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15章 猥琐老头(1更)
    这天晚上,朱小君跟吕保奇谈了很久,几乎是彻夜长谈。

    吕保奇给朱小君讲了当初他开始做房地产组建保奇地产时的种种故事,保奇地产和奇江医疗虽然分属两个完全不相关的产业,但是,单就公司的基本构架和管理模式来说,却有相通之处。

    “对于一个想创业的人来说,可能在资金、技术、人脉关系等等方面上都会有这样或那样的困难,有时候,这些困难就像是一座无法翻越过去的大山,会压得你喘不过气来。但是,你必须得清楚地认识到,这些困难都是暂时的,没有资金,可以去找,铁杵还能磨成针呢!没有技术,你可以去买,只要价钱合适,一定能买到心仪的技术。没有人脉关系可以去建设,只要你拿出足够的诚意,总会找得到愿意帮助你的人。但是,你若手底下没人的话,或是弄了一大批不合适的人来帮你的话,那么,你什么事也做不成!”

    这是吕保奇最终给朱小君的一句忠告。

    对朱小君来说,现在的奇江医疗可谓是资金充足,2100万的现金才花出去了一个零头,另外,肿瘤医院的免疫细胞中心每个月都会有十几二十万的利润产出,而且,这个数字还在增长。所以,奇江医疗根本不存在资金上的困难。

    技术方面,佟律新的免疫负调控技术可以说是行内翘楚,拿在国内任何一种层次的专业会议上,都可以引来无数目光。另外,佟律新的手上还有car-t技术,对治疗白血病确实有很明显的效果。前些日子,佟律新又跟张石说了,他现在正研究如何把pd1单抗技术和免疫细胞结合起来,如果能成功的话,那么又是奇江医疗所掌握的一项临床利器。因此,也可以说奇江医疗在技术上没有任何困难,相反,有的全都是优势。

    至于人脉关系,朱小君以前认为,出了本省,奇江医疗就是两眼一抹黑。但现在,他改变了认识,只是因为他陪着孟老爷子参加了p&g的那场新药上市发布会。

    奇江医疗唯一的短板,就是员工。陈光明在做的项目拓展需要一支团队,张石负责的项目运营,需要的团队更为庞大,除此之外,公司的人力资源,财务,行政,公关……都需要合适的人来填补空白。

    人好找,招聘网站上随便发个广告,就能收到上百份简历,但是,想找到合适的人,那就难了。

    可惜的是,吕保奇在这方面上也没有实际经验,无法向朱小君提供指点或是帮助。

    天快亮了,朱小君才告别了吕保奇,回到自己的住所补了个觉之后,朱小君给宫琳去了个电话。

    一说到奇江医疗要招人的事情,宫琳在电话中就笑开了。

    “朱大老板,你这才想起来这档子事情啊?怪不得秦璐胡恩球他们都管你叫猪头……咯咯咯。”

    被别人嘲笑了,那是耻辱,但是被自己喜欢的女人所嘲笑,那叫风情。

    朱小君没别的本事,就是厚脸皮的功夫超过了常人,他嘿嘿一笑:“敬爱的宫总,在咱们奇江医疗,你可是分管人事的,我这个电话不是在求你帮忙,而是在追究你的责任,听明白了么?”

    宫琳继续笑着:“那你就追究好喽……咯咯咯。”

    朱小君见这一招不好使,立马换了一招:“哼!很得意是不?等你出差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信不信我neng的你三天下不了床?”

    宫琳还能怕了朱小君?她立马笑着回敬了过去:“你有那个本事就尽管来啊……咯咯咯。”

    第二招依旧无效,朱小君只得祭出了绝招:“我投降,我认输,我滴个小姑奶奶,你就赶紧帮帮我吧!”

    宫琳笑道:“看你也不是干这种事的料,行了,这件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早已经安排唐氏的人力资源总监为奇江医疗招人了,等我回去后,就开始面试,最多半个月,就可以把团队建设起来。”

    朱小君对着手机话筒亲出了声来:“我真是英明,十三亿国人中,我偏偏遇上了你!”

    放下来电话,刚才还心急火燎的尽头顿时消散了,随即又变得无所事事而心里空落落的。无聊至极的情况下,朱小君陪着陈东玩了一会手游,可是,这种空落落的感觉非但没有减缓反而更加强烈起来。

    想摆脱这种难受的感觉,就得给自己找点事情做,这一找,就很自然地想起了那个古玩市场的猥琐老头来。

    去偷了那个猥琐老头的铁盒子!

    这个想法一旦产生,朱小君顿时兴奋起来了。

    偷东西这种事是千万不能找陈东来帮忙的,且不说陈东愿不愿意,就说这偷东西的时候需要的超强心理,陈东就不具备,找他来帮忙,估计只有坏事的可能性。

    其实就算陈东具备了这种超强心理,也心甘情愿去帮助朱小君,朱小君都不会找陈东帮忙。因为,在对‘偷’这个字的理解上,朱小君看重的是过程而非结果。

    就像小说中的盗帅楚留香,“闻君有白玉美人,妙手雕成,极尽妍态,不胜心向往之。今夜子正,当踏月来取,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下手之前,还要先打声招呼,这意境……真他妈牛逼!

    朱小君肯定没有楚留香的那个本事,但是在考试作弊上,他却也达到了楚留香的那种牛逼劲。上大学的时候,无论是班里的同学又或是监考的老师,都把朱小君当成了重点的监管对象,可是,每一次考试,朱小君都能从容应对,不单把自己的分数抄够了,还能帮着陈光明也混上个六七十分。五年下来,大小考场走过上百回,没有一次失手过!

    偷分也是偷!

    但这次,朱小君要偷的确是一件物品,无疑,这对他来说,的确是个挑战。

    刻意打扮了一番,尽量使得自己的风格和上一次有所不同,朱小君又一次来到了那个古玩市场,找到了那个猥琐老头的摊位。

    摊子还在,猥琐老头也在,但是……那只铁盒子却不见了踪影。

    这还不算完,那猥琐老头居然一眼就认出了刻意改装过的朱小君,还向着正在困惑和迷茫中不知所措的朱小君招了招手。

    下手的目标没了,自个还被人家给认出来,朱小君只能是垂头丧气地来到了猥琐老头的面前。

    “你向我招手是个什么意思?”

    那猥琐老头猥琐一笑:“那只铁盒子被我藏起来了,就藏在我家的马桶的水箱中,你是不是想把它偷走啊?”

    朱小君鄙夷道:“什么呀,就那只破铁盒子,值得我去偷?”

    猥琐老头闪现出一丝失望的表情,但随即又用猥琐掩盖住了:“嘿嘿,你要是真想偷的话,可以跟踪我,等到了家,我就会喝上两口。我这个人啊,一沾点酒就要睡觉,而且睡得还特别死,你刚好有机会下手。”眼看着朱小君的表情仍旧是一副鄙夷的神色,那猥琐老头又补充了一句:“我家里没别人,就我一个,很容易就偷到手了。”

    朱小君笑道:“你当我傻啊?谁能保证你不是在撒谎,我要是信了你,不就刚好落进了你的陷阱中去了。我好端端的只是好奇那只铁盒子而已,得不到就得不到了,干嘛非得冒这个险呢?”

    猥琐老头把头摇得像个货郎鼓:“不冒险,一点都不冒险。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带着你回我的家,然后当着你的面喝醉了,别人是不会把你当成小偷的。”

    精神病患者的思维世界就是这么奇怪,这哪里是朱小君所能把控的住的,要不是对那只铁盒子充满了极度的好奇,只怕朱小君早已经给了那猥琐老头一顿暴打了。

    在极度的好奇心的作祟下,朱小君的思想发生了奇妙的变化,他居然正儿八经地考虑起那猥琐老头的建议来了。

    就去一趟那猥琐老头的家又如何?以他朱小君现在的身手,对付像这种小老头,那还不是堵着笼子抓鸡仔——手掐把拿啊!

    除非,这猥琐老头给自己下药。不过,只要他朱小君到了这猥琐老头的家里后,既不吃也不喝,想通过下药这种途径降服了朱小君,那也是难上加难。

    “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哦,我怎么觉得我有些动心了……”朱小君继续调侃着猥琐老头。

    “什么叫很有道理?”猥琐老头听到了朱小君的这句话,顿时精神起来了:“那叫相当的有道理!”

    “那……我就陪你玩玩?看看我能不能偷得到那只破铁盒子?”

    猥琐老头呲牙一笑,立马开始收拾摊子:“赶早不赶晚,我这会刚好想喝酒了!”

    那摊子上的货本来就不多,猥琐老头收拾起来又不讲究,所以不到一分钟,猥琐老头便准备出发了:“你跟住了我啊,我走起路来很快的哦!”

    朱小君还以为他就是当年水泊梁山的好汉能日行八百里的神行太保戴宗的转世,下意识地倒提了一口气来,准备好了跟着这猥琐老头来上一段疾驰飞奔。

    但事实再一次证明,正常人是无法理解精神病的思维的。

    那猥琐老头走起路来,一步三摇,竟然比裹了脚的老太太还能磨蹭,简直就是肥鸭子逛大街一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