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35章 阶下囚
    对温庆良来说,距离成功仅有一步之遥了。

    虽然因为朱小君的缘故,使得他和谢伟制定的计划产生了一些波折,但最终还是走上了他所希望的正轨上来。接下来,温庆良只需要在永嘉广场前停下车,后面的事情,谢伟都会办理的妥妥当当。

    谢伟应该在永嘉广场安排了一名曾经当过赛车手的属下,他会接替温庆良的司机位置,然后在城里引着身后的秦宏远他们兜上几个圈,借此机会来看清楚秦宏远他们到底调集了多少警力,又是如何的布置。

    掌握了这些情况后,谢伟会迅速做出调整,这时候,那名曾经做过赛车手的司机会把车驶向城外的高速公路,在高速公路上继续兜上两个圈,其目的就是想拖垮开车的秦宏远或者是秦璐。

    等天黑之后,那赛车手会将车子调个头,驶入谢伟预先准备好了的区域,在那里,会有一辆重型卡车等着秦宏远秦璐他们。

    以车祸的形式处理掉秦宏远和秦璐,然后再刺激朱小君挺身而出交换了温柔。

    温庆良相信,以他和谢伟之间的默契,两人一定能配合地天衣无缝,把这场戏演的完美无缺。

    秦宏远和秦璐因为死在工作当中,事后自然会成为烈士。而朱小君英雄救美,身陷囫囵,是死无葬身之地又或是在危难中力挽狂澜,那就要看朱小君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了。

    女儿被解救出来后,温庆良会把她安排到国外去。至于他自己,完全可以把这个故事给自圆其说了,之后仍旧可以穿他的军装做他的学问。

    实际的进程跟温庆良谢伟的设计相差不多,温庆良开着车来到了永嘉广场,在永嘉广场前刚一停下,一个黑衣黑裤头戴黑色棒球帽的三十来岁的男人便来到了车前,温庆良为他让了位置。

    那哥们果然是个驾驶高手,一上车便展现出了超人的驾驶技术,在川流不息的城内主干道上,居然能连续超车,而且还可以让车内的乘客感觉并不怎么摇晃。

    从下午三点钟开始,在城内一直到转圈转到了下午四点半,然后,那名曾经的赛车手将车子驶上了高速公路。

    这期间,朱小君一直保持着沉默。

    直到夜色降临,那赛车手在高速公路上兜了个弯子,从海湾出口下了高速,驶入一片工厂区的时候,朱小君忽然看到了对面相向行驶过来的一辆重型集装卡车,心里一惊,隐隐地感觉到了对方的实际意图。

    不能再伪装下去了,必须立即制止温庆良的这个险恶计划。

    事实上,在永嘉广场,温庆良给那名上来开车的黑衣男子让位子的时候,朱小君就已经判断出温庆良跟这个人很熟悉,至少也是曾经相识,那一刻,朱小君就已经明了了这温庆良和所谓的绑匪很有可能是一伙的。之所以一直不吭声,是因为朱小君想知道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但眼下,跟在身后的秦氏父女有了危险,朱小君当然不能坐视不管。

    用秦璐交代的办法,朱小君秒秒钟解开了手腕上的绳索,悄无声息地做好了准备,然后突然发难,用绳索勒住了那名司机的脖子。

    “立即停车,通知你的同伙,绝不能伤害了秦宏远和秦璐,否则的话……”

    朱小君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温庆良突然从手中翻转出了一个小瓶子,向着朱小君喷出了一股淡淡的烟雾。朱小君顿时感觉到眼前一黑,喉头窒息,再想着什么应对招数都已经来不及了,手上一软,松开了勒住那司机脖子的绳索,瘫倒在后排座上。

    那司机同时也受到了烟雾的影响,呛咳了两声,然后把车子停到了路边:“二叔,咱俩得换一换了,你喷出来的这玩意还真挺厉害的。”

    温庆良露出了胜利者才会拥有的笑容,拍了拍那名司机的肩膀:“大江辛苦了哦,等事情了结了,我一定让你干爹好好奖励奖励你!”

    那司机笑了笑:“啥奖励不奖励的?我常江的命都是干爹和二叔你们俩救下的,做这点小事,还好意思要什么奖励啊!”

    说话间,这二人已经换了位子,温庆良重新发动了车子,向前行驶了大概一公里的样子,然后驶入了一个废弃工厂中。

    ……

    朱小君终于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一睁开眼,便看到了秦璐的那张俏脸。“哟呵,咱们最勇敢最机警身手也最为利索的猪猪侠终于醒了哦!”

    “秦老大,咱们这是在哪?是天堂还是地狱?……啊哟喂……你干嘛掐我呀!”朱小君说着,伸出了手来,想摸一下秦璐的脸颊,试一试这手感还是否真实,结果却被秦璐下下了手,在朱小君的胳臂上恨恨地掐了一把。

    “老娘这是在告诉你,咱们还活着,没死!”

    “没死啊!”朱小君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一点喜悦的成分都不带:“草,还不如死了呢!”

    身后传来的秦宏远的声音:“这说的什么话?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咱们死不了,就会有翻盘的机会!”

    朱小君翻了个身,坐了起来,苦笑道:“翻盘?怎么翻?人家铁定了主意,要除掉你们父女俩,等着吧,等他们把咱们耍够了,一人一刀……窝靠!秦老大,你怎么这么狠?”

    “闭上你这张乌鸦嘴!说点好听的能死了你啊?”秦璐被朱小君惹得心烦,狠命地拧了把朱小君的耳朵,然后坐到了一边。

    朱小君揉着耳朵,站了起来,四处敲敲打打:“咱们不能这样坐以待毙,来,都站起来,看看这牢房有没有薄弱之处……”

    秦宏远叹了口气道:“别白费力气了,在你昏迷的时候,我跟璐丫头已经看过两遍了。”

    朱小君停了下来,愣了下,问道:“对了,你们父女俩是怎么着的道?我记得他们是想用大卡车来对付你们的,我当时担心你俩的安危,就冲那名司机动手,没想到被温庆良给暗算了。”

    秦宏远苦笑了下,答道:“温庆良找来的那名司机还真是个开车的好手,要不是事先安装了定位跟踪器,我想,我们七八辆车都会被甩的没了踪影。”

    朱小君转过脸看着秦璐:“秦老大,你不是拿过全军区驾驶第一吗?怎么还让那小子给甩了呢?”

    秦璐没好气地回道:“山外青山楼外楼,有什么不好解释的?”

    秦宏远道:“我们跟踪着你们下了高速,刚驶入这片工厂区,迎面就冲过来了一辆集装车,路就那么宽,璐丫头根本无法躲闪,只能往路下面躲,结果翻了车。”

    朱小君嘿嘿笑着:“翻车之后,就被人家给俘虏了!”

    秦宏远苦笑道:“不被俘虏那又能怎么着?人家七八个人,手里还拿着枪,有句话叫好汉不吃眼前亏,你说是不是呢?”

    秦璐嘲讽道:“我们那是干不过人家才被抓的,可你呢?连个屁都没来及放完,就被人家给那啥了,还好意思笑话我们?”

    “你怎么知道我屁没放完就被放倒了?”朱小君讪笑坐到了秦璐的身旁:“说,你们是不是在那辆车中安装了监视?”

    秦璐翻了翻眼皮:“你说呢?”

    秦宏远插了句话:“若不是看到你突发情况,璐丫头就不会分神,说不准就能避开那辆卡车。”

    朱小君摸了下鼻子:“这么说,怪我咯?”

    秦璐叹了口气,靠着墙躺了下来:“不怪你……又能怪谁呢?”

    朱小君顺手给秦璐捶起腿来:“秦老大,你说你也是的,干嘛这么关心我呢?这下好了,咱们仨被人当成小兔子给关起来了,想什么时候宰了我们就可以什么时候……”

    秦璐听着心烦,一抬腿就要蹬上一脚,朱小君早有提防,嘿嘿笑着一闪身,躲了过去。

    “这话你不爱听,那我就说句你爱听的吧,咱们的人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找过来了!”朱小君一副很得意的样子,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一个黑漆漆的小玩意,举在了手上:“温庆良他们是百密而一疏,居然还给我留下了这玩意,怎么样?我说我带着这玩意有用吧?”

    秦璐轻轻地摇了摇头,重重地叹了口气,缓缓地闭上了双眼,根本没搭理朱小君。

    秦宏远在一旁叹道:“又有什么用呢?你看这房间,出了这道铁门之外,四处密不透风。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地下室,而这间地下室的四周都是加了屏蔽的……小君啊,你可能还不知道,你昏迷了已经快十个小时了,我们的人如果能监测到我们的位置的话,早就应该能把我们救出去了!”

    “都已经十个小时过去了?”朱小君傻了眼,愣在了原地:“温庆良这狗ri的倒还真有耐心啊?”

    秦宏远苦笑道:“恐怕他也很想尽早赶回来折磨我们,不过,他首先得把咱们的同伴给引开……呵呵,等他们有了闲心来折磨我们的时候,我们就真的没有了翻盘的希望。”

    话音刚落,就听到铁门之外传来了一串脚步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