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52章 特殊病种
    朱小君在路上便给张石打了电话,等他带着朱天九来到了肿瘤医院的时候,张石已经等在了ct室。

    朱天九虽然有一百个不情愿,但他始终碍着朱小君为他的首领的身份,不敢过分违拗,只得捏着鼻子躺到了ct的检查床上。

    有熟人就是好办事,没多长时间片子便出来了,张石那在了手上仔细地端详,越看脸色越不对劲。

    “是胰腺癌啊……”朱小君此刻跟在张石身旁也仔细地看着那几张ct片。

    张石却摇了摇头:“跟胰腺癌很像,但很可能不是胰腺癌!”

    朱小君惊中带喜:“你的意思是说这是个良性肿瘤?”

    张石又一次摇了摇头:“良性倒不是,我从医这么些年,还没见到过胰腺良性肿瘤的病例。”

    朱小君困惑了,指着ct片中那块可疑病灶道:“你说不是胰腺癌,又说没见过胰腺良性肿瘤,那你说,这儿一坨是个什么东西?”

    张石放下了手中的ct片,笑了笑:“我来考你一个医学知识,什么叫癌症?”

    朱小君愣了下:“就是恶性肿瘤呗!”

    张石又问道:“那么为什么有的恶性肿瘤称为癌症,有的恶性肿瘤却要被称为瘤,比如淋巴瘤,骨肉瘤,你就不能说成是淋巴癌,骨肉癌,不然的话,会被同行笑掉大牙的。”

    朱小君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下:“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呢!”

    张石道:“你看,你这才毕业多久啊,就把五年大学学到的知识全都还给了老师。兄弟,你记住了,只有起源于上皮组织的器官所发生的恶性病变,才会被称作癌,而起源于其他组织的器官上生了恶性肿瘤的话,就只能叫做瘤。”

    朱小君疑惑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胰腺可是起源于上皮细胞组织的,人体的各种脏器,除了心脏之外,不都是起源于上皮细胞组织么?”

    张石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胰腺确实是起源于上皮组织,所以胰腺上生的恶性肿瘤才会被叫做胰腺癌,但是,胰腺中就不含有别的组织结构了么?”

    朱小君彻底懵圈了,这是组织胚胎学的知识,可组织胚胎学是大一的课程,到现在已经整整五年过去了,谁还能记得那么清楚呢?好在张石并不想显摆他的理论知识,没等朱小君搭话便自己给出了答案:“胰岛细胞分为两类,一类是外分泌细胞,另一类是内分泌细胞……”

    朱小君听得就像是在听天书一样,他忍不住打断了张石:“哥啊,你就别给兄弟上课了,兄弟坦白,当年读书考试的时候,兄弟都是靠作弊才蒙混过关的。”

    张石笑了笑:“那我就换个你爱听的吧,知道乔布斯么?”

    “乔布斯?美帝的那位种苹果的乔老爷?”

    张石点了点头:“乔布斯死在什么病上面?”

    “胰腺癌呀?这谁不知道?”

    张石却摇了摇头,又拿起了刚才放在桌面上的那张ct片,晃了两下:“乔布斯得的并不是胰腺癌,他得的那种病叫胰岛细胞神经内分泌肿瘤,从ct征象上看,你带来的这个病人,很可能跟乔布斯是一种病变。”

    “胰岛细胞……什么瘤?你再说一遍……”

    “胰岛细胞神经内分泌肿瘤,跟我们常说的胰腺癌完全是两码事,胰腺癌号称是癌王,恶性程度极高,一般病人一经发现便是晚期,平均存活期不超过九个月。但这种神经内分泌肿瘤就不一样了,它的恶性程度不怎么高,进程非常缓慢,即便不做任何治疗,存活期也可以达到三年五年的。所以乔布斯活了八年并不算很长。”张石说话的时候,脸上透露着一丝不屑的神情。

    “这些都是你从ct片中看出来的么?”朱小君也拿起了桌上的ct片,重新端详起来:“可我怎么就看不出跟胰腺癌有什么区别呢?”

    张石凑了过来,指着ct片中的病变部位,解释道:“你看这儿,胰腺癌多发于胰头或胰尾,ct征象上是一个边缘不清楚的高密度影像,但你看这个病人的病灶,它的边缘是不是少了普通癌症才有的毛刺边缘的征象呢?还有,普通胰腺癌的病灶在ct中的影像表现还是比较均匀,可是这个呢?不光是散在多发,而且还疙疙瘩瘩的很不均匀。”

    放下了ct片,张石接着说道:“乔布斯死的时候,我对他的病程进展就充满了好奇,我始终不相信美国那边的医疗水平能达到那么高的一个境界,于是便通过佟律新找了乔布斯的一些资料,这才发现乔布斯得的并不是咱们所说的胰腺癌。之后,我花了不少的时间来研究这个胰腺细胞神经内分泌肿瘤,临床上虽然对这类疾病的报道非常少,但总还有几篇。还有啊,你的那个病人说发现的时候是半年前,一般情况下,胰腺癌被发现半年,那人就已经不成样子了,可是那个病人的情况却非常好,这说明什么?”

    朱小君回道:“那什么,他是习武出身,底子好!”

    张石瞥了眼朱小君,哼了声:“习五?就算他习六习七,在胰腺癌面前也是白搭。”

    朱小君笑开了:“算你狠,我不跟你扯了,说吧,这种病该怎么治疗?”

    张石却耸了耸肩:“除了切还是切,可这个病人的手术机会……”

    张石没把话说完,但朱小君已经全然明白了。

    胰腺部分切除这种手术听上去挺简单的,但实际上却是普外科领域中最为困难的手术之一,其难度不亚于肝移植,马宗泰在科里的学术讨论会上曾经讲过这个名叫whipple的手术方式,据他说,他干了一辈子的外科医生,最怕的就是这种手术。

    “孟老爷子那边能不能做的下来?”朱小君虽然明白朱天九的病程已经失去了手术机会,但仍旧不死心。

    张石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在外科领域,我张石就是个井底之蛙,看得到天,但看不到天有多大。”

    朱小君听懂了张石话语中的弦外之音,那意思是说别说孟老爷子了,就算把当年的济公活佛请过来,这一刀下去能不能成功都很难说。放开了手术的念头,朱小君又问道:“那放化疗呢?有没有效果?”

    张石苦笑道:“你若是真相信我的话,那就什么也不做,你那个病人我看了,心理非常强大,我估计心理暗示对他也是鸟用没有……小君,别徒劳了,听天由命吧!”

    朱小君虽然在上学的时候没用心读过书,但是在临床的大半年时间中却是下了苦功夫的,他知道,对恶性肿瘤这种病,如果施以了不恰当的治疗方式,那只能是等于欢送病人提前上路。

    可是,朱天九对他是如此的重要,他又怎能忍心眼睁睁看着朱天九被癌魔一点点蚕食掉生命。

    “那中药呢?中医药是不是能缓解一下他的病程呢?”

    张石皱紧了眉头:“我不怀疑祖国医学在历史上曾经有过的辉煌,但祖国医学走到了今天却是如此的凋零,莫说在恶性肿瘤治疗上的研究进展了,就是老祖宗留下来的那点精髓,我看也恐怕已经被我们这代人给葬送的差不多了!”

    朱小君一时间没能弄明白张石所言的根据:“怎么讲?”

    张石叹了口气:“祖国医学也好,西方医学也罢,虽然都属于科学的一个组成部分,但二者之间却有着完全的不同。祖国医学在理论上比较玄幻,什么奇经八脉五脏六腑,什么阴阳调和冷热平衡,这些理论的存在只能依靠着想象,而无法活生生的呈现在人们的眼前,你解剖个尸体,把奇经八脉给我找出来看看?”

    朱小君笑道:“那确实!这玩意你说没有,它却的的确确存在着,你要说它有吧,你又看不到摸不着。”

    张石点了点头:“祖国医学更多的是一种经验传承,那是要正儿八经的拜师学艺,一对一手把手地教授,可咱们现在呢?直接开办中医学院,一批一批地培养,那能培养出好的中医师么?”

    朱小君附和道:“可不是嘛!你看现在的中医院,跟搞西医的医院,又有多大的区别,除了它的中医科的规模大一些而已。”

    张石笑了笑:“我这么说可不是在诋毁咱们的祖国医学,我只是想告诉你,现在你能在市面上找的到的中医,基本上都是个幌子,能把头疼脑热的看好就不错了,若是再能治点疑难杂症的,那就已经是绝好的中医了,至于肿瘤……”张石说着,面容很苦楚地摇了摇头:“说能治疗肿瘤的中医,一定是个江湖骗子!”

    朱小君立马想到了朱大梁,可不是嘛,朱大梁同志一项标榜他有个祖传秘方,可以很好的治疗肿瘤,别人不知道,朱小君还能不知道吗?那不存粹就是在忽悠骗钱么!

    “做做全身热疗吧!小君,我能想到的适合他的治疗手段,也只有全身热疗了!”张石最后拍了拍朱小君的肩,给朱小君留下了一丝飘渺的希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