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44章 但求一醉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和其他人不同,朱小君显得异常的平静,他站了起来,缓缓地走到了陈光明的身后。

    “你是我的兄弟!六年前,我们在省城医学院报到的第一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兄弟。这六年来,我们兄弟俩吵过无数次嘴干过无数次仗,但我们始终是最好的兄弟。”朱小君伸出双手轻轻地揽住了陈光明:“今天之后,我朱小君仍然当你是兄弟,但是,在医疗市场这块战场上,我们兄弟却只能兵戈相见了……我不会手下留情,你也不必顾忌我们曾经的兄弟感情。”

    放开了陈光明之后,朱小君缓缓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今后的路只能靠你自己了,陈老五,好自为之吧!”

    陈光明一反往日的嬉皮笑脸的形象,变得严肃而深沉,他站了起来,先是环视了大家,然后低沉着嗓子开口说道:“在你们大家伙的心目中,我陈光明就是一个背叛者,是个人人都可以得而杀之的叛徒败类。好吧,我不想搅和了大家的雅兴,你们想怎么评价我就怎么评价我好了,不过,我心里还是有几句话不吐不快,看在过去我陈光明也曾拼死拼活地为奇江医疗奉献过的份上,希望你们能耐着性子让我把话说完。”

    陈光明停顿了一下,见没有人反对,于是便接着说了下去:“我和你们不一样!你,宫琳,身后有着唐氏集团,每个月拿着唐氏集团不菲的薪水,早就是中产阶层的人物。你,刘燕,有了那么个牛逼的舅舅,说你是个富二代一点也不为过。还有你,张石,你现在已经是副高了,在肿瘤这个圈子里又是小有名气,所以你身边从来不缺机会。而我呢?我有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在你们的眼中,我陈光明就是运气好,认了朱小君当哥,才有了今天。不错,这是事实,可是,我不服!”

    陈光明说着,双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有奶便是娘!这句话对你们这些从来就没缺过奶的人来说,那是一种卑劣的思想,可是,对我陈光明这种吃了上顿不知道下顿在哪儿的人来说,只有把这句话当成了真理,我才能活下来!什么是忠诚?什么又是背叛?你们现在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来指责我,但我只有一句话,那就是你们所面对的利益还不够大,当诱惑的利益超出了你们的底线的时候,我敢说,你们在座的没有谁会坚守忠诚!”

    陈光明说完了,双眼中噙满了泪水,他没有再作停留,直接夺门而出,留下了一屋的人陷入了沉默。

    “陈光明怎么变成这副熊样子了?明明是他不对……”刘燕摇着头叹着气,回忆起当初刚认识陈光明的时候,刘燕忍不住唏嘘起来。

    “也许,我们平日里都忽略了陈光明,总爱跟他开玩笑,这才使得他产生了逆反心理。”宫琳也跟着感慨道。

    张石的情绪最为愤怒,手指着朱小君,气道:“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真想狠狠地踹他几脚,这个王八蛋,自个不讲义气,反过来还有一大堆理论,就好像是我们对不住他,把他给逼走了似的。”

    朱小君摆了摆手,轻松笑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陈老五不离开,咱们的一航同学就始终少了些发挥的空间,不是么?咱们啊,要学会把危机转化成机会,依我看,陈老五的离开,并非就是一件坏事。好了,大家提起精神来吧,咱们难得聚全了,今晚我请客,把全公司的人都叫上,大伙不醉不归!”

    全公司的人加在一块也不过二十来个,大伙是第一次聚在一起吃饭喝酒,因此,绝大多数新员工都有些放不开。而宫琳张石以及刘燕,都多少有些顾忌自己的形象,端起酒杯来也是左推右挡。唯独朱小君却是一副拼了命想把自个灌醉的样子,只要员工找过来敬酒,他总是要把酒杯倒得满满,员工们不来找他,他干脆起身端着酒杯去找员工们。

    刘燕劝了朱小君,可朱小君根本不听,张石也劝了朱小君,可朱小君差一点就跟张石瞪起了眼。刘燕和张石想叫上宫琳一起去劝导朱小君,却被宫琳给拦住了:“算了,就让他痛痛快快地喝醉吧,陈光明的背叛,给小君的打击可是不小,别看他表面上装着很轻松,跟个没事人一样,其实,他是有苦难言,心里面一定是苦闷到极点了!”

    刘燕撇了撇嘴:“可是,也不能这样糟蹋自己啊?哎……”

    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刘燕的这句牢骚话说完也就说完了,但是张石听进了耳朵里之后,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他看了看刘燕,又看了看宫琳,一言不发,却立马转变了态度,从劝阻朱小君喝酒变成了要去灌朱小君喝酒。

    一个一心求醉的人岂能不醉?一个一心求醉身边又有人帮忙的人岂能撑得了多长的时间?饭局尚未结束,朱小君便已经‘不省人事’了。

    张石招呼了陈东,二人一起把朱小君抬出了饭店抬上了车子。一上车,张石就莫名其妙地来了句:“行了,现在你可以恢复常态,不用在伪装了!”

    这话可是把小陈东给说迷糊了,他愣了愣,挠了挠头,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张石。

    朱小君依旧保持着‘不省人事’的状态。

    张石笑了笑:“你小子要是还装的话,我这就给刘燕打电话,揭穿你小子的卑劣目的和险恶用心……”

    不等张石把话说完,朱小君突然睁开了眼:“你得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想法的?”

    张石哈哈大笑:“兄弟,哥也是男人,哥还是过来人,就你那点花花肠子,哥十几年前就玩过了。”

    朱小君坐直了身子,向张石讨了支烟,点上了:“既然你都看出来了,那我也就没必要再瞒着你了,老张大哥啊,你给兄弟支个招呗?”

    张石也跟着点了支烟,喷着烟,张石叹道:“你让我支招?我要是能支出好招的话,那我现在还不是在家红旗不倒在外彩旗飘飘啊!可你看看我现在这日子……上个街,迎面过来个美女,哥都得把眼睛给闭上喽,不然的话,就你嫂子和侄女的那股狠劲,哥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都不好说哦!”张石口上说的虽然凄惨,但脸上却洋溢着满满的幸福感。

    “坚守并不难,难的是选择……”朱小君抽着烟望着车窗外面:“这俩女人,在我心中,哪一个都是割舍不下……”说话中,朱小君忽然想起了黄莺来,刘燕和宫琳是他割舍不下的,而他又能割舍下将处女之身交给自己的黄莺么?

    “要不,你把她们俩都收了得了,你看不是有不少的成功男人都有两个老婆的吗?我刚才特意观察了,她们两个看上去还挺对脾气的,在一块有说有笑。”

    朱小君哭丧着脸:“你可拉倒吧,这俩货存粹是做给人看的!其实她们俩的心中还不知道在盘算个啥呢,要不然,我干嘛要拼死求一醉?”

    张石想了想,不由得点头道:“你说的还真是对,这女人啊,表里历来不一样,明明是开心的要死,她却可能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明明是醋意大发,她却可能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朱小君很严肃地点头应道:“嗯,刘燕就是个典型!”

    张石又道:“不过,换个角度来讲这个问题,女人不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招男人喜欢的吗?”

    朱小君长叹了一声:“这男人啊,就是贱!怪不得,现在社会上会有那么多的gay……”

    张石笑了笑:“你这说的是哪跟哪啊?行了,我就不跟你瞎扯了,等明天,我想办法把刘燕拖回彭州去,让你小子也好好的喘上几口气。”

    朱小君对着张石竖起了大拇指:“大哥就是大哥,真有范,兄弟先谢过了!”

    张石哼了声,算是回应了朱小君,然后拍了下陈东的肩:“东东,先把张石哥哥送到酒店,然后你跟君哥哥自由活动,好不好?”

    不等陈东的回应,朱小君先答上了:“不好!东东,听君哥哥的,咱们找家茶馆,我还有话要跟张石哥哥说!”

    张石皱着眉头道:“什么事?车上不能说?要不,你跟我去酒店说去?”

    朱小君笑道:“去酒店?你的房间?不行,太危险!”

    张石白了眼朱小君:“瞧你那小样!哥就算好上了那一口,也绝对不会找你这小样的。”

    朱小君却嬉皮笑脸的回道:“可兄弟要是好上了那一口,一定会找哥你这小样的。”

    这边老哥俩你一句我一句的开着玩笑,那边陈东早就开动了车子,不一会,便来到了一家熟悉的茶馆。

    “东东,在车上玩会游戏等着君哥哥,啊!君哥哥有重要的事情要请教张石哥哥。”临下车,朱小君特意叮嘱了陈东,还给陈东留下了一个充电宝。

    张石看在了眼里,笑道:“你这是准备跟我打持久战啊?什么要紧事,需要聊这么长的时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