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21章 尽孝(7更)
    朱小君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汪雅倩如此上心,同时也弄不明白为什么会对朱大梁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眷恋情感。

    小的时候,朱大梁在朱小君的心目中是英雄般存在着,等长大了,朱大梁身上的英雄光环便开始褪色,等到朱小君读了高中,进入了青春叛逆期的时候,朱大梁简直就成了他实现理想的绊脚石。

    因此,朱小君在填报大学志愿的时候,坚决选择了离彭州越远越好的大学,只是阴差阳错,却被省城医学院给录取了。

    读了大学,朱小君逐渐感受到了社会的残酷,这才或多或少的有些理解父母了。但是,若说到眷恋父母,眷恋那个家,似乎还有些牵强。

    一个半月前,当朱小君得知了朱大梁身染绝症的那一刻,他曾经对父母产生过眷恋的情感,但是,随着朱大梁的病情被确定为肝脏类肿瘤病变,而且自己拥有的免疫负调控技术完全能够治愈这种疾病的时候,这种眷恋的情感又莫名地湮灭了。

    当朱天九述说出了三十年前的那段故事,朱小君认定了朱天九所说的他的真实身世的时候,朱大梁这个名字便始终萦绕在他的脑海中。再泛起的关于朱大梁的回忆,全都是朱小君少儿时期眼中的英雄般的父亲形象。

    他养了我二十多年!

    他为了我,宁愿辞去了在大学的职务!

    他宁愿自己缩衣减食,也要供我衣食无忧地读完了大学!

    他如此艰难,还攒下了将近十万块钱,只为了我能有一个像模像样的婚礼!

    朱小君在心里这样感概着,不知不觉,眼角湿润了。

    从肿瘤医院出来后,朱小君回到了秦璐租借给他的那所房子,拿了刚办下来的新房房产证以及钥匙,打了辆车,来到了父母家中。

    朱小君以为,父亲母亲经历了这么一场接近生死离别的变故后,他们的生活方式以及相处方式都应该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才是,可是一到家,朱小君便感觉到了什么是大失所望。

    朱大梁同志又回归到了他的那间破诊所,而朱小君老妈继续维护着她在彭州广场舞江湖上的崇高地位,家里……和以前没啥两样,根本没人会守在家中。

    朱小君蹲在家门口,先给老妈打了电话,可电话从头通到尾,他老妈就是没接听。无奈之下,朱小君只能步行了十分钟,来到了朱大梁的诊所。

    可爱的敬爱的亲爱的朱大梁同志把他的那些病例资料贴满了半面墙,正跟着好几位街坊邻居在吹嘘他的病情是如何被反转过来的,当然,这其中起到最重要治疗作用的,一定是他的祖传秘方。

    朱小君倚在门口,看着这一切,哭笑不得。

    待朱大梁吹累了,街坊邻居们也听腻歪了,朱大梁这才看到了门口的朱小君,连忙抛开了他的那些听众,走出来,把朱小君迎到了诊所外的一旁。

    “你怎么来了?事先也不打个电话?”朱大梁的神色显得有些紧张。

    朱小君忍着笑,故作严肃:“你是怕我揭穿了你的牛皮是吧?放心吧,看在您老人家那么多私房钱被清剿的可怜份上,我不但不会揭穿你,需要的话,我还肯为你做个托。”

    朱大梁顿时放松下来:“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回家之前应该打声招呼,我跟你妈也好提前做点准备,给你做顿好吃的。”

    朱小君斜着眼,冷笑道:“你的话,我能相信吗?”

    朱大梁一愣:“几个意思?”

    朱小君伸出了一根手指:“就一个意思!朱大梁同志,对你这种言而无信的人,我朱小君表示人类史上最严重的鄙视!”

    朱大梁伸手在朱小君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你个小兔崽子,有这么跟老爹说话的吗?”

    朱小君夸张地跳了起来,捂着屁股喊痛,闹腾了两下后,朱小君指了指诊所里的那几个街坊邻居:“你不是答应了我,等病治好了,就关了诊所带上老妈去旅游吗?”

    朱大梁讪笑道:“那不是……那不是街坊邻居们的要求嘛!你也知道,现在进一趟大医院不轻松,头疼感冒的,都得花个两三百块钱,可在老爹这儿,几十块钱就能解决问题……”

    朱小君打断了朱大梁的话:“我理解你这种忧国忧民的优良品质,但是,朱大梁同志,咱们这一带可不单是你一家诊所啊?你关了门,街坊邻居们不一样还是能几十块解决问题吗?”

    朱大梁摇头道:“那几家诊所?一点医德都没有,纯粹是骗人钱财!”

    朱小君实在忍不住了,笑出声来:“就你有医德,是不?你要是有医德的话,就不会跟街坊们吹嘘你的那啥祖传秘方了。”

    朱小君的声音稍微大了些,吓的朱大梁赶紧那巴掌来捂住了朱小君的嘴:“兔崽子你小声点,别被他们听到了!”

    朱小君突然意识到朱大梁的命门在哪里了,于是冷笑道:“朱大梁同志,别怪我没给你机会,如果你能兑付自己的诺言,关了诊所的门,带着我老妈出去玩上个十天半个月,咱什么事都没有,我答应给你的奖励今天就会兑现,但是,如果你还是这么耍赖皮的话,我现在就去揭穿你的大牛皮,你信不信?”

    这果然是朱大梁的命门,老家伙立马慌乱起来,连声向朱小君讨饶:“别,别,算老爹输了,咱们今天就跟你老妈商量,只要你老妈答应,我明天就关门去旅游,这总该行了吧?”

    朱小君赢了这场较量,心情舒畅起来,拍了拍朱大梁的肩膀,道:“我去找老妈回来,中午你买菜做饭,要是再说话不算数的话,我就在咱们这个小区张贴大字报,深刻揭穿你朱大梁历史以来的所有牛皮!”

    朱大梁垂头丧气地做了保证,但眉宇之间,却隐隐地透露着一种幸福感。

    朱小君又打了辆车,去了市内的几个广场,既然是跳广场舞,那自然离不开广场,所以,朱小君找到老妈,也不是什么多困难的事。

    中午时分,朱大梁果然做好了饭菜,在家等着了朱小君母子。

    吃完了中午饭,朱小君拿出了新房的房产证和一串钥匙,交给了朱大梁。

    “还在装修,等你们旅游回来,估计就差不多了。”

    朱大梁惊道:“你买的房子?这房子得花多少钱啊?你哪弄的那么多钱?”一边说着,一边翻看了房产证,看到了房子的位置居然还在市中心,更是吃惊:“这儿的房子可都是电梯高层,贵的要死哦!”

    朱小君撇了撇嘴:“还好吧,比起申海来,咱们彭州的房价,只能算是个零头。”

    老妈也凑过来看了那房产证:“八十多平米哦,老朱,我们能住新房子了?”

    朱大梁将老伴揽在了怀中:“这么大的房子,你以后可怎么打扫卫生啊?”

    朱小君笑道:“等你们住进去后,我给你们请钟点工。”

    老妈的双眼中含着泪花,凝视着朱小君:“你为啥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俩……耽误了你找亲生的父母……”

    一提到这档子事情,朱小君的心就像是被扭了一把,眼睛中也禁不住湿润了起来。

    朱大梁在一旁埋怨老伴:“你看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咱们跟小君生活了二十多年,就算是好朋友,送我们一套房子也不是很正常吗?是不是啊?小兔崽子!”

    朱大梁的轻松使得朱小君的情绪也稍好了一些,于是笑道:“我买房子是为了投资,指望着它能增值,可房子要是没人住的话,会旧得快许多,所以啊,我就打起了你们老俩口的主意,你们不会连这个忙都不愿意帮吧?”

    朱大梁笑道:“愿意,怎么不愿意?不愿意的是傻瓜,这世上,还有见便宜不沾的傻瓜么?”

    朱小君老妈含着泪笑了,使劲在朱大梁的胳臂上拧了一把:“你个老财迷,在儿子面前都没个正经!”

    朱大梁装作痛的受不了的样子,委屈叫道:“是朱小君这兔崽子先没正经的好不好?你不教训他,就知道欺负我这个老实人?”

    朱小君和他老妈异口同声地反问道:“你是个老实人?”

    玩笑之后,朱小君拿出了手机,搜索了几家旅行社的信息,选了几个性价比较高的旅游团,让父母好好琢磨琢磨,看打算怎么样消耗完这半个月的旅游计划。

    “这大热天的……得选个凉快点的地方……嗯,要么就去北戴河转转?”朱大梁艰难地做出了选择。

    朱小君瞅了眼北戴河的旅游信息,禁不住笑了,朱大梁之所以会选择这条线路,其原因只有一条,那就是费用最低。

    “去新马泰吧,那边虽然热一点,但这个季节刚刚好,再晚的话,海水就凉了。”朱小君一边说着,一边在手机上就直接下了单:“钱我已经付过了,你们最迟明天就去旅行社把个人资料给交了,人家还要帮你们办护照签证,要是晚了的话,这交过的钱可就浪费了!”

    朱大梁陡然一凛:“多少钱?”

    朱小君答道:“一人一万五!”

    朱大梁倒吸了一口冷气,连忙拉着老伴进屋去找身份证户口本什么的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