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24章 等待(10更)
    两天前,在申海,朱小君跟朱天九聊了很久,其中,朱小君问过朱天九,三十年前从异世界穿越来的那三十个人当中,除了‘炽焰诛’天地字辈的十五名兄弟之外,另外十五人都是谁?

    朱天九当时回答朱小君说,那十五人都是搞金融或是医学的青年专家,他也不熟悉,三十年过去了,就算现在见了面,他也认不出。不过,其中有一人是个例外,因为这个人有着一双非常阴鸷的眼神,所以,朱天九对他的印象特别深。

    朱天九随即向朱小君细致地描述了那个有着一双阴鸷眼神的青年专家的长相特征,并告述朱小君,这个人的专业特长是病毒学。

    朱小君当时就判定出来,朱天九描述的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温庆良。

    揭穿温庆良,或者是说验证温庆良的真实身份,这并不难,只需要偷偷地对温庆良做一下dna检测即可。假若温庆良确实是三十年前的那帮穿越者之一的话,那么,他的dna序列,也一定和樊罡蒋光鼎一样,和地球人有着显著的区别。

    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朱小君却犹豫了。

    他还没有决定下来自己的立场,如果这个时候就揪出了温庆良来,那么万一自己最终决定了还是遵从起源,要率领那些从异世界穿越来的精英们,一起奋斗,争取统治了现今这个世界的话,那不就等于自断臂膀了吗?

    在电石火光间,朱小君决定下来自己的对策,他准备先把水搅混了,既要让秦宏远对温庆良产生一定的怀疑,又不能暴露了温庆良的真实身份。

    “依我看啊!”朱小君拿起了房间中的一瓶矿泉水,拧开了瓶盖,慢条斯理地喝了两口,准备开始他的搅混水工程:“这案件无非有三种可能。”

    秦宏远和秦璐都是见识过朱小君的分析判断能力的,朱小君这么一开口,那父女二人立刻凝住了心神,静静地听着朱小君接下来的分析。

    “第一种可能是境外的赌博集团跟蒋光鼎樊罡等人并没有牵连,这仅仅是一个经济案件,他们觉察到了温柔在网络上对他们的跟踪,于是便先下手为强,除掉温柔。当然,他们也知道温柔的价值,所以希望能利用温柔在网络上做些手脚,以便掩盖他们的犯罪踪迹。当然,这种可能性不大,我觉得可以不予考虑。”

    朱小君喝了口水,接着端出了他的第二种可能性:“因为那赌博集团跟九鼎公司牵扯到了一块,而九鼎公司买的地发生了房屋凭空消失案,这不得不让人提起警觉,再加上温柔很可能是被人控制了思维才导致被绑,所以,我倾向与那些赌博集团的成员当中,一定跟蒋光鼎樊罡有着这样或那样的牵连。”

    “第三种可能是赌博集团仅仅是个巧合,绑走温柔的另有其人。温柔玩黑客,那只是个爱好,而且她的技术水平相当之高,虽然在黑客界颇有名气,但知道她真正身份的人却寥寥无几,就连我跟秦老大,也不知道这小妮子在网络中是个什么身份。所以,直接针对她的可能性并不大。我的想法是,对方看中的,一定是温庆良手上的对病毒的研究成果。”

    “我有两个疑问……”秦璐居然像个小学生一样,在朱小君老师的面前举起了右手:“第一,如果对方看重的是温庆良对病毒的研究成果,那么他们为什么不使用前几次盗窃人类基因那样的作案手法呢?第二,你刚才不是说,你对温庆良有所怀疑吗?可你说的这三种可能性,温庆良都是受害者啊!”

    秦璐不自觉把自个当成了小学生,那朱小君也只好扮演一下老师了:“嗯,这位同学问的问题非常好……”

    估计是朱小君把老师的角色演绎地太过分了,引起了秦璐的强烈反感,而秦璐的手边刚好有包纸巾,于是,敬爱的朱老师措不及防,脑门上挨了一下。

    “你们还记得蒋光鼎说过的话吗?他绑了温庆良的目的是什么还记得吗?以前樊罡盗窃人类基因的成果,那是因为他们只需要这个结果,而在病毒方面,他们不单需要温庆良的研究成果,还需要温庆良指导他们,能达到充分利用这些成果的目的。”

    喝了口水又点了支烟,朱小君接着说道:“至于我对温庆良的怀疑,可能我们没想到一块去,我只是怀疑温庆良对我们隐瞒了什么而已,莫非还要我去怀疑他跟绑匪勾结,一起绑了温柔?”

    秦宏远适时地插话道:“我觉得朱小君分析地很对,是得需要跟温庆良好好谈一谈。”

    秦璐反对道:“就因为那五秒钟的沉默么?我真是想不出,这五秒钟的沉默能代表了什么?我们是在第一时间内获取的电信数据,我相信这个数据一定不会被修改了,就算绑匪有着这方面的能力,可是又能利用这五秒钟的时间,向温庆良传递了什么信息呢?”

    朱小君笑了笑,把手中的矿泉水和香烟同时递给了秦璐:“你要么?”

    秦璐一愣:“什么意思?”

    朱小君笑道:“把咱们刚才的这句话,录了音,在不看我的动作之前,你能听着录音复原出刚才的情景么?”

    秦璐还没明白过来,皱着眉头,盯住了朱小君。

    秦宏远在一旁赶紧解释道:“小君的意思是说绑匪在跟温庆良通电话的时候,很有可能通过其他的通讯方式向温庆良传递了信息。”

    朱小君补充道:“比如,扣扣!”

    秦璐这才恍然大悟,那五秒钟的沉默时间,很可能是绑匪通过扣扣或是其他通讯工具,在向温庆良提条件。

    弄明白了得秦璐立马站起身就往外走,朱小君一把拦住了:“你干啥去?”

    “我去找温庆良问个明白!”

    朱小君摇了摇头:“第一,如果你能问出来的话,那么温庆良早就告诉你了。第二,你这么做根本帮不上温柔,甚至有可能害了她。”

    “害了温柔?为什么?”秦璐又是一脸的不解。

    朱小君却打了个哈欠,顺势又伸了个懒腰:“我只是一名还没拿到执业许可证的外科医生,对这破案的事情,原本就是个外行,我哪里能说出个为什么来,只是凭直觉说话而已。”

    秦璐哪里能受得了朱小君的这种傲慢,捏起了拳头,就要发作。

    可朱小君只是斜了秦璐一眼,然后理都不理居然闭上了双眼假寐起来。

    下手?去拧朱小君的那一双猪耳朵?秦璐犹豫了。

    这不单单是因为朱小君的实力大涨,秦璐没把握能对付得了朱小君,而且还因为这半层楼上有着不少的人,她要是跟朱小君闹了起来,谁的脸面都不好看。

    干也不是,不干也不是,急得秦璐直打转。

    朱小君突然睁开了眼:“心里着急是不?”

    秦璐点了点头。

    “那么,是不是有人比你更着急呢?”

    秦璐忽然愣住了。

    “既然绑匪都说了,三日后再给温柔收尸,那么就是说我们还有两天多的时间,这两天多的时间里,比我们着急的人多了去了。安心地等着吧,我的秦老大,温柔是你的朋友,也是我朱小君的朋友,你着急,我同样也着急,但是着急解决不了问题。我们现在必须跟温庆良比耐心,跟绑匪比耐心。”

    秦宏远走了过来,揽住了秦璐的双肩:“璐丫头,小君说得对,咱们现在必须要有耐心,等待,可能是最好的应对策略了。”

    秦璐仰起脸来看着父亲,双眼中噙满了泪花,哽咽道:“要是小柔儿有个三长两短的,我……”

    秦璐的一声‘小柔儿’使得朱小君的心里顿时感到酸溜溜的,却说不出这种酸溜溜的感觉是为了谁,只道是下了个决心,一定不能让这对狗女女真的混到了一起。

    “不怕贼下手就怕贼惦记着,秦老大,你也不用自责了,以我的估计,那帮绑匪盯着温柔,应该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你不过就是赶了个巧而已,这种情况,不管换了谁,都一样会把温柔给弄丢了。”

    秦璐恶狠狠地剜了朱小君一眼,那意思仿佛是在向朱小君宣明,她并不是因为失职而懊丧痛苦,而是因为担心心上人才会动情哽咽。

    朱小君却装着什么也不懂的样子,继续道:“温柔能有这场劫难也不是什么坏事,总是可以给她个警示,这世界还是很险恶的,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天真无邪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谁知道哪一个就是条披着羊皮的狼呢!”

    秦璐噌地一下站了起来,径直走到了朱小君的面前,用身体遮挡了秦宏远的视线,然后向朱小君竖起了中指:“死猪头,你别忘了咱们两个的交易,把老娘给逼急了,老娘现在就让你兑现承诺!”

    交易?承诺?

    朱小君眨了眨眼,呼啦一下想起了跳艳舞的事情来。

    赌奸赌滑不赌赖,毕竟是自个亲口承诺过的,若是秦璐真的较起真来,朱小君还确实有些难办。

    于是,朱小君爽快地举起了双手:“秦老大,我还是那句话,朱小君生是你秦老大的小弟,死是你秦老大的小鬼,你让我向东,我绝不向西,你让我放屁,我绝不喘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