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09章 说服(5更)
    晚上七点钟整,瘸四喜如约来到了迎宾馆。

    朱小君已经预定好了一个吃饭的包厢,并点好了菜。

    待瘸四喜一到,朱小君立即吩咐服务员上菜,并打开了一瓶茅台。

    “这酒咱们得呆会才能喝。”朱小君开了酒,却把持着酒瓶不肯倒酒:“四哥,我得先给你商量件事情。”

    “啥事啊?神神秘秘的?”瘸四喜眨巴眨巴了眼:“上次在帝豪ktv的那小子又跟你闹腾了?”

    朱小君从饭桌上拿起包烟,拆开了,扔给了瘸四喜:“四哥,我想跟你商量的是件大事。”

    “大事?”瘸四喜一愣,停住了正在拿烟的动作:“什么大事?”

    “我想请你为彭州的老百姓背个黑锅。”朱小君淡淡一笑,拿出了打火机,打着了火,靠近了瘸四喜:“就是那件房屋消失的事件,我想请你站出来承认了是你做的手脚。”

    瘸四喜禁不住大笑起来,从朱小君扔过来的那包烟中抽出了一支,凑着朱小君递过来的火,点上了:“兄弟,跟四哥开玩笑的是吗?”

    朱小君也跟着点了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缓缓地吐了出来:“四哥,你看我像是跟你开玩笑吗?如果你愿意背了这个黑锅,就能解了九鼎公司的困局,同时也可以消除了彭州老百姓心中的恐慌,四哥,这是一个大善之举啊!”

    “大善之举!”瘸四喜喃喃重复着这四个字,手指很有规律地敲打着桌面:“大善之举……确实是个大善之举啊!”

    朱小君笑了:“看得出来,四哥动心了?”

    瘸四喜正色道:“确实动了那么一点心,若真如兄弟你说,能挽救了九鼎公司的这个项目,同时还能解决了彭州老百姓的恐慌情绪,这个黑锅,四哥背一背倒也值,可关键是……恐怕四哥背上了这个黑锅但没得到该得到的,那不就成了笑话了么?”

    但凡江湖中人,都有着一个行侠仗义的大侠之梦,朱小君便是抓住了瘸四喜的这个心理,一上来先不说怎么做,而是给瘸四喜挖了个坑打了个套,把背黑锅描述成了一个大善之举,而只有大侠一般的人物,才愿意宁肯自己受点委屈,也要坚持大善天下人。

    瘸四喜按照朱小君的设计,顺畅地跳进了朱小君为他挖的坑里,并主动地钻进了朱小君为他打的套中,那么接下来,朱小君就占据了主动。

    “我就知道四哥是个侠肝义胆古道热肠之人。”朱小君在开始述说他的计划之前,又狠狠地拍了瘸四喜一番:“是这样,四哥,我的计划是……当然,这黑锅肯定不能白背,我……”

    朱小君有条不紊地说出了他的安排和理由,刚要说到交换的条件的时候,瘸四喜突然打断了朱小君:“等一下!兄弟,我听着你的这个想法,好像是打算让老五来背这个黑锅,对吗?”

    朱小君点了点头:“确实,若是老五出面的话,可能在逻辑上更为合理一些。”

    瘸四喜闭上了嘴,默默地抽起了烟来。

    朱小君也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瘸四喜。

    过了好一会,瘸四喜才开了口:“老五是我兄弟,我要是开了口,他一定会答应。但是,我能开这个口吗?”

    朱小君居然顺从了瘸四喜的思想:“你不能!你若是开了这口,你就不是瘸四喜了!”

    瘸四喜重重地叹了口气:“你说得对,这个口,我不能开!”

    朱小君淡淡一笑:“可这个口,我却能开得了。”

    瘸四喜笑道:“你是不是已经跟老五打过招呼了?”

    朱小君颇为严肃地回答道:“你是老五的大哥,我若是不先跟你说清楚就直接找老五,是不是有点不讲究啊?”

    瘸四喜继续笑着:“那好,你可以说说我们能得到什么了。”

    “名!我刚才说了,背了这个黑锅,能解决了九鼎公司的困境,想必那个渠老板,应该不是一个不懂得感恩的人吧!另外,能消除了彭州老百姓的恐慌,一定还有别的什么人会惦记着你的好!”朱小君不慌不忙,先端出了一份比较虚的好处。

    瘸四喜是个明白人,朱小君这边一点,他那边立马就通了:“嗯,九鼎的渠老板自然会感激我,可是你说的那些惦记我的好的人,会怎么惦记呢?”

    朱小君随手从身后拿出了一卷案宗,递给了瘸四喜:“那些惦记着你的好的人,让我带份东西给你,你自己看看是什么吧!”

    瘸四喜拆开了卷宗,只看了两眼,双手便止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那些人还让我带个话给你,说感谢你为了彭州百姓而甘愿受委屈,他们认为应该重新认识你,所以,以前的事,他们希望全都忘掉。”朱小君拿起了玻璃杯,开始倒酒。

    瘸四喜长叹一声,合上了那卷案宗:“好吧,我来给老五打个电话,你亲口告诉他好了。”

    半个小时后,唐武进到了包房中,见是朱小君请客,倒也不客气,坐下来就胡吃海喝了一通。

    “朱小君,我老五认识你这么久了,你还是第一次请我喝酒吧?”唐武喝的舒服吃的痛快了,抹着嘴巴跟朱小君开起了玩笑。

    朱小君笑着回敬道:“是啊,认识你老五都快一年了,我还一直以为该是你请我喝酒哩!”

    唐武眨巴眨巴了眼,想了下,忽然笑开了:“还别说,真是该我请你!成,这顿算我的,等下回你有空了,我再请你一顿大的。”

    瘸四喜道:“老五,我们心急火燎地叫你来,是有事跟你商量,朱小君,咱就别耽误时间了,说正事吧。”

    朱小君端起酒杯,敬了唐武一个酒,然后将他的想法又陈述了一遍。

    唐武听着,面容上的表情愈发凝重。

    待朱小君说完了,唐武长长地吁了口气,给自己倒了一大杯酒,然后一仰脖子,喝了个干净:“我要是把这事给担下来,政府会判我多少年?”

    朱小君笑了笑:“至少十年!”

    唐武道:“那就是说我十年内都不能出现在彭州地界了?”

    朱小君答道:“那也未必!政府宣判你,那不过是个秀,做给老百姓看的,你可能要在外面呆上个一两年,等这件事平息了,你就可以回来了,到时候,你可以拿保外就医的幌子来掩盖真相。”

    唐武又看了眼瘸四喜:“四哥,你啥意见?”

    瘸四喜跟着灌了一大杯酒,然后道:“答应了,你是我的好兄弟,不答应,你还是我的好兄弟!”

    唐武拿起了桌上的烟,给自个点了一支:“你让我好好想想……”

    朱小君的提议,扎扎实实地让唐武动了心。

    如果说,朱小君对瘸四喜的侠肝义胆古道热肠的评价还有些恭维的成分的话,那么这两个词语用到了唐武身上,却是实实在在毫无夸大。

    唐武几乎没考虑朱小君所说的有关赦免过去的利益,他的动心,完全是因为这么做了,的确可以平息老百姓的恐慌。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之小者,为友为邻。唐武已经记不清楚这句话是在哪一本武侠小说中读到的了,但是这句话对他的影响力却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发巨大。

    但是,这么做了之后,对个人的名声的影响又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唐武在彭州的这片江湖上以光明磊落为著称,忽然间却变成了一个为私利而搞阴谋的人,唐武觉得实在难以接受。

    瘸四喜读懂了唐武的心思,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朱小君,这件事老五一个人是背不下来的,道上的兄弟也不会相信老五能做出这种事来,不如这样吧,我跟老五一起来背这黑锅,我是主谋,老五是实施者,这样说出去,才不会有人怀疑。”

    唐武抬起脸来,凝视着瘸四喜:“四哥,你这又是何苦呢?”

    瘸四喜摆了摆手:“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种行侠仗义的事情,我四喜的心也痒痒着呢,就这样吧,让我瘸四喜也过过当大侠的瘾!”

    唐武低下了头,半天没再说话。

    瘸四喜等了唐武一会,见唐武始终没有再开口的迹象,于是便道:“老五,你怎么磨磨唧唧的呢?行不行,你痛痛快快地留个话不行么?”

    唐武猛地抬起了头来:“这事我一个人来背,坏了名声就坏了名声,只要我老五自己心里过得去就成。四哥,你就别掺和了,不能再把你的名声给坏了。”

    瘸四喜哈哈大笑:“草,咱们哪还有什么好名声?就连我自己都教训自个的孩子今后不要走老爹的老路,更不用说其他人了!老五,咱们兄弟俩在道上混了那么多年,也该收收手了,这次是个好机会,你要抓住他,四哥也一样要抓住这个机会。”

    朱小君适时地插了句嘴:“吕保奇!你让我想起了吕保奇,他为了漂白身份,辛苦了十多年,可到头来呢?人死了,警察都没打算放过他!”

    吕保奇确实有着一颗想漂白的心,瘸四喜也一样,但是唐武却缺乏了这种欲望,要不然,宫琳早就可以帮助他脱离了彭州这片江湖。

    可唐武天生的一副仗义心肠,自个虽然不情愿,但看到了瘸四喜的渴望,他终于咬了咬牙:“四哥,我听你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