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07章 释惑方案(3更)
    秦宏远的表现倒也平淡:“哦,忘记了是吧?那行吧,等你回到了彭州,跟我说一声。”

    朱小君禁不住打了个哆嗦:“秦伯伯,你怎么知道我不在彭州的?”

    秦宏远笑了下:“跟502所接触了那么久,还不知道这点小事对我们502所根本算不上什么呀!”

    朱小君下意识地拍了下自个的脑门:“对对对,你看我都快得健忘症了,这叫卫星定位。好吧,秦伯伯,我争取明天就回彭州去。”

    挂了电话,继续拼酒,但是,朱小君却始终摆脱不了这件事对他的困扰。

    一有了心思,酒量就会打折扣,再加上朱小君原本就不擅长喝混酒,因此第一个败下了阵来。

    那天,陈光明的状态出奇的好,干掉了朱小君之后,没多久,又解决掉了张石。

    得意洋洋的陈光明搀扶着朱小君,一直在看热闹的佟律新伺候着张石,四哥们回到了酒店。

    第二天中午,佟律新登上了返美的航班,到了晚上七点左右,朱小君和张石回到了彭州。张石毕竟是年龄大了,这些天就没怎么休息好,昨晚又醉了一场,所以一下高铁,便打了辆出租车,说是要回家好好睡上一觉。

    朱小君的自我感觉还算不错,于是按照昨天的承诺,给秦宏远去了个电话。

    秦宏远乐呵呵地交待朱小君到迎宾馆来,并告诉了朱小君他的房间号。

    见到了秦宏远,朱小君刚想透露点有关上一次发生的房屋消失事件的内容,便被秦宏远的一句话给惊住了:“你来的刚好,我们刚从山南小镇回来。”

    “你……你都知道了?”

    “‘你都知道了’?这句话暴露了你的心思,朱小君,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山南小镇的秘密?”秦宏远喝着茶,不慌不忙地抓住了朱小君言语中的一个漏洞。

    朱小君点了点头,此时,他不能再隐瞒下去了,不然的话,事情只会是越搞越糟糕。

    “说说看,你都掌握了些什么?”秦宏远倒是没追问朱小君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五年前,保奇地产在开发山南小镇的时候,遇到了同样的事情。只不过,那一次因为发生这种奇怪的事情的区域小了许多,而且当时工地的住户都已经迁出去了,所以,知道的人并不多。后来,吕保奇找了个风水大师看了,说是地下有个修行了千年的蛤蟆精被惊动了,所以就吃了地面上的这些房屋。”朱小君老老实实把老冯告诉他的事情汇报给了秦宏远。

    秦宏远一边听着,一边微微颔首:“你掌握的和我们掌握的基本一致,看来,这件事的真实性是可以确定的了。”

    朱小君接着道:“山南小镇那个小区中有个假山水池,那儿就是五年前发生这种事情的具体地点。在那里建造假山水池,也是当年吕保奇请来的那位风水大师的点化。”

    “蛤蟆精……蛤蟆精……”秦宏远又习惯性地站起身踱起步来。

    “你不会真相信蛤蟆精这种胡扯八道吧?”朱小君看着秦宏远,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秦宏远停下了脚步:“但问题是现在又开始传说起蛤蟆精这种说法了!五年前的保奇地产和今天的九鼎公司,应该不是始作俑者,他们是商人,商人是图财的,自己的地块上弄出了这么档子事情,是会影响他们的效益的……”

    “是不是有可能五年前的某位知情者不小心把五年前的那档子事说出去了?”

    秦宏远点着头应道:“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不管怎么说,咱们都必须找到幕后的那个始作俑者,搞清楚他们的真实目的。”

    “莫非你相信这种事真的是人类所为?我怎么就觉得这是一种奇怪的自然现象呢?”

    秦宏远摆了摆手:“事件到底是什么性质,我们一时半会很难得到答案。朱小君,这次叫你过来,我是有别的目的的。”

    朱小君耸了下肩:“什么目的?”

    秦宏远叹了口气:“真相很重要,但是,平复老百姓的恐慌心理可能更重要。朱小君,我给你看样东西。”

    秦宏远说着,从行李箱中拿出了一个做化学实验用的玻璃瓶,玻璃瓶中,放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石块一样的物体。

    秦宏远打开了房间的窗户,然后拔开了玻璃瓶的软木塞子。

    “注意看,要稍微有点距离!”秦宏远将身体向后扯了些,又叮嘱了朱小君一句。

    朱小君仔细看着那玻璃瓶中的物体,只见在一缕淡淡的不仔细看都很难观察到的轻烟之下,那物体居然在缓缓地缩小,不过三五分钟,玻璃瓶中便空空如也了。

    “这……”朱小君突然意识到了秦宏远的目的所在,但是在就要脱口而出的那一刹那,朱小君又改变了主意:“这是什么意思?”

    秦宏远笑了笑:“这只是个样品,这种特殊的材料做成的物体,只要遇到了氧气,就会迅速氧化成二氧化碳及其他气体,而且过程中甚少释放热量。你说,五年前的保奇地产和今天的九鼎公司会不会为了某种目的才利用这种材质做出来的房屋凭空消失的假象呢?”

    “息事宁人?用这个说法来消除老百姓的恐慌心理?”朱小君托着下巴,似乎很犹豫:“就用这么一小块物体做演示,老百姓会相信么?”

    秦宏远呵呵笑了:“我刚才说了,那只是一块样品,等我们做好了准备,完全可以在老百姓的眼前做出一个整间房屋蒸发掉的景象来,到时候,老百姓能不相信吗?”

    朱小君还是有些迟疑:“这物质一见到空气就开始冒烟蒸发,到时候你怎么解决这个矛盾啊?”

    秦宏远笑了笑,又从行李箱中拿出了一个玻璃瓶,和上一个玻璃瓶一样,里面装了一块石块样的物体。

    这一次,秦宏远拔掉了玻璃瓶的软木塞之后,那物体居然没有任何变化。

    “把刚才那种物质重新合成一下,降低一下它的反应灵敏性,喏,就像这样摆放着,它一天一夜的时间都不会有什么变化。”秦宏远又从行李中拿出了一只小气罐:“但是,如果把氧气浓度提高了一倍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

    说着,秦宏远打开了气罐,开始向玻璃瓶中输送氧气。

    不多会,朱小君便看到那物体开始缩小了,和上一个的速度差不多,大概也是五分钟不到的样子,玻璃瓶中的物体便完全消失了。

    朱小君这一次是完全信服了:“嗯,若是用这种材料做成一间房子,然后在市民广场中演示给老百姓看,一定能让老百姓相信了这就是事实。”

    秦宏远收起了那两只玻璃瓶和那罐氧气,重新坐到了朱小君的对面:“光有演示还不够,还得有人来背黑锅。你们保奇地产要站出来承认,同样,九鼎公司也要找到替罪羊。”

    朱小君点了点头:“这是必须的,是不是还得找个理由,得向老百姓说明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做!”

    秦宏远长长地舒了口气:“找你来就是想让你帮忙找出这个理由来,这之前,我想了好久,但始终没想到什么说法能够完全站的住脚。”

    朱小君点了支烟,埋头抽了大半截,忽然笑开了:“你之所以想不到好的理由,是因为你的思维是按照正方向来拓展的,如果你能按照反方向来思考的话,这理由就简单了!”

    秦宏远哼了一声:“我不是请你来给我上课的,你直接交代给我答案就行了!”

    朱小君只得暂停了得瑟:“不管是五年前的吕保奇,还是今天九鼎公司的渠老板,他们不可避免的都会有敌人,是不?”

    秦宏远点了点头。

    “巧的是,他们的敌人刚好认识了一个化学家,掌握了这么一种材料,于是,他们便偷梁换柱,用这种材料做成了假房子假家具,连夜替换了原来的房子家具,等到了白天,然后对着这些假房子假家具释放了氧气,于是便发生了老百姓看到的那种离奇古怪的事情……”

    秦宏远边听边思考着,忍不住插话问道:“那五年前的事情和今天的事情如何联系在一块呢?”

    “你别着急嘛,听我把话说完。”朱小君又点了支烟:“这种材料只能做出死的物品,那些活的鸡鸭狗猫什么的,当然做不出来,所以,在这个离奇古怪的事件中,凭空消失的只有房屋家具等死物品,而没有那些鸡鸭狗猫什么的活动物。”

    秦宏远耐着性子听着,一边点着头,一边不断地嗯着声。

    “五年前,吕保奇的这个敌人就用了这个办法来对付了吕保奇,五年后,还是这个人,用了同样的办法,对付了九鼎公司的渠老板。这个敌人,依我看,让瘸四喜和唐武他们来扮演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秦宏远眯起了双眼:“瘸四喜和唐武他们……从理由上讲,这倒是挺合适,但是……他们会配合吗?”

    朱小君笑道:“你刚才说过,商人图的都是利,瘸四喜和唐武虽说是混hei道的,但是混hei道的也是商人啊!只要你出的利足够大,他们又有什么理由会拒绝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