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49章 这还差不多
    但是,当刘燕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了舅舅吕保奇的时候,吕保奇却摇了摇头,他告诫刘燕,像朱小君这种人绝非是池中之物,早晚都会出人头地,这虽然不是件坏事,但关键是朱小君身上的女人缘太重,没有哪个女人能完全占了他的心,若是跟了他,今后的生活就等着整天争风吃醋吧!

    从小到大,刘燕对舅舅的话都是深信不疑,于是,她强忍着那股蠢蠢欲动的心思,陪同着舅妈去了美国。

    刘燕自打上小学开始,跟舅妈生活的时间便远远超出了跟自己的父母生活的时间,而刘燕的舅妈一直没能生育,因此把刘燕视为了几出,这娘俩相处的比亲母女还要亲。

    在美国的时候,这娘俩可谓是相依为命,彼此间都成为了对方情感上的依赖,因此没过多久,这娘俩便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型的母女感情。

    有一次刘燕跟舅妈聊起了朱小君,舅妈的态度跟舅舅却截然不同,舅妈当时拿了舅舅作为例子,说朱小君的个性很像舅舅,这种男人虽然花心了一点,确实没哪个女人能完全占据了他的心,不过这种男人也有个优点,那就是对自己的女人绝不会变心,只要爱上了,那一定就是一辈子。

    一爱便是一辈子,这正是刘燕对爱情的追求原则。只是,她始终不情愿步了舅妈的后尘,要和别的女人一块分享她未来的男人。

    在美国呆了半年多,刘燕对朱小君的情感从逐渐上升到平稳再到了缓慢降温,假如还能在美国再呆上个半年几个月的,刘燕或许还真能放下了自己对朱小君的喜欢,可是,就在这时候,舅舅吕保奇出了意外,她不得已必须赶回国内。

    而越洋航班降落在天京之后,刘燕却订不到了回彭州的机票,至于高铁或普通火车,更是一票难求。这时候,刘燕放着舅舅那么多的关系没有去求助,却偏偏莫名其妙地给朱小君打了个求助电话。

    人在危难的时候,最先想到的便是这个人在潜意识中最为信赖的最为深爱的人。

    刘燕没想到的是,朱小君接了电话后二话没说,居然会开着车来天京接她。也就是那一刻,刘燕彻底沉陷了,她不再去努力说服自己不要去爱着朱小君,不要刻意去遗忘朱小君,哪怕未来只能拥有朱小君的二分之一或是三分之一。

    回到彭州之后,在处理保奇地产的种种危机的过程中,刘燕再次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个朱小君果真像是舅舅所说的那样,绝非是池中之物,跟了他,或许是她这一生做出的最正确的选择。

    那天,当保奇地产的供应商们在文定山和殷卓婷的鼓动下联合逼宫刘燕和朱小君的时候,朱小君提出了以唐氏集团的华海医院作为抵押的方案,那一刻,刘燕凭借着直觉,认定了朱小君和宫琳绝非是单纯的生意伙伴关系。

    这世上,最为奇妙的能力,莫非是狗狗对各种味道的嗅觉以及女人对她男人各种花心的直觉。

    狗狗的嗅觉能力会因为品种不同或是个体不同而有高有低,女人的直觉也因为性格不同经历不同而有强有弱。对刘燕来说,她刚好属于直觉比较敏锐的那种女人。

    直觉敏锐的刘燕认定了朱小君和宫琳定然是有一腿的那种关系,只不过她手上没有任何证据而已。虽然在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像舅妈一样和别的女人来分享这个男人,但吃醋却是女人的天分,刘燕可做不到那么宽容大度。

    当宫琳因为陈光明的‘叛逃’问题给刘燕打电话邀请刘燕前来申海一块商讨对策的时候,刘燕想都没想便答应了,对她来说,陈光明的事再大都是小事,而朱小君跟宫琳之间到底是个什么关系,这种事才是她心头上的头等大事。

    昨天和宫琳的一番接触,直让刘燕觉得后背倏倏发凉,这个女人虽然在年龄上稍大了一些,但无论是姿色还是内涵,可都不是她刘燕能够比拟的。

    强劲的对手激发了刘燕好胜的天性,她辗转反侧了大半夜,最后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朱小君牢牢地攥在手掌心,哪怕今后要跟其他不止一个的女人来共同拥有这个厚脸皮的猪八戒,那么她刘燕也一定要作为正室出现在其他偏房面前。

    想达到这个目的,那么第一步就应该跟朱小君发生点实质性的故事。

    虽然小一年前,在‘辣不怕’饭庄,朱小君和刘燕已经发生了实质性故事,但是那一次故事的发生背景很不好,虽然回忆起来更能激发自身的荷尔蒙,但感觉上,总是有种别扭的味道。

    刘燕想着的是拉着朱小君去游玩,玩累了,顺便就找家酒店住下来,然后就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生米加了水又点了火……

    没想到,宫琳却顺势以关心为借口,在他们两个的身边安排了一个电灯泡,而宫琳的借口又是那么妥当那么的冠冕堂皇,以至于刘燕根本想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来。

    这使得刘燕很是恼火,因此才有了对朱小君的嗔怒和使性子。

    朱小君的一句玩笑让刘燕的思绪回到了一年前,又从一年前来到了眼下,突然清醒过来,想起了自己的目的和目标,于是立马换了一副面容,脸蛋上又重新布满了灿烂。

    “死猪八戒,你今天要是不让我掐一下的话,我跟你没完!”

    朱小君讪笑着:“没完就没完!我还就想跟你没完没了地过一辈子呢!”

    还在医院上班的时候,朱小君没少跟刘燕像今天这样打情骂俏过,那个时候,刘燕最初是不反感,到后来变成了有些喜欢,再到后来隔段时间没跟朱小君闹腾两句心里便空落落的。但那个时候的所有感觉和今天的却完全不一样,朱小君刚才的那句话,使得刘燕的心里顿时生出了一股暖流。

    父母已不在人世的刘燕又失去了最疼爱自己的舅舅,而舅妈也身患绝症,虽然现在看上去情况还不错,但谁又能保证她还能活多久呢?这世上,能依靠的最放心的也许就是这个无赖一般的朱小君,而这个朱小君却愿意跟她相守一辈子……心中的暖流直接冲了上来,顶得刘燕鼻子一酸,两颗硕大的泪珠滚落了下来。

    “怎么还哭上了?”朱小君慌了神,连忙凑近了:“那就给你掐吧……别掐死了就行。”

    刘燕顺势抱住了朱小君,心头上莫名地涌出了一股酸楚,忍不住嘤嘤地哭出了声来。

    据江湖传言,漂亮女人对付男人有三件利器,撒娇、生闷气和掉眼泪,尤其是掉眼泪这件利器,只要用的好用得恰当,那必将是所向披靡独孤求败。

    想想也对,一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可人小美女,哪个男人会不心疼不心软呢?

    朱小君是第一次见到刘燕的眼泪,他若是身边带了那副神奇眼镜的话,就能读懂了刘燕的心思,那样的话,他会很开心地跟刘燕说上一大堆悦耳动听的情话来,直到哄得刘燕破涕为笑。

    但问题是朱小君此时并没有读懂了刘燕的心思,他按着思维的惯性,还以为刘燕仍旧在吃宫琳的醋呢。

    这种认识下,朱小君不敢乱说话,只能默默地呆站着,轻轻地抚拍着刘燕的后背。

    刘燕心头上的那股酸楚很快就被原来的暖流给冲散了,她抹了把泪,眨了眨眼,看着惊慌无措的朱小君,忽然笑开了。

    “我滴个小姑奶奶哪,您老人家这是唱的那出戏啊!”朱小君被刘燕的这种忽晴忽雨的表现给弄得一愣一愣的:“要不是本少爷心理素质过人的话,这会子恐怕心脏病都爆发了。”

    刘燕偎依在朱小君的怀中,抬起头给了朱小君一个白眼:“怎么?烦了?”

    这个场景让朱小君想起了电视电影中常见的镜头,按照影视剧的套路,他这个时候应该缓缓地把头低下去,将自己的嘴唇向着刘燕的嘴唇无限靠近……而刘燕此时也应该微微地闭上双眼,继续保持着仰头的姿势,呼吸可以稍微急促一些。

    可是,这毕竟不是在拍影视剧,刘燕也不会微微闭上双眼,相反,她那对乌溜乌溜的大眼睁得老大,扑朔着眼皮死盯着朱小君。

    “那啥?你知道的,本少爷最喜欢的就是刺激。”朱小君陪着笑脸,但心中难免有些失落。

    刘燕的嘴角向一侧撅了下:“这还差不多……”

    还没说完,朱小君的手机便响起了铃声,顺着朱小君拿手机的动作,刘燕也离开了朱小君的怀抱。

    电话是宫琳安排的那个叫老唐的司机打来的,他告诉朱小君,他已经到了酒店门口,开的是一辆别克君越。

    收起了电话,朱小君做了个西方仆人对主人才有的手势:“小姑奶奶,车来了,咱们请吧?”

    刘燕嫣然一笑,肩上的坤包往朱小君怀里一塞,然后略一仰头,便向酒店大门走了过去。

    身后,朱小君哈着腰,赶紧跟了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