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03章 新客户(9更)
    出乎大伙预料的是,那俩混社会的家伙一进屋,见到了黄莺,立马左右开弓,尽情地抽着自己的耳光,还一口一个对不起我错了之类的道歉话语。

    朱小君在门口觉得差不多了,这才进屋,制止了那俩货没完没了的自残。

    “行了,差不多就得了,今后在外面混长点眼,自个吃了亏不要紧,伤了四喜和老五的名声,那你俩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那俩货点头哈腰地连声应着。

    朱小君觉得脸上的光彩足够了,不想在为此事耽误时间,于是便挥了挥手:“滚吧,我这就给四喜去电话,让他忘了今天的这档子事情。”

    那俩货像是得到了投胎的机会一样,连忙连滚带爬地滚了出去。

    朱小君颇有些得瑟地坐到了黄莺的身边,然后摆了一个十分拉风的翘起二郎腿的姿态,拿起茶几上的半包香烟,甩出了一支来,叼在了嘴上。黄莺很知趣,连忙找了打火机,帮朱小君点了火。

    一整套动作下来,朱小君却遗憾地发现,兄弟们当中,只有陈光明对他抛来两眼崇拜,其他的人,都是该喝的喝该吃的吃该摸的摸该啃的啃,居然没人对他说上两句恭维的话。

    这……也太不给朱小君面子了!

    要不是碍着从美国大老远跑来的佟大博士的脸面,朱小君恨不得冲上去关掉音响,喝问那几个不长眼的兄弟一番,问问他们懂不懂做人的道理。

    不是吗,人家朱小君出血请客,还干了这么件牛逼的英雄事迹,居然连点掌声都不给,这不是不会做人又该是什么呢?

    好在还有个黄莺。

    好在那几个陪唱小姐还是懂道理的。

    黄莺肯定是没得说了,偎依在朱小君的身边,把朱小君伺候地像什么似的。那几个陪唱小姐也有一搭没一搭地抽出了空当来向朱小君献殷勤。

    这才勉强抚平了朱小君严重受伤的自尊心。

    驻唱歌手在ktv的生存模式是挨个包房去敲门,如果人家确实需要由这种半专业歌手为某个特定客人献唱的话,那么驻唱歌手便会按照客人的要求,在包房中献唱一曲或两曲,然后根据客人的欢喜和习惯,得到几十块或一两百块的小费。

    运气好的话,一晚上能拿到数千块的小费,运气不好的话,一晚上赚不到一分钱也是很正常,甚至还会出现今天的这种情况,不单赚不到钱,还可能惹了客人不高兴。

    黄莺在朱小君的怂恿下,终于点了一首歌,歌名叫《我愿意》。

    这歌不单是旋律好听,歌词填写的也很感人,尤其是黄莺唱得还特别走心,前面的主歌还好,到了副歌的部分,几乎所有人都沉浸在歌曲的意境中去了。

    一曲唱罢,黄莺的双眼中居然是泪光闪闪。

    胡恩球起哄道:“人家美女都愿意了,朱小君你好歹也表个态呗!”

    陈光明跟着嗷嗷叫道:“在一起,在一起……”

    就连张石也不正经了,拿着个啤酒瓶当作了话筒,跳到了沙发上,扭着屁股模仿着黄莺:“我什么都愿意,我什么都愿意,给你……”

    只有石磊跟老佟两个比较矜持,只顾着跟自个怀中的小姑娘继续玩着摇骰子喝啤酒的游戏,对这边发生的故事是充耳不闻。

    朱小君更得瑟了,瞅着黄莺只笑不说话。

    这种事要是搁到了风月场上的姑娘,比如说那几个陪唱的女孩,早就顺势而为靠上了朱小君。但黄莺却一点也不具备这样的素质,涨红了脸,双手搓在了一块,不知该如何应付。

    朱小君有着怜香惜玉的英雄气概,并不想看到黄莺这种局促的样子,于是将黄莺拉到了身边坐下,然后对那几个兄弟摆手道:“你们就别瞎起哄了,人家黄莺只是用心在唱歌而已。再说,这种事要是传到了秦老大的耳朵里,哥们,咱们不都死定了?”

    一提到秦璐,胡恩球第一个老实了。陈光明也见识过秦璐的霸道,连他老炮哥都服服帖帖,他陈老五又怎敢不忌惮秦老大。就算是张石,听到了秦璐的名字,也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玩到了深夜,哥几个确实是尽够了兴,ktv的啤酒又淡的跟水似的,喝了只能扩充血容量,对胃容却是一点作用也没有,因此,大伙都感觉腹中还真有点饿意。

    饿了自然就要去吃点,反正彭州大街小巷到处都是烧烤地摊。

    兄弟们也都是明白人,知道ktv这种场所的姑娘在一块玩一玩疯一疯倒是不错,若是还打算带出台,那就属于智商有问题的了。要是真想解决一下荷尔蒙的问题,彭州那么多的洗浴中心,随便挑一家,也要比把ktv姑娘带出去要来的简单而且舒坦。

    那五个陪唱的姑娘一人领了五百块的小费,欢天喜地的去了,剩下了黄莺一个女孩,朱小君反倒有些犯愁了。

    也像那几个陪唱女孩一样随便给点钱打发走么?朱小君有些不忍。

    一方面,他不肯把黄莺当成那些陪唱,另一方面,朱小君的潜意识里似乎还想继续跟黄莺发生点什么故事来。

    于是,朱小君便向黄莺发出了邀请,邀请黄莺跟弟兄们一起去吃烧烤。

    但是,和上一次一样,黄莺再次很明白地拒绝了朱小君:“我得回家了,再晚了,我妈妈会担心的。”

    这个理由不单是表明了拒绝朱小君的邀请的态度,同时还告诉了朱小君,人家黄莺可还是个乖女孩,是个听妈妈话怕妈妈担心的好女孩。

    朱小君只好顺从了黄莺的意愿,从包里拿出了一沓钞票,也没点一下,就塞给了黄莺:“谢谢你今晚的歌唱,你要是不去参加那些选秀节目的话,那真是太可惜了!”

    黄莺却死活不肯受朱小君的钱,她一边推挡一边说道:“朱大哥,你要是拿我当朋友的话,就不能这样!”

    朱小君听了这话,只得停住了手,将那沓钞票放回了包里。

    是啊,要是把黄莺当成朋友的话,就等于黄莺陪着兄弟们一块来ktv消费,怎么能存在拿小费的概念哩。

    出了ktv的门,路边停了一排趴活的出租车,朱小君将黄莺送上了就近的一辆,随手甩给了的哥一张百元钞:“把这姑娘安全送到家,剩的钱你自个留着吧!”

    彭州就那么大,围着城转上一圈,打车费也不过百十块,所以那的哥开心的要死,拍着胸脯连声对朱小君做了保证。

    送走了黄莺,弟兄六个随便找了家烧烤摊,正儿八经地拼起了酒来。

    喝到兴奋之时,陈光明却突然挂起了免战牌,说他不能再喝了,若是喝醉了,会影响明天的重要任务。

    “你个****毛,啥重要任务?到彭州来就得按彭州的规矩,你看看人家佟博士!佟博士不过是在彭州读了五年大学而已,但人家都没忘了彭州的规矩。是不,佟博士?”一听到陈光明说不喝了,朱小君第一个叫唤了起来。

    佟律新今晚玩得是非常尽兴,在美帝那个国家,黄种人只是个三等公民,那边的娱乐场所,像佟律新这种人,是绝对不敢涉入的。憋了那么久,终于有机会发泄一通,佟律新只觉得身上的每一个汗毛孔都是通透无比。“就是!既来之则安之,到了彭州就得按彭州的规矩,不喝倒就绝不能缴枪!”

    陈光明一点愧疚之色都没有,理直气壮地挺直了腰杆,解释道:“我跟你们不一样,你们可能今晚喝大了,回去睡一觉,明天屁事没有。我要是喝醉了,明天可就起不来了。那张主任请来的客户,谁去机场接机啊?”

    这还真将了大伙一军。

    张石邀请的双庆市人民医院的那帮人有五六个之多,一辆车肯定坐不下,而这种场合,让陈东做司机又不怎么合适,因此,算来算去,接机的只能是张石跟陈光明。

    陈光明将了大伙一军之后,张石也冷静了下来:“老五说得对,我看咱们今晚都少喝点,以后有的是机会再拼酒!”

    年龄最大的张石发了话,其他人也只好遵从了,大伙就此作罢,该回家的回家,该住店的住店。

    第二天下午,张石和陈光明开了两辆车,去了机场,把双庆市人民医院的一帮客户请到了肿瘤医院。

    此时,肿瘤医院已经完成了改制,吴东城也如愿以偿地重新坐上了大院长的宝座,对于朱小君这样的功臣,吴东城自然是照顾有加,一听朱小君说他有客户要来医院参观,吴东城抛开了手边的杂事,亲自到了生物治疗中心来迎接客人。

    在对同行介绍奇江医疗这家公司的时候,吴东城自然是赞口不绝,恨不得把奇江医疗描绘成全国最讲信誉,最有实力,最会做人做事的一家医疗公司。同时,张石拿出的治疗案例,那也是顶呱呱,看得那帮人是心服口服。尤其是免疫负调控技术的拥有者佟律新为大伙的一番理论讲解,更是让客人们两眼放出光芒来。

    客人中,为首的那位副院长当场表了态,说希望奇江医疗尽快安排专员前往双庆,跟医院确定商业条款,并勘探实验室建设场地。

    有了副院长的这句话,这张合同就等于落实了一半,大家伙都很开心,吴东城大手一挥,要亲自招待客人们吃个晚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