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22章 又是绑架(8更)
    “我想说的是恨只会给你带来悲伤,而爱,才能给你带来幸福。”

    看着父母手忙脚乱地在寻找身份证户口本,朱小君的耳边突然回荡起宫琳曾经劝说他的这句话来。

    而朱小君恨过他的父母吗?

    答案是当然!

    每个人,不论男女,在成长过程中都会经历过一段叛逆期,在这个叛逆期间,孩子看父母的眼神都是怪怪的。他们会抱怨自己的父母没本事,没能给他们一个更好的生活条件。他们会鄙视父母没知识,连最简单的历史地理都不懂。他们还会怪罪父母没有上进心,整天就知道拿着那点工资算来算去。

    就算是富二代或是官二代什么的,在叛逆期的时候,同样会对父母有着这样或那样的不满。

    这种不满在心情平稳的时候,确实只能算是不满,但是在自身比较烦躁或是激动的时候,这种不满就会演变成‘恨’!

    因此,叛逆期的孩子们,根本就没有幸福感可言。

    叛逆期有长有短,叛逆的强度也有高有低,而朱小君在这两项当中都属于中庸。所以,他也曾多次恨过朱大梁夫妇。

    而朱小君爱过他的父母吗?

    答案是更是当然!

    孩子对父母的爱,那也是与生俱来,只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会逐渐忘记了自己还爱着父母,又或是羞于表达出这份爱,又或是因为忙碌而忘记了去表达这份爱。

    朱小君便是这样。

    五年大学,除了口袋里没钱了,他才会想起父母,其他的时间,他就算是闲着发呆,也决计不会想起父母。就算毕了业,参加了工作,朱小君也是强迫着自己单租了一套住房。

    可这一切,在朱大梁身染绝症的时候,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此刻的朱小君,非常想守在父母的身边,哪怕是一分钟也不要离开。

    然而,这种最简单的希望却已然成了奢求,成了一个绝无可能实现的理想。

    但是,幸福感却悄然而至。

    “老爹,老妈,你们慢慢找吧,我得先走了,还有一大堆事等着办呢!”

    朱大梁和老伴立即停下了,却也没拦着朱小君,只是罕见地把朱小君送到了楼下。

    离开了父母的家,朱小君顿时感到心里又出现了空落落的感觉,其实,他很想守在父母身边,但是那种突如而至的幸福感使得他要流泪。朱小君是有些大男子主意的,肯定不愿意在父母面前流露出这种偏软的风格,所以才会选择了离开。

    但真的离开后,他又觉得无事可做,因为任何事他都觉得无聊,觉得是毫无意义。

    只能是一个人在大街上瞎逛荡。

    这期间,朱小君想过晚上再把黄莺约出来,也想过给秦璐胡恩球联系一下,晚上弄个不醉不归,他甚至还想着在街上找俩小混混打上一架。

    可这些想法刚一产生便就夭折,因为所有的事情,朱小君都觉得乏味之至无聊至极。

    活了二十多年,突然有一天被告知自己的父母并不是亲生父母,这种狗血剧情就已经让当事人足够苦闷的了,苦闷中又有那么一天,有人又告诉说他的亲生父母居然是异世界穿越而来的,那么对当事人来说,这种苦闷的阈值就会成倍地向上增长,最让人恼火的是,这种狗血剧情的可信度还非常大,令当事人不得不相信。

    苦闷中的人最希望的就是能找到一个好的倾听者来叙说心事,就像宫琳一样,能在朱小君的面前唠叨唠叨自己的苦闷,唠叨完了,心情也就好多了。但是朱小君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倾听他唠叨的人来,因为,他要唠叨的事情,太过匪夷,谁听到了都会把他当成个疯子。

    除了朱天九。

    然而在朱天九的认识当中,朱小君是不应该苦闷的,他应该为了有这样英雄的一位生父而感到自豪和骄傲,因此,朱小君根本和朱天九说不上心里话。

    苦闷,只能留给自己慢慢来消化。

    朱小君正处于百无聊赖的时候,秦璐突然打来了电话,张口便问朱小君现在在哪里。

    “猪头,我不管你现在有什么急事,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彭州!”

    “出什么事了?这么心急火燎的?”

    “是温柔!这小丫头被人给绑了!”

    “被人绑了?”朱小君倒吸了一口冷气,那一刻,刚才还堵在心口的苦闷顿时不见了踪影:“是针对温庆良的么?”

    “不是!”秦璐重重地叹了口气:“你赶紧回来吧,电话中,我也不方便多说。”

    “我就在彭州啊,昨晚……应该是半夜才到彭州的,还没来得及给你打招呼呢!”

    “那最好了,你赶快到迎宾馆来,顶楼十八层,我们都在。”

    朱小君很不理解警方的这种习惯,纳税人出钱给他们盖了一幢威武豪华的办公大楼,可一旦遇到了特殊案件,他们却总习惯把指挥部搬到一个宾馆中来。

    朱小君更不能理解的是,彭州那么多的宾馆,比迎宾馆的条件要好许多的宾馆多了去了,可那帮人却偏偏喜欢选择这个又老又旧条件一点也不好的迎宾馆。

    理解也罢,不理解也好,朱小君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迎宾馆的十八楼。

    十八楼是迎宾馆的顶层,其建筑结构只有半层楼,警方在电梯和楼梯口都设了哨卡,把这半层楼全都封闭了起来。

    朱小君赶到之时,秦璐正等在了电梯口,见到了朱小君,一言不发,直接把朱小君带到了总指挥房间中。

    “邱局,秦所,温总,朱小君来了!”秦璐进了屋,向屋里的三个中老年男人做了简短的汇报。

    三个老男人,朱小君认识了俩,唯独那个被称作邱局的人不认识。

    秦宏远和温庆良都是冲着朱小君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而邱局则伸出了手,跟朱小君握了下:“你好,朱小君这个名字我邱会衡早就有所耳闻了,秦所和温总多次提到过你,嗯,果然是干练精明……”

    朱小君却懒得跟邱会衡客套,他意思了一下邱会衡后,便径直来到了秦宏远的身边:“什么情况?”

    秦宏远指了指桌上的几部电话:“在等对方的电话!”

    朱小君没好气地反诘道:“我是问过程!前前后后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秦宏远叹了口气,拍了下朱小君的肩:“你跟我来一下。”

    临出门的时候,秦宏远又叫上了秦璐,三个人来到了另一间房间中。

    “我在调查九鼎公司的时候,意外发现了他们有一大笔来历不明的款项,为了查清楚这笔款项的来龙去脉,我就把温柔给叫过来了,希望能借助她的黑客能力,查清楚九鼎公司的内幕。”不等秦宏远开口解释,秦璐率先说明了事情的起因:“温柔侵入了九鼎公司的财务电脑,调出了九鼎公司的所有财务往来,但是唯独对这笔款项,没有注明来源。”

    秦宏远接着秦璐的话说道:“璐丫头把情况告诉了我,于是我就通过上层,在银行中追踪到了这笔款项的来源,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这九鼎公司居然在为某些国家的地下赌博集团洗钱。”

    朱小君皱紧了眉头,虽说他跟九鼎公司没什么瓜葛,但是保奇地产毕竟跟他有笔交易,朱小君很担心因为这件事而影响到了保奇地产。

    “这笔款项大概有多少啊?”

    “一点八个亿!”秦璐回答道。

    “一点八个亿?”朱小君惊了一下,他心里在想,怎么这么巧,九鼎公司跟保奇地产的交易,也刚刚好是一点八个亿。

    秦宏远道:“这个地下赌博集团的洗钱网络相当发达,九鼎公司无非是它众多洗钱渠道中的一条,保守估计,它每年流入流出的黑钱总额可能会达到上百亿。这对我们国家的经济影响实在是太大,所以,上级要求我们,务必秘密查清楚这个赌博集团的洗钱渠道,然后一网打尽。”

    “所以,你就安排了温柔来做这件事?”朱小君越听越紧张,但表面上却装着很轻松,他点了支烟,抽了两口,又接着问道:“你这502所不是只负责那些离奇古怪的案件么?怎么现在连经济犯罪都管上了?”

    秦宏远苦笑了下,回答道:“是温柔这个小丫头,她点名要璐丫头来配合她,在实际工作中,璐丫头感觉到人手不够,于是就向我求助。”

    “那温柔这段时间一直呆在彭州么?”

    秦璐摇了摇头:“就上次跟你见过一面后,第二天我们就去了502的总部。”

    朱小君大惊失色:“你是说温柔是在502的总部被人给绑了?”

    秦璐默然摇头。

    秦宏远解释道:“敌人怎么可能攻破我们502总部?是这样,你也知道温柔这丫头的性格,在502总部呆久了,闹着要出来转转,昨天下午,璐丫头就陪着温柔来了彭州,可今天一早,璐丫头去叫温柔吃早饭,可是温柔却不见了踪影。”

    朱小君勉强笑了下:“温柔这小妮子就喜欢胡闹,说不准,她是主动躲起来,跟秦老大玩捉迷藏呢!”

    秦璐叹了口气:“我也这样想过,可是,温伯伯那边已经接到了绑匪的电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