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32章 无眠的人
    这一夜,同样睡不着觉的还有谢伟。

    对一个曾经经历了二十年刀尖添血生活的人来说,处理这种事情原本不必要如此复杂,他只需要调集足够的人手力量,采用最简单的方式直接向对手发起攻击。谢伟相信,只要他愿意这么做,就一定能达到预先设定的目的。

    但是,这样一来,温庆良的安全便无法得到了保证。而温庆良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信得过的人,是他唯一可以称之为朋友的人。两个月前,便是在这海岛市,温庆良差一点葬身于蒋光鼎之手,这一次,谢伟说什么也不愿意再让温庆良受到哪怕一丝一毫的危险。

    留给谢伟的时间并不多,重新布置一番显然是来不及了,而且,不管用什么方式再继续跟温庆良联系交流,恐怕都会引起那个叫朱小君的进一步怀疑。无奈之下,谢伟只得祭出一奇招,派出一名信得过的死士,直接跟温庆良面对面交流。

    这名死士是谢伟绝对信得过的,同样,谢伟也相信这名死士的办事能力,可是,对明天的结局,谢伟仍旧放不下心来。

    三十年了,风风雨雨九死一生熬到了现在,他已经无法再回到从前。虽然三十年前临近穿越时对祖国的誓言仍旧响彻在耳边,虽然三十年来每一分每一秒他都没忘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但是,现在的谢伟已经没有了斗志,他喜欢现在的生活状态,他不想失去眼前拥有的一切。

    这一次,能如愿以偿度过危机吗?

    这一夜,无眠的人还有很多,有的是因为心事重重,就像秦宏远温庆良和谢伟他们,还有的是因为过度兴奋,就像中午刚飞到海岛市的佟律新和丽莎。

    丽莎的身世显赫,父亲膝下无子,就她这么一个继承人。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丽莎的风流成性也是因为继承了她父亲在这方面上的基因。

    她父亲这一生有多少女人已经无法统计了,丽莎能记住长相而且还能叫出名字的就要有二十多名。有了这样的父亲,丽莎又怎么能成长为一名相信爱情洁身自好的女人呢?

    在星加坡读高中的时候,丽莎就疯的不行,学校要不是看在丽莎她父亲每年上百万的赞助费的面子上,估计在丽莎十一年级的时候就把她除名了。高中勉强毕业后,丽莎被父亲送到了美国,在一所三流大学里混了张文凭,然后塞进了p&g公司。

    在p&g公司,丽莎更是如鱼得水,不管是上面的上司,还是下面的下属,只要是她看着顺眼的,喜欢的,她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弄到手。

    五年来,丽莎根本就没有品尝过失败的味道。

    三个多月前,在申海,丽莎碰到了朱小君。无疑,那时候朱小君在丽莎的眼中就是一土鳖,但就像吃腻了法国大餐的人,偶尔遇到了一碟子酸白菜,那也是爽口爽得要命,丽莎对朱小君便是这样的感觉。

    可就是这么一碟子酸白菜一样的朱小君,丽莎居然没能得逞。尤其是经历了海岛酒店游泳池的那一嘴后,居然被无情地拒绝了。丽莎是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恼羞。

    那天,丽莎对着朱小君的背影,恶狠狠地发誓,一定要让朱小君知道后悔两个字该怎么写。之后,丽莎立即安排人对朱小君进行了调查,知道了朱小君原来拥有一家名叫奇江医疗的公司。

    这间公司在丽莎眼中实在是没啥大不了的,注册资金不过区区五百万,只是手上的那个什么免疫负调控技术的使用权还算有点含金量。在深入调查一番,丽莎知道了朱小君是如何获得这个免疫负调控技术使用权的了,她立即委派了她父亲的管家,前往美国找到了该技术的拥有着佟律新博士。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下,佟律新被说服了,答应了丽莎的建议,由丽莎出资,为佟律新开办一间注册资金高达两千万美金的生物技术公司,专门推广佟律新所掌握的免疫细胞治疗技术。

    佟律新点了头之后,丽莎报复朱小君的心情急切,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在海岛市注册了公司。因为要落实新公司的股权结构,这需要佟律新亲自到注册地来办理手续,因此佟大博士再一次不远万里飞回了国内。

    在海岛市,佟律新见到了为她注资办公司的幕后老板丽莎。

    佟律新和朱小君分属于不同时代的人,九零后的年轻人虽然往往习惯于以自我为中心,但同时也少了许多对权贵的敬仰。尤其是对女人,朱小君讲究的是王八看绿豆,首先得对上眼。但佟律新就不一样了,当他见到丽莎的第一眼,便被这个女人的美色,尤其是那种高贵气场下衬托出来的姿色所折服。

    而丽莎为了能把佟律新牢牢地攥在手掌心中,在尚未见到佟律新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把这位佟大博士尽早地弄到她的床上去。

    这二人刚一见面,丽莎秒秒钟便从佟律新的眼神中读懂了佟律新的心思,于是,丽莎稍事手段,便成功地把佟律新带进了她的房间。

    佟律新和张石是同一年人,都是差三年就不惑了的男人,按理说,这个年龄段的男人已经应该懂得自己想要什么该要什么了,就像张石一样,虽然在个性上仍旧没能磨平了棱角,但他的人生目标却已经坚定了下来。可是,佟律新却做不到。

    这或许是因为他在美国做二等公民做的太久的缘故,现在陡然间能够释放出自己的本性了,于是一时间也就无以收拢了。

    像一个血气方刚情窦初开的小伙子一样,佟律新施展了自己所有的手段,释放了自己所有的激情,能用上的器官全都用上,为的不单是自己的快感,同时还为着能给丽莎带来最大的愉悦。

    斜风细雨,疾风甚雨,狂风暴雨……佟律新不知疲倦,始终是斗志昂扬。

    从晚上十点多钟奋斗到了晨曦初上,直到二人都是精疲力尽。

    丽莎确实得到了愉悦的感觉,但是这和佟律新的要给予最大程度的愉悦的目标还是相差甚远,毕竟一个男人的能力以及刺激程度都是有限的,哪怕这个男人有着超人一般的水平。

    丽莎不愧是此道中的高手,对男人的那点小心思是掌握的透透的,所以,她拿出了一副生平未曾如此满足的样子来,略带娇羞地‘抱怨’道:“你怎么这么厉害啊,都快要把人家给弄死了!”

    这无疑是一个男人最想从一个女人那里听到的话,佟律新顿觉自己伟大了起来。

    “没遇见到你之前,我觉得自己的人生还算精彩,但是,遇见到了你之后,我才明白,原来自己前面的那三十多年,都是白活了!”

    佟律新说出的这句话,有着恭维的成分,但更多的是他发自内心的感慨,因此说出来的时候,连他自己都被感动了。

    丽莎也装出一副很受用的样子来:“我能遇上你,还得多谢人家朱小君呢!”

    一提到朱小君,佟律新的心头顿时有种酸溜溜的感觉:“朱小君?为什么要感谢他呢?”

    丽莎将头靠在了佟律新的胸口,幽幽叹道:“其实,我找你的最初目的并不全是看上了你的生物治疗技术,而是……”丽莎咬了咬牙,像是很艰难才下定决心的样子:“是因为我要教训朱小君,这才会找到了你!”

    佟律新禁不住愣住了。

    丽莎伸出手来,摩挲着佟律新的脸颊:“亲爱的,你生气了是吗?我早就知道,一旦说出实情,你一定会生气,可是……我又怎能欺骗一个我喜欢的男人呢?”

    佟律新轻轻地叹了口气:“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丽莎伸长了脖子,在佟律新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朱小君曾经也是p&g公司的员工,我去申海的时候,他仗着自己对p&g做出的功劳,居然不把我放在眼里,还跟他们的国内区老大一块来对付我。这些工作上的争斗也就算了,可朱小君却在私下里造谣说我……”

    丽莎说着说着,便嘤嘤地哭泣了起来,那留在嘴里的话也就不消再提,谁都明白丽莎所说的朱小君造的是什么谣。

    佟律新便这样轻易地信了丽莎。

    他侧过身,轻轻地捧着丽莎的脸蛋,吻去了丽莎挂在脸颊上的泪珠,柔声劝慰道:“我懂了,丽莎,不要再伤心气愤了。朱小君是仗着自己有个看上去还不错的事业,这才敢对你不敬。你做的对,对这种人,就要釜底抽薪,就要不惜一切代价来教训一番。”

    丽莎泪眼婆娑地问道:“那……你愿意帮助我么?”

    佟律新毫不犹豫:“当然!事实上,就在刚才,我已经想到了该怎么对付朱小君!”

    丽莎兴奋了:“那你有什么打算呢?把你授予他的技术使用权收回来?”

    佟律新摇了摇头:“律师说,那授权最好不要动,我的办法是卸掉他的臂膀,把他最得力的两个助手给挖过来!”

    “哪两个?”

    佟律新的脸上闪现出一丝阴霾:“张石,还有陈光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