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16章 中招(2更)
    申海这座城市,中间贯穿了一条江,将整座城市分割成了江东和江西两块,江东开发的比较晚,至今也不过是二十来年的历史,因为过去生活在江东地块上的人民少而穷,因此开发起来相对容易一些,不过二十年光景,便四处是高楼林立,再也找不到一幢老房子。

    但江西就不一样了,除了少数核心地区之外,还散落着不少的老区街道甚至是棚户区。那猥琐老头的住处,便是一个居民老区,几幢年龄超过了三十年的老筒子楼着落在一片棚户区之中,到处都是昏暗,满眼都是破烂。

    朱小君跟着那猥琐老头来到了一幢筒子楼里,上到了九楼顶层,猥琐老头掏出了钥匙。

    进了屋,猥琐老头就像是看不见朱小君似的,自顾自从冰箱里拿出了两包真空包装的熟识,又从冰箱旁边的纸箱中摸出了一瓶小二锅头来,连招呼都没跟朱小君打一声,便美滋滋地吃喝起来。

    朱小君默不作声地跟着老头进了屋,捡了角落中的一张小凳子坐了下来,安安静静地打量着老头的这个住所。

    房子不大,坐在客厅中只能看到四张门,其中一个还是进来时的大门。

    排除掉一个卧房的门之后,朱小君在心里思考着,剩下的那两张门,哪张是厨房哪张又是是卫生间呢?那老头说他把铁盒子藏在了马桶的水箱中,而马桶一定是在卫生间中的。

    这种思考让朱小君的感觉很不好,档次太低,思想的目标也太龌龊。

    刚想着要换一种思考的方式和目标的时候,那猥琐老头突然自语道:“呃~呵,年龄大了,屎尿还真是多呢!”说着,起身便向那两扇朱小君拿不准的门走了过去,最终推开了右边的那扇门。

    不多会,一阵冲马桶的水声传了出来,接着那猥琐老头乐呵呵地又出现在了朱小君的视线中:“呵呵,那铁盒子还在,泡在水中也不生锈,真是好玩。”

    朱小君没接话,只当自己不存在。

    老头又吃了两口,喝了两口,然后抹了抹嘴巴,进了那扇朱小君判定是卧房的门,不多会,屋里边传来了震天的鼾声。

    拿竹竿子打枣,管他打不打得到,先舞几杆子试试运气呗!朱小君叹了口气,虽然觉得这样一点也不好玩,但是仍旧耐不住好奇心,还是推开了了那卫生间的门。

    门里面,果真是一个很普通的卫生间。朱小君二话不说,直接掀开了马桶水箱的盖子。

    盖子刚被掀开,就听到‘哗’的一声,顶棚,四周,至少十几条水柱子向朱小君喷射过来。就算朱小君练成了天下第一的功夫,就算朱小君有着全宇宙最快的反应力,也断然躲不开这天罗地网一般的水柱子。

    仅仅是一秒钟的时间,朱小君便成了一只落汤鸡。

    第二秒钟,朱小君便反应过来,赶紧去关闭卫生间的水管总阀门。

    这种老式居民楼的水管总阀门都是那种螺旋阀门,待朱小君总算拧死了阀门后,水势渐渐地停歇下来了。

    这应该是个巧合!朱小君这样想着,因为有一次他暑假回家的时候,正坐在马桶上很得意地跟同学们聊扣扣的时候,他们家的卫生间也发生了一次水管爆裂的事件。

    关闭了阀门,朱小君很无奈地看了下自己身上不断向下流水的衣裤,虽说是酷暑之季,但身上穿了湿湿的衣服还是很不舒服,于是,朱小君便毫不犹豫地脱掉了衣裤,包括内裤。

    拧干了,再穿上,应该会感觉舒服一点。

    可就在这时,朱小君的第六感上来了,他感觉到,门口好像有双眼睛在偷窥!

    “陪我睡一个晚上,这只铁盒子就送给你!”朱小君想起了第一次见到这猥琐老头的时候,那猥琐的声音又一次响彻在朱小君的耳边,使得他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变态小老头,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朱小君在心里这么做了决定,然后不动声色地拧着衣裤,悄悄地移动了脚步,等到距离那门只有米把远的时候,朱小君突然出手,猛地拉开了那扇门。

    正趴在门缝偷窥的猥琐老头被闪了一下,但这厮的反应似乎也极快,居然立马调整了过来,嘿嘿笑了笑,不单没有任何尴尬,居然还对朱小君提出了要求:“你,你转一下,让我看看你的屁股蛋子!”

    朱小君很迅速地拿起了内裤就要往身上套,此刻,他很后悔为什么要急着出手,为什么不能耐点心先把内裤穿上了再出手,要不然,就不会这么被动尴尬了。

    可是,电光火石间,那猥琐老头像是突然变了个人,双目中喷射出两道精光,右手握成了拳头,呼地向朱小君袭来,同时左手抓向了朱小君的手腕。

    搁在半年前,朱小君遇到了这种突发情况只能是束手就擒,但这个时候,朱小君的身手已经能跟秦璐一较高下了,又岂能让这猥琐老头轻易得逞。

    只见朱小君身形一侧,闪过了老头的右拳,同时双手一抖,拿着那条内裤缠向了老头的左手。

    猥琐老头的双目中的精光更加炽热,他闷哼了一声,左手抽回,成爪状向上撩去,同时右拳变掌,直奔朱小君的面门。

    这一变招,虽然有些仓促,但速度却极快,朱小君缺乏的就是实战经验,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索性向后一跳,跳上了马桶,随即一脚踢出。

    站得高,踢的自然高,朱小君的这一脚虽然只是应急中的仓促一脚,但其高度刚好和猥琐老头的面门同高。

    猥琐老头显然也是格斗技击的高手,朱小君这一脚踢过来的威力可不小,老头心中不敢怠慢,没有硬接了这一脚,而是向后退了一步。

    趁着这个空当,朱小君一把抓住了墙壁上的毛巾架,用力一扯,手上便多了一件武器。

    论伸手,朱小君原本就不比那猥琐老头差多少,只是缺少了一些实战经验而且又是被老头抢了先手才落了下风,但现在手中有了武器就不一样了,哪怕这件武器仅仅是一根铝合金的破烂毛巾架。

    猥琐老头迅速判断了局势,卫生间的空间过于狭小,根本不利于进攻,再加上他似乎并不愿意伤了朱小君,于是便退出了卫生间。

    朱小君长出了口气,放松下来后,顿时觉得手脚发软,看来,刚才有些过度紧张了。

    揉了揉手腕,又活动了下脚腕,朱小君顿时惊住了,因为手脚活动了之后,酸软的感觉不见缓解,反而感觉有些加重。

    紧接着,朱小君便发现自己的视线开始朦胧,眼皮子也沉重起来。

    “草,死老头子敢给老子下药……”

    此时,对朱小君来说,唯一的办法就是冲出去,把猥琐老头给制服了,然后才有可能脱离险境。

    但是,药效一上来,那速度根本受不了控制,朱小君刚做好了向外冲出去的准备,就觉得两条腿似乎已经不受了控制,身子一晃,瘫软在地板上。

    猥琐老头倚着卫生间的门框,探出了半颗脑袋,看到了瘫倒在地板上的朱小君,并没有敢直接上前,而是踮起了脚,去看朱小君的屁股。

    可是,朱小君瘫倒在地板上的姿势很奇怪,只露出了半边屁股,那猥琐老头似乎很不满意只看到半边屁股的结果,可又迟疑着不肯靠近朱小君。

    猥琐老头的警惕性实在是强,朱小君的四肢虽然酸软的要命,但是意志力还在,他瘫软在地板上的时候,是凭着强大的意志力集中了全身剩下的力气,只等着猥琐老头放松了警惕靠近了他的时候,才会对老头发起致命的一击。

    可惜,猥琐老头经验丰富,根本没上当。

    朱小君再也熬不住了,两只眼皮终于合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朱小君才悠悠醒来。恢复了神智但尚未睁开双眼的时候,朱小君就偷偷地摸了下自个的屁股,好在从感觉上朱小君判断自个的屁股还是安然无恙的。

    睁开了眼来,朱小君禁不住又吓了一跳,因为那猥琐老头的一双眼睛正死死地盯住了自己,只是,那双眼中不见了猥琐之色,有的只是两道令人寒战的精光。

    “你说,你为什么要对那只小铁盒子有着那么大的好奇?”老头开了口,话音中也没了那种猥琐成分。

    朱小君把心一横,决定继续跟这老头周旋下去:“没啥,就是觉得看得顺眼。”

    老头隐隐一笑:“你姓朱?”

    朱小君点了点头,虽然身陷险境,但坐不更名行不改姓的英雄气概却是一点也没丧失。

    “名小君?”

    朱小君露出了惊诧之色:“你怎么知道?”

    那老头仰天大笑起来:“我怎么知道?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你的名字是我给起的……你的养父朱大梁也是我去找的……你说我怎么知道……”

    那老头几近癫狂,一边大笑一边与空当中喃喃自语,末了,突然面向东方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嚎啕大哭起来。

    朱小君被这老头给搞愣了,只得呆呆地看着,说不上话来。

    老头痛哭了一会,然后向着东方行了三下跪拜礼,然后朗声喊道:“大哥!我没辜负你的重托,你的骨肉已经长大成人了,而且还学到了一身的好本事!大哥,你在天之灵可以安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