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28章 太嚣张(4更)
    从彭州到省城,将近三个半小时的车程,从省城到海岛市,将近两个小时的航班,包括在省城机场候机的将近两个小时,朱小君都一直在睡觉。

    对朱小君的这种行为,秦璐气的是心里嘴上都一直在骂:“死猪头,你怎么就跟头猪似的,除了吃就是睡呢?”

    朱小君是你骂你的我睡我的,互不干扰。

    从大前天开始,朱小君就没怎么正儿八经的睡过觉。先是被朱天九的故事给惊到了,整整一夜就算没合眼,之后一晚,在望湖酒店和黄莺一连展开了三场炮战,同样也是没睡,昨天晚上,朱小君因为对迎宾馆的反感情绪,一整夜都是迷迷瞪瞪的,根本达不到休息的目的。

    熬成这个样子,有了点空闲,能不抓紧睡一会么!

    等航班到了海岛市的时候,所有人的脸上都呈现出了疲惫之色,唯独朱小君,这厮休息够了,正是精神头十足的时候。

    秦宏远在上航班之前,就已经联系过了海岛市的警方,要求对方迅速寻找一家既能体现温庆良的重要身份又能方便他们监控保护温庆良的酒店。

    海岛市警方的效率也是好样的,不过一个来小时的时间,便按照秦宏远的要求安排好了一切。

    航班平稳落地之后,秦宏远立即和先期到达的那批人取得了联系。

    确认了海岛机场并无异常情况发生之后,秦宏远指示除温庆良以及扮演为温庆良助手的张振中之外,所有人立即单独行动,提前一步入住海岛市警方安排的那家凯利大酒店。

    而秦宏远秦璐和朱小君三人,则大模大样地陪着温庆良出了机场,上了海岛市警方专门安排的接待车辆。

    “秦伯伯,咱们就这么明目张胆地给匪徒们看着么?”朱小君精神抖擞,也不管秦宏远已经疲惫地只想打瞌睡了,一上车,便跟秦宏远唠叨了起来:“我在电影中看到警方办理这种案件的时候,总是要……”

    秦宏远打了个哈欠,但总算给了朱小君一个面子:“电影中的那些玩意,你也相信啊?”

    朱小君摇了摇头,忽又点头道:“电影高于生活,但终究还是来自于生活,你不要告诉我,电影中警察抓贼的场景是一点现实基础也没有的。”

    秦宏远饶有兴趣地回答道:“听你这么说,好像你很了解电影似的,对了,朱小君啊,你有没有看过人家拍电影啊?”

    “看过一些拍电影的过程的纪录片,这算不算?”

    秦宏远笑着摇了摇头:“纪录片也是经过加工过的,我告诉你啊,电影都是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结合在一起弄出来的,不懂行的人,看他们拍电影,根本整不明白每一个镜头都是在干嘛。”

    秦璐侧过头来,她对这爷俩能把话题扯到拍电影上来很是不解:“我说,你们俩能消停一会吗?你们不累,我们还想清静一会呢!”

    朱小君笑着看了眼秦宏远,又转头向着秦璐回道:“我这是在跟秦伯伯讨论案情呢!”

    对这种狡辩,秦璐唯一能做的就是横眉冷对。

    秦宏远从后面拍了下秦璐的肩:“璐丫头,朱小君还真没说错,我还真是在跟他讨论案情。我想说的是,拍电影是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结合在一起弄出来的,外行人根本看不懂,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效仿拍电影的手法,把我们的办案过程人为地拆解成若干个片段呢?这样的话,匪徒们即便对我们有所监视,也定然搞不清楚我们要怎样对付他们!”

    秦璐皱着眉头在思索着秦宏远的解释:“你是说匪徒很可能已经对我们进行了监视,而摆脱监视的最好办法就是我们主动消失?”

    这个答案显然不是秦宏远的本意,他刚想做进一步的解释,就听到了朱小君的不怀好意的笑声:“有个成语叫什么来着?对了,老奸巨猾!秦大所长就是秦大所长,高明!实在是高明!”

    秦璐翻着白眼,嘲讽朱小君道:“你不拍马屁能死啊?什么啦,就一口一个高明的。”

    秦宏远此时也很想看看朱小君是否真的明白了他的用意,但又担心朱小君那张没遮拦的嘴巴,还真的把他深一层的用意给说穿了,于是连忙在秦璐和朱小君之间打了个圆场。

    “小君你确实是言过其实了,这也没啥高明之处,只是就事论事见招拆招罢了。璐丫头,其实这一招,你们警察也是经常用到的,我只不过是变通了一下而已。你们想啊,匪徒会相信温总只身前往海岛市么?所以,我们无论是隐藏起来还是像这样大摇大摆,对匪徒们来说,都是一个样。他们也一定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就像电影中拍摄的那样,想尽了一切办法来甩脱我们,所以,我们必须要打乱他们的计划,要让他们摸不着头脑,从而犯下错误。”

    秦璐似乎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反其道而行之?”

    秦宏远点了点头:“就是这个意思吧!”

    一上车就在闭目养神的温庆良突然睁开了双眼,急切切地拿出了手机,看了一眼,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道:“秦所,看来你们用不着这么麻烦了。”说着,温庆良将手中的手机递给了秦宏远。

    是一个乱七八糟的号码发来的一条短信:明天上午,凯利酒店,在你房间见面。

    秦宏远很明显的一怔,然后把手机递给了朱小君,朱小君看了一眼,默不作声,又把手机递给了秦璐。

    这条短信如果不是匪徒发过来的,在场的人没一个会相信。但如果真的是匪徒发来的,那么在场的人无一不是震惊。

    这也太嚣张了!

    秦氏父女随即陷入了沉思之中,而温庆良苦笑了下,重新闭上了双眼。

    朱小君被刚才的那条短信也惊了一下,但他随即便明白了对方的意图,秦宏远琢磨着该如何打乱对方的计划,而对方也正在琢磨着该如何打乱秦宏远这边的应对安排。

    派一个死士前来酒店跟温庆良的见面,不管结局如何,这一招也定然能让秦宏远手忙脚乱一阵子。秦宏远希望能等到对方犯错误,而对方也无疑在等着秦宏远犯错误。

    朱小君想明白了这些,不由得看了眼温庆良,而温庆良却早已经闭起了双眼,像个入定了的高僧一样。

    车子很快就到了凯利大酒店,秦宏远依旧没能想出对策来,待众人都已经下了车,他还坐在原处,呆呆地看着窗外。

    “秦所长,凯利酒店已经到了。”海岛市警方安排的车辆司机客气地提醒了秦宏远。

    秦宏远怔了一下:“哦,到了!好,到了好!”

    朱小君探了下头,笑道:“该下车了,秦伯伯!”

    秦宏远这才清醒过来,连忙拿了手包,下了车。

    进了酒店,朱小君看到秦宏远仍旧是一副若有所思魂不守舍的样子,刚想着劝慰他两句,而眼睛的余光突然瞥见了酒店大厅一角的一个人影,心中顿时闪出一道灵光来。

    感情这秦宏远是个影帝级的演员啊!

    匪徒的短信说明了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这边要下榻的酒店,那么就一定会在酒店中布置眼线来监视己方,秦宏远的这种行为是在向对方示弱,要对方相信了刚才的那一招已经把他给整糊涂了。

    但秦璐就没这么心细了,她拉了下秦宏远的衣角:“爸,这个时候,你可不能乱了方寸。”

    秦宏远目光呆滞,看了看秦璐,张了张口,想说却又说不出,只是重重地叹了口气。

    朱小君起了当演员的心思,连忙配合着秦宏远:“秦伯伯,咱们还是先坐下来休息一下吧,让秦老大去办理房间好了。”

    朱小君胆敢对秦璐指手画脚,还要要喝秦璐做这做那,秦璐自然是老大的不高兴,刚想对朱小君进行反击,却见秦宏远虚弱无力地摆了下手:“璐丫头,你就辛苦一下吧,小君啊,你扶着我,咱们到那边坐一会。”

    秦璐无奈,只得向秦宏远和朱小君讨要了身份证,带着温庆良一块,去了总台办理入住手续了。

    这边,朱小君搀扶着秦宏远,缓慢地挪动着脚步。朱小君低着头,悄声笑道:“秦伯伯,你不去当演员,实在是演艺界的一大损失啊!”

    秦宏远此时也低着头,小声回道:“你小子演的也不差呐,咱们爷俩要是主演部电影,一定能拿了那个什么奥斯卡。”

    来到了酒店大堂边上的休息区,朱小君寻了个僻静点的沙发座,搀扶着秦宏远坐了下来。秦宏远的状态似乎更加虚弱,仰躺在沙发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过了啊!”朱小君忍住笑,借着为秦宏远擦汗的动作,俯在秦宏远的耳边,小声提醒秦宏远道:“太夸张了,反而会露出破绽来,你这戏演的有点过头啊!”

    可秦宏远却像是根本听不进朱小君的意见似的,嘴巴一张一合,说了几个根本听不清楚的字来,同时抬起了手,指向了远处正在办理入住手续的秦璐。

    朱小君还没搞明白秦宏远这是唱的哪出,就见到秦宏远突然眼一闭头一歪,手臂也耷拉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