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20章 我是喜欢你(6更)
    躺在彭州望湖大酒店豪华情侣间的大床上,朱小君抽着烟,看着卷缩在自己身旁酣睡着的黄莺,内心中多了些怜悯的情感。

    正如朱小君的预料,像黄莺这种需要在风月场中捞金的女孩子,是绝对不会拒绝他这样在彭州黑白两道都有些分量的人。而事实上,黄莺不单没有任何拒绝的念头,甚至从头到尾,都显得很主动,一直到了两人相拥倒在这张大床上的时候,黄莺才有了女人应该有的被动表现。

    一连三次的暴风骤雨,的确使朱小君内心中的苦恼和郁闷发泄了出来,但是,朱小君没想到的是,那洁白的床单上,居然落下了星星点点的鲜红色来。

    虽然在此道上朱小君还算不上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男人,但是这点常识还是很清楚的,他真的没想到,一个需要混迹在风月场中的女孩子,居然还保持了处女之身。

    在上大学期间,朱小君和同寝室的哥们多次在卧谈会中讨论过这个问题,兄弟们在口头上都反对男人有着处女情结,因为处女情结不单违背了男女平等的大趋势,而且在现实生活中也难有市场,想找个处女来做老婆,除非是从小学校或是幼儿园挑出一个养上十多年。

    就算如此,十几年之后,那女孩是不是你的,还很难说。

    朱小君对女人是不是处倒也不怎么在意,但是,当一个真正的处女把贞洁交给了他的时候,那思想,那情感,还是很复杂的。

    有惊喜,也有担忧。有满足,更有怜悯。

    这可能也是无数男女对自己的初恋始终无法忘怀的其中一个原因吧。

    朱小君对黄莺自然不是什么初恋,甚至连‘恋’这个字都算不上。起初他只是把黄莺当成了风月场中的姑娘,找她,只是为了宣泄一下自己内心中的苦闷。

    但是,这一连三炮开过之后,朱小君的思想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这句话说出来,是多么的自豪,若是能再说上一句“我也是你这一生中唯一的一个男人!”那么,这将会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

    虽然前一夜没怎么睡,但是在从申海回来的路上,朱小君却踏踏实实地睡了好几个小时,再加上此刻的复杂心情,朱小君半躺在床上却是一点睡意也没有。

    早晨七点钟整,黄莺手机上的闹钟响了。

    黄莺醒来之后,翻了个身,看着朱小君笑了笑:“朱大哥,你是没睡还是醒得早啊?”

    朱小君抚摸着黄莺的脸蛋:“时间还早,你再多睡会吧!”

    黄莺摇了摇头:“不行的,我还要上班,迟到了是要被扣工资的。”

    朱小君不由得笑了,他俯下身来,在黄莺的额头上亲了一口,笑道:“你一个月就那点工资,就算被扣完了,又能怎么样呢?”

    黄莺一侧身,抱住了朱小君,将头贴在了朱小君的胸膛上:“我知道朱大哥是个好人,但是我……”黄莺幽幽地叹了口气,接着道:“我跟你……是因为……朱大哥,你不会认为我是那种人吧?”

    朱小君抚摸着黄莺的秀发,又点了支烟,抽上了两口才说道:“怎么会呢?我知道你怎么想,你是想自食其力,不被别人说成是一个傍大款的女孩子,是吗?”

    黄莺扑闪着两只大眼睛,郑重地点了点头。

    朱小君笑道:“但是,你跟了我,我就要对你负责任,不是吗?”

    黄莺依旧扑闪着两只大眼睛,但这一次却摇了摇头。

    “我喜欢你,才会跟你的,我不需要你负什么责任……朱大哥,你要是也喜欢我的话,以后就经常给我……”黄莺说着,脸蛋一红,连忙埋进了朱小君的怀中。

    不需要男人负责任的女人固然能招惹了男人的欢喜,但同样也会给男人带来一定的担忧。因为这样的女人很有自主的****,想成为这种女人唯一的男人,那可能会有着不小的难度。

    朱小君虽然相比同龄人来说多了点钱财,也多了点黑白两道的势力人脉,但多的这点不同尚未能够使得朱小君发生质的改变,说白了,朱小君还就是普通人一个。

    既然是个普通人,那么就有着和普通人一样的思想,朱小君对黄莺的这种不求自己负责任的思想很是喜欢,但同时也多了一些担忧。

    只不过担忧毕竟是身后的事情,就眼前,朱小君还是欢喜的成分更多一些。

    “我当然很喜欢你,不然的话,也不会大老远从申海专门回来找你。”

    黄莺惊喜道:“你是专门回来找我的?我不信!”

    朱小君拢起手指,做了个乌龟的手势:“骗你是这个!”

    黄莺看着了,先是咯咯笑了,然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一红脸,又把头藏在了朱小君的怀中:“朱大哥,你好坏!”

    朱小君有些莫名其妙,但看了下自己的手势,突然明白了,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他的拇指和食指扮作了乌龟的左侧两只腿,小拇指和无名指,扮作了乌龟的另外两条腿,但中指却高昂着……这高昂着的中指是个什么意思呢?

    笑过之后,黄莺还是从朱小君的身边爬了起来,钻进了卫生间中,一番洗漱后,黄莺才到了床边开始穿衣服。

    朱小君看着黄莺美妙的身材,一股强烈的暖流迅速奔袭到了他的两腿之间,一种按捺不住地冲动使得朱小君一把揽住了正在穿衣的黄莺,双唇不由分说便印在了黄莺的唇上。

    黄莺挣扎嚷道:“还要啊……”

    嚷完了这三个字,黄莺剩下的便只有娇喘了……

    半个小时后,房间里再次恢复了安静。

    黄莺面带娇羞,捶着朱小君的胸膛:“你真坏,非得让人家迟到,是不?”

    朱小君拿了手机看了下时间:“还有四十多分钟呢,来得及!”又顺手打开了约车软件,叫了一辆专车:“我送你去上班,不过,可能没时间吃早餐了。”

    黄莺一边穿着衣裳,一边娇羞道:“不要你送,我自己打辆车去上班。”

    朱小君没有接话,而是直接奔进了洗手间。

    女孩子说话,大多都是反话,说着不让人送,但内心中却想着你必须送,不然的话,就怎么怎么着。

    因此,黄莺穿好了衣服后,并没有急着走,而是静静地等着朱小君。

    朱小君的动作也很快,胡乱洗漱了两下,便出来穿上了衣服。

    “走吧!等送了你上班,我再回来补个觉。”

    黄莺乖乖地跟在了朱小君的身边,可一迈步,就忍不住‘哎呦’了一声。

    朱小君关切地问道:“怎么啦?”

    黄莺的小脸涨的通红通红的:“你真坏!明知故问啊?”

    朱小君这才明白过来:“来,我抱着你走。”

    黄莺推开了朱小君的手:“没事,我自己能走!”

    能走确实是能走,但走起来的姿态却甚是艰难,好不容易来到了酒店的大堂,门口约好的专车也早已等着了。

    彭州不大,但车不少,又是早晨上班的高峰期,路上堵得不行,黄莺显得很焦虑,不时地看着腕表。

    朱小君手一挥,吩咐专车司机,要专车司机赶紧绕道,只要不堵车,怎么走都成。

    终于赶在九点前把黄莺送到了肿瘤医院对面的那家房产中介,在黄莺临下车的时候,朱小君很想对黄莺说一声,他今天晚上还想跟她在一起,可是,话到了嘴边,朱小君犹豫了片刻,还是没能说出这句话来。

    原本想着让专车司机顺便再把他送回望湖酒店,可是,专车司机却回答说这么做会被公司认定是骗单。如果再约车的话,约车的信息又有可能被别人抢走。

    朱小君一矛盾,干脆下了车,去了肿瘤医院。

    朱大梁的治疗情况以及汪雅倩的治疗情况,朱小君都惦记着,与其是通过电话来询问张石,不如顺便跟张石见个面。

    对朱小君的突然造访,张石一点也没感到意外,一见到朱小君,就像是事先约好了一样,招呼着朱小君到了他的办公室。

    “你老爸的治疗情况非常好,现在肝脏上的病灶正在快速消退,肝功能也趋于正常了。这种情况,我想先观察一下,视情况再决定什么时候进行第三个疗程的免疫负调控治疗。”

    对朱大梁的结果,朱小君还是有所预料的,但是对汪雅倩的治疗结果,朱小君就感觉心里没底了。

    但张石的回答却令人非常兴奋:“你说那个女大学生啊……我知道,她那个男朋友叫赵一航不是吗?那个赵一航不正跟着陈光明学签单吗?……嗯,你看,这是她的复查报告,已经完全缓解了!”

    朱小君稍稍安心了一些:“缓解了就好,缓解了就有希望了,老张,接下来的事情还得靠你啊,争取能帮着小汪找到配型合适的骨髓,给她彻底治愈。”

    张石瞄了朱小君一眼,笑道:“有时候我真是想不懂你,你说,你怎么会对这个萍水相逢的小姑娘那么上心呢?”

    张石这么说,显然是在开朱小君的玩笑,但是朱小君听了,心中却陡然一凛:是啊,他为什么会对这个萍水相逢的小姑娘那么上心呢?

    如果按照张石开玩笑的思路说朱小君对汪雅倩有着什么心思的话,那真是错怪朱小君了。

    朱小君确实要比其他人花心一点,但也不至于到了见一个爱一个的地步,再说,汪雅倩那种模样的女孩,还真不是朱小君眼中喜欢的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