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13章 铁盒子(9更)
    接下来的一周,朱小君忙得是不可开交。

    陈光明帮不上忙,那三家医院的商业谈判已经搞得陈光明是焦头烂额,张石也没空,肿瘤医院的伽玛刀和免疫细胞那俩中心的业务还指望着他一把抓,宫琳忙着打理唐氏集团的大小事务更是抽不出时间来。

    朱小君只能是孤军奋战。

    好在这个社会还有一些专门为人跑腿办事的代理公司,好在宫琳还特意给朱小君安排了一个帮手,饶是如此,朱小君的也是忙的够呛。

    一个礼拜后,奇江医疗终于完成了各项迁址手续。新租的写字楼也完成了办公装修,办公家私以及各种办公器材也一并到位,水电网络也接通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这东风无非就是弄个开业仪式什么的。

    在电话中,朱小君跟几个合伙人一一商量了,陈光明的意见是要好好搞一下这个仪式,把以前的同学同事能请的都请来,此刻不风光又待到何时。而张石跟刘燕的态度却很务实,说开业仪式这种事情劳民伤财毫无意义。

    待朱小君最后咨询宫琳的意见的时候,宫琳先是咯咯咯痛快地笑了一通,然后告诉朱小君,这种想法太土包子了,人家申海这边根本不习惯搞这种仪式。

    五个股东,三个反对,虽然在公司董事会中,朱小君一个人的股份就占了将近百分之六十,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但是在这种事情上,他可不愿意违拗了大伙的意思。

    说实话,朱小君的想法是跟陈光明比较接近的,只不过他没有陈光明那么肤浅,只想着在熟人面前牛逼一把就算爽了。朱小君的小算盘是若搞了这么个仪式,那么像肿瘤医院,保奇地产,唐氏集团还有像瘸四喜这样的有身份地位的社会朋友,那还不得封个沉甸甸的红包呀?

    钱这玩意,不管是通过什么渠道弄到手的,只要落进了自己的口袋,那感觉都是一个爽!当然,爽完了得保证警察不会找上门来。

    这小算盘被张石刘燕和宫琳三人无情地摧毁了,朱小君自然有些悻悻然,他有些不甘心,又分别给那三人打了电话,说仪式不搞就不搞,那把几个好朋友叫道申海来一块吃个饭喝个酒庆贺一下总是应该的吧!

    这厮之所以要吃饭喝酒,想的还是收红包。

    一说在一块吃饭,刘燕立马就反对,因为她知道宫琳也是奇江医疗的股东,吃饭的时候,宫琳也一定在场。而刘燕的醋劲,上次的还没消,这次又涌上来了。

    朱小君在电话中感觉到了刘燕的醋劲,惊出了一身冷汗,幸亏是刘燕提前发作,要是真凑到一块了再发作的话,那真是有他的好看的了!

    不搞仪式就不搞仪式吧,不吃饭喝酒那就不吃饭喝酒吧!

    骤然轻松下来的朱小君,顿时感觉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也就是在朱小君空落地快要受不了的时候,突然有个外地手机号给朱小君来了个电话。

    朱小君看着心想,呵呵,该你这个诈骗倒霉,赶上老子最无聊的时候了,就看老子怎么调戏你吧。

    可电话一接通,朱小君顿时紧张起来了。

    “喂,小君啊!”

    “冯叔?”

    “嗯,在哪儿呢?”

    “申海啊!”

    “那就太好了!我刚到申海,晚上见个面吧?”

    “好,在哪见?”

    “不要带你的那个小跟班,晚上九点钟,万荣路和共和路的交界口,那儿有一家馄饨铺,我请你吃馄饨。”

    朱小君答应了下来,又看了下时间,现在才是下午五点钟不到,距离跟老冯的约见时间还有四个多小时。

    陈东肯定不是一个能打发时间的对象,这小家伙只要手中的那部手机不要断了网络,一晚上两包方便面便能对付过去,而且还不要烧开水冲泡,干啃即可。

    下午跟宫琳打电话的时候,宫琳也告诉了朱小君她正出差,不在申海,因此,把宫琳约出来啪啪一下的企图也只能闷在了肚子里。

    其他人那就更加指望不上了。

    郁闷之至的朱小君安排好了陈东之后,一个人在大街上溜达起来了,他盘算着,就往老冯说的那个地点的大方向溜达,溜达饿了,就吃点,溜达累了,就歇着,等时间差不多了,就打辆车赶过去。

    咬着牙溜达到了七点多,朱小君终于感觉到有些饿还有些累,正想瞅家合眼缘的饭店,却看到前面不远立着一块招牌:长宁古玩市场。

    朱小君从来没玩过搜藏,以前没钱玩不起,后来有了点钱也记不着这个行当,但是,朱小君对古玩却有着相当的痴迷,这还得追究到上大学期间他看过的一本网络小说。

    一看到这块古玩市场的招牌,朱小君顿时被打开了记忆的阀门,肚子立马不饿了,身体也充满了力量。

    一走进这个古玩市场,朱小君立马有了一种大失所望的感觉,说好的古玩主题,可满市场大多数都是卖花卖鸟卖宠物的。

    花是女人热衷的,鸟是纨绔们喜欢的,宠物则是无聊者的挚爱,这些,跟朱小君都扯不上半毛钱的关系。

    好在这市场不大,而且还有冷风吹送,在里面溜达溜达,总比在外面大街上流汗要舒服。

    市场中做古玩生意的虽然少,但还是有几家,朱小君一家一家地找过去,每家的货物他都像是个行家里手一般把玩着,还要装模作样地摇摇头叹口气才会放下。

    这样装着逼溜达了几家古玩摊店,眼看着前面就要走到了市场的另一个出口,就在这时,朱小君的双眼忽然眯了起来。

    他看到了市场出口的一边有个很不显眼的小摊,而那个小摊上,赫然摆放着一个黝黑黝黑的小铁盒。

    若是对一般人来讲,这个铁盒子一点也不好看,一点也不好玩,基本上可以用毫无价值来表述。但是,对朱小君来说,这个铁盒子却着实让他浑身的细胞都为之颤动了。

    只因为,这个铁盒子居然跟朱大梁交给他的说是装了他身世秘密的那个铁盒子是一模一样。

    震惊之余,朱小君还是冷静了下来,他知道,今天说什么也要把这个铁盒子买下来,而要想顺利地很便宜地买下这个铁盒子,他就不能显露出任何带有激动的情绪出来。

    “老板,这是个啥玩意?”朱小君拿起了那只铁盒子,在手中很随意地把玩着:“这能是古董吗?”

    小摊老板是个五十来岁肥头大耳的秃老头,这老家伙无论是长相还是神情,都只能用一个猥琐来形容。

    “不卖!”

    朱小君愣住了:“不卖?不卖你摆在这儿作什么?展览啊?”

    “嗯,就是展览!”

    朱小君只得苦笑,这摊子的老板看来精神上有些问题:“那这些东西你卖不卖?”朱小君指了指摊子上的其他物件。

    “都他妈是假货,你愿意花钱买啊?”

    自己摆摊做生意,居然明目张胆地说自个的货全都是假货,这种人要不是精神病就才怪!朱小君瞬间决定,要以精神病的精神来对付真正的精神病。

    “嗯,我就喜欢买假货!”

    摊老板翻了翻眼皮,看了下朱小君:“十万块,全卖给你!”

    朱小君笑了笑,回道:“十万块?不行,太便宜了!二十万好不好?”

    摊老板冷哼了一声:“五万!买就买,不买拉倒!”

    朱小君伸出了三根手指:“三十万?卖就卖,不卖算球!”

    摊老板眼露鄙夷之色:“一万块!一口价,不准还价!”

    朱小君心中那个欢喜啊!跟精神病谈生意,还真是过瘾的很!

    “四十万!我……”

    朱小君的我字刚说出口,就听到摊老板一声爆喝:“成交!你是现金还是刷卡?”

    朱小君顿时呆住了。原本想耍猴,结果被猴给耍了……“我刷卡!”朱小君有些不甘心,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把那个铁盒子骗到手,就誓不罢休。

    摊老板煞有介事地拿出了一支手电筒来:“你的卡呢?”

    朱小君登时在心中乐开了,精神病就是精神病,果真是敢想敢为。一边乐着,朱小君一边拿出了钱包,抽出了一张酒店发放的vip白金卡。

    摊老板接过那张卡,打开了手电筒,照向了那张vip白金卡,口中还捏着嗓子模仿着电子声音:“嘀……对不起,您卡上的余额不足。”

    朱小君从云端摔了下来:“我说,你是装疯还是真疯啊?行了,我也不跟你瞎扯了,就你这摊子假货,还有这个铁盒子,出个合适的价,我付现金。”

    摊老板猥琐一笑,把那只铁盒子抱进了怀里:“除了这玩意之外,其他的,你随便拿。”

    朱小君实在是无话可说了,看了下时间,这时已经八点多了,该是出去打车去见老冯的时候了。看样子,这个摊老板的小摊摆在这个市场也有不短的时间,想必也不会说走就走,明天再过来也没啥问题。

    于是,朱小君站起身就要离开:“那算了,我就是好奇这个铁盒子,你不卖。那我也只能走人了!”

    朱小君刚迈开了腿,还没走上两步,就听到那摊老板在身后喊道:“你要是真想得到这个铁盒子的话……”

    朱小君欣喜若狂,急忙转过身来:“要怎么样?”

    摊老板的脸上极尽猥琐之色:“陪我睡一个晚上,这只铁盒子就送给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