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31章 明天的结果
    这一活就活了二十多年。

    谢伟在这二十多年中,九死一生,终于成了他所参与的地下赌博集团的实际控制人。而温庆良则成长为全球最顶尖的病毒学专家。而且,这二人联手,在医疗界控制了数十家产业,这些产业的年产值总和达到了骇人的数百亿美金。

    这二十年中,无论是温庆良还是谢伟,他们的世界观人生观以及价值观都悄然发生了转变。虽说仍旧不敢忘记了祖国忘记了使命,但是那些成分的重要性已经是大打折扣,现在,对他们来说,重要的是该如何享受生活。

    谢伟虽然仍旧控制着那个地下赌博集团,但是他早已经为自己买下了另一个冠冕堂皇的身份,他现在是一家跟华尔街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风险投资人。而他以超前了二三十年的目光去选择风险投资项目的时候,一切都显得那么轻松简单。

    别的风险投资人在十个项目中能成功一个就算及格,能成功两个就算优秀,若是能成功了三个,那简直就是老天爷的恩赐。可谢伟做出来的项目,十个里面至少会成功五个。

    而风险投资这个行当可谓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十个项目中能成功了一个,那么这一个成功项目的收益不单可以弥补了另外九个失败项目的损失,还可以略有盈余。所以,像谢伟那样的五成以上的成功率,早已经赚的是盆满钵溢了。

    这期间,谢伟也曾动过摆脱赌博集团的念头,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等谢伟想摆脱过去的时候,却发现过去的烙痕实在太重,已经到了无法摆脱的地步。

    当手下人向他汇报说,有人正在追踪他们的洗钱渠道的时候,谢伟不但没有惊慌,反而在内心深处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窃喜和期望,若是因此而摧毁了这座地下赌博大厦的话,那么对他来说,绝对不是损失,而应该是获得。

    然而,他手下的网络高手却反追踪到了追查者的身份,当他知道了追查者的身份的时候,谢伟有些慌乱了。因为,这个叫温柔的小姑娘,可是他打小看着长大的,是他唯一的好朋友温庆良的掌上明珠。

    谢伟随即和温庆良取得了联系。

    在这之前的半年多时间里,温庆良还遇上了另一件麻烦事,那就是蒋光鼎的纠缠。

    三十年前,朱天一的行为不单毁掉了穿越隧道,同时还断掉了那十五名医学或金融专业学者的联系。所以,五年前,新一批穿越者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三十年前那批人的身份。

    蒋光鼎找到温庆良,纯粹是因为在他的计划中,需要像温庆良这样的顶级病毒学专家的指导。

    蒋光鼎起初对温庆良采取的手段是利益腐化。

    可是,蒋光鼎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间满打满算也不过四年多一点,这么短的时间,他又能拥有多少经济上的积累呢?而温庆良拥有的,可是年产值总和达到数百亿美金规模的产业啊!但是,温庆良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了蒋光鼎臂膀上的‘炽焰’纹身,那一刻,温庆良的使命感被重新激发了。

    只不过,经过了近三十年的时间,温庆良所拥有的使命感已经所剩无几,即便被重新激发,其量值也达不到冲昏头脑的水平。

    温庆良采取了静观其变的态度,装作被蒋光鼎给予的利益所诱惑,帮了他几个小忙。

    但是在海岛事件之前,温庆良知晓了蒋光鼎找他的罪恶目的。

    蒋光鼎要用病毒来引发现今世界的人类的类肿瘤疾病,不但可以迅速积累财富,还可以把现今世界人类的健康掌握与一人之手。

    这已经不再是‘亲密无间’计划的初衷了!

    ‘亲密无间’这个计划的初衷原本就是一个险恶的思想,但是,它只是希望摧毁现今世界的人类健康,从而达到统治这个世界的目的。而蒋光鼎要做的,简直就是在毁灭这个世界。

    摧毁和毁灭,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结果却有着天壤之别。

    温庆良第一次对他的祖国产生了反叛之心。

    当蒋光鼎邀请他去海岛市的实验室,帮助他完成病毒研制的最后一关的时候,温庆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想借着这个机会,彻底地毁掉蒋光鼎的计划。

    没想到,这一次的邀请,蒋光鼎只是把他当成了引诱朱小君上钩的诱饵。若是能完全按照蒋光鼎的计划来实施的话,那么他和朱小君现在都已经成了九泉之下的冤魂。

    和蒋光鼎之间发生的这些事告诉了温庆良,过去三十年的美好生活可能就要结束了,因为,他的祖国一定是重新打通了穿越隧道,而这一次,派来了多少人,派来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这些人身负的使命又是怎样的,自己的祖国对他们这些三十年前的第一批穿越者的态度又是如何,等等问题,他都是一无所知。

    温庆良自然要找谢伟来商量这些事。

    谢伟当初虽然是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型金融专家,但是穿越后为了生存,误打误撞成了一个地下赌博集团的外围马仔,这三十年间,谢伟虽然没忘记了自己在金融领域上的学识,但也在不经意间变成了一个江湖强人,有了一副江湖人才拥有的性格。

    谢伟当时对温庆良指点说:“既然新来的那些人没能认出我们来,那么我们不妨也装傻,装着认不出他们,反正这个蒋光鼎已经死了,即便他对你有了怀疑,也无法把这种怀疑传递给其他认了。阿良,你我兄弟都已经老了,你觉得咱们还有必要再拼上一场么?”

    谢伟的话说到了温庆良的心坎里去了。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温庆良没想到,自个的女儿竟然查到了自个的头上。当谢伟把实情告诉了温庆良的时候,温庆良足足沉默了有半个小时之多。

    谢伟当时是大为不解,说:“你这是怎么啦?多大点事情啊?柔儿这丫头不懂事,安排一下,把她弄到一边不让她插手这件事不就完了?”

    温庆良又是摇头又是叹气,折腾了半天才对谢伟说了实情:“你是不知道啊!柔儿这丫头的身边有两个不好招惹的人物,一个叫朱小君,另一个叫秦璐,这俩年轻人一文一武,可不简单,那个蒋光鼎就是死在他们俩的手上。还有啊,那秦璐的父亲,据说是一个秘密机构的负责人,经验十分老道。若是处理不妥当的话,让他们嗅到了异常的味道,以这三个人联起手来的本事,只怕你我的秘密用不了多久就会暴露无遗了。”

    温庆良这么一说,谢伟也觉得事情难办了。

    在这三十年间的前三分之二,谢伟是活在一个今天活着不知道明天是否会死去的环境下,这种生存环境使得谢伟养成了谨小慎微心狠手辣斩草除根的做事风格,那么,在必须保护了自己秘密以及温柔小丫头的生命安全的前提下,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除掉秦氏父女以及朱小君三人。

    温庆良听了谢伟的想法,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可是,除此之外,他们想不出第二个解决办法来。温庆良骨子里的那股狠劲被激发出来了,点头同意了谢伟的建议。

    第一步,自然是以温柔为诱饵,引得秦氏父女和朱小君三个人合在一块。

    第二步则是故弄玄虚,诱使这三人的思维产生混乱,最好能产生矛盾。

    第三步则是故意露出破绽,让那三人稀里糊涂间中了圈套,从而一网打尽。

    这三步为一体的计划看似简单,但真正实施起来的时候,却颇为复杂。为了能使那三人顺利上套,温庆良和谢伟倾尽所能耗尽所思,制订了一个非常细致同时也是欺骗性极强的方案出来。

    就在一切进展都在掌握之中的时候,朱小君却突然对温庆良说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话来,而且,他还提到了‘炽焰诛’这个组织的名字。

    是巧合?还是朱小君的有意而为?

    温庆良拿不准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以事先约定的暗语跟谢伟打了声招呼。

    仓促之间,谢伟也做不出准确的判断,只能把行动时间向前提。原计划是温庆良要撑到最后一刻,让秦氏父女和朱小君产生强烈的紧迫感,从而使他们来不及过多思考。而现在,却只能把战场提前转移到海岛市来。

    这样一来,就等于己方失去了主动,好在谢伟长时间在生死场中搏杀,其思维反应要远快于一般人,他迅速调整了计划,使出了一招类似于战场上的反冲锋战术,派出了一名死士前往保利酒店来跟温庆良接头。

    这一招,无疑可以扰乱了秦宏远他们的思维,温庆良在心里暗自给谢伟点了一个大大的赞,尤其是在酒店大堂中,看到秦宏远那副颓废的样子,温庆良更是心中欢喜。

    然而,当上了电梯之后,温庆良才知道,那个景象居然是他们仨合起伙来演出的一场戏。而且,当温庆良进到房间仔细检察的时候,居然发现他们根本没在这房间中安装任何监视监听的设备。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明天……又会有怎样的结果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