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14章 再见面时(10更)
    坐在出租车上,朱小君还在想着刚才跟那个小摊老板的一幕情景,被摊老板最后一个要求恶心的翻江倒海的胃体才稍稍平复了一些。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芸芸众生奇葩百出。那个摊老板……不是朵奇葩又是个什么呢?

    对这种人,朱小君完全可以做得到笑一笑掀过去,但是,这个人手中的那只铁盒子,却是朱小君怎么也掀不过去一页。

    那只铁盒子,朱小君是仔仔细细地看过了,虽然没有直接比对,但朱小君完全可以确定,这一只铁盒子跟朱大梁给他的那只铁盒子,的确是一模一样。

    “不行,我一定要得到他那只铁盒子,骗不到就偷,偷不到就抢,抢不到……”朱小君在心里暗自下定了决心:“抢不到……就陪……呃……可不能吐在人家出租车上!”

    九点钟不到,朱小君便找到了老冯说的那家馄饨铺。老冯还没赶到,但朱小君一闻道馄饨的那股清香,便再也忍不住了,急忙找了个空位坐下,点了两碗馄饨。

    两碗馄饨两种馅,都是自己爱吃的,可没为老冯考虑过。

    馄饨刚送上,老冯便出现了,看到了朱小君,便走过来坐到了朱小君的对面,也不客气一声,端起另一只碗便吃了起来。

    朱小君皱了皱眉头,又招呼服务员重新点了一碗。

    “房子……”老冯呼啦呼啦地吃着馄饨,中间抽了几秒钟的空当,问了朱小君两个字。

    “这是钥匙,这是房子位置的地图,很容易找到的。”朱小君从包里拿出了钥匙和地图,交给了老冯。

    老冯吃馄饨的样子简直就是在糟蹋人家馄饨铺的名声,他根本没有品尝的意思,拿着汤勺,呼啦呼啦地往嘴里扒拉,朱小君这边还没吃掉半碗,他的那一晚就连点汤都不剩了。

    于是,朱小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冯又端起了他刚才又补点的一碗馄饨。

    “怎么样?这馄饨的味道很不错吧?”吃上了第二碗,老冯的动作明显缓和了许多。

    朱小君点了点头:“嗯,申海的大馄饨一向很不错,不过这家店做的味道更好吃!”

    “二十年的老店了……”老冯说着,似乎回忆起什么来,眼神突然变的深邃起来。

    朱小君并没有注意到老冯的变化,他依旧按着自己的思维来说话:“冯叔,吕叔他还好吧?”

    老冯从刚才的回忆中走了出来,笑了下:“他还不错,能吃能睡,还胖了几斤。”

    朱小君点了点头:“你告诉他一声,燕儿已经顺利地接手了保奇地产,公司的经营也走上了正轨,你们的那个老兄弟,叫文定山的,他可是立了大功了,所以,燕儿就把公司总经理的位子交给了文定山。”

    老冯笑道:“这些事我管不着,呆会你自个跟吕老大说去。”

    “呆会?”朱小君怔了一下:“你是说……”

    “嘘……”老冯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吃馄饨,冷了就不好吃了!”

    朱小君的第一碗和老冯第二碗几乎同时吃完,一碗馄饨对朱小君来说也只是垫垫肚子,远远达不到吃饱的状态,但是朱小君有些着急想尽早见到吕保奇,因此也就打消了再来一碗的念头,招呼了店老板,准备买单。

    店老板笑呵呵地过来了,居然没理会正在掏钱包的朱小君,而是冲着老冯打了招呼:“虎哥,吃的还好么?”

    老冯还没来得及搭话,朱小君在一边惊道:“老板,听你这口音……彭州人,是吗?”

    店老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二十年了,什么都变了,唯独这口音,怎么也变不了。”

    老冯拍了拍朱小君的肩膀:“把钱包收起来吧,我带你去见吕老大。”

    朱小君顿时明白了,感情这店老板在二十年前跟老冯就认识,说不准还是一块在道上混的好兄弟。

    老冯说的是他带朱小君去见吕保奇,但实际上,带路的却是那个馄饨铺的老板。

    “虎哥,二十多年了,你只是偶尔到我的小店中坐一坐,吃碗馄饨,我的家你还是第一次来吧!”店老板跟老冯并肩走在了前面,边走边聊。

    “我见过你老婆,也见过你儿子,这还不够吗?”老冯一边跟店老板聊着,一边提醒着身后的朱小君注意看路。

    从馄饨铺的后门出来,穿过一个小巷,再拐了一个弯,就来到了店老板的家。

    这是一个不同于申海特色而有些类似于天京那种四合院的一个居处,店老板拿出了钥匙,打开了房门。

    老冯没急着进去,而是就着院落里的灯光,打量了一下店老板的居所:“土豆,你这地可不小啊!要是拆迁了,可是值不少钱啊!”

    店老板笑了下:“这地段,这面积,上个月有人出价五千万,我没搭理他。”

    正说着,里面传来了吕保奇的声音:“土豆,是虎子回来了吗?”

    老冯急忙应道:“大哥,是我!”

    眼看着院落中出现了一个人影,老冯急忙迎了上去:“大哥,你看我把谁带来了。”

    朱小君跟在了老冯的身后,迎向了吕保奇。

    天黑,灯光也昏暗,看不清吕保奇的气色,但是从吕保奇的形体和口吻中可以判断出他的状态应该不错。

    “吕叔,你还好吧!”

    吕保奇呵呵笑着,拥抱了朱小君一下:“有你在吕叔的身后撑着,吕叔能差了么?嗯,做的不错,相当好!”

    朱小君愣了下:“什么呀?什么就做的不错了?”

    吕保奇大笑起来,拍了拍朱小君的肩:“老冯都告诉我了!你在彭州的一举一动,老冯可都是看在了眼里。”

    朱小君把不解的目光投向了老冯。

    老冯歉意地笑了笑:“我没走,一直留在彭州哩,如果……哎,不说了,都过去了。”

    吕保奇笑道:“有什么不好说出口的?你不说,我来说!”

    这边说着话,那个叫土豆的店老板把三人引到了一间客厅模样的房间,又为三人泡了壶茶,然后跟吕保奇打了声招呼:“大哥,你们先聊着,我去店里照应着,有事打电话。”

    吕保奇点了点头。

    待店老板离去后,吕保奇笑着解释道:“事发突然,根本来不及做准备,我知道公司那摊子事情很难弄,尤其是定山这家伙,肯定会对燕儿不服气,更不要说你这个外人了。所以,我就让虎子留在了彭州,帮你看看场面,实在不行,虎子也只能现身出来帮你摆平了定山。”

    老冯给朱小君上了支烟:“这事还真的感谢朱小君兄弟呢,谢谢你保全了冯叔我。”

    朱小君听明白了之后,笑道:“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对了,吕叔,你知道是谁点了你吗?”

    吕保奇摆了摆手,道:“我知道你是在怀疑九鼎公司的渠明,他确实是在省厅那边搞过鬼,不过,想摆平我,他还不够分量。算了,这事就不提了……”吕保奇长长地叹了口气,不过神色倒也坦然。

    朱小君虽然好奇,很想知道这其中的秘密,但是吕保奇选择了闭口不谈,朱小君也不好再提及此事。

    “常在河边走,不可能不湿鞋。”吕保奇长叹一声之后,又对着朱小君感慨道:“就像你经营奇江医疗一样,即便你很想做个守法的好公司来,但是,又不得不做出违法的事情,不然的话,你的业务怎么开展?你的公司又怎么发展?”

    朱小君跟着感慨道:“是啊!做个业务,吃吃喝喝都算不上什么,送个三万五万的红包也稀松平常。”

    吕保奇点了根雪茄:“这三万五万的红包看似稀松平常,那是没人想动你,等到你得罪了人,有人想跟你过不去的时候,这些三万五万的小事就会成为大事,只要放大的倍数足够,蚂蚁也可以当成大象。”

    朱小君心中陡然一凛,他意识到了,这不是吕保奇无意间的感慨,而是他在对自己的有意教诲:“吕叔,那我们该怎么做才是正道呢?”

    吕保奇笑了笑,喝了口茶水:“一幢大厦,想完全杜绝火灾隐患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么能做的就是在大厦中设立数道防火墙,把一个整体分割成数个个体,一旦发生了火灾,便可以有效地控制住火灾的蔓延,从而给消防争取了时间。另外,还要做好应急准备,一旦发现了火灾的苗头,能否尽早得知,也决定了最后的损失有多大。我这么说,你明白了么?”

    朱小君岂能不明白吕保奇举的这个例子。在他刚踏上社会的时候,便掺和进了吴东城和叶兆祥之间的权力斗争,医院和商业都一样,到处充满了违法行为,而吴东城和叶兆祥的做法都是不约而同地建立了自己的防火墙。

    “我懂了!谢谢你,吕叔!”

    “房地产的冬天就要到了,而这个冬天将会是非常漫长的一个季节,保奇地产能不能熬过这个严冬很难说,即便熬过去了,也不会有多大的发展了。彭州毕竟是个小地方,想跳出彭州,那就等于抢别人的饭碗,我吕保奇没这个实力。但你的奇江医疗可不一样,好好去做吧,吕叔的下半辈子,可就靠你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