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05章 钻石的魅力(1更)
    张石联系的两家有意向的医院中,除了双庆市人民医院之外,另一家则是申海的一个区医院。因为申海是个直辖市,在医疗方面上又处于全国顶尖的位置,因此,申海的一个区医院的级别和规模,拿到别的地方去相比,那也绝对是大医院。

    刚好,老佟的返程也定了从申海出发,于是,在把计副院长他们送上航班之后,张石便盘算着要带老佟去拜访一下申海的那家区医院。

    这种事,自然也少不了陈光明。

    这仨联手,三天内搞定了两家大医院,正处在季度兴奋的状态中,又因为老佟要在周二赶回美国,留给他们的时间只有周一这一天,因此仨兄弟一合计,不如立即出发,连夜赶往申海,明天一早就去拜访那家医院的关键人物。

    朱小君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自己手边的事,想起老冯委托他在申海购买别墅的事情来。这件事他虽然已经找了宫琳来帮忙,但是自己始终不出面,这心里面怎么也不踏实。于是也生起了一同去趟申海的念头。

    张石立马提议,说四个人干脆包个普通火车的软卧过去,不耽误时间不说,还能在车上打会牌。张石的提议得到了陈光明的鼎力支持。

    老佟不会打牌,莫说麻将,就连最简单的八十分也不会,因此他表示出随同大伙意愿的态度来。

    见朱小君有些犹豫,张石嘿嘿一笑,逼宫道:“咱们就玩最简单的炸金花,朱大老板,就算玩的不好,咱也能输得起,不是吗?”

    朱小君还没来及说句话,陈光明却立即反对道:“不行,绝对不能玩炸金花,朱老炮这家伙在学校的时候,玩炸金花就没输过!”

    朱小君耸了耸肩:“玩其他的,我又输过吗?”

    陈光明很认真地想了想,摇着头回答道:“好像只有打麻将你输过我一次!”

    但凡喜欢玩的人都希望跟高手在一块玩,哪怕是输,也总比跟那些臭牌篓子在一块赢钱熬时间要强,陈光明的话一下子激起了张石的兴趣,拿出了手机便开始订票。

    定了趟八点多的火车,正点到达申海的时间是早晨六点半,这个时间刚刚好,打个车到酒店稍微休息一下便可以直接去医院了。

    在下面吃了晚饭,哥四个上了火车。

    老佟因为这几天一直很亢奋,所以时差的问题没显现出来,但上了火车之后终于能放松一下了,于是时差反应也出来了。在软卧车厢中,老佟拿了本书看了不多会,便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那仨货则玩起了斗地主。

    朱小君的水平还真不是吹的,不到两个小时,便把张石赢得没了信心。

    当地主,是朱小君赢,好不容易被张石抢了一把地主,结果却成了农民赢,最后气的张石直怪罪陈光明是个卧底。

    斗地主玩不过,张石又打算玩炸金花来试试运气,结果,又被朱小君赢了好几百块。

    车过省城的时候,路程刚好是一半,张石绝望地收了牌,躺到了铺上,这么玩下去,等玩到了申海,一个月的工资可就全没了。

    上车之前,朱小君就跟宫琳联系过了,这边一下火车,宫琳已经等在了火车站的出口。接上了众人,到了预定的酒店,四个人四间房,各自去打理各自的了,而宫琳则等在了酒店的大堂,说是待会顺便把那三人送到医院去。

    大伙约好了八点半在酒店大堂集合,朱小君看了下时间,距离八点半还有整整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的时间,能做多少事情啊!因此,朱小君进了房间后,就立即给宫琳去了个电话。

    干柴遇烈火,至于谁是干柴谁是烈火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过程。

    而过程……只能再被屏蔽数百字。

    时间紧迫,完事之后,宫琳顾不上跟朱小君说上两句情意绵绵的言语,整理好衣衫就要下楼,她生怕张石或是陈光明突发神经病提前下到大堂去。

    朱小君却好不要脸地光着身子躺在床上调侃宫琳:“敢做还不敢当啊?让他们知道了又能咋地?”

    宫琳白了朱小君一眼,没搭理他,直接开门下楼去了。

    八点半还差个几分钟,大伙都来到了酒店大堂,宫琳开来了车,载着这四个去了那家区医院。

    那仨下车去办事了,车上就剩了朱小君和宫琳,朱小君似乎体内的荷尔蒙水平仍旧处于高位,大白天的居然想揽过宫琳来啃上两口。

    宫琳笑着躲开了,笑声嗔骂道:“馋猫样!”

    发动了车子,宫琳调了个头,向海边的方向驶去。“我帮你看了一套,就在海边,环境是没的说,房子也挺好,就是价格有些高。”

    “是新房还是二手房?还有,能不能办贷款?”

    宫琳忍不住瞄了朱小君一眼:“你到底是在帮谁买房子啊?刚开始财大气粗的,这会子又问起贷款来。”

    朱小君叹了口气,回道:“世事多变,托我买房的人出了点问题,但房子又着急要住,不得已,才想到了贷款。”

    宫琳思考了一小会,又问道:“那托你买房的人可靠吗?”

    朱小君点了点头,又忽然指了下路边,道:“这儿方便停车吗?方便的话,停下车,我给你看样东西。”

    宫琳摇了摇头:“到前面吧,这里停车不安全。”

    直到出了城,宫琳才停下了车,朱小君从包里拿出了老冯给他的那袋子钻石。“喏,这就是那人交给我的购房款!”

    宫琳起初并不知道那个普普通通的小布袋子里面居然装了数十颗钻石,她漫不经心地带着迟疑接过了那只布袋子,然后打开,只看了一眼,便惊呼了起来。

    只要是个女人,就很难不被钻石所诱惑,宫琳同样如此。

    朱小君又从包里拿出了一个锦盒,递给了宫琳:“打开看看喜欢不?”

    宫琳的手已经颤抖了,等打开了锦盒,更是激动的不行,那锦盒中,装的是一条嵌了钻石的项链,而那颗钻石,足足有五克拉之大。

    “给人办事,吃点回扣也正常,我这个人比较讲究,选了一颗第二大的。”

    宫琳迫不及待地戴上了那条项链,借着车子中的后视镜,左看看右看看。“漂亮吗?是送给我的吗?”

    朱小君笑道:“不是送给你的……那又能送给谁呢?”

    宫琳美滋滋地陶醉了一番。

    美够了,宫琳才掂量着那装着钻石的布袋子,问道:“这么多钻石,能值多少钱啊?”

    朱小君撇了撇嘴道:“要是都做成钻戒或是钻石项链的话,恐怕五千万都挡不住,但当成裸钻来卖,最多能卖到一半的价钱。咱们又不是人家这行里的人,要是急着出手的话,恐怕还要被人家勒索一番,所以,托我买房子的人只做了两千万的心理价位。”

    宫琳到底还是个生意人,顿时有了想法:“要不,你把这袋钻石卖给我吧,那幢别墅……我来买下来给那位买家住,你觉得好不好?”

    朱小君没敢直接作答,而是迅速地思考着。

    吕保奇之所以要拿出这袋钻石,无非就是想在申海买一个落脚点,从而达到大隐隐于市的目的,所以,这袋钻石卖给谁都无关紧要,关键是得换来一幢体面的房屋给吕保奇居住。另外就是这幢房屋不能跟彭州那边扯上星点关系,否则的话,就有可能被彭州警方顺藤摸瓜暴露了吕保奇的精心策划。

    “嗯,可以倒是可以,但房子不能落户到你头上,得找一个可靠的而且跟彭州没有任何瓜葛的人才行。”

    宫琳的心思全都放到那袋钻石上去了,根本没考虑到朱小君为什么要这么做,十分畅快地答应了朱小君的条件:“我可以把房屋落户在我的那个助理名下,她跟彭州没有任何瓜葛,符合你的要求,到时候,我只需要跟她做个协议公正就ok了。”

    谈妥了这些问题后,宫琳重新启动了车子,不过十多分钟,便来到了事先看中的那幢别墅前。

    这幢别墅在那个临海的别墅群中位置是最佳的,站在二楼的阳台上,海滩以及大海便是一览无余,最令朱小君满意的是这别墅自带小院,除非是有意而为,否则,在别墅中,主人的隐私可以最大化的得到保护。

    “这房子你说就是价格高了一些,那到底要多少钱呀?”朱小君里里外外看了一遍,觉得挺满意。

    “房主开价2500万,一次性付清的话可以优惠100万。”宫琳拿出了手机,翻到了房主给她沟通的短信,拿给了朱小君看。

    朱小君皱了下眉头:“那……你不是亏了么?”

    “亏?我怎么能亏呢?”宫琳咯咯咯笑了起来,她拍了拍坤包:“这袋钻石我当然不会直接出手了,我会找人把它做成成品。”

    朱小君摇了摇头,道:“我可得提醒你一句,隔行如隔山,玩钻石的那个行当,水可比咱们医疗行当深得多啊!”

    宫琳笑得更欢腾了:“可你别忘了,我还有个哥哥唐卓,你以为他只是个喜欢到处游山玩水的花花公子啊?我告诉你吧,唐卓最喜欢去的国家就是南非,你明白了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