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29章 内外勾结(5更)
    朱小君下意识地抓过秦宏远的手腕来搭脉,却发现秦宏远的脉象稳定而有力,根本不像是有什么问题,再翻看了秦宏远的巩膜和瞳孔,得到的结论仍旧是一样。

    而这时,秦璐却飞奔过来,一把将朱小君扯到了一边,然后从包里拿出了一瓶药丸,倒出了几粒,塞进了秦宏远的嘴巴里。

    “什么药?你就乱往秦伯嘴巴里塞啊?”朱小君虽然在一旁看得是目瞪口呆的,但出于一名曾经的医生的本性,还是做出了善意的提醒。

    “速效救心丸!”秦璐一边应着,一边手忙脚乱地从包里找出了一小瓶矿泉水,给秦宏远喂了两口。“我爸上个月就说心脏不舒服,到医院检查了,医生便给了这瓶速效救心丸,说以防不测。”

    秦璐伺候完了秦宏远,便偎依在秦宏远的身边,等着秦宏远的醒来。而朱小君悄悄地拿起了秦璐慌乱中丢在茶几上的那瓶药丸,仔细打量起来。

    药瓶的确是速效救心丸的药瓶,但里面装着的药丸,朱小君怎么看也不像是速效救心丸的药丸。

    趁着秦璐把注意力全都放在了秦宏远的身上,他悄悄地打开了药瓶,倒出了一粒药丸,丢进了嘴巴里,仔细地品味着药丸的味道。

    速效救心丸是一个中成药,主要成分是川穹和冰片,不同厂家做出来的药丸有大有小,有圆有扁,但药丸的色泽和味道却都是一样的。朱小君记得,速效救心丸的颜色应该是棕色的,闻上去会有一股香味,但含在嘴巴里,却会很苦。

    而秦璐拿出来的那瓶速效救心丸,药丸却是白色的,闻上去没有香味不说,含在嘴巴里根本没有苦味,反而还有一种酸溜溜的甜味。

    朱小君在心里乐开了,感情秦宏远这只老狐狸,居然会那么早地就为今天的这场戏做足了准备,拿了一瓶维生素e来冒充速效救心丸,还把自个的亲生女儿给骗得一愣一愣的。

    不多会,秦宏远重新睁开了眼睛,这老家伙居然还能拿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捶着胸口连声说道:“真是庆幸啊,我这也算是鬼门关前走了一圈了!”

    演完了这一出大戏,酒店的服务员也送来了四个人的房卡,朱小君还得继续配合着秦宏远的尾戏,搀扶着他慢吞吞地挪到了电梯口。

    上了电梯,朱小君确定匪徒已经无法在监视他们了,这才长出了口气,呵呵笑了起来。

    秦璐瞪着眼,没好气地问道:“你傻笑个什么劲?死猪头,你觉得很好笑吗?”

    朱小君顾不上跟秦璐斗嘴,笑着冲秦宏远道:“秦伯伯,那瓶药……你老人家是从哪儿弄来的?”

    秦宏远恢复了正常状态:“怎么?你小子的心脏也有问题?要不等会我分你一半?”

    秦宏远的话音刚落,秦璐却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而朱小君的目光刚一看过去,秦璐又赶紧收住了笑,将头扭向了一边。

    这场景,就算是傻子也能看明白,原来最会演戏的竟然是秦璐。

    前前后后的这些,全都被温庆良看在了眼里,然而,他自始至终,都是一副阴沉着的面孔,哪怕是一丝一毫的笑意都没有流露过,更没有惊慌或者是其他什么的表情内容。

    上到了海岛市警方特意安排的楼层,刚出了电梯,温庆良问道:“秦所长,接下来对我有什么指示?”

    秦宏远笑了笑:“进房间,休息睡觉,明天上午等着他们来找你好了。”

    温庆良显得有些犹豫,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最终只留下了一声叹气和一个背影。

    看着温庆良进了自己的房间,秦宏远伸了个懒腰,笑道:“当演员还真是个苦差事,我这才装了多大会啊,就累的腰酸背痛的。”

    朱小君蹭到了秦宏远身后,捏起双拳为秦宏远捶着背,同时斜眼看了秦璐:“秦老大,你也装了不短时间了,腰酸么?背痛不?要不要小弟我也给你捶捶?”

    秦璐只是回敬了朱小君一个白眼,并没有搭理这厮,而是转过头跟她老爸商议道:“要不要对温庆良那边上点手段?”

    秦宏远摇了摇头:“对方这一次是有备而来啊,上不上手段都是一样的结果。”

    朱小君想起出发前秦宏远在温庆良头发中安放的监听器来,大为不解地问道:“不是已经装了监听器了吗?还要上什么手段?”

    秦璐鄙视了朱小君一眼:“无线监听设备很容易被屏蔽掉的,朱大少爷,你懂还是不懂啊?再说,我老爸在温庆良头发上装的那玩意也只是一个定位跟踪器,根本不带有监听功能,明白了么?”

    秦宏远挥了下手,制止了朱小君即将发出的反击,将二人带进了他的房间。

    “好了,你们两个现在可以尽情的争吵辩论了,就算打一架我都不会过问。”进了房间,秦宏远一头扎进了洗浴间,临关门的时候还甩下了一句话:“我先洗个澡,就五分钟,我希望等我出来的时候,你们两个能做到心平气静。”

    秦宏远咣当一声关上了洗浴间的门,朱小君愣了一小下,随即便向秦璐露出了谄笑来:“那啥,秦老大,渴不?小弟给你倒水去!”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秦璐踮起了二郎腿,颇为得意地指了指房间的桌台:“老娘突然想喝咖啡了,小君子,速速冲来!”

    “喳!”朱小君应了声,转即去拿电烧水壶,可拿起了烧水壶之后,却哭丧着脸看着秦璐,手指洗浴间:“那老家伙在里面,小的不方便进去接水啊!”

    “你傻啊?你是不是猪脑子吃多了?”秦璐指了下桌台上摆放的两瓶矿泉水:“那矿泉水不是水啊?就不能烧开了冲咖啡么?”

    朱小君照着自个脑门拍了一巴掌:“死猪头果然长了一颗猪脑袋……”

    烧上了水,朱小君讪笑着靠向了秦璐:“秦老大,跟你商量个事……”

    秦璐冷哼了一声,道:“老娘就知道你这颗猪脑袋里没装啥好东西,行吧,商量什么事?”

    朱小君压低了声音:“呆会,咱们俩要齐心合力说服你老爸,让他同意在温庆良的房间里装点监控玩意。”

    “为什么?”秦璐是一脸的愕然。

    “来不及解释,你就听我的好了,小弟可是没吃豹子胆,绝对不敢坑害秦老大。”

    “谅你也没这个胆子……”

    秦璐还没把话说完,秦宏远便出了洗浴间。

    “怎么样了?你们好像没吵架么!”

    朱小君嘿嘿笑了:“你老人家都授权秦老大可以动粗了,我那还敢跟秦老大斗嘴啊?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就是喽,感情这耳朵拧的是我朱小君的,别人不疼,我自个疼啊!”

    这时,电烧水壶刚好烧开了水,秦宏远顺手关了水壶的电源,收拾了茶杯,冲泡了三杯绿茶:“既然你们两个不吵闹了,那么好,咱们就来分析一下,小君啊,你是怎么看这一路上温庆良的表现的呢?”

    朱小君的心里禁不住咯噔一下。说一千道一万,这秦宏远始终还是在怀疑温庆良。

    “嗯……感觉上有些不合常理,不过,考虑到他穿了三十年的军装……秦伯伯,你也是名军人,理应是你最了解温庆良才是啊!”

    秦宏远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转而向秦璐问道:“璐丫头,你怎么看?”

    秦璐翻了翻眼皮,回道:“考虑到个人的情绪问题,因此,我申请回避!”

    秦宏远依旧笑呵着,给朱小君和秦璐分别端了茶水之后,顺便坐到了二人的对面:“温庆良可能有大问题!”

    朱小君的心里又是咯噔一下:“怎么讲?”

    秦宏远从包里掏出盒香烟,丢给了朱小君:“你俩好好想一下,海岛市警方给我们安排的这家酒店,是什么时候告知我们的呢?”

    “正准备登机的时候啊!”朱小君和秦璐几乎同时回答道。

    秦宏远点了点头:“可我们下了飞机,还走在路上的时候,对方就已经知晓了海岛警方为我们安排的酒店,这说明了什么呢?”

    朱小君的反应极快:“匪徒可能在海岛警方安插了眼线,匪徒也可能从省城就开始监视我们,最笨的,匪徒可能在海岛市所有的酒店都安放了眼线,海岛警方为我们安排酒店,不可能只是打个电话定个房间那么简单吧?当然,秦伯伯的怀疑最有可能性,那就是温庆良和匪徒原本就是内外勾结,只想着一心害死小温柔算球!”

    正话连带着反话,朱小君稀里哗啦喷了一通,其目的并不是想为温庆良解释什么,这厮早已经做好了打算,只有把水搅混了,才能达到他想要的结果。

    秦宏远皱起了眉头。

    不可否认的是,朱小君所说的几种可能性都一样地存在着,而且最后一句话也基本上推翻了秦宏远之前的推断。虎毒不食子,温庆良又怎么会勾结匪徒一块对付自己的亲生女儿呢?

    思维正混乱着,朱小君又追加了一个天马行空的猜测:“你说,这温庆良有没有可能跟樊罡蒋光鼎他们就是一伙的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