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42章 铁三角
    秦宏远深知秦璐和朱小君这一对活宝的个性。若是把他们两个分开来,可能每个人还都会正常一些,但这二人若是合了体,那可就是一副天老子老大我们俩老二的态势,别说他秦宏远,就算是面对老大天老子,这俩货也敢当面不当面的戏弄一番。

    老奸巨猾的秦宏远盘算着,与其是逆着他们俩的性子,倒还不如顺着他们,反正孙猴子是跳不出如来佛的掌心的。

    达成了这番约定后,秦宏远耸了下肩:“现在,是不是可以通知温庆良和谢伟,让他们把铁门打开喽?”

    朱小君却摇了摇头,回道:“我来的时候,并没有跟他们有这方面的约定。”

    秦璐气鼓鼓地走向了铁门:“你个死猪头为啥不跟他们说好了呢?你……”秦璐的话没说完,因为她轻轻一推,那原本锁得死死的铁门竟然吱嘎一声打开了。

    朱小君回到这间牢房的时候,三个人都清楚的听到了铁门被重新锁上了的声音,这之后,就再也没听到铁门上有什么动静。“是九……是朱天九!”朱小君差一点说漏了嘴叫成了九叔:“这个朱天九可是那边的‘炽焰诛’组织的一个高手。”

    秦璐皱了下眉头:“这个朱天九都这么厉害了,那你说的那位朱天一,岂非不是能上天了?”

    “可不是嘛!”一听到朱天一的名字,朱小君的心里就像是被揪了一把:“他为了咱们这个世界上的人不至于被他们的‘亲密无间’计划所祸害,选择了跟穿越隧道同归于尽的道路……”

    秦璐的声音也跟着多了些严肃:“是啊,他是个英雄!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勇气的。”

    朱小君从朱天九的口中听到过对朱天一的这种评价,也从温庆良和谢伟的口中听到过相同的评价,但是,唯独这一次,从秦璐的口中听到了这番对朱天一的评价,朱小君的心中泛起了波澜。

    这波澜的起因并不是感动,而是……怨恨!

    就连朱小君自己一时间也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有怨恨的情绪,更不明白为什么只会在秦璐的面前提起了朱天一他才会有着这样的感觉。

    直到秦宏远转过身来跟他们俩说话的时候,朱小君这才恍然:秦宏远为了自己的事业,在秦璐最需要他的时候,却抛离了秦璐。而朱天一同样如此,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个英雄理念,自己走了不说,还带走了朱小君的亲生母亲,只把朱小君一个人孤苦伶仃地丢在了这个世界上。

    “看来他们是真心诚意的。”秦宏远转过身来说道:“他们已经离开了,这就说明不管我们接不接受他们的投降,他们都决定了不再与我们为敌。”

    一边说着话,一边向上走,很快便出了地下室来到了地面上。

    果然如秦宏远所说,温庆良和谢伟包括朱天九都已经不见了踪影,破旧的楼房前停了两辆崭新的车子,跟秦宏远向海岛市警方借来的相比,其档次高出了不止一层。

    “你还别说,这温庆良还真是会来事,知道我们502所经费紧张,赔不起毁坏的那辆借来的车子。”秦宏远一边说笑,一边走向了第一辆车,拉开了车门:“哦?还留了一封信,小君,温庆良给你留了封信,上面写着要你亲启。”

    朱小君踱了过来,接过了那封信。

    “小君,秦所长,小秦队长:你们在下面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感谢你们对我们的信任和包容。我们先走一步,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只是因为你们的人已经发现了我们,为了不节外生枝,也是为了能给你们留下充分的解释空间,所以我们才会不辞而别。请放心,我们对自己的承诺绝不会反悔,你们可以随时召唤我们归来。温庆良。”

    刚读完信,就听到远处隐隐地传来了警笛声。

    ---------

    几乎与此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申海,佟律新和陈光明坐到了一家装修十分考究的茶馆中。

    此时的佟律新已经深深地陷入了丽莎为他编织的情网之中,对这个女人,佟律新有着的不光是欲望,更多的还有感动和感激。

    对佟律新来说,丽莎就是一个把雪耻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的女人,一个富贵华丽的将自己的身子都给了自己的女人,一个不求任何名分丝毫没有霸占企图的女人,一个时时刻刻都在为他考虑的女人。面对这样的一个女人,佟律新无以回报,只能在心中发誓,要倾尽全力来帮助她尽早地完成了报复朱小君的心愿。

    因此,他顾不上一******所带来的疲惫,天一亮就购买了机票,飞来了申海。

    可惜的是,他的目标之一陈光明却不在申海。

    好在陈光明答应了他要尽快赶回来跟他见面,这才有了今天下午的茶局。

    陈光明和佟律新是同一个属相,但年龄上相差了整整一旬。对这个年轻人,佟律新的认识是陈光明是一个在市场上敢于拼搏但缺乏原则性的人,换句话说,也就是在佟律新的心目中,陈光明是一个有奶便是娘的家伙。

    这也怨不得陈光明。

    对一个当初上大学的时候举家借债才凑足了学费的寒门学子来说,钱,无异于生命!五年医学生能够顺利读下来,虽然这期间少不了朱小君的多方援助,但更主要的是陈光明的那股为了钱而敢于玩命拼搏的精神。打短工的时候,别人不愿意做的脏活累活,陈光明愿意做。有机会被富婆包养的时候,别人会瞻前顾后犹豫重重,但陈光明不会。这其中主要的原因就在于陈光明不单需要赚钱养活了自己,他还需要赚更多的钱去资助他的父母姐弟。

    大学期间,几乎所有的同学包括老师都认为陈光明确实是一个有奶便是娘的人,为了钱,他可以扔掉所有做人的尊严。

    但唯独朱小君没这样说过陈光明。

    佟律新当然不会把他的这种观点表达出来,相反,他给予了陈光明极高地尊重,谈话间,佟律新不止一次地把陈光明定位为销售天才,并且不断地暗示陈光明,奇江医疗的平台太小了,他陈光明应该去寻求更大更高的平台,这样才能充分地展现他陈光明的价值。

    陈光明被佟律新接连不断的奉承话给整晕了,飘飘然地向佟律新问道:“佟大博士,我怎么就听着你这话里有话呢?我陈老五是个直脾气,你就别跟我兜弯子了,有话咱直说,行不啦?”

    佟律新客气地请走了为他们服务的茶师,又指了指面前的茶桌:“光明老弟,你知道咱们在这儿喝的这场茶要花多少钱么?”

    陈光明不屑地笑了笑:“别的不说,就看刚才那个泡茶的小姐的长相,就知道消费一定不低,嗯,我估计,怎么着也得五百块。”

    佟律新微微地摇了摇头:“五百块刚好够水钱,茶叶钱和茶师的服务费都还没算。”

    陈光明夸张地吐了下舌头:“这哪是在喝茶啊?这比喝血都贵啊!”

    佟律新笑道:“我也知道这不值,但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光明老弟,我想,你应该不会拒绝做一个有钱人的机会吧?”

    陈光明不假思索答道:“那当然!我现在没别的想法,就是一心赚钱,等攒够了本钱,我也像朱小君那样,开一家自己的公司。”

    佟律新轻轻地叹了口气:“攒钱?那得攒多久呢?五年?还是十年?”

    陈光明的目光顿时迷茫了。

    佟律新顿了顿,接着道:“你的铁哥们朱小君哪方面都不错,就一点不好,可就这不好的一点,却是一个致命的缺点……他对兄弟,太抠门了!”

    佟律新对朱小君并不了解,他知道的朱小君,多数都是张石或陈光明闲下来的时候聊起到的朱小君。闲聊的时候,张石和陈光明都会笑话朱小君是个大抠门。

    陈光明此时只是笑了笑,并没有接着佟律新的话头。

    “光明老弟,不瞒你说……”佟律新饮啜了一小口茶水,他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应该是揭盖子的时候了:“不瞒你说,有个资本家看中了我佟律新的技术,跟我谈过了,要为我注资一个亿,成立一家公司,我以技术入股,在新公司中占有百分之八十五的股份,资本方也承诺了,绝不干涉新公司的运作。光明老弟,过来跟我一块干,我可以给你十个点的干股!”

    注资一个亿,十个点的干股就等于直接享有了一千万,陈光明的双眼不由得放出了异样的光芒。

    “还有你的基本待遇,你过来后,我会把销售部交给你,而销售总监的年薪绝对不会低于六十万。”佟律新很清楚,陈光明在朱小君的奇江医疗中虽然有着较大的空间,但至今为止,朱小君都没有明确过陈光明的待遇问题。

    陈光明似乎陷入了难以抉择的苦恼当中。

    “不要犹豫了,我今天见过你之后,会立即前往彭州,你知道张石和我的关系,他一定会支持我的,奇江医疗没有了张石,就等于瘸了一条腿,迟早都是倒闭的命运。光明老弟,过来吧,我们铁三角再度联手,一定可以闯出一片广阔的天地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