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50章 千岛湖畔
    正如宫琳所说,申海好玩的地方还真不多,但刘燕的心思并不在游山玩水上,她一心想着的是如何能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地把这锅生米给煮成了熟饭。

    女人的思维往往比较简单直接,刘燕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苦思幂想了大半夜才想出来的策略并不高明,仔细琢磨一下,甚至还有些拙劣。她所想到的办法就是拉着朱小君出了申海远一点的地方,然后找个机会把车子给弄熄火了,不得已只能在当地住下来,等时间差不多了,就慌称自己肚子疼,把朱小君骗到自己的房间来……

    怀揣着这样的不可告人的目的,刘燕根本没心思去游览申海周边的景点,到了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开始嚷嚷着要直接赶去千岛湖。

    “都这个点了哦!千岛湖离申海可有三百多公里,光是路上开车就得四个多小时,等咱们到了那儿……”朱小君挠着头解释着,这厮口上虽然是如此说辞,但内心中却是暗暗窃喜,这个点赶往千岛湖,等到地了也就只能找家酒店住下来了,说不准,机会也就随之而来了。

    “现在就去其实才不耽误时间啊,要是明天早晨再出发的话,等到了那里就该吃午饭了,不一样是耽误了一天吗?”刘燕的理由看似很充分,充分到了朱小君根本没有反驳的借口。

    当然,即便有,朱小君也不会去反驳。

    司机老唐的任务就是把这二位陪送好了,自然也不会提出什么反对意见,就这样,三个人驶上了前往千岛湖的高速公路。

    八点半多快九点钟的时候,三人才开这车来到了千岛湖景区。路上,朱小君早已经通过专门网站订好了酒店,待入住下来又简单吃了点晚餐后,时间已经到了深夜快十一点了。

    这个时间点,不刚好是谈情说爱的最佳时间么?因此,吃过晚饭后,朱小君向刘燕发出了邀请,说是要一块去散散步,辅助一下消化系统。

    但刘燕却断然拒绝了,声称有些累,身体不太舒服,需要赶紧回房间休息。

    这就是女人比男人优势的地方,不好听的说法叫敏感,换个好听点的词汇叫心细。朱小君发出邀请的时候,司机老唐还在饭桌上,万一这老唐的一双招子不亮堂,傻了吧唧地非得当这个电灯泡,那么散步不就成了笑话了吗?再说,即便老唐不跟着,那也得把这边的情况告诉了宫琳,刘燕才不会情愿让宫琳掌握了她跟朱小君的动态,所以才谎称身子不舒服要回房休息。

    朱小君粗枝大叶的,哪里能理解了刘燕的良苦用心。

    被刘燕无情拒绝后,朱小君悻悻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盘算着该如何突破刘燕的心理防线,做到真正的美色入怀。

    就在这时,房间的座机响起了电话铃声,朱小君还以为是什么休闲中心的拉活骚扰,于是听都没听一下,便把话筒拿起扔到了一边。

    就在朱小君准备拔掉座机电话线的时候,手机来了电话,是刘燕打过来的。

    这边一接通,那边刘燕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训斥’。

    “朱小君,你现在有钱了是吧?不知道我打手机要长途加漫游啊?放着座机不用,你非得让我吃电波是不?……”

    朱小君被‘训斥’地一愣一愣的,因为刘燕的声音听上去中气十足,根本不像是不舒服的样子。可刘燕却在‘骂’够了之后,突然转变了声调,变得可怜兮兮的:“朱小君,我肚子疼,疼的要命!”

    朱小君的第一反应是刘燕来了生理期了,大多数女孩子在生理期都会有痛经的表现:“哦,你稍微忍一下啊,我这就给你买药去。”

    电话那头刘燕的声音又顶足了中气:“买什么药呀!……你过来给我掐掐虎口就好了,以前我肚子疼,舅舅都是这么给我治好的。”

    掐虎口能治疗痛经?这可是朱小君生平第一次听说。

    不过,刘燕既然这么要求了,朱小君也不好拒绝,于是便挂上了电话,出了门,来到了隔壁刘燕的房间。

    刘燕的房间门虚掩着,朱小君敲了两下,没等刘燕回应,便推门进到房间里。

    刘燕和衣侧卧在床上,看到朱小君进了房间,翻了翻眼皮,哼了句:“你是属恐龙的啊?尾巴那么长?”

    朱小君怔了下,转头看到了敞开着的房间门,讪笑了两下,回步把门关上了,来到了刘燕的身边:“虽然我不相信掐虎口能治你的肚子疼,但鄙人仍旧乐于为女神效劳。”

    刘燕倏地一下又变得很虚弱,颤巍巍伸出来手来,交到了朱小君的手上。

    祖国医学中,虎口穴也被叫做合谷穴,属于我们手阳明大肠经中的一个穴道,对虎口穴进行按摩,确实可以起到很好的镇静止痛、舒经活络以及清热解表的作用。但问题是按摩虎口穴的时候不光是要找准了穴位,其力道也是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力道轻了,屁用没有。

    朱小君接过刘燕递过来的手,找准了虎口穴位,用了三成的力道那么一掐,刘燕便立即嘶嚎起来:“哎哟!你这是要杀人呀朱小君……你掐死我了知不知道?”

    “我没用力啊?”朱小君哪里能弄懂了刘燕的意图,还委屈地不得了:“这掐虎口就得用点力,不然没效果呀!”

    “你就是个猪八戒,死呆子……”刘燕抽回了手,拢了下头发,又笑了笑:“我看你也就是个庸医,算了,你帮我揉揉肚子吧……”

    若是刘燕没那么多的前期铺垫,或许朱小君来到了刘燕的身边,只需要刘燕的一个眼神,他便会主动行动。可这铺垫一多了,朱小君当了真,以为刘燕还真来了生理期,怎么还会想着那种好事呢?

    因此,朱小君听从了刘燕,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地给刘燕揉起了肚子。

    这对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来说,绝对是一个残酷性堪比满清十大刑罚的折磨。可朱小君就是有着这么坚强的神经,任凭自己的荷尔蒙如何分泌,任凭自己胯下的兄弟如何反抗,他就是不动声色,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刘燕的肚子上。

    这对刘燕来说,那可是比满清十大刑罚要残酷得多了去的了。

    最终,还是刘燕先按捺不住了,两条胳臂一伸,揽住了朱小君的脖子,顺势把一张朱唇送了上去……

    ……此处省略若干字……

    小一年前发生在那家叫‘辣不怕’的小饭庄的遭遇战对这二人来说都是个心理上的坎,朱小君因此总觉得是他亏欠了刘燕,而刘燕则因为那天她居然会选择了接受而不是拒绝一直在兴奋和羞愧中挣扎。但一年后的这一次实战,使得这二人把心里的包袱全都甩开了。

    轻装上阵,奋勇杀敌!倾尽所能,至死不休!

    二人状态神勇,纠缠厮杀了近半个小时方才鸣金收兵。

    战罢之后,朱小君自然是气喘吁吁手脚发软,而刘燕似乎已经是全身瘫软,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

    朱小君硬撑着翻身下了床,找到刚才不知道被扔到哪儿去了的衣衫,摸出了香烟,点上了一支:“燕儿,以后可不许再骗我,看你刚才把我给紧张的,我还真以为你是肚子疼呢!”

    “……”

    “燕儿?怎么不说话呢?”

    “……”

    “燕儿……”朱小君将手中的半截香烟丢在了烟灰缸中,坐到了刘燕的身旁:“怎么啦?不开心么?”

    “啊……”刘燕终于发出了声响,这声叹息毫无掩饰地包含了满意、惬意、得意以及未尽之意。

    “燕儿,一年的那件事,我还没向你说声对不起呢!”

    刘燕的脸上现出了诡异的笑容:“你以为说声对不起就完事了?我就会原谅你了?”

    朱小君眨了眨眼:“那你说要怎样,只要本少爷能做得到的,皱下眉头都不算是个男人!”

    刘燕嫣然一笑,双手钩住了朱小君的脖子,跟朱小君耳鬓厮磨着说道:“今晚再来一次我就原谅你……”

    刘燕的幽兰体香钻进了朱小君的鼻子中,刘燕的勾引言语飘进了朱小君的耳朵里,刘燕的细滑肌肤刺激着朱小君的感知神经,刚消停下来的这厮再一次血脉喷张,不由分说便把嘴唇压了过去……

    刘燕娇喘着,挣扎着,解释着:“要命啊,我是说过一会……”

    ……

    第二天一早,司机老唐敲响了朱小君的房门,朱小君困眼惺忪地开了门。老唐解释说他想打电话叫朱小君一块去吃早餐,可房间电话没打通,手机又关机,所以只好过来敲门了。

    朱小君奋战了大半夜,才睡下没几个小时,正困得不行,哪里还能顾得上老唐到底是个什么意图,这厮打了个哈欠,回道:“昨晚失眠了,嗯,早餐我就不吃了,让我再睡会吧!”

    老唐又问道:“那……刘女士呢?要不要叫她一声?”

    朱小君心中暗笑,还去叫刘燕起来吃早餐?这女人今天能下了床就算她彪悍!

    “哦,刘女士的身体可能真的出了点问题,这样吧,呆会我去看看她,你先去吃早餐吧,吃完后在房间等我通知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