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12章 被勾引了(8更)
    晚宴过程中,p&g的几位核心人物基本上就没能有机会跟朱小君说上几句话,因此,在晚宴刚结束的时候,程业岐叫住了朱小君,说亚太区的总裁亚历山大想跟他聊聊,希望朱小君能给个面子,花费点时间。

    程业岐说的很客气,朱小君也不好薄了他的面子,于是便答应了下来。

    可是,一见面,朱小君便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亚历山大并不是一个人来见朱小君的,陪着亚历山大的居然不是程业岐,而是丽莎。

    亚历山大和丽莎等人在申海入住的便是新锦江大酒店,以他们的等级标准,当然不会住普通的标准间或单人间,最起码也应该是商务套房。新锦江大酒店的商务套房的标准非常高,每个商务套房都配备了会客室,虽然面积不大,但设施齐全,装修装饰的也很到位。

    正因为如此,亚历山大把约见朱小君的地点安排在了他的商务套房中。

    这原本很正常,毕竟朱小君曾经是p&g的雇员,老东家约见前雇员,在自己的房间,更可以体现出一种温暖来。

    但是,丽莎却陪在了亚历山大的身旁,这使得朱小君的感觉有那么一点点的诧异。

    亚历山大首先对朱小君表示了感谢,一个已经离职的员工,还能为原来的公司兢兢业业地不计报酬的做事情,也确实值得亚历山大去感谢。

    接着,亚历山大又跟朱小君聊起了为什么要离职,言谈中,向朱小君暗示了好几次是不是对程业岐有意见。

    当着丽莎的面,朱小君肯定不能说是因为被骚扰而受不了才辞职的。朱小君也不怎么情愿跟亚历山大这种浑身是毛的老外谈自己的理想和事业。至于亚历山大的暗示,朱小君更是鄙视。于是,他只能打了个哈哈,说外企压力太大,而他生性懒惰,更适应不了申海的这种快节奏的生活。

    亚历山大听了还没说什么,丽莎便已经忍不住了,嚷道:“我们可以给你安排一个压力不是那么大的岗位啊!我跟迈克都说过了,你的特长是应付那些大牌专家,这正是p&g国内区的市场部所欠缺的,迈克也答应了我,给你调整工作的呀!”

    丽莎这么一说,朱小君顿生警觉,他意识到,这对男女很有可能是打了个套,等着他钻进去,而这个套,则是拿来对付程业岐的。

    朱小君跟程业岐虽然算不上是什么深交朋友,但彼此之间的感觉却比一般朋友要好许多,尤其是程业岐在朱小君面前的坦诚。朱小君甚至一度动过把程业岐挖到自己的奇江医疗中来,只是后来打听到程业岐现有的薪资水平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后,这才罢休了这个念头。

    即便不能帮助程业岐,朱小君也不愿意伤害了他。

    “我可以很明确地回答你们二位,我的离职跟程业岐没有任何关系,相反,我很感激程业岐曾经给予我的机会和帮助,他对我来说,基本算得上是一个良师益友。”朱小君的口吻很笃定,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就在这时,亚历山大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眼手机,然后对朱小君和丽莎做了个抱歉的手势,然后便拿着手机走出了房间。

    是走出了整个套房,而不是离开了套房中的会客间。

    丽莎静了片刻,突然变了一副面容,从刚才的职业微笑一下子变成了妩媚窃笑,还有意地将身子靠向了朱小君:“朱小君……那天在海岛……你怎么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消失了呢?”

    朱小君是接也不是躲也不是,谁让当初在海岛市的时候一时兴起亲了人家哩。

    “那天有点急事,你是看到的,当时不是有电话都追到游泳池这边了么?”

    丽莎此时已经从妩媚进化到了妖娆,居然展开了手臂搂住了朱小君:“我不怪你……不过……今天……你要……”丽莎从口中吐出的幽兰香气拂抚着朱小君的耳根。

    耳根这部位可是神经末梢最为密集之处,很多人的耳根还是个性敏感区域。朱小君的鼻孔中嗅着丽莎身上的诱人的香水气息,耳根处又被丽莎口中吐出的幽兰之气所刺激,只秒秒钟,体内的内分泌系统就全都紊乱了。

    跟兴奋和愉悦相关的各种激素可谓是喷薄而出。

    如果这是在一个月前,朱小君可能用不着丽莎再进一步勾引刺激了,早就会变被动为主动。但是,现如今他有了宫琳,而刘燕也回到了国内,这俩女人不敢说是时时刻刻萦绕在朱小君的脑海中,那也是时不早晚地出现一下。

    再加上刚才丽莎和亚历山大唱双簧一般的想引他进套的行为或多或少地引发了朱小君的反感,因此,这一次,朱小君没有屈从于自己的内分泌,而是强硬地尊从了中枢神经系统的意见。

    “这样不好!”朱小君轻轻地推开了丽莎:“这是在人家亚历山大的房间。”

    丽莎刚被朱小君推开的时候还稍微冷静了一下,可朱小君这句话一说,整个房间里立马充满了暧昧的味道。丽莎重新兴奋起来,再一次钩住了朱小君的脖子:“在人家的房间里不是更刺激吗?”

    那确实是刺激!

    刺激的朱小君都感到自己的内裤就要被撑爆了。

    “我的意思是说……”朱小君再一次推开了丽莎,并站起身来:“对不起,丽莎,在海岛的时候,是我的不对,那种场合下,我没能把控了自己。但是,我想告诉你,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你……还是换一个目标吧!”

    朱小君端起了桌上的茶水,刚放到了嘴边,忽然又想起当初周兵陷害他的那档子事情。害人之心可以没有,但防人之心不可缺无,朱小君犹豫了一小下,然后叹了声,放下了茶杯。

    “对不起,丽莎,我想,我应该离开了,希望你今后能忘了我,咱们之间不需要再有联系。”朱小君说着,转身就往外走。

    男人被女人无情地拒绝似乎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同时也是一件大概率的事情。但是女人被男人无情地拒绝,似乎就有些不正常了,至少也应该是件概率极小的事情。而一个既漂亮又有钱的女人被一个diao丝男给拒绝了,这可能就得去精神病医院咨询一下原因所在了。

    对丽莎来说,朱小君无疑就是那个该去精神病医院的diao丝男。虽说丽莎私下里打探到朱小君也有着自己的事业,可是,一两千万的资金,在丽莎的眼中根本就是一个拿不上台面的数字。

    因此,丽莎感觉到被朱小君所拒绝是一个奇耻大辱。

    “朱小君!你站住!”

    朱小君愣了一下,暂停了脚步,转过了头来:“你还想说些什么?”

    “如果你今天就这样走出这扇房门,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终生的!”

    朱小君笑了笑:“谢谢,如果能有一件可以让我后悔终生的事情,那将是我朱小君人生中最值得回味的故事。”

    说完这句话,朱小君没有任何犹豫,拉开了房门,径直走出了房间。

    憋着一口气,还得略微弯着腰,朱小君终于下到了酒店的大堂,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

    那一刻,朱小君的自我感觉是自个成熟了。

    能做到坐怀不乱,那是需要怎样的定力,那得需要多么高深的修为。

    士有所为而有所不为,朱小君忽然想到了这么一句古文,然后,他立马把自己上升到了‘士’的层次。

    不管是不是真的上升到了‘士’的层次,也不管朱小君是否因此而真的成熟了起来,总之是朱小君保住了自己的清白之身,纯洁之心。

    若干天之后,朱小君有一次跟胡恩球一块喝酒喝大了,吹嘘起这段往事来,就这样评价了自己。而胡恩球却眨巴着眼鄙视道:“啥玩意就清白之身纯洁之心了?这不值钱!你应该放荡一下,捞足了便宜再痛改前非,这样才能称得上浪子回头金不换啊!”

    听了胡恩球这般扯淡,朱小君当时憋吃了半天没能回过神来,那一刻,他的心或许真的是充满了后悔。

    如果不是那么刚性地处理了丽莎,如果能顺水推舟逢场作戏一番的话,那么也不至于惹恼了丽莎。

    朱小君实在是没有想到,恼羞成怒的丽莎居然会那么较真,居然不计成本不计后果地组建了一家公司,专门来对付朱小君的奇江医疗。

    当然,这是后话,朱小君可没有未卜先知的本领,此刻,他正沉浸在自我得意当中,哪里能意识到身后的危机。

    出了酒店,叫来了陈东,朱小君跳上了车,吩咐陈东道:“出门向左,到灵石路去,我记得那儿有家休闲中心。”

    陈东也不懂休闲中心是干啥的,反正朱小君想要怎么走想往哪里去,陈东只管照办就是。殊不知,朱小君是因为刚才的激素分泌的太多,一时半会消退不掉,急需整点内容来调整一下自个的状态。

    没钱的时候,这种情况下依靠的是自个的左右手,现在有钱了,当然也就看不上自己的左右手了,为了更加舒服一点,为了释放的那一霎那更加畅快一点,那怎么着至少也得用一用人家的左右手。

    当然,这个人家必须是个女人,而且长相还得过得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