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53章 手工热疗
    全身热疗这种治疗手段是依靠设备来实现的一种物理治疗方法。早期的全身热疗机是采用远红外线加热的办法,在一个几近全封闭的舱体中一左一右安放了两个大水袋,病人便躺在这两个大水袋中,然后用远红外线照射人体,使人体自内向外产生热量,提高体温。

    理论上,肿瘤细胞是扛不住四十一点五度以上的高温的,而人体正常细胞能耐受的极限温度为四十二点五,医学上便利用这一度的差异,把人体体温通过物理办法维持在四十一点五到四十二度之间,从而达到杀死肿瘤细胞同时能保全人体正常细胞的治疗目的。

    这种治疗手段从理论上讲有着无比的优越性,实验室中做出的动物模型的结果也非常振奋人心,但是在临床上却有个不可逾越的坎,限制了这种治疗手段的临床效果。这个坎就是人体对高温的耐受程度。

    从细胞的角度讲,人体是完全可以耐受了四十二点五的高温,但是人体却是数个系统组成的复杂机构,在四十度以上的体温的时候,人体的微环境就会发生巨大的变化,比如头颅内的血管会快速膨大,造成脑内压的上升,轻者形成脑水肿,重者甚至会出现脑疝,导致生命危险。

    因此,全身热疗这种治疗手段在临床上使用的并不广泛,它对医生的要求太高,而效率尤其是经济效率又颇低,所以,大多数肿瘤医生对全身热疗都是敬而远之,甚至对它还有些误解。

    有意思的是,社会上有些江湖游医根据全身热疗的原理,创造性地弄出了一个什么熏蒸疗法,殊不知,这种从外部直接热传导的加温方式根本无法提高了人体的体温,他们忘记了人体的下丘脑是具有调节体温的功能的。

    肿瘤医院在三年前就引进了一台新型的全身热疗机,这种热疗机改变了传统的红外加热的方法,变成了用微波扫描的内加热方式,从而将病人从几近封闭的加热舱中解放了出来,更有利于医生对病人的监控。

    该项目的负责人是一个姓彭的哥们,朱小君当年在医院的时候,跟这位姓彭的哥们相处的还算不错,因此当张石说出全身热疗这种手段的时候,朱小君没顾及时间已晚,立即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彭主任的电话。

    铃响不过三声,彭主任便接通了电话,先是相互客套寒暄了两句,彭主任便问到了朱小君的电话意图。

    朱小君也没客气,三五句话便把朱天九的事情交代了。彭主任没有推辞,约了朱小君第二天到他的办公室,等他看过了病人,再确定能否实行全身热疗。

    做完了这些事,朱小君才觉得心里稍微踏实了一些,叫上了张石,准备一块回去。出了ct室的医生办公室,朱小君这才想起了朱天九,原本答应的好好的要呆在病人候诊区域的朱天九,却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朱小君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拿出了手机,找到了朱天九曾经用过的那个电话号码,回拨了过去。

    可手机却传出了系统的生意: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稍后再拨……

    “什么鬼?”朱小君嘟囔着,悻悻然挂上了电话。

    “怎么啦?你那病人怎么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一旁的张石大为不解:“那人跟你是什么关系啊?”

    “……”朱小君憋吃了一会:“是我大爷!”

    “哦,那说不准他已经回家了。”张石对朱小君的说辞没有丝毫的怀疑:“你回去告诉他,全身热疗没什么副作用,不像是放化疗,让他放下心理包袱。”

    “……做他的思想工作?省省吧!”朱小君叹了口气,他原本也没打算去做朱天九的思想工作,他一直盘算着实在不行就跟朱天九玩硬的,可是,朱小君实在没想到朱天九竟然跟他玩了一手金蝉脱壳。

    “你要是没把握的话,要不我来试试?”

    朱小君又叹了口气:“……算了,等我能遇见了他再说吧!”

    张石很是不解,朱小君的这话听上去就好像他没把握能找到他大爷似的。这种感觉虽然很异常,但张石看到了朱小君低沉的情绪,心想着就别再跟兄弟添乱,于是便闭上了嘴巴没再说话。

    朱小君搭了张石的便车,回到了住处,刚出了电梯,还没来得及拿出钥匙去开门,就听到房间里传来了一男一女两个欢快的笑声。

    这两个笑声对朱小君来说都很熟悉,一个便是在医院ct室完了人间蒸发的朱天九,而另一个,就是大名鼎鼎的禽兽秦老大。

    这俩货居然能凑到一块,而且听上去还像是相谈甚欢。朱小君把耳朵贴在了房门上,想偷听一下这老少俩个到底说的是啥会乐成这副样子。

    可动作刚做出来,房间里却突然安静了,还没等朱小君反应过来,那房门突然被打开了,然后就是一床毛巾被迎面扑来,将朱小君裹了个严严实实。

    “趴门口偷听的人肯定是个心怀鬼胎的坏家伙,小秦姑娘,打他……”

    “鬼鬼祟祟,非奸即盗,九叔,你来……”

    “九叔老了,没多少力气,还是你来吧……”

    “我是个女流之辈,更没多少力气,还是九叔你来吧……”

    ……

    “要不,咱爷俩一块来?”

    “也好,九叔,你先看着他,我去那个拖把过来,省劲。”

    朱小君卷缩在毛巾被下,倒也坦然,这厮只是摸了下屁股便想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朱天九和秦璐可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尤其是朱天九,一身的本领可谓是高深莫测,即便是在说笑间,那朱小君出了电梯来到了房门口的动静,也决计不会被朱天九给忽略了。

    老家伙被朱小君硬治着去了趟医院,还冷冰冰地在那张ct检查床上躺了十多分钟,虽然郁闷之至,但总是不好对他的首领有所发作。而秦璐早就对朱小君不顺眼了,这厮自打跟小陈东学了几手之后,就基本上不把她秦老大放在眼里了。

    因此,这对朱天九和秦璐二人来说,是个宣泄内心‘愤恨’的绝佳机会。

    这老少俩来了童心,决定要和朱小君好好闹腾一番,而毛巾被里的朱小君的童心一点也不比那爷俩差,这厮干脆闭上了嘴巴,一声不啃,就等着看外面的那对老少爷们该如何收场。

    “窝靠,你秦老大要是拧住了老子的耳朵,老子或许会怕了,可这个状态,老子就不相信你能下得了重手!”朱小君在心中念叨着,至于朱天九,朱小君更没把他当盘菜,虽说这朱天九说话做事时不时的回来上一段不靠谱,可这种情况下,他莫非还真能为老不尊,亲自下手么?

    可朱小君轻视了秦璐折磨人的手段。

    早年警察审讯犯人靠的是暴力,抓到了嫌犯,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就是一顿暴揍,不老实交代的话,后面挨揍就跟吃饭一样,定时定量,没完没了。现在对警察的监管严厉了许多,一旦发现了警察刑讯逼供,那么当事人以及他的领导,基本上都是吃不了兜着走,所以,警察们与时俱进,研究出了许多能把人折磨的疯掉但绝对算不上刑讯的手段来。

    秦璐说是去拿拖把,可拿回来的却是一捆绳索,不由分说,便把朱小君困了个严严实实,接着,秦璐又拿来了一台电热油汀,放在了被捆成了粽子一般的朱小君身旁,接通电源,打开了开关,把功率调到了最大。

    虽说这季节已是临近中秋,正是秋高气爽的好时段,可要是全身被一床毛巾被裹得结结实实,旁边还开着一个最大功率的电热油汀,那么所有的美好也就荡然无存了,只会剩下一个字来:热!

    不过两三分钟,朱小君便挺不住了,在里面哀嚎了起来。

    “你不是挺推崇什么全身热疗的吗?老娘就让你尝尝这全身热疗的滋味舒不舒坦……”

    “秦老大,秦姑奶奶,你就饶了小人吧,我知道了错了,还不行吗?”

    “死猪头,你怎么这么没骨气呢?这才几分钟啊?你就挺不住了?”

    “我认怂,我就是个软骨头软蛋皮,秦老大,放了我,你让我做什么都成!”

    “先别急着认怂,我来问你,你们医生那种全身热疗一般一次要做多久啊?”

    朱小君脑子一糊涂,脱口而出:“至少要四十分钟!”

    秦璐一声奸笑:“现在才三分半,还有三十六分三十秒。”

    朱小君对秦老大产生了绝望,只能寄希望于朱天九了:“九叔,你就可怜可怜我呗,放了我,咱那治疗好商量啊!”

    可朱天九根本没个回音。

    朱小君火了:“朱天九,你个老不正经的,居然敢跟着秦老大这泼妇一起胡闹,你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领导?你自己说过的话发过的誓,都是放屁啊?”

    秦璐淡淡回道:“猪头,老娘劝你省点力气,九叔他,他不忍心看到你被折磨,所以刚才就下楼散步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