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08章 谁来背黑锅(4更)
    “足够大的利?那得多少钱?”秦宏远的脸上闪现出一丝黑线:“不过,只要他们要的价是合理的,我想政府那边应该是可以接受的。”

    朱小君呵呵一笑:“谈钱有用吗?瘸四喜唐武他们是缺钱的人吗?”

    秦宏远对混hei道的并不怎么了解,也无法理解瘸四喜唐武这种人的思维习惯:“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做呢?”

    朱小君深抽了口烟,然后掐灭了烟头:“第一,人家帮忙背了这个黑锅,你不能真的治人家的罪!”

    秦宏远点了点头:“那是当然,不光不能治罪,还得有所奖励才是。”

    “第二,就是我刚才说的利,不管是瘸四喜还是唐武,他们的手上或多或少都会有些违法行为,如果你能说服政府赦免了他们的过去,我想,这比给他们多少钱更有吸引力。”

    秦宏远沉思了片刻:“这要看他们以前都做了些什么性质的违法事件,如果性质不严重的话,我想问题应该不是很大。”

    朱小君笑道:“如果性质很严重的话,我也不敢出这种馊主意。”

    秦宏远点了点头:“行吧,我会尽快落实这些事,在我没有落实之前,朱小君,我希望你还是要保密我们今天的谈话。”

    朱小君忍不住抛过去了一个略带鄙视的眼神:“这个我懂!”

    秦宏远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这句话有些多余,于是岔开了话题:“对了,你吃完饭了没?要不我请客,咱们就在房间里点几个菜吃?”

    朱小君撇了撇嘴,回答道:“算了吧,这迎宾馆的菜一点也不好吃,连外面的大排档都比不上,我还是回去吃吧。”

    秦宏远也没再多做挽留,于是便送了朱小君离开了迎宾馆。

    出了迎宾馆,离开了秦宏远,朱小君顿觉一身很是轻松,刚才身上的那股子因为来回奔波而产生的疲惫感竟然一扫而空。

    在来见秦宏远的时候,朱小君想的是该怎么做才能尽量减少保奇地产因此而受到的影响,可想来想去,似乎都没办法说服秦宏远不要大张旗鼓地对山南小镇进行调查。但是,最终的结果却出乎了朱小君的预料,秦宏远受到了政府的委托,要找到一个说辞来平息老百姓的恐慌。

    这样一来,秦宏远接下来对山南小镇的调查只能是暗中进行,那么对保奇地产的影响也就降低到了最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同时,朱小君向秦宏远提供的方案还可以解决了宫琳的心病,那就是唐武的问题。

    混hei道,始终不是个长久之计啊!宫琳无数次想把她弟弟带出彭州hei道,可每次都被唐武坚决地拒绝了。

    不过这一次就由不得唐武了。

    若是秦宏远能跟政府达成了协议,政府答应了赦免瘸四喜一伙的过去,那么以唐武的个性,他是会愿意做出自我牺牲的。而朱小君的想法则是由唐武来背这个黑锅,只要唐武背上了这个黑锅,那么他势必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不能出现在彭州地界。

    混hei道的离开了自己的地盘,那还混个屁!到时候,唐武还不是任由朱小君和宫琳随意安排。

    一石二鸟的结果,怎么能让朱小君不感觉到舒坦二字呢?

    心情大为舒坦的朱小君又大为舒坦地吃了顿烤串,这才舒舒坦坦地回家冲了个澡,上床睡去了。

    接下来的两天,朱小君接到的信息全是好事。

    第一件好事是张石打来电话说朱大梁的病情完全得到了控制,类肿瘤病灶已经不再扩大,而且有了缩小的趋势,另外,朱大梁的肝功能也在迅速地恢复中。

    如果说这件喜事还在朱小君的预料当中的话,那么陈光明带来的信息又有些惊喜的成分了。陈光明打电话说,申海那家区医院的大院长已经同意由肿瘤科主任递交项目报告,并承诺在本月底或下月初将此项目上医院常委会讨论。

    陈光明在电话中的口气相当轻松,表示说他接下来会对医院常委会的另外几个领导全力公关,争取上会一次通过。

    陈光明还告诉朱小君,说钟楼医院那边催着他过去进行商业谈判,好在申海距离省城并不远,高铁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完全可以在公关申海那家医院的同时抽出点时间去趟省城。

    朱小君想起了赵一航来,于是问陈光明需不需要帮手,并向陈光明简单介绍了一下赵一航是如何对待他那个患了白血病的女朋友的故事。

    陈光明听了赵一航的故事,感动地稀里哗啦的,表示说他最喜欢跟这种有情有义的哥们在一块做事。

    保奇地产那边也是好事连连,首先是文定山跟九鼎公司的项目收购谈判进行的非常顺利,双方已经草拟了初步合同,就等着双方董事会通过之后,便可以执行。九鼎公司那边是渠老板当家,通过董事会不存在问题,而这边的董事长刘燕也没提出任何意见,已经在收购合同上签署了同意的意见,估计这项生意最多三天,便可以生效。

    另外一个好事便是那个快要封顶的楼盘项目的预售许可证可以在月底拿下来,销售部现在已经策划好了楼盘销售预案,只等着预售许可证一下来,就可以大张旗鼓地进行宣传销售了。

    好事还没算完,第三天,秦宏远打电话过来了,告诉朱小君,他提议的那个方案得到了彭州政府领导的支持,市局的同志在调阅了瘸四喜唐武团伙的过去卷宗,也认为没啥大不了的,只要今后规规矩矩做事,完全可以表态赦免了他们以前的所有案底。

    “朱小君,但这里面还是有个问题不好解决啊!”秦宏远说完了好听的,把问题留到了最后。

    “你是说该由谁来跟瘸四喜唐武他们谈?”朱小君一语便道破了秦宏远的担心。

    “是啊,政府肯定不会出面,警局的领导也不会主动承担这种风险,我们又不能向他们暴露了502所的性质……”

    朱小君并不想往自己身上揽事,老百姓的恐慌跟他没多大关系,只要不把山南小镇的事情给捅出来,保奇地产也不会受什么影响。但是,这件事却关系到了宫琳的愿望,如果真能逼着唐武放弃了hei道生活,那……朱小君最终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揽过来。

    “不用这么麻烦,你只要把警局里关于瘸四喜唐武他们的卷宗拿出来交给我就好了,当然,警局既然说了要赦免瘸四喜唐武他们,那么这些卷宗就不能再要回去了。”

    秦宏远想了想,回道:“这个简单,我下午便可以把他们的卷宗全都拿出来。”

    到了下午三点多的时候,秦宏远果真把瘸四喜唐武他们的卷宗拿给了朱小君。

    还别说,警局这帮人做事还真正规,秦宏远拿出来的卷宗足足有十大本,摞在一起至少有半米高。

    秦宏远拍着那些卷宗,微笑道:“那,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朱小君笑道:“给我两天的时间吧,我很想看看瘸四喜他们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

    秦宏远摇了摇头,道:“不是我不给你机会,朱小君,你看看这些卷宗,都是封了口的,你那么做,合适吗?”

    朱小君撇了下嘴,拿出了手机:“我这就给瘸四喜打电话,今晚上就把这件事给办了,这样您总该满意了吧,大所长!”

    秦宏远笑了:“早把这些事了结了,你不是也好集中精力去赚你的钱么?”

    朱小君冲着秦宏远竖起了大拇指:“能体恤下属,果然是个好领导。”

    当着秦宏远的面,朱小君给瘸四喜打了电话,电话中,朱小君也没说有什么事,只是告诉瘸四喜,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瘸四喜见面,而且时间必须在今天晚上。

    瘸四喜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和迟疑,便答应了朱小君。

    看着那摞在一块足足有半米高的卷宗,朱小君叹了口气,对瘸四喜道:“要不辛苦四哥到迎宾馆来一趟吧,我要带给你的玩意实在是太沉了!”

    瘸四喜听到朱小君说给他带了东西,颇为好奇,问道:“啥玩意啊?咱们兄弟之间还需要这么俗套吗?”

    朱小君颇为无奈地回道:“我也觉得俗套,可没办法呀!行了,我就不跟你废话了,咱们晚上见吧。”

    瘸四喜痛快地答应了。

    这边刚挂了电话,秦宏远在一旁关切地问道:“要不要璐丫头过来搭把手?或是把陈东叫过来?”

    朱小君摇了摇头,道:“算了,跟瘸四喜谈这些事,人越少越好。”

    秦宏远犹豫了一下,又道:“我给你的那些防身的小玩意……”

    朱小君笑道:“你这是怎么啦?秦伯伯,我这是在帮瘸四喜,又不是在跟hei社会谈判,用得着这么紧张么?”

    秦宏远叹了口气,反问道:“如果没谈拢,怎么办?”

    朱小君顿时明白了秦宏远的担心所在。事实上,这是一场只可成功不可失败的谈判,如果瘸四喜和唐武答应了朱小君的提议,那么一切ok,但是,假如瘸四喜和唐武拒绝了朱小君的提议,那么留给秦宏远和朱小君的,那就只有控制住瘸四喜这么一条路可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