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33章 最后一次机会
    上午十点整,谢伟派出的死士准点来到了温庆良的房间。

    因为朱小君的搅局,谢伟和温庆良联手布下的局出了问题,谢伟在情急之下,祭出了这么一招反制手段,其目的无非就是打乱秦宏远的思路。

    当然,如果情况允许的话,这名死士还会给温庆良带个话,告诉温庆良,不要被不相干的因素所影响,要以不变应万变,管他朱小君到底是个什么身份,为了保全自己,还是要斩草除根。

    谢伟算定了秦宏远在得知自己出了这么一招后,一定会放那名死士跟温庆良见面,因为只有让他们见面了,秦宏远才能更好更多的掌握对方的信息。

    然而,当那名死士推开了温庆良的房门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温庆良,看到的,只是两只黑洞洞的枪口。

    那死士一愣,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后脑勺就挨了重重的一记。

    在身后下手的是秦璐。

    一整夜没睡的秦宏远琢磨来琢磨去,终于把问题琢磨清楚了。既然对方想以奇招来扰乱自己,那么不如干脆利索,用最简单的办法来回敬之。

    于是,一大早秦璐便得到了命令,根本不必要给对方任何机会,只要敢来,立马放倒。

    秦璐一闷棍放倒了那名死士之后,立即对其搜了身,为了以防万一,还给那家伙戴上了一副牙套,不然的话,咬断了自己的舌头,也是一个不错的自杀手段。

    做到了万无一失之后,秦璐才吩咐她的那两名手下用一盆冷水浇醒了那名死士。

    秦宏远随即在朱小君和温庆良的陪同下坐到了那名死士的对面。

    “来了?”

    “……”

    “不想说话是吗?”

    “……”

    “我知道你是抱了必死的决心来的,可是你看你现在,想死,死不了,想活,活不成,还有意思吗?”

    “……”

    “呵呵,一名死士,在接受任务的时候,那是多么的豪情万丈,可你现在呢?连任务的边都没沾上,丢不丢人啊?”

    “……”

    “其实,我也用不着你说话。你的主子派你来,无非就是想扰乱我的思维,可是,你主子没想到的是,我早已经知道了他的险恶计划,呵呵,让我来说一说,你来听一听,看我有没有说假话来欺骗你……”

    秦宏远说着,将嘴巴靠到了那名死士的耳边,嘀哩咕噜说了几句。

    那名死士听了秦宏远的话,脸色倏的一下变的苍白起来。

    秦宏远哈哈大笑,拍了两下巴掌,对其他人招呼道:“行了,咱们都撤了吧,也好让这位不怕死的好汉静一静想一想。”

    随后,秦宏远又吩咐张振中和万强道:“你俩给他找个安静点的地方,伺候好了,千万不要出什么幺蛾子。”

    张振中和万强应下了,随即便押着那名死士离开了房间。

    秦宏远冲着温庆良笑了笑:“温总,昨晚没休息好吧?现在补个觉还来得及,我估计,匪徒用不了多久,就会向我们发出进一步信息的。”

    温庆良铁青着脸,回道:“诉我直言,秦所长,我不明白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匪徒要跟我单独见面,你为什么不利用这个机会来探听一下匪徒的真实目的呢?”

    秦宏远笑了笑,拍了下朱小君的肩:“温总的这个问题,你来回答好了。”

    朱小君撇了下嘴:“这主意又不是我出的,我可解释不好。”

    秦璐在一旁帮腔道:“我爸只是提了个方向,后面的计策不都是你说出来的么?”

    朱小君挠着头喊起了冤:“看你们父女俩一唱一和的,这样会玩死人的知道么?温总,你可不能相信了这父女俩……算球,就算是我说的好了,我跟温总仔细解释行了吧?”

    眼看着秦璐卷起了袖管,要跟朱小君玩真的,朱小君赶紧改了口。

    “是这样啊,温总,今一早啊,秦所长找了我跟秦老大,说了他想了一整夜的看法。咱们面对的这帮匪徒不像警察们平时遇到的那样,毋庸置疑,他们可是些智商极高的家伙,比如咱们才刚到海岛,就给我们来了一招派死士前来跟你接头的这么一出戏。秦所长认为,匪徒这么做,无非就是在挑衅我们。”

    朱小君说着话,不自觉地摸出了烟来,可就在正准备拿火机点火的时候,突然又停住了,单手举在半空中僵直了几秒钟,皱着眉头喃喃道:“不对……不对呀……”

    秦宏远惊道:“哪儿不对?你想到什么了?”

    朱小君的脸色变得异常紧张:“那名死士……他的眼神不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一定还保留了自杀或者是别的什么手段……”

    话音未落,秦璐率先启动,第一个冲了出去,紧接着便是秦宏远,朱小君稍微停顿了一下,也跟着冲出了房门。

    三人几乎同时来到了张振中万强看管那名死士的房间。

    张振中瞪圆了眼,看着冲进来的三人,大为不解地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秦璐来不及搭理张振中,一把卡住了那名死士的下颚,叫道:“万强,再重新搜查一遍!”

    万强刚要动,却被秦宏远拦住了:“不必了,应该是虚惊一场,他若是保留了手段的话,这会我们已经来不及了!”

    朱小君愣了下,忽然命令道:“立即把他送到医院去!我怀疑他来之前就已经服了毒,他之所以如此镇定,不过是在等毒发的时间。”

    这么一说,秦宏远恍然大悟,赶紧调派了人手,配合着张振中万强两个,把那名死士送去了医院。

    折腾了这么一圈后,三人重新回到了温庆良的房间,朱小君向温庆良报以抱歉的微笑后,接着刚才的解释:“对方为什么会挑衅我们?无非就是想激怒我们,而一旦得逞,我们被情绪所控制,就很能出昏招。这么一来,对方就有了机会对你下手了。”

    温庆良一脸的不畅快:“就算如此,那也总比我们在这干等着好,万一匪徒看不到机会的话,那我女儿怎么办?”

    朱小君陪着笑道:“咱们这可不是干等,这是在跟匪徒比心态,你放心好了,等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们会主动向对方卖个破绽,引着他们上钩。”

    温庆良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我先把丑化说在前面,要是我女儿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我要向你们的上级反映,是因为你们的懈怠渎职,才导致我女儿的意外。”

    朱小君撇了下嘴,耸了下肩,看了看温庆良,又看了看秦宏远和秦璐,淡淡一笑,干脆闭上了嘴巴。

    话说到这个份上,无论是谁都不好再说什么了,秦宏远也颇为无奈,只好带着秦璐朱小君离开了。

    目送着这三人离去的背影,温庆良从衣兜中掏出了一个纸条来,这张纸条是刚才那三人冲出去看那名死士的时候,朱小君落在最后,才有机会丢给他的。

    纸片上写了九个字:静观其变,我自有安排。

    温庆良已经看了好多遍了,可是再怎么看他也想不明白,这朱小君到底是何方神圣。

    正因为朱小君的身份问题,温庆良判断不清他到底是敌是友,更无法判断出朱小君是否留了后手,这才以暗语告知谢伟,说他这边情况有变,希望谢伟能想办法跟他取得联系,重新商议一下接下来的对策。

    谢伟当然不知道温庆良这边出了什么变故,事先约好的暗语中,也没有设计到朱小君这块的问题。温庆良始终处于秦宏远的严密监视下,想通过正常的手段来联系显然是不可能的,这也是谢伟出奇招要派死士自投罗网的主要原因。

    可这一切,却被秦宏远简单粗暴地给破坏了。就在温庆良苦于无法应对的时候,朱小君竟然找了个机会,或者说创造出来了一个机会,给了他这张纸条,还有纸条上的这句话。

    从笔迹上看,朱小君写下的这九个字结构对程笔画工整,不像是匆忙而为,这就说明朱小君策划这种事是事先有所准备的,这反倒使温庆良更加迷茫起来,他怀疑朱小君是在故意试探他。

    因此,温庆良产生了将这纸条交还给秦宏远的念头,可就在手握纸条准备拿出来的时候,他又犹豫了。

    万一,这朱小君真的是自己人,那不就等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吗?

    最终,温庆良还是保持了缄默,好在朱小君的这张纸条上写的话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就算朱小君反咬一口,他也有充分的理由来应对。

    煎熬中,时间已经必须用秒来作为单位了。

    临近中午时分,谢伟终于向温庆良发出了进一步的信息: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下午三时整,到永嘉广场来面谈。

    看到谢伟发来的这条信息,温庆良松了口气。在他们事先制定的计划中,‘永嘉广场’就代表着谢伟已经做好了应变准备,这时候,温庆良只需要把秦宏远秦璐以及朱小君他们三个带入谢伟已经准备妥当的区域,那么,留给这仨的,就只能是任人摆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