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23章 五秒钟(9更)
    朱小君依旧保持着镇定,虽然他的内心在翻江倒海地胡思乱想着:“那绑匪是怎么说的?”

    秦宏远拿出了一个录音播放器,按下了播放键:“三天后……等着收尸吧!”

    就这么简单的八个字,之后便再也没音了。

    朱小君单手扶住了额头:“这八个字,信息量好大哦……”

    这时,温庆良也进到了这个房间中:“朱小君,我知道你很有能力,上一次你救了我,这一次,再拜托你救救小女……”

    朱小君和温庆良的目光交错了下,朱小君惊喜地发现,温庆良那双似乎是与生俱来的阴鸷眼神居然柔和了许多。

    “温……温总啊……”朱小君起初想亲切地叫一声温叔叔,可是话到了嘴边,还是改成了官方称呼,温庆良现在是部队中一个项目的总科学顾问,因此大伙习惯称呼他为温总。“你能说说上一次,你是如何被蒋光鼎给骗走的吗?”

    蒋光鼎绑走温庆良的事情就在前不久,救下温庆良之后,应部队方面的要求,当事的秦宏远秦璐朱小君等人,都严格地为温庆良保了密,同时也是因为大家把注意力都放到了蒋光鼎身上,因此居然没有人过问一下当时温庆良是如何被蒋光鼎给得手的。

    那件事的性质虽然很明确,确实是蒋光鼎绑走了温庆良,但是,朱小君在问话的时候,却用了一个骗!

    秦宏远和秦璐都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但温庆良似乎并没有在意。

    “那天夜里,我躺在床上看书,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也许是印象过于深刻,温庆良没怎么回忆,便述说起那天夜里所发生的事情:“电话中的那个人说是我的同事,说单位里有急事派他来跟我联系,并对我说他现在就在我住的那幢房屋的门口。”

    想起了当初的情况,温庆良显得有些懊丧:“我从猫眼中看了,却没看清楚对方,我当时心想,我住的地方也算是戒备森严,应该没什么问题,于是就给对方开了门。开门之后,看清楚了那人还真是我们单位的一个小伙子,然后他告诉我,说省城那边出了点急事,领导要求我必须立即赶回去。我慌里慌张地就跟那人走了,连鞋子都忘记了穿,等上了车,就失去了意识,一直到了在海岛的那个实验室,我才明白过来,是中了人家的圈套了。”

    听完了温庆良的叙述,秦璐脱口惊道:“又是被控制了意识?”

    温庆良很严肃地点了点头:“事后,我找过单位的那个小伙子,可是小伙子说他根本没去过申海,而那天夜里,至少有三个人能证明那位小伙子一直呆在省城。”

    秦宏远看了眼朱小君:“你怎么想?不会认为温柔这丫头也是被同样的手段给骗走了?”

    朱小君耸了下肩:“以秦老大的本事,能在眼皮子底下丢了那丫头,要么是那丫头自己跑掉的,要么就是被人控制了意识而骗走的。”

    秦璐长叹了一声:“莫非说那帮搞地下赌博的人跟蒋光鼎樊罡还有牵连?”

    朱小君摇了摇头,带着笑意回道:“是不是赌博集团绑的那小妮子还不好说呢!”

    说这话的时候,朱小君故意拖长了尾音,并借机观察着温庆良,希望能从温庆良的面容上发现点什么,可惜的是,温庆良的表情十分平静。

    秦宏远疑问道:“不是那些赌博集团的人,又能会是谁呢?如果针对的是温总,那总该提出什么条件不是吗?如果不是针对温总的,那么温柔除了得罪了这个赌博集团之外,又得罪过什么人呢?”

    朱小君回答着秦宏远的疑问,眼睛却始终看着温庆良:“温柔是个黑客高手,据她自己说,她曾经跟世界排名前十中的三位交过手,而且全都战胜了对方,那么,是不是可以说温柔早已经是名声在外的一名黑客了。当今可是网络的时代,做为一名黑客,用处可大了去了,所以,盯着温柔的犯罪势力应该不少!”

    温庆良缓缓地摇了摇头:“如果是被其他的黑恶势力所绑架,那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恐吓我呢?哦,对不起,我只是救女心切,并没有质疑你的意思。”

    朱小君耸了耸肩:“就是质疑也没关系,在破案上,我也是个外行,什么也不懂,他们请我来,无非就是想通过我的胡诌八扯来找到破案的灵感。是不是啊?秦所长?”

    从朱小君的肢体语言中,秦宏远早已经看明白朱小君这是对温庆良有所怀疑,事实上,秦宏远对温柔被绑一事也同样是疑虑重重,只是碍着温庆良的身份,不好直接询问而已。现在由朱小君这种外行来针对温庆良,刚好符合了秦宏远的心思。

    “话倒是实话,但也并非全是这样,你朱小君毕竟也是我502所的编外侦察员,既然502所被扯进这个事件,那么你也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对不对?”

    朱小君笑了笑:“就算没这个身份,可我温柔小妹子被人欺负了,我这个做哥哥的,也决计不能袖手旁观。”

    朱小君把自己跟温柔的关系说的已经尽可能平淡了,但是在温庆良的耳朵里,还是感觉很暧昧,他忍不住皱了下眉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就不打搅几位在分析案情了,小女的安危,就拜托各位了!”

    温庆良离开后,秦宏远单刀直入,向朱小君问道:“你在怀疑温庆良?”

    朱小君点了点头,端出了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你说过,一个优秀的侦察员,要有怀疑一切的精神,所以,我不光在怀疑温庆良,我还在怀疑你和秦老大。”

    自打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丢了温柔,秦璐便一直在内疚自责,但当朱小君把怀疑的目标指向了秦璐的时候,这个女人立刻爆发出了强烈的泼妇行为:“你说什么?死猪头你有种就再说一遍?”

    朱小君对张牙舞爪又卷袖子又撸裤腿的秦璐只是淡淡一笑,此刻的朱小君,即便没有了陈东的协助,对付起秦璐来,虽不敢保证一定能赢,但也至少不会输。

    “我在怀疑你们父女俩其实心里早有想法,就是不愿意说,这才叫我过来,想借着我这张没上锁的嘴巴,说出你们俩想说的话。”

    秦宏远秦璐父女两个禁不住相视对望了一眼。

    秦璐叹了口气:“好吧,算你赢了,猪头,你就说愿不愿意跟我们一伙吧?”

    朱小君白了一眼秦璐:“从他妈上初中开始,我敢说一声不跟你秦老大一伙吗?靠,我朱小君生是你秦老大身边的小弟,死是你秦老大身边的小鬼。”

    秦璐听了这话,总算有了点笑容。

    而朱小君的脸上,也荡漾起了会心的微笑。

    这句话的产生,还要追溯到十年前,那一年,秦璐朱小君胡恩球石磊他们四个还在读初三,正该是准备中考的时候,那天晚上放了晚自习,哥们四个去了校外的一家网吧打游戏,网吧生意太好,哥四个好不容易才找了空位子,自然就不能堆在一块了。

    结果,朱小君在网吧里跟人家干起来了。

    说是朱小君跟人家干起来,那是给朱小君一个面子,事实上,应该说是朱小君被人家给干了。

    打架这方面,胡恩球就是个摆设,石磊也就是跟朱小君差不多,可对方却稀里哗啦凑过来七八个人围着朱小君。

    关键时刻,秦璐挺身而出,抡起一把椅子冲了进去,把朱小君救了出来,之后又拖在最后,保护着朱小君胡恩球和石磊三个安全地回到了学校。

    也就是那天晚上,等大家躲在学校确定了真正安全后,朱小君慢悠悠地对秦璐说了上面的那句话:“秦老大,从今天开始,我朱小君生是你秦老大身边的小弟,死是你秦老大身边的小鬼,我发誓,永远不背叛秦老大,永远追随在秦老大身后。”

    年少时的誓言回荡在耳边,年少时的友谊又一幕幕闪现在眼前,这怎么能让朱小君不感到温馨,甚至连看着秦璐的眼神都有些变了,变的有些含情脉脉。

    秦璐并没有感觉到朱小君的变化,她的心思完全被温柔被绑的案件给困扰了。

    “给温庆良打电话的那个号码我们追查过了,是个境外的网络电话,一时半会,根本查不到具体位置。刚才你听到的电话内容,是我们从电信交换机中提取的通话数据,然后进行复原才得到的,跟温庆良的描述完全一样,但是……”

    朱小君接着秦璐的话头道:“但是,那个电话内容,却很不合理,是吗?”

    秦璐点了点头。

    秦宏远插话道:“对方若是铁了心要除掉温柔,那就根本用不着打这个电话。打电话的目的,无非就是通知一声,告诉温庆良,温柔就在他们手上,以便下一步提出己方的条件。但对方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居然说等着收尸这种话来,你不觉得蹊跷吗?”

    朱小君伸了个懒腰:“我刚才估计了一下,那中间的沉默时间,足足有五秒钟之多。五秒钟啊!五秒钟能发生多少事啊,能传递多少信息啊!”

    秦宏远明显一怔:“这一点我还真没想到……你还真提醒了我,你说得对,这五秒钟的沉默时间,一定有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