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19章 需要发泄(5更)
    朱小君在接受了朱天九的同时,也接受了朱天九所说的异世界的故事。

    这故事虽然太过离奇,但是,这故事同样解释清楚了最近一年中发生的所有离奇事件。

    首先是那副眼镜,蒋光鼎说那副眼镜不过是当世的一个高科技产品,采用的是大数据分析下的虚拟成像,但是,朱小君并不相信这种说法,当初在医院的时候,在为赵世宏母亲做手术的手术台上,朱小君依靠着这副眼镜,成功地找到了出血点。如果说这副眼镜只是采用了虚拟成像技术的话,又如何解释这个事实?

    再次就是樊罡和蒋光鼎的dna排序不同于正常人的问题,蒋光鼎解释说,这是他们服用了他研制的抵抗病毒的药物所致,但朱小君后来请教了佟律新,佟大博士对此说法是断然否决,认为药物的作用绝不会引发人体基因的大范围突变。或许,只有把樊罡和蒋光鼎当成了从异世界穿越而来的外族人,才能更合理地解释了这个事实。

    第三则是三十年前,五年前,以及不久之前,分别在省城南郊和彭州发生的三起物质凭空消失的离奇事件。秦宏远后来用一些特殊材料平息了彭州事件,朱小君也曾推理过秦宏远的模式是不是真相,但是,秦宏远能复制了彭州的房屋,但是他绝对不可能复制了三十年前的小山包。这种事,也只有朱天九的故事才能解释清楚。

    基于客观判断,朱小君不得不相信朱天九所说的故事。

    另外,朱小君自己身上也有些奇妙的事件,而这些事件虽然不怎么起眼,但仔细想想,却也是常理无法解释的。

    比如为什么朱小君就能感受到那副眼镜的神奇功能,而别人戴上了那副眼镜却毛用没有?又比如,为什么朱小君第一次摸枪就能打出那么好的成绩,就连秦璐这样的老枪手都是望尘莫及。再比如,毫无武功基础的朱小君,怎么就能在如此短暂的半年时间就取得了突飞猛进的结果?虽说调教朱小君的是秦璐和陈东这两大高手,但徒弟的底子不行,就算把风清扬老前辈请来当师傅那也是白搭啊!

    能解释清楚这些的,就一条,那就是遗传的结果,朱小君是异世界‘炽焰诛’组织天字辈第一高手朱天一的儿子,身上的基因自然与常人不同。

    一个一个的谜团在朱天九述说的故事下都迎刃而解了,但是这个结果对朱小君来说却是难以接受,甚至可以说是给朱小君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在这个被称为地球的星球上活了快二十六年了,虽然混的不咋地,可以说至今为止他朱小君还只是草民一个,最多算个比较值钱的草民,但是那种归属感却是经历了二十多年的积累,现在,说没了就没了,放个屁的功夫,自己就变成了从异世界侵入来的外种人。这种残酷又是什么样的人能接受得了的啊!

    朱小君很苦恼,但是他没把这种苦恼表现在朱天九的面前,他极力维系着正常的表情,跟朱天九互留了联系方式,然后一个人孤零零地回到了自己在申海的住所。

    夜已深,小陈东玩累了也早已经睡着了,偌大的房屋中,只听到朱小君的沉重的喘息声。

    闹腾了快一年,折腾的死去活来的樊罡和蒋光鼎,居然是自己的异世界同宗。而亲密无间的秦璐、秦宏远、宫琳、刘燕、陈光明、混球……居然是自个那个种族的敌对方。

    接下来该如何摆放自己的位置呢?

    是归宗认祖承认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然后率领着所有从异世界穿越而来的勇士们一起完成了统治现今世界的壮举,还是说像他父亲朱天一那样,为了‘爱’而背叛了自己的根,帮助地球人来狙击这些异世界穿越者的阴谋。

    这两种选择,朱小君瞻前思后,似乎都有些不情愿。

    辗转反侧了一整夜,临近天亮的时候,朱小君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刚睡着没多久,甚至连个梦的开头都没来得及,朱小君便被电话给吵醒了,迷迷糊糊中,朱小君也没看一眼是谁来的电话,便点了那个绿色的接通按钮。

    “炮哥,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随便……”朱小君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句,陈光明打来的电话,无非就是那几家医院的项目签约的事情。

    “那我就先说坏消息吧!炮哥,你还得再给兄弟打点款过来,上次的那五十万,基本上被我用光了。”

    “哦,知道了,呆会就给你办……”

    “你怎么啦?炮哥,是不是生病了?怎么说话有气无力的?”

    “你丫有话说话,有屁放屁,别耽误老子睡觉好不?老子昨晚一夜没合眼!”

    “你大爷的,又去战斗了?”

    陈光明的一句‘你大爷的’口头禅,使得朱小君立马想起了朱天九,一想起朱天九,苦恼的自个蛋疼的那些子破事又都涌现出来。朱小君很想发泄一番,冲着电话吼上几声,但想归想,做归做,朱小君躺在床上却根本提不起吼两声的那口气。

    “别他妈废话了,不说我就挂电话了!”

    “别……我说,我说还不成吗?双庆人民医院已经搞定了,他们已经在合同上签了字盖了章,这两天就能收到他们的合同快递。钟楼医院那边的商业条款也差不多谈完了,那帮小鬼不懂事,提了一大堆的条件,结果都被辛院长给否了。辛院长专门为咱们这个项目在医院召开了讨论会,辛院长的精神很明确,就是尽量照顾我们,不要给我们过多压力,让我们能轻松上阵,把这个项目搞成示范项目。”

    “嗯,辛苦了陈老五,没别的事,我挂电话睡觉了哦!”

    “别啊……炮哥,你就不想了解一下赵一航的表现么?”

    一提到赵一航,朱小君想到的居然是汪雅倩那张可怜楚楚的脸蛋,也不知道这可怜的小姑娘在张石的手下治疗的怎么样了?

    “说吧,赵一航怎么样?”

    “一个字:很不错!炮哥,我估计再带他跑俩项目,我就可以安安静静地坐在办公室中遥控指挥了。这兄弟,很有我陈老五的风范,聪明,有悟性,勤奋,不骄傲,诚实……”

    “差不多就行了,啊!”朱小君忍无可忍,打断了陈光明:“你这是夸赵一航还是夸自己呢?”

    “什么呀?你还不允许人家说两句实话了?”陈光明气鼓鼓地回敬了朱小君一句。

    朱小君懒得再搭理陈光明,干脆保持着通话把手机丢在了一旁。

    陈光明的电话虽然影响了朱小君的睡眠,但同时也把朱小君从选择的苦恼中拉了回来,不管他如何选择,但赚钱却是必须的。没有足够的金钱做为支撑,无论他是选择了站到异世界那边,又或是选择站在现今世界这边,都无法达到战胜对方的目标。

    赚钱!

    除了******赚钱,其他的都是无聊!

    朱小君再也睡不着了,干脆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去卫生间洗洗漱漱什么的。

    这边刚下了床,那边裤裆里突然有了反应,这种现象,在医学上被称作迟发性晨勃。早在一年前朱小君刚毕业那会,因为戴了那副眼镜而导致了暂时性阳痿的时候,他便恶补了这一方面的医学知识,现在的朱小君,在勃与不勃的问题上,那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专家。

    不管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又或是被荷尔蒙刺激出来的,总之那里一膨胀起来,朱小君难免会有些联想。

    大保健……打飞机……还是约宫琳……

    朱小君捶了捶脑袋,似乎这些想法都不能达到他的期求。

    最后一个跳入脑海中的名字是黄莺!

    遭受了如此变故的朱小君,内心有多么苦恼郁闷,他需要发泄,而直接花钱买来的交易,又或是两情相悦而产生的激情,似乎都无法满足他需要发泄的这个目的。

    唯独黄莺,介于这两者之间,而这种介于两者之间的感觉,恰恰可以满足了朱小君的****。

    这个想法一旦产生便无法泯灭,反而越发强烈起来。

    从洗手间出来后,朱小君立即招呼了正在玩手游的陈东:“东东,走,我们开车回彭州,君哥哥有点急事!”

    坐在车上,朱小君拨通了黄莺的电话。

    此时,还是上午十点多钟,黄莺已经在房产中介上班了,接到了朱小君的电话,黄莺显得很高兴:“朱大哥,你怎么想起小妹来了?”

    朱小君的回答很霸道:“晚上,帝豪,你陪我唱歌!”

    “……”

    “怎么?不愿意吗?”

    “不是啦……朱大哥,我是想……”

    “想什么?别吞吞吐吐的,有什么就说什么!”

    “换个地方行吗?别在帝豪,那是我上班的地方,在那儿,我有些放不开……”

    放不开?换个地方?朱小君顿时兴奋起来了。

    “我现在还在路上,晚上八点钟应该能到彭州,地方你来选,就咱们两个。”

    “就咱们两个?”黄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稍微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很畅快地答应了朱小君:“那好吧,等我找好了地方,给你打电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