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38章 三个理由
    朱天九又装了一袋烟丝,可点火的时候却怎么也划不着火柴。

    温庆良赶紧上前,接过朱天九手中的火柴盒,替朱天九点了火:“九爷,十六年前的那个晚上,你救了我和我的小女,还为我的夫人报了仇。那天,你叮嘱我,要我好好的活下去,你说,你已经为我们清除掉了‘炽焰诛’派来的所有特工。从那天起,我就认定了九爷你是一个看上去冷漠怪异,但内心却是古道心肠的好人。九爷,十六年过去了,您就再一次发发慈悲,帮帮我们兄弟吧!”

    朱天九吧嗒吧嗒抽着烟,不小心被呛到了,连咳了好几声:“我老了……腿脚也不如以前了,尤其是这脑袋瓜子,更不好使了。不是我朱天九不愿意帮你们,是因为我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我调查过了,那边五年前派来的人倒也好办,因为在打通隧道的时候出了点问题,所以总计十个穿越舱最终成功的只有一个,而那成功穿越的五个人中已经被我家小君干掉了俩,剩下的仨我也基本上确定了目标。可是,就在不久前,那边又往这边传送了一批,而这一次,穿越舱达到了二十个,成功率和我们三十年前一样,百分之百!”

    “这么多?”温庆良和谢伟几乎同时惊呼起来。

    “不可能!”温庆良惊呼之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彭州闹出的那个房屋凭空消失的事件传出来之后,我就心知不妙,于是便去现场看了一下。按理说,这一次交换的物质并不多,比起咱们三十年前交换了一个小山包来说,这一次交换的不过是上一次的千分之一万分之一,怎么能传送那么多人过来呢?”

    谢伟拍了拍温庆良的后背:“老兄啊,时代在进步,科技在发展,你想想,三十年前我们刚到这个世界来的时候,那时,这边多落后啊!但三十年过去了,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样子?咱们那边,可是比这个世界还要领先五十年啊!”

    朱天九抽完了烟,把烟斗在桌子上磕了磕,哼了下鼻子,道:“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但事情就是这么回事,‘炽焰诛’经过了朱老大的那件事之后,做出了巨大的调整,这一次过来的一百人当中,全都经过了‘炽焰诛’的特殊训练,个个都是身怀绝技。你们说,就我这把老骨头,怎么能对付得了他们呢?”

    “那我们该怎么办?主动屈从他们?重新捡起曾经的信仰?”

    朱天九摇了摇头:“在他们的眼睛中,我们还有什么作用呢?当他们掠夺了你们的知识和财富之后,谁还会珍惜你的那副臭皮囊呢?对‘炽焰诛’,我朱天九理解的可比你们二位要深得多啊!”

    温庆良听说过樊罡的故事,又亲眼见证过蒋光鼎的死亡,他也曾把这二人的故事告知了谢伟。这批人,为了所谓的信仰,连自己的生命都不会珍惜,又何谈会珍惜他们这些三十年前的老人的生命呢?

    绝望的神情开始显现在温庆良和谢伟的脸上。

    朱天九突然嘿嘿笑了起来:“你们俩啊!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呐!我朱天九没这个本事帮助你们,但并不代表就没了人能帮助你们啊!”

    温庆良和谢伟又是同时惊道:“谁?还会有谁有这样的能力?”

    朱天九手指朱小君:“除了我家小君,还能有谁?”

    “他?”温庆良和谢伟都摇起了头。

    朱天九笑道:“你俩别忘了他老子是谁?‘炽焰诛’上百年来的第一人朱天一啊!我朱天九的这点能耐跟朱老大比起来,连个小拇指都算不上,朱老大当年要不是因为有老婆孩子拖累着,哪里需要走此下策?分分钟也就打发了天字辈的其他兄弟!”

    “可是,朱天一是朱天一,而朱小君是朱小君……”

    朱天九大笑:“若是论拳脚功夫,现在的朱小君比起当年的朱天一,那是连根毛都算不上,但若是比脑袋瓜子,这儿子就不见得比老子差多少,而且,我家小君还有个最大的优势,那可是他十个老爹都比不上滴……”

    “什么优势?”朱小君在一旁闷了很久了,这会子终于忍不住,插嘴问了一句。

    朱天九指了指自己的脸:“厚脸皮啊!”

    朱小君两眼一斜嘴巴一撇,小声嘟囔道:“猥琐的老家伙,兜着弯骂人,真不要脸。”

    声音虽小,但对于朱天九来说,却足够听得清楚,但这老家伙并没有生气,而是认认真真地解释道:“我说的可是真话,根本不是在兜着弯子骂人。朱老大就是因为脸皮子薄,死要面子,所以他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使出掉份子的手段。但我家小君就不一样了,只要能达到目的,他才不会管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你说是吗,小君啊?”

    朱小君冲着朱天九竖起了中指:“我要是有朱老大的那身本事,我也不会厚着脸皮用下三滥的手段呐!”

    朱天九摇着头:“不一样,绝对不一样。这厚脸皮啊,绝不是一早一夕能锻炼出来的,那可是你从小到大的二十多年的生活环境和一件又一件的小事情淬炼出来的。就拿我来说吧,九爷我一直想把脸皮变的厚一些,可再怎么努力,也是白搭,为什么?就是因为我打小受到的教育不允许,成长的环境也不允许……”

    朱小君忍不住笑道:“拉倒吧你,别的不说,就说你在你那卫生间里布置下的手段,还不够卑鄙无耻下流……”

    朱天九呵呵笑了:“那不是为了验证你屁股上是不是有那么一个炽焰标记嘛!我这也是无奈,要怪也只能怪那个朱大梁,要不是这老小子跟我玩捉迷藏,我一时半会的没找到他,我也不用这么麻烦,一个又一个的去诱惑那些年纪差不多的小伙子。”

    朱小君撇了下嘴:“我知道我说不过你,因为你老人家的脸皮比我厚多了!不过,我要严肃地纠正一件事,我那不是脸皮厚,我那叫心态好!懂不?”

    朱天九继续呵呵笑着:“行吧,反正都是一个意思。”转而又对温庆良和谢伟道:“你们能看上我家小君也好,看不上也罢,反正路就那么一条,你们俩爱走不走。”

    信仰是一个人的信任所在,但和信任有所不同的是,信仰还包括了一个人的价值所在。时间这把杀猪刀把温庆良和谢伟的信仰折磨的已经是七零八落了,而对安逸生活的渴望又使得他们已经是七零八落的信仰被抛到了很偏避的角落中,当朱天九无情地指出他们在新来者的心中已然失去了价值的时候,三十年前建立起来的信仰在秒秒钟便灰飞烟灭。

    失去了信仰,剩下了对生命的无限渴求。

    温庆良和谢伟都很清楚,以他们个人的力量,是决计对抗不了有组织的新来的穿越者的,即便是朱天九答应了带着他们俩一块来对抗那些人,也无非是把原本很微茫的希望翻了一倍两倍而已,而原来的希望,最多也不过就是百分之一。

    唯一的办法就是借助与当今世界的力量,比如,秦宏远代表的502所以及秦璐代表的警方。而朱小君,便是那个能够把他们连接在一起的唯一纽带。

    “九爷,我和谢伟的命都是您救下的,没有您,我们早就成了孤魂野鬼了,您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好了!”温庆良在跟谢伟进行过眼神交流后,向朱天九做出了表态。

    谢伟跟着补充道:“二十几年前,要不是朱天一朱老大,我们同样也活不到今天。九爷,朱老大没完成的遗愿,您老和朱老大的儿子,就带着我们一起来完成吧!”

    朱天九摇了摇头:“我都说了,我老了,腿脚不方便了,脑袋瓜子也不好使了,能带着你们活下来的只有我家小君一个人,你们若是信我家小君,那么我就搭上我这把老骨头,咱们一起尊认我家小君为我们的首领,若是不信,那我也只能祝福两位福大命大,咱们都好自为之,听由天命吧!”

    还没等温庆良和谢伟进行完眼神交流,朱小君却跳了出来:“朱老九,你这么安排,有没有征求过我的意见?我凭什么就要冒着生命危险带着你们三个去跟人家一大帮掌握了高科技的家伙去对抗?我安安稳稳地做我的公司赚我的钱不好么?”

    朱天九嘿嘿笑道:“我就说你是个厚脸皮吧?这种话,若是放到了朱老大身上,他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好吧,我就跟你说说,你为什么非得当这个首领的道理!”

    “别给我整那些没卵用的大道理,要整,咱就整点接地气的,这样吧,你给我三条理由,合适了,咱就拼一把,不合适的话……”朱小君傻傻一笑:“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第一……”朱天九毫无犹豫:“你是朱天一的儿子,是‘炽焰诛’近百年来唯一一个达到火神级别的朱老大的血脉延续,就算你不想跟他们战斗,他们也会主动找到你,除掉你!”

    “……嗯,这算是一个理由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