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27章 新情况(3更)
    “我总觉得这个温庆良神神秘秘的,可就是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秦宏远不吭声,一边的秦璐却忍不住了,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来:“从上次在海岛市的时候,我就有了这样的感觉。猪头,你是怎么看这个温庆良的?”

    朱小君耸了耸肩,没理会秦璐,而是静静地看着秦宏远。他必须要先了解了秦宏远的想法,这样才能有效地为温庆良做些遮挡。

    秦宏远在朱小君的眼神逼迫下,终于开了口:“我在想,如果温庆良说的都是真话的话,那么他为什么要对我们隐瞒实情呢?他宁愿牺牲了自己女儿,也不愿意向匪徒低头,这种事情,原本是光芒万丈啊,他为什么要憋了一天最后不得已才告诉我们呢?我怀疑,上次蒋光鼎绑走了他的时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呢?蒋光鼎死了,温庆良可能会以为那交易也就终结了。可现在,蒋光鼎的同伙却重新提起了那个交易,所以,温庆良并不敢向我们说出实情来。”

    朱小君在心里松了口气,秦宏远对温庆良的怀疑原来在此,只要秦氏父女不把温庆良和蒋光鼎看作一路人,那么他就有把握从中斡旋。“秦伯伯的分析很有道理,我和秦老大一样,有感觉但找不到出处,现在听你这么一分析,全都明白了。”

    秦璐也点着头说道:“上次在海岛市的时候,我们把温庆良解救出来后,他显得很平静,不像是刚从危险中得救出来的正常表现,我当时还以为那是他多年养成的军人素质所导致。但现在回想起来,当他知道了蒋光鼎死于现场的消息后,却表现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表情来……嗯,我也同意刚才的分析,温庆良说不准真的跟蒋光鼎有过什么承诺。”

    从秦宏远和秦璐的表情中,朱小君判定这父女俩说的都是真话,而且也是毫无保留,于是彻底地放心下来。

    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朱小君涩涩一笑:“故事进行到这儿,那才叫一个真有意思,好吧,咱们就等着温庆良和匪徒的下一步约定吧!昨晚没睡好,我得……啊哈……补个觉去了!”

    朱小君刚要离去,房间的电话铃突然响了,秦宏远接起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邱会衡着急的声音:“秦所,有情况了,快到会议室来!”

    会议室中,温庆良正抱着台电脑跟匪徒交涉。

    秦宏远朱小君秦璐三人进了会议室中,邱会衡忙不迭地跟秦宏远作了汇报:“温总把信息发出去后,不到五分钟,对方便回了信,要求温总一个人前往海岛市。”

    “海岛市?”朱小君和秦璐几乎同时惊呼起来。

    邱会衡点了点头:“对方就说了那么一句话,然后再也没了回音。

    温庆良此时也丢下了电脑,走到了这几人身边,耸了下肩:“看来,你们的分析没错,这帮人,一定是蒋光鼎的同伙。”

    秦宏远点了点头,问道:“匪徒有没有时间上的要求?”

    温庆良摇了摇头,转身指着那台电脑,答道:“就回了我四个字,来海岛市。”

    朱小君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道:“匪徒的时间要求应该还是以前说的三天内,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等到了明天晚上,这三天的期限也就满了。”

    秦宏远又习惯性地背起双手开始踱步。

    “璐丫头,立即联系航空公司,预定到海岛市的机票,嗯,至少要订十张票。邱局,麻烦你立刻跟海岛市警方进行联系,我们少不了人家的协助,另外,从你的手下中挑出两三名精兵强将,跟着我一块行动。”

    秦璐得到了命令,二话不说,立刻去执行了。

    邱会衡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可是愣了下之后,却也没说出什么来,便跟着秦璐的身影也去执行秦宏远的指令了。

    “温总,我们会跟你一起到达海岛市,但是,我们要和你保持一定的距离,所以,请原谅我必须在你身上安放一些设备。”秦宏远向温庆良很有礼貌地解释了一通,然后拿出了手机,吩咐了他的助手,给他把设备送过来。

    不多会,秦宏远的一名助手便送来了一只做工精致的手提箱。秦宏远打开后,将里面的设备取了出来。

    朱小君看到了,禁不住两眼一亮,他猜得到秦宏远说的设备应该是定位器或是窃听器之类的玩意,像这类玩意,一般都会很小,就像上次朱小君使用过的纽扣式录音器一样。

    但是朱小君真的没想到,秦宏远拿出来的玩意上面居然还粘着一小束头发。

    “我要剃掉你头上的一小块头发,然后把这个监听定位器黏贴在你头皮上。我们的敌人很狡猾,这设备若是藏在其他地方,一定会被他们所发现,但是藏在头发里,估计混过去检查不成问题。”

    温庆良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朱小君饶有兴趣地看着秦宏远在为温庆良修理头皮,调侃道:“除了藏在头发里,你们502所还能想起什么隐秘的地方来?”

    秦宏远一边为温庆良剃头发,一边笑着回应朱小君道:“所谓的隐秘其实是相对的,敌人想不到的地方,就是隐秘,敌人能想得到的地方,你隐藏的再好也是白搭。”

    朱小君按着秦宏远的思路,一连想了好几个地方,但都觉得比不上把窃听定位器藏在头发里那么隐秘,于是上了好奇心,嬉皮笑脸地问道:“那你能不能说两个我想不到的,也好让我长长见识。”

    秦宏远已经剃掉了温庆良的一小撮头发,正在往那块空白处粘贴窃听定位器,这是个细活,如果头发剃掉的过多或过少,补充上来的窃听定位器上的假发就会露出破绽来。好在秦宏远的手法极为熟练,该剃掉多少,又该怎么黏贴,他似乎闭着眼都能完成。

    三两下,秦宏远便完成了最关键的部分,然后用剪刀修理了一下,向朱小君招了招手:“你看看,如果你不知道的话,能不能看出破绽来?”

    朱小君围着温庆良转了一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不由得感叹道:“真可谓是天衣无缝啊!”

    秦宏远收起了剃头理发的工具,笑了笑:“我们侦查员最常用的地方还有牙齿,朱小君,这也是你想不到的吧?”

    “牙齿?”朱小君摇了摇头,这地方他还真没想得到:“可是,牙齿怎么藏东西,除非……”

    秦宏远点了点头:“做成牙齿的样子,给侦查员换上。”

    朱小君倒吸了口冷气:“还要换牙?那得多疼啊!”

    秦宏远拿出了手机,调试了一下,显得很满意:“拔牙的时候确实不怎么舒服,但总比完不成任务,被敌人给灭了要强啊!”

    朱小君点了点头:“那倒也是!还有其他招数吗?”

    秦宏远笑道:“当然有!你想知道吗?”

    朱小君很郑重地点头道:“当然想知道,要不然,我也不会厚着脸皮追问你了。”

    秦宏远诡异一笑:“想知道,就放弃你的生意,做个502所全职的侦察员,怎么样?”

    朱小君顿时泄了气:“不怎么样!好奇害死猫,我还是躲一边去吧。”

    正说着,邱会衡带着两名警员回来了。

    “老秦啊,海岛那边,我已经亲自联系过了,你到了那边之后,跟这个人联系,那边一定会倾尽全力来协助你。另外,我把原来跟小秦一组的两名兄弟交给你,他们俩跟小秦很有默契,相信行动起来会少很多麻烦。”

    秦璐的这俩兄弟跟朱小君也是多次打过交道了,只是朱小君一直没问过这俩货的名字而已,现在见到了,自然要打个招呼。

    可那俩货居然连看都不看朱小君一眼,径直来到了秦宏远的面前,立正敬礼之后,其中一个个高的首先做了自我介绍:“报告首长,警员张振中向您报道!”

    另一个个子稍矮的哥们跟着报告道:“警员万强向你报道!”

    这俩哥们也曾跟着秦璐去过502所总部,因此秦宏远对他们也算是认识,带着笑容,秦宏远点了点头,分别跟这俩哥们握了下手,就算是接受了这俩哥们加入行动。

    秦璐这时候也回来了。

    “彭州直飞海岛的航班是没有了,我们只能从省城出发,省城飞海岛的航班也很紧张,航空公司还算给力,给我们挤出了十张票来,不过,要分成两个班次。”

    秦宏远看了下腕表,问道:“都是什么时间的航班?”

    秦璐答道:“晚上八点半的一班六张票和晚上九点十五分的一班四张票。”

    秦宏远背着双手踱了两圈:“我们这次的对手可能对我们非常熟悉,与其是跟他们躲躲藏藏玩心智,还不如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们我们全都跟来了,看看他们会如何应对。这样吧,温总,我,璐丫头和朱小君,我们四个人乘坐九点十五分的那班航班,小张小万,你跟502所的四个人,乘坐八点半的航班先到一步。记住了,不管你们发现了什么,都不许擅自行动,在海岛市的机场潜伏下来,耐心地等着我们到来。”

    没有人对秦宏远的指令提出异议,除了朱小君:“你的意思是说……我还得继续趟这趟浑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