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26章 试探(2更)
    按照常理,最担心温柔安危的应该是温庆良。而温庆良的确表现出了一个做为父亲应该表现出来的焦急。他不停地督促邱会衡和秦宏远,请求他们拿出点有效办法来尽快找到温柔的下落。

    邱会衡身为彭州警方的三把手,而且分管了彭州警方的刑侦大队,但是此人多年混迹官场,已经是老油条一根。像这种毫无头绪而且又如此复杂的绑架案,他在心里早就打定了能躲就躲的原则,只是因为案发地点位于彭州,他必须出面而已。

    但这案子牵扯的面比较广,502所得秦宏远也介入了案情,那么邱会衡便顺水推舟,把决策权完全地让给了秦宏远。

    面对温庆良的不断督促,邱会衡反复来反复去,只回答了温庆良一句话:“这事还是得秦所长来定夺啊!”

    秦宏远的回答则更为干脆,就一个字:“等!”至于等什么,他也没多说。

    一天两夜的时间便这样熬过去了,对绑匪提出的三天期限,只剩下了两天一夜,温庆良终于熬不住了,主动找到了秦宏远。

    “秦所长,我对你的工作方式和方法的确有意见,但是,我也有责任!”

    看得出来,温庆良此刻的表情有些复杂,猛一看,似乎是在强作镇定,但仔细品味一下,又会觉得他很矛盾很痛苦。

    “嗯?你有什么责任?”秦宏远依旧是一副不急不躁的样子:“温总啊,请相信我,绑匪是一定会再联系你的!”

    温庆良摇了摇头:“他们不会主动联系我了,其实,电话只是个幌子……”温庆良说着,用双手抱住了头颅:“他们是通过msn跟我联系的,他们在一项病毒研究中遇到了困难,要求我帮助他们解决这个问题,我拒绝了!”

    “你拒绝了他们?那你女儿……”

    “嗬……”温庆良重重地长长地叹了口气,双手揉搓着自己的双眼:“他们是蒋光鼎的同伙,那项病毒研究要是有了突破的话,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都会陷入巨大的危险当中。我不能因为个人的利益,而出卖我的祖国我的民族……”

    “我懂了……”秦宏远的口吻变的沉重起来:“温总,你放心吧,事实上,我们并没有闲着,我已经调动了502所所有能调动的力量,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找到那帮匪徒的蛛丝马迹。”

    温庆良又是一声长叹:“你为什么不要求我假意去考虑他们的要求,从而引蛇出洞呢?”

    秦宏远背起了双手,开始来回踱步,“假意跟他们谈判……从而引蛇出洞……嗯,这个办法……似乎可行啊!”

    温庆良面露喜色:“既然你同意这个办法,那么赶早不赶晚,我这就跟他们发信息,好么?”

    秦宏远点了点头:“那就先试试吧!”

    在迎宾馆的十八楼,做什么事都会在彭州警方的监控下,因此秦宏远并没有跟随温庆良去看着他跟匪徒联系,而是一个人留在了房间里。

    不多会,朱小君和秦璐便溜进了秦宏远的房间。

    “你们俩都听清楚了?”

    朱小君和秦璐都点了下头。

    “他把我当成小孩子了……引蛇出洞?恐怕在温庆良的心目中,这个蛇不单单是指那帮匪徒吧?”

    朱小君心里陡然一惊,他不知道秦宏远是抓住了温庆良的哪一点漏洞,从而产生了对温庆良的怀疑。“秦伯伯,你在怀疑温庆良的动机?”

    秦宏远呵呵一笑,没有作答。

    这对朱小君来说就有些难办了,若是温庆良引起了秦宏远的怀疑的话,那么朱小君估计,温庆良肯定是斗不过秦宏远这只老狐狸的,到时候,温庆良交代进去倒是小事,万一把他也扯了进去,那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这么一想,朱小君对自己半个小时前和温庆良的那一场接触开始后悔了。

    和秦氏父女讨论完案情之后,朱小君一个人呆了一会,趁着这个空当,朱小君彻底地整理了一下思路。

    温柔在秦璐的陪同下在网上追踪那帮地下赌博集团的资金去向,这种事理应是最高机密,就凭他跟秦璐的那么铁的关系,这么长时间了,秦璐都没对他提过半个字。所以,就算那些赌博集团的人感觉到了有人在追查他们,也不会那么快就能锁定了温柔。

    再者,温柔和秦璐是躲在502所的总部来工作的,那个地方,严密的连一只蚊子飞进去都要被盘查清楚身份,因此,也不可能走漏了风声。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温庆良跟那帮地下赌博集团有牵连,而他才会想到追查这件事的很可能是自己的女儿,也只有他才能够很轻松的找到温柔。

    因此,朱小君断定,这案子一定跟温庆良有关系。

    跟朱天九交谈过之后,朱小君就怀疑温庆良可能是三十年前的异世界穿越者中的一员,今天再加上这个案子,朱小君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在这个判断基础上进行分析,一切都变得很简单很清晰而且还很合理。

    温庆良这是在实施一个一石二鸟的计划。

    以樊罡和蒋光鼎的年龄来推算,他们两个肯定不是三十年前的那批穿越者,而应该是五年前穿越到这个世界上来的。这俩货来到这个世界上之后,找到了温庆良,估计也是在温庆良的安排准备下,才弄了个可以遮人耳目的身份。

    温庆良的专业是病毒研究,蒋光鼎所说的他发现了可以导致人体产生类肿瘤病灶的那种病毒,很可能就是温庆良的研究成果。为了能把这种病毒应用起来,温庆良指令樊罡盗窃了三所大学的知名教授的科研成果。

    而同期,蒋光鼎则打入到了唐氏医疗集团,想借助唐氏医疗集团的资源,来试验温庆良的病毒。

    只可惜,这么好的一个计划,竟然被朱小君阴差阳错地给破坏掉了。

    于是,蒋光鼎决定要牺牲了自己。一来可以断掉相关的线索,二来还可以除掉这个讨厌的朱小君。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蒋光鼎确实是牺牲了,但是朱小君却没能除得掉。

    至于那个境外的地下赌博集团,朱小君推测应该是另一位与三十年前穿越而来的异世界特工创下的家业,这个人,应该跟温庆良是一个行动组的,他的作用就是为温庆良提供资金。

    但通过地下赌场这种赚钱渠道得来的金钱,想在明面上使用,就得把黑色洗成白色。九鼎公司或许就是依靠这种资金而做大做强的。

    洗钱的事情一旦被发现,那么沿着这条线索,很容易追踪到温庆良身上,即便温庆良能侥幸躲过去,但是失去了那么一个强大的资金来源,也等同于废掉了温庆良的积累了三十年的心血。

    所以,温庆良才会决定冒险反击。

    把温柔抓起来,一来可以断了警方对洗钱渠道的追踪,二来还可以借机引诱这帮办案的精英进入他们的圈套,管他什么秦宏远秦璐的,但凡跟朱小君沾边的,全都一网打尽。

    为了能骗取这些人的信任,温庆良才故意设计了那个电话中的五秒钟沉默,其目的不单是把事情做的更逼真,还有一层目的就是摆脱掉自己身上的疑点。

    朱小君想明白了这些之后,认为他有必要跟温庆良聊一聊,于是瞅了一个上厕所的机会,跟温庆良单独交谈了几句。

    朱小君张口就问了一个看似不着边的问题:“温总啊,你看过葫芦娃这部动画片么?”

    温庆良禁不住一愣。

    朱小君不等温庆良有所反映,接着又问道:“七个葫芦娃里,你最喜欢哪一个?”

    温庆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朱小君笑了笑:“我最喜欢的是火娃,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炽焰诛’,你觉得好听么?”

    温庆良闭紧了嘴巴,但很明显,他的全身猛然抖动了一下。

    “这火娃做事就是有点莽撞,有点冲动,但是这也不能怪它,因为它之前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呵呵,温总,你知道自己是谁么?”

    温庆良铁青着脸,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朱小君呵呵笑了:“听不懂没关系,其实我也听不太懂。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有时候,你想到的,别人也能想得到,你以为是天衣无缝的计划,可能却是漏洞百出。所以,要学会随机应变,要静心观察时局变化,要借势而为。”

    温庆良突然笑开了:“看不出,你虽然年轻,但懂得却不少。”

    朱小君忽然吟了句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场景确实很美,可是,再怎么美,也得让人分清楚了这梨花中是不是还参杂了桃花杏花什么的,你说是不?”

    温庆良回问道:“那你是喜欢梨花多一些,还是喜欢桃花杏花什么的多一些呢?”

    朱小君撇了撇嘴:“那得等果子熟了,我看看喜欢吃什么才能决定。”

    温庆良冷笑道:“可那时,花都谢了,一切都可能结束了!”

    通过这段谈话,朱小君确定了温庆良就是三十年前的那批穿越者之一,而同时,他也相当于向温庆良挑明了身份。

    如果温庆良真的露出了什么马脚被秦宏远给抓着了,那么朱小君的秘密也就很难保守下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