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37章 九爷威武
    来到了三楼的一个房间,温庆良推开了朝南的一扇窗户:“朱小君,你看看那边,你说,警察们能想到我们现在躲藏的这地方么?”

    朱小君顺着温庆良手指的方向,看到不远处的一片废墟,顿时想起了几个月前跟蒋光鼎的那一场殊死相搏。

    “坐吧,朱小君,不要再幻想那帮蠢得像猪一样的警察们能找到我们这儿,你身上的那个定位器也只当是废品好了,在这儿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温庆良抬起手来,指着四面的墙壁,笑着道:“这整幢楼包括外围一百米的范围,我们都做了无线电屏蔽,还有这四面墙的外面,连我都不知道埋伏了几名枪手,我只知道,只要你小子有了不轨企图,秒秒钟便会被打成筛子。怎么,你不信?需要试一试么?”

    朱小君不得不相信了温庆良。

    刚才从地下室刚一出来的时候,温庆良提到了‘炽焰诛’这个组织,朱小君在那一霎那间便已经确认了温庆良的真实身份。虽然温庆良在面对朱小君的质问的时候,以拍电音的说辞搪塞了朱小君,但朱小君理解为,那只是因为还有两个不相关的蒙面匪徒在场的缘故。

    朱天九说过,他们那帮穿越者的母体世界比现今世界领先了五十年,也就是说,现在虽然已经过去了三十年,但温庆良他们那批穿越者的见识还是比现今世界领先了二十年。

    见识,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一个人的智商。

    朱小君绝不敢轻视温庆良这种人。

    “我信,我当然相信,就算你现在说你会飞,我都信!”

    “那就好!朱小君,现在这房间中就你我二人,咱们坦诚不公地谈一谈,好么?”温庆良对朱小君拿出了罕见的尊重:“哦,外面的那些枪手,只能看到我们在做什么,但绝对听不到我们在说什么。”

    朱小君点了点头。

    “告诉我,你左侧臀部上的炽焰标志是怎么得来的?”

    “我要是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你会信吗?可是,从我有记忆的时候,那个刺青就已经存在了,起初我还以为是块胎记,可是读了医学之后才知道,胎记绝对不会那么精致。”

    “你父亲叫朱大梁?”

    “准确的说,是养父!”

    “那么,你又是如何知道‘炽焰诛’这个名字的?”

    “不是你先说出来的吗?”

    “在彭州的迎宾馆,你说你最喜欢葫芦娃中的火娃,还给它取了个名字叫‘炽焰诛’,朱小君,你不会那么快就忘了这件事情了吧!”

    “忘是当然不会忘,不过我说的‘炽焰诛’的那个诛,可不是诛杀的诛,而是……”朱小君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刚才的话中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漏洞:“好吧,我承认,我早就知道了‘炽焰诛’这个组织,而且,我跟这个组织还有着扯不清理更乱的关系。”

    “说!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这是你能活下来的唯一希望。”

    “三十年前,陪同你们这批精挑细选出来的金融或医学专家穿越到这个世界来的还有‘炽焰诛’天字辈和地字辈的十五名特工。他们名义上是为了保护你们这些专家,但实际上,也起到了监视你们的作用。但是,天字辈特工中的老大朱天一却因为爱情而背叛了组织,遭到了‘炽焰诛’组织其他特工的联手追杀。后来,朱天一把那些追杀他的人引到了你们的穿越隧道中,并用特制的炸药,毁灭了那个穿越隧道。从此,你们这些专家们,就成了没人管没人问的闲人。我说的,没错吧?”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朱天一有个好兄弟,在‘炽焰诛’天字辈中排老九的朱天九,是他亲口告诉我的!”

    温庆良禁不住浑身一颤:“朱天九?九爷?他还活着?”

    “当然活着!要不然,你以为是朱天九托梦告诉我的这些故事吗?”

    温庆良仰天长叹之后,便低头沉默了,过了好一会,才接着问道:“那么,朱天九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故事呢?”

    朱小君指了指自己左侧的屁股:“还不是因为这玩意……朱天九说,我其实是‘炽焰诛’组织的那名背叛者朱天一的儿子。”

    温庆良的身躯又是一颤:“你说你是朱天一的儿子?”

    “不是我说,是朱天九这么说!”

    “朱天九!又是那个朱天九!朱天九的话就那么可信吗?”

    温庆良的话音刚落,那房门突然吱扭一声被推开了,紧接着便露出了一个肥头大耳的秃脑袋来:“我朱天九的话不可信么?”

    伴随着话音,一个猥琐老头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跟温庆良打了个照面后,二人几乎同时惊呼道:“是你?”

    惊呼之后,温庆良显得很激动,上前两步,想给朱天九来个大大的拥抱。可是朱天九却退了一步,一闪身,跳到了房间中央的桌子上坐了下来:“我家小君怎么得罪你了?要被你关起来审问啊?”

    温庆良讪笑道:“哪里敢?九爷,我只是想跟小君聊聊天而已。”

    朱天九拉长了脸:“还说没有?那地下室是怎么回事?这房间外面埋伏的枪手,又是怎么回事?”

    温庆良磕巴了:“这……都是……以防万一啊,是在保护……”

    朱天九冷哼了一声:“垃圾吧倒吧你,别以为能骗过我,‘炽焰诛’的人,能那么好欺骗么?”

    眼看着温庆良额头上的汗滴都要成小溪了,朱小君连忙为温庆良解了围:“九叔,温总没撒谎,只是因为他并不清楚我的身份……”

    朱天九瞥了朱小君一眼:“什么九叔?我是你大爷!行了,你暂时没有说话的必要,我得抓紧时间跟这位温大老板聊一聊。”

    在申海的时候,朱小君并没有把朱天九怎么放在眼里,那天在朱天九的卫生间中的交手,使得朱小君误以为朱天九的本事也就是跟他差不多而已。但是,朱天九却能够悄无声息地跟着他从申海到了彭州,又从彭州到省城再到海岛,最后还能跟到这儿来,就说明这个猥琐老头确实有着不一般的本领。

    尤其是朱天九以一己之力,犹入无人之境一般,突破了温庆良布置下的种种防备,这等本事,朱小君估计,就算他跟秦氏父女三人联手也无法做到。

    因此,这一刻,朱小君对朱天九充满了敬仰,以至于朱天九命令他闭嘴歇着,朱小君毫不犹豫地便闭上了嘴巴。

    “老温啊!十六年前的那个晚上,我记得同样也是初秋,我对你说的话,你不会都忘记了吧?”

    温庆良就像是个做错事的小学生站在班主任面前一样,双手垂在大腿的两侧,微微的低着头:“怎么会忘记呢?九爷,若不是您及时赶到,温某以及小女都已经化作了尘土了。”

    “别说这些酸溜溜没用的话,我就问你一句,那天晚上,你姓温的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算!当然算!”温庆良有些着急了:“我温庆良虽然是一代书生,但也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说过的话当然要算数!”

    “嗯,算我没看错你!”朱天九摸出了他的烟斗,装上了烟丝,掏出了盒火柴,点着了火,吧嗒吧嗒抽了几口:“姓谢的,你该滚出来了!他妈de,不敢见老子是不?”

    话音还未落,门口便现出一高高廋廋的五十多岁的老男人:“九爷……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朱天九伸出手在鼻子旁扇乎着:“就你身上那股味,我五十米之外便能闻得到!”

    那老男人连忙抬起胳膊,把鼻子凑近了,嗅着自己的腋下,很是迟疑地问道:“我做过手术了,又用了香水,你怎么还是能闻得到?”

    朱天九冷哼一声,却没搭理那老男人,转而对温庆良道:“这十五年来你姓温的和姓谢的做的都不错,各自有着自己的事业不说,还联手控制了不少的企业,小日子过得确实挺幸福的。但眼下问题来了,你们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吧?”

    温庆良叹了口气,回道:“五年前,从那边又过来了一批人,其中,有一个蒋光鼎跟我有了接触,但他似乎并没有发现我的真实身份。”

    朱天九指着朱小君道:“要不是这小子把蒋光鼎逼得走投无路了,你觉得你的身份还能隐瞒多久呢?是,朱老大在毁掉三十年前的那个穿越隧道的时候,同时毁掉了你们所有人的身份档案和联系方式,那边的人要是找你们确实有些困难,可这是绝对的吗?”

    温庆良默默地摇了摇头。

    “还有你,姓谢的,这些年你的钱赚了不少吧?”

    “九爷,我谢伟赚的钱确实不少,但是我谢伟绝对没有往自己的口袋里装,都存在那个账户里了,就等着九爷您的一声号令呢!”

    朱天九很是满意地点了下头:“我的意思是说你也算是个名人了,你说那边的人会不会盯上你呢?”

    谢伟显得有些慌乱:“依我看,那是迟早的事,九爷,您得给兄弟想个办法啊!您是知道的,我和老温已经不想再回到过去了,唉!……我们不想再做那个什么狗屁计划中的炮灰,我们只想着安安稳稳地活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