点原因。

    其一,兔子看似人畜无害吃的还少,但是在你死我活的商战中,兔子根本就没有战斗力,它们的存在,只能是企业的一个负担。

    其二,兔子的繁殖能力超强,也就是说,像兔子一样的员工,其感染力是非常强大的,它的存在,会迅速地感染了身边的一批人,而这批被感染成兔子的人,又会迅速地感染下一批人。

    那些把朱小君的命令当成耳边风因此被关在了门外的员工们,不正是这所谓的兔子型员工么?

    保奇地产在运作正常的时候,因为地产公司丰厚的利润,养些兔子或许没什么,但是今天的保奇地产正处在生死边缘,养兔子只会害了大家。

    “我知道你们心里是怎么想!”朱小君重新走上了主席台,拿起了话筒:“因为一次迟到,而被公司除名,这个处罚似乎显得重了一些。”

    朱小君开始时的语气还算平缓,但一句话之后,突然严厉了起来。

    “但是,韩韶华在通知各部门的时候有没有讲清楚如若迟到就地除名呢?”

    韩韶华挺立于朱小君身边,他在通知各部门的时候,着重强调了朱小君的这项命令,而且还叮嘱了各部门的负责人,说新任的这位朱总,可不像是个好说话的人。

    “一名员工,把总经理的命令当成了耳边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这是什么性质?是简单的迟到吗?他这是在以实际行动来反对公司决策层的决定!在这种人的心中,公司只是一个只会给他发工资的大傻瓜!你们扪心自问,大伙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为什么要分给这种人?你们辛辛苦苦地工作,为什么要去养活这种人?”

    稍一停顿,朱小君又手指着刚才那人骂道:“还有这种渣滓,在公司最危难的时候,不去为大伙的饭碗去考虑,反而替那些蛀虫们说话,还他妈劳动仲裁?分明是不把大伙的利益当回事,******他只考虑自己的利益,这种人,不该挨打么?”

    朱小君抑扬顿挫激情四射的演讲震动着所有人的心灵,虽然言语中颇为粗糙,但仍可谓之字字珠玑句句箴言。

    人总是自私的,起初大伙对朱小君的重典有情绪,那是因为抱怨朱小君小题大做,生怕这种管理风格在今后的某天烧到了自己身上。但是,朱小君明确了今天的本质,并非是迟到,而是蔑视总经理的命令。

    这样一来,大伙便不再担心自己的安危。

    之后,朱小君又将员工们分为了门里门外的两大类,把门外的定义为公司的毒瘤,那么潜意识里,门里的自然都是公司的有用之才了。

    如此的结果,便是大伙对朱小君有了认同感。

    有个别人被朱小君感动了,不自觉地为朱小君的演讲鼓起了掌来。有了第一个,很容易就有了第二个,更容易有的是第三个、第四个……

    直到所有人都为朱小君鼓起了掌!

    朱小君展开双手,做了个按压的姿势,众人的掌声这才平缓下来。

    “在接受刘燕董事长的邀请之前,我是奇江医疗的董事长,奇江医疗的产值跟保奇地产相比虽然不值一提,但是利润却非常可观。我朱小君舍弃了奇江医疗不管而全身心投入到保奇地产来,图的是个什么?”朱小君见到众人的思维已经被自己控制了,口吻也变得缓和温柔了下来:“你们可以在这个问题上充分发挥你们的想象力,我朱小君绝不会因此而生气,但是,我今天要告诉大家我的真实想法,那就是我喜欢这个挑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