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36章 摊牌
    脚步声有些杂乱,显然不是一个人的,但听上去,那脚步声的拥有着似乎很镇定,就像是在自个家走路一般。

    能有这种心态走路的人,显然是温庆良的同伙。

    秦宏远和秦璐都是非常有经验的人,心里一明白了这个道理,脸色随即变得难看起来。

    而朱小君对这些却是毫无经验,这厮一听到有人过来,立马跑到了铁门旁,使劲地捶着铁门,还大声呼叫着:“我是朱小君!快放我出去!”

    脚步声越来越近,终于来到了铁门外,一个很熟悉的声音钻进了牢房中那仨人的耳朵:“秦所长,小秦队长,还有朱小君,你们听好了,没错,我就是温庆良,我奉劝你们三位,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不然的话,咱们双方的面子都不会太好看。”

    朱小君下意识地闭上了嘴,转过头来看着秦宏远。

    秦宏远清了下嗓子,回应道:“温庆良,事已至此,胜负已分,我们已是你是刀俎上的鱼肉,还能做出怎样的抵抗呢?”

    温庆良于门外笑道:“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果然如此啊,秦所长真不愧为一方枭雄,温某佩服。”

    说话间,铁门外传来铁门锁转动的声音,然后,温庆良便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其身后,还站着两名荷枪实弹蒙着脸面的匪徒。

    看着温庆良,朱小君突然笑开了:“温大老总,你不会……”

    温庆良举起了带着手铐的双手,苦笑道:“我出卖了你们,原以为他们就此会放过我和小女,可真没想到,我的下场竟然和你们差不多,甚至还不如你们。”

    “那你过来是……”朱小君带着斗大的疑问号问道。

    温庆良又是一声苦笑:“劝降!除了劝降,我还有什么作用呢?那帮匪徒说,他们并不愿意与警察为敌,希望能坐下来和你们几个好好谈谈。”

    “坐下来谈谈?”秦宏远深吸了口气:“谈谈倒是可以,可就是不知道他们的底线是什么?若是太过于天方夜谭的话,谈还不如不谈,痛痛快快把我们送上路得了!”

    温庆良走进了牢房中,站到了秦宏远的面前:“他们希望你们休息三四天,四处走走逛逛,当然,身上得确定携带了你们手下可以监测到的定位器。”

    秦宏远露出了笑容:“他们这是想把警方的注意力转移开,温庆良,你是怎么打算的?”

    温庆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我已经答应了他们,估计把他们要求的事情做完,刚好需要三四天左右的时间。”

    一旁的秦璐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冲过来抓住了温庆良的衣领:“你说什么?你答应了他们?你不是说他们的病毒研究要是有了突破,整个国家和民族都会遭殃的吗?”

    温庆良也上了火爆脾气,瞪着秦璐大声回敬道:“可是我又有别的选择吗?我女儿在他们手上,而你们这些做警察的却被人家玩弄于股掌之间,我对你们早就失去了信心!失去了信心!你懂吗?”

    秦璐猛然发力,将温庆良拉扯到了几乎跟自己面贴着面的位置,一字一顿,压低了嗓门吼道:“如果不是你的背叛,现在被关押的就不是我们,而是那帮匪徒!你懂吗?”

    温庆良笑了。先是小声的带有嘲讽意味的笑,然后便是放肆的大笑,最后则是说不出味道的狂笑。“好吧,就算你说的是对的,但这已经来不及了!现在的问题是如果我们不答应对方,那么我们这些人,还有我那可怜的女儿,都得死!”

    秦宏远轻轻地拍了拍秦璐的肩,然后掰开了秦璐抓着温庆良的那只手:“璐丫头,不要激动,激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朱小君忽然道:“我认为温总的选择是对的,这个时候,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不然的话,我们成了三具尸体,可人家的病毒研究却仍在继续。况且,温总并不是这个世上唯一的病毒专家,没有了温总的参与,说不准人家的病毒研究会进行的更为顺利。”

    秦宏远点了点头,对秦璐道:“璐丫头,你看人家朱小君,就比你识大体……好了,温总啊,你可以回去了,就说我秦宏远认栽,答应他们的要求。”

    对自己的父亲也好,又或是对朱小君,秦璐都是无比的信任,她坚信秦宏远和朱小君都不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可是,这爷俩此刻却一唱一和地向敌人服软举白旗,秦璐弄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又不愿意打乱了这爷俩的计划,只好皱着眉头,再次回到了刚才躺着的墙角。

    “既然你们同意了,那咱们就不要耽误时间了。”温庆良重重地叹了口气,接着道:“匪徒的首脑说要跟你商量一下具体的细节,你们见面的地点就在这儿,朱小君和我都不是警察,需要回避一下。”

    “朱小君是我502所的特聘侦查员,怎么就不是……”秦宏远不知道温庆良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还想为朱小君辩解一下。

    温庆良耸了耸肩:“这种话,你没必要跟我说,等匪徒的首脑来了之后,你跟他说好了。”

    朱小君摸了下鼻子,将嘴巴贴在了秦宏远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秦宏远听了朱小君的小声嘀咕,终于点了点头:“嗯,你说的也有道理,好吧,你就跟温总暂时回避一下吧!”

    朱小君嘀咕的那几句话,意思是说他身上不是带了一个能发射定位信号的小玩意嘛,只要能跟着温庆良到了一个没有信号屏蔽的地方,那么弟兄们就会立马监测到信号并做出定位,这样一来,大伙不就有希望了吗?

    秦宏远虽然对朱小君的所说没抱有多大希望,但也绝非是完全绝望,这才答应了。

    可是,一出了铁门,事情就变了。

    那两名荷枪实弹蒙着脸面的匪徒重新锁上了铁门之后,便喝令朱小君脱光所有的衣物。

    “这是对我的侮辱……”朱小君愤怒地抗议着。

    可回答朱小君的却是两只黑洞洞的枪口。

    “士可杀不可辱,我宁愿……”

    不等朱小君把豪言说完,那俩匪徒便做出了回应——打开了枪支的保险。

    朱小君在心里迅速地盘算了一下,如果他突然发难,袭击那两名匪徒的话,估计会有五成以上的把握。

    是干还是不干呢?

    正犹豫,温庆良说话了:“朱小君,你刚才说了,只有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对你而言,想活着的唯一办法就是服从。否则的话,我敢保证你无法活着走出这间地下室。”

    朱小君瞄了眼前面幽暗狭窄至少还有二三十米的走廊,轻轻地叹了口气,开始脱衣服了。天知道匪徒们在这走廊中有设置了多少个监视埋伏。

    此时的季节虽已是初秋,但海岛市太过靠南,所以依旧是盛夏的气温。脱掉了单衣单裤,也就只剩了一条内裤。

    “脱!内裤也不能留!”那两名蒙面匪徒中的一员,用枪口戳了下朱小君。

    就在朱小君颇为无奈地脱下了内裤的时候,温庆良却突然打开了一只强光手电筒。

    “好了,朱小君,你现在可以穿上衣服了!”温庆良手持着强光手电筒,将自己隐藏在了后面的阴影中,看不出来他的表情是平静还是震惊。

    “就为了看我这么一眼?”朱小君却不着急穿上衣服,光着身子在温庆良眼前转了一圈:“温大老总,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变态,怎么着,对本少爷的胴体还满意不?”

    温庆良关上了手电,冷冷地回道:“我刚才说了,想活着离开这间地下室,就必须无条件服从所有命令。”

    朱小君讨了个没趣,只得穿回了衣服。

    而此时,温庆良双手上的手铐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温庆良不再言语,而是调转了头,向着走廊的另一头走去,朱小君只能是乖乖地跟在了温庆良的身后,而那两名蒙面匪徒,则是一步不拉地端着枪跟在了朱小君的身后。

    走廊的尽头便是楼梯口,上了楼梯,来到了地面上,朱小君长出了口气,他身上带着的那个能发射定位信号的小玩意并没有被匪徒搜走,而现在,估计他们那帮前来海岛办案的兄弟,已经收到了那只小玩意发射出来的信号,或许只需要二十分钟,甚至连二十分钟都不需要,警方的人便可以找到这个地方。

    “朱小君,你到底是个什么人?”温庆良转过身来,面对着朱小君:“说你是秦宏远的手下,可你身上却有着‘炽焰诛’的标记。说你是‘炽焰诛’的人,可你的心思却始终是想搭救秦宏远他们。说,你到底是谁?”

    温庆良恢复了常态,那两道阴鸷的目光使得朱小君禁不住打了两个冷战。

    “既然你承认了你知道‘炽焰诛’这个组织,那么就等于你承认了你温庆良便是三十年前的那批穿越者之一,对吗?”

    “穿越?”温庆良大笑起来:“你当我们这是在拍电影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