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18章 故事(4更)
    这一天,朱小君呆在朱天九的住所中呆了很久,而朱天九絮絮叨叨没条没理地也讲了很久,总算才把三十年前的故事给讲清楚了。

    按照朱天九的所说,朱天一和朱天九来自与一个和地球有着极高相似度的平行世界,唯一的不同,就是那个世界的时间历程走的似乎比这个世界要快一些,他们的母体世界要比现今世界领先了五十年。

    三十多年前,朱天一朱天九他们的母体世界爆发了一场核战争,虽然交战的双方均保持了克制,战争也限制在了最小的范围内,并迅速通过谈判结束了这场战争。但是,交战双方同样也都清楚,再过若干年,这场核战争还是将不可避免地必然发生。

    为此,朱天一朱天九他们的母体国家启动了这项名曰‘亲密无间’的异世界探访计划。

    这个计划的产生是具有很大的巧合性的,他们的母体国家原本是打算向同次元其他星球做努力,但是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他们国家的科学家竟然发现了异次元融合的渠道,阴差阳错地打通了和现今世界的穿越隧道。

    但是,对他们来说的那个异世界的统治者们会同意他们大规模地迁徙么?答案一定是否定的。

    因此,朱天一朱天九他们的母体国家通过这个穿越隧道向现今世界派遣了第一批队伍。这批穿越来的人被分为了两部分,一部分人计划要打入现今世界的金融界,企图掌控现今世界的经济命脉,另一部分人的计划更加阴险,他们企图通过控制医疗界,来摧毁现今世界的人类健康。双管齐下,希望用十到二十年的时间来达到完全控制住现今世界的险恶目的。

    朱天一和朱天九所属的‘炽焰诛’这个组织,是他们母体国家的一个秘密机构,朱天一和朱天九被派来现今世界的任务则是保护那些穿越来的特工人员,必要的时候,还要牺牲自己为那些特工人员清除障碍。

    但凡进了‘炽焰诛’这个组织的人,都会被训练洗脑成没有情感只认任务的怪咖,但朱天一和朱天九却是个例外,在穿越到现今世界后,他们两个完全变了,不单爆发了兄弟间的生死感情,朱天一还爱上了现今世界中的一个女人。

    这女人,也就是朱天九所说的朱小君的生母。

    被爱情滋润了的朱天一开始重新审视他所属的‘炽焰诛’组织,也重新认识了他的母体国家的这项征服异世界的计划,最终,朱天一还是决定遵从内心,要爱情而抛弃信仰。

    这个阶段,刚好是朱小君出生的时候。

    同批穿越过来的‘炽焰诛’天字辈其他七人发现了朱天一和朱天九的背叛,开始对这二人实施了密杀令。朱天一夫妇和朱天九,三个人为了朱小君的安全,只能是躲躲藏藏,在朱小君三岁的那一年,‘炽焰诛’天字辈七杀手终于将朱天一夫妇和朱天九围困住了。

    朱天一在‘炽焰诛’天字辈中排行第一,自然有着一身过人的本事,如果不是因为受了老婆孩子的拖累,他跟朱天九二人不一定就抵挡不住另外七个天字辈同门的攻击。

    为了保护朱小君,朱天一喝令朱天九带着朱小君先走,而他,选择了带着老婆和另外七名天字辈同门同归于尽。

    朱天九带着朱小君逃脱了,跑到了申海这座城市躲了起来,但没过多久,朱天九突然觉察到了危险,‘炽焰诛’并不是仅仅派了天字辈九兄弟穿越而来,同批穿越过来的,还有地字辈的数名同门。

    朱天九迫于无奈,只能把朱小君送给了现今世界的人来抚养,为了不至于将来被改姓改名,朱天九特意找到了一户朱姓人家,也就是朱大梁两口子。

    朱天九当时把朱小君交给了朱大梁的时候,嘱咐他保管好那只铁盒子,二十年后,他会带着另外一只铁盒子来找朱小君,到时候,还会给朱大梁一笔不菲的报酬。

    但是,朱大梁却是一个要人不要钱的主,在得到了朱小君之后,为了能彻底地摆脱掉朱天九,他居然辞去了公职,带着老婆和朱小君,回到了老家彭州,宁愿开个小诊所勉强度日。

    捋清楚这些条理之后,朱小君叹了口气,问道:“三十年前,你们那批穿越者一共有多少人呐?”

    朱天九伸出了三根手指:“三十人,除了我们天字辈九兄弟之外,还有‘炽焰诛’地字辈的六个兄弟,另外的十五人都是金融或是医疗方面的专业人士。”

    朱小君又问道:“那‘炽焰诛’地字辈的六个人,身上也有这火焰的记号么?”

    朱天九点了点头:“地字辈的记号是在脚底板。不过,你不用担心他们了,这些年,你大爷我可没闲着,那些地字辈的兄弟,都被我一个一个地给……”朱天九说着,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朱小君摇头道:“但是你并不能确定你的母体国家之后又有没有继续向我们这个世界派遣新的穿越者啊!”

    “新的穿越者?”朱天九很坚定地摇了摇头,脸上荡漾起自豪的神情来:“我大哥……就是你父亲,那可是顶天立地的好汉,他为了解救这个世界的人们,为了报答你母亲对他的爱,在跟‘炽焰诛’天字辈那七兄弟的决斗中,将那七兄弟引到了穿越隧道口,也就是省城南郊的那片小水汪,引爆了从我们母体世界带来的高效炸药,连同在场的所有人,以及那个穿越隧道,全都被炸的无影无踪了。”

    朱小君禁不住皱紧了眉头,从秦宏远的描述中,那片发生了小山包消失的地方并没有发生过爆炸。

    朱天九看出了朱小君的疑惑,笑了笑,解释道:“我们带来的炸药和你所理解的炸药不一样,那是我们那边的科学家为了防备这个世界的人发现了穿越秘密而对我们的国家实施反穿越而特意研制的炸药,这种炸药在爆炸的时候,发出的能量会被穿越隧道瞬间吸收,在毁掉隧道的同时,并不会发出普通爆炸的声与光。嗯,你可以把它理解为负能量炸药好了。”

    朱小君思考了一会,又提出了新的疑问:“即便如你所说,那你们母体国家的科学家,就不能再重新打通这个隧道吗?”

    朱天九笑开了:“对这方面我虽然不是太懂,但是我听大哥说过,这穿越隧道一旦被炸,便绝无恢复的可能。我们那边的人,也是偶然才发现这个穿越隧道的,既然毁掉了,就不可能再修复。”

    朱天九说的虽然信誓旦旦,好像是有着百分百的信心一样,但朱小君随即便联系到了五年前彭州的山南小镇发生的房屋消失案以及就在前几天九鼎公司的待迁地块中发生的房屋消失案,如果按照朱天九所说的故事,那么可以肯定的是,那个平行世界的国家已经重新打通了新的穿越隧道。因为不管是樊罡也好,或是蒋光鼎也罢,以他们两个的年龄,都不可能是三十年前穿越过来的。

    这个解释虽然合乎情理,但问题是,五年前已经打通了一条穿越隧道,那么为什么五年后的今天,要重新再打通一条隧道呢?

    朱小君既然选择了相信朱天九,于是便把这个问题抛给了朱天九。

    “九叔,你们当初的穿越点是省城南郊的那片小水汪,但是,你知道不知道,那片小水汪是三十年前的一个夜晚,忽然从一个小山包变成一个小水汪的。”

    朱天九点了点头:“这个好理解,在穿越隧道被打通的时候,可能会发生正反两种物质的抵消,这只能算是那个小山包的命不好,刚好生在了那个点上。”

    “可是,你知道吗?五年前以及不久之前,彭州发生了两起房屋凭空消失的案件,你说,这是不是你们那个母体国家又重新打通了一条穿越隧道呢?”

    听到这个消息,朱天九禁不住愣住了,摇着头,连声喃喃:“不可能,不可能!他们怎们可能做的到……”

    朱小君安抚了一下朱天九:“九叔,他们做得到还是做不到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事实上,我已经发现了新的穿越者。”

    朱小君接着向朱天九说了樊罡和蒋光鼎的一些故事。

    “他们两个确实是‘炽焰诛’的人!”朱天九听完了朱小君的述说,闷着头抽了一大会的烟斗,这才开口说道:“他们应该是‘炽焰诛’新培养出来的。但是,他们绝不是天字辈的兄弟,也不会是地字辈的人,天地两辈的人不会这么怂包的……”

    “怂包?”朱小君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我可不这样认为,他们俩要勇有勇要谋有谋,要不是太过急功近利的话,恐怕到现在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标。”

    朱天九吧嗒吧嗒抽着烟斗,浑然不知烟斗中的烟丝依然燃尽:“不对,不对,‘炽焰诛’的人,不应该有着自己的思维,他们只会按照上司的命令去做事,而你说的,却……”

    朱小君呵呵一笑:“人总是会变的,任何一个组织都是由人组成的,所以,不管怎样的组织,其风格也是有可能发生改变的,不是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