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17章 平行世界
    “你谁啊?”待那老头折腾够了,稍微安静了一些,朱小君斜着眼冷不丁问了一句:“谁就是谁的骨肉啊?你别以为蒙对了我的姓名,就可以胡扯八道了。”

    老头转过脸来,对着朱小君,似笑非笑:“我是谁?……我是你大爷!”

    “你大爷!……”朱小君活动了一下四肢,发现力量正重新归来,他需要跟这个奇怪的老头在周旋一会,这样才能恢复了体能:“你干嘛一张嘴就骂人呢?”

    老头显得很委屈:“我真是你大爷,不是在骂人。”

    朱小君是一脸的鄙夷:“屁!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也只能是我叔!”

    老头愣了愣,颇为认真地想了想,还是坚持道:“我不是你叔,我是你大爷!”

    朱小君笑着掰起了手指头:“假设你刚才说的是真的,我朱小君确实是你说的那个什么大哥的骨肉,那么是你大还是你大哥大呢?如果你比你大哥大,那么我确实该叫你一声大爷,但是你又怎么能比你大哥大呢?”

    老头像是被朱小君给绕晕了,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过了好一会,忽然呵呵笑着站了起来:“好玩不?玩过瘾了吗?大哥不过就是一称呼,我虽然叫他大哥,但并不代表我年龄就一定比他小了啊!”

    朱小君顿时想起了像吕保奇瘸四喜这些道上的人物,他们的手下兄弟并不一定在年龄上都比这些做大哥的要小,但是不管在什么场合下,都会规规矩矩地叫上一声大哥。“行吧,就算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你又怎么能确定我就是你大哥的骨肉呢?”

    老头指了指朱小君的屁股,然后突然退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两瓣屁股蛋子,对向了朱小君:“你的屁股上也有这样的一个图案吧?”

    老头的左侧屁股上,赫然有着一个鲜红鲜红的火焰图案。

    朱小君顿时愣住了。

    很早很早以前,他在洗澡的时候,就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左侧屁股上有着一个鲜红的火焰图案,那时候,他还以为这不过是个胎记而已。

    “你屁股上的这个图案,还是我亲手给你刺上去的呢!”那老头的神色不无得意。

    朱小君彻底消停了,朱大梁那番相当于遗言的交待,那两只一模一样的铁盒子,这个神秘的猥琐老头,还有那刺眼的鲜红火焰图案,这一切,都在告诉朱小君,没有人在欺骗他,所有关于他身世的述说都是真实的。

    虽然早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但是当真相真的来到了面前的时候,朱小君还是觉得有些惊慌,这种感觉就像是当年去查阅自己的高考分数以及录取分数线的时候,因为不知道下一刻的命运是什么而惊慌,而失措。

    “既然如此,那我很想听一听当年都发生了什么?你和你大哥又是些什么人?为什么要把我送给朱大梁?还有……”朱小君顿了下,不知怎么,他的头突然感觉到好痛,就像是要爆炸了一般的胀痛,这使得他不由得用双手抵住了太阳穴,用力地揉着:“还有那只铁盒子,当初你交给朱大梁的那只铁盒子,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

    老头有些激动,拿着一支烟斗装上了烟丝,叼在了嘴上,可是,手中拿着一盒火柴却怎么也点不着火。

    朱小君见状,苦笑了一下,从老头的手中接下火柴帮老头点上了。

    老头吧嗒吧嗒抽了两口,这才恢复了一些平静:“我叫朱天九,我大哥……哦,也就是你的父亲,他的大名叫朱天一,从名字就能看出来,你父亲是一,当然是大哥,而我排第九,是你父亲的九弟,但是……我年龄真的比你父亲还要大……我们的排序是根据进入组织的先后来排列的……”

    朱小君有些受不了朱猎九的唠叨,忍不住提醒道:“你能不能捡重点的说,这么啰里啰唆的,等明年也说不清楚啊!”

    朱天九却断然拒绝了朱小君:“我说的每一句都是重点,就算是说到明年才能说完,那我也只能这样说下去,你要是不愿意听,可以走,也可以睡。”

    朱小君无可奈何,只能随他去了:“算了,就当我什么也没说。”

    朱天九重新整理了一下思路,接着说道:“我们兄弟所属的这个组织叫‘炽焰诛’,这个炽焰诛的诛可不是姓朱的朱,而是诛杀的诛……其实,这两个zhu就是一个zhu,我们对外的名字是姓朱的朱,但谁都知道,我们其实是诛杀的诛……”

    朱天九啰里啰唆地说着,根本不顾及朱小君的感受。

    “你父亲是我们天字辈九兄弟中的老大,而我,当然就是天字辈九兄弟的老小了。但是,在我们天字辈九兄弟中,我的年龄却是最大的,跟你父亲的关系也是最铁的……三十年前,我和你父亲被派到这个世界上来执行任务,同时还有……”

    朱小君随即打断了朱天九:“等等,你等一下!你刚才说什么?你们是被派到这个世界上来执行任务的?那么说,你们原本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了?”

    朱天九一脸的愕然:“怎么啦?我们原本就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啊!”

    疯子!朱小君在心中立马对这个自称叫朱天九的老家伙做出了论断。

    但这个论断只是在脑海中闪现了一小下下,随即便被朱小君给否定了。三十年前,刚好是秦宏远说的那个在省城郊区发声小山包消失案件的一年,莫非,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么?

    “我和你父亲都来自于另一个世界,拿现在这个世界的说法来说,那就是另一个平行世界,大侄子,我这么说你可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我一时半会也拿不出足够的证据来证明我说的话是不是真实的……”

    朱小君摆了摆手道:“你不需要拿出什么证据来,你只需要如实回答我的几个问题。”

    朱天九面露喜色,整理了一下坐姿:“你问吧。”

    “三十年前,你和你大哥……”

    朱小君刚一开口,朱天九便不高兴了:“是我和你的父亲!”

    朱小君反将了一句:“那他就不是你的大哥了,是吗?”

    朱天九这才不吭气了。

    “三十年前,你和你大哥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落地点是在哪里?”

    朱天九毫不犹豫地回答了:“长江省的省城,三十年前的那里还是省城的南郊,是片小水汪,附近只有一座兵营。”

    朱小君倒吸了一口冷气,接着又问道:“那当初你把我交给朱大梁的时候,朱大梁的工作是什么?长相上又有什么特点?”

    朱天九叹了口气,回道:“朱大梁那时候是申海中医学校的一名老师,长相么……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的鼻子右侧有颗黑痣,若是记错了,那就是鼻子的左侧……嗯,那黑痣可不小,足足有一颗黄豆粒那么大,上面还长着几根黑毛……”

    朱小君赶紧制止了朱天九,朱大梁虽然不是他的生父,但毕竟养育了他二十多年,朱天九这么说下去,实在是太糟蹋朱大梁的形象了,虽然朱天九说的都是事实。

    “你交给朱大梁的那只铁盒子中到底装了些什么?”

    朱天九像是变戏法一样,拿出了自己身边的那只铁盒子:“这对铁盒子是你父亲从那边带过来的唯一物品,名叫玄铁阴阳盒,我交给朱大梁的那只是阳,这一只是阴,只有阴阳两只盒子相互撞击,才能打开盒盖,否则的话,任凭你使用什么工具,都别想打开这铁盒子。”朱天九说着,拿着那只属阴的铁盒子摩挲着:“这两只铁盒子中,分别装了你父母的遗物,我当时告诉朱大梁,二十年后,我会来找他。可是,二十年的期限到了,朱大梁却再也找不到了,我……”

    朱天九说着,居然哽咽起来。

    话说到这里,朱小君基本上全都明白了。

    朱天九的话不应该是假的,否则的话,就无法解释三十年前省城南郊的那个小山包为什么在一夜之间突然变成了一汪浅水,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朱小君想尽了一切办法也不能打开朱大梁交给他的那只铁盒子,更无法解释清楚朱天九为什么知道朱大梁三十年前的工作以及鼻子右侧有颗黑痣的长相特点。

    还有,只有朱天九的这个说辞,才能最合理地解释了樊罡和蒋光鼎的dna的排序方式为什么会和正常人的有所不同。

    至于朱大梁为什么要离开申海跑去彭州,一来是因为朱大梁原本就是彭州人,二来,一定是朱大梁担心朱天九后悔了,找他要回孩子,这才偷偷开溜回了彭州。

    只是关于如何打开那只铁盒子的问题,朱小君推测是朱大梁撒了慌,用个什么只有到了28岁才能打开那只铁盒子的谎言来安稳住朱小君,朱大梁估计,自己不过就几个月最多年把的活头了,能多瞒一会是一会。知父莫若自,朱小君可以肯定,这种招数,正是朱大梁的惯用技俩。

    平行世界!?

    朱小君忍不住叹了口气,没想到,那些yy小说中的情节居然落在了自个的头上,只不过人家都是跑到了另一个世界去胡作非为大杀四方,而自个却是在母体世界中来面对平行世界过来的人物。

    一口气叹完,朱小君又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他算是哪个世界的人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