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54章 小露一手
    秦璐把胸中的一口‘恶气’痛痛快快地发泄了出来,这才放过了朱小君。

    已经热的大汗淋漓就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的朱小君一出来便看见了笑吟吟的朱天九。

    “你……你个老家伙……你知道我们502所是有规矩的么?像你这种眼睁睁看着领导受难的,定斩不饶!”

    朱天九笑呵呵地回道:“不知者不为怪!再说,我刚才真的下楼散步去了。”

    朱小君气鼓鼓地反问道:“你去散步?你是飞下楼的还是跳下楼的?这前前后后不过十分钟,上下楼等电梯就得去了八分钟,你散的是哪门子步啊?”

    朱天九嘿嘿一笑:“朱领导要是不相信,大爷我就在散一个给你看看?”

    朱小君看着朱天九不怀好意的笑容,又看了眼一旁装作若无其事的秦璐,心里顿时明白了,他要是在这么纠缠下去的话,说不准这俩没正经的货又会联起手来,以不可预知的手段来戏耍自己。

    “我信!你们俩怎么说我怎么信,这总够了吧!……日,老子今天真是虎落平阳被犬……”

    朱小君一句话没说完,那边秦璐便瞪着眼站了起来,而朱天九则叹了口气,将头扭向了一边。朱小君禁不住打了个哆嗦,立马改口道:“我口误,绝对是口误!应该是犬落平阳被虎欺!”

    秦璐的脸上显现出满意的神情,而朱天九却一脸坏笑地继续刺激道:“你说你这是何苦来着,这叫啥来着,对了,叫自虐成瘾……”

    朱小君恨恨地盯了朱天九一眼,一头扎进了洗手间。

    五分钟后,冲了个澡的朱小君换了身睡衣,舒舒服服地逛荡到了朱天九的身边:“九叔,我知道做治疗的滋味不好受,可是再怎么不好受,那治疗咱也该咬牙挺着啊,总不能就这样放弃了?”

    秦璐闹归闹,但在正事面前也晓得轻重,她跟着朱小君一块劝导朱天九:“九叔,这才来的那批穿越者可是不好对付啊,您老要是健在的话,我们还有点信心赢了他们,可您老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朱天九摆了摆手,道:“我老了,不中用了,正能对付得了他们那伙人的是你和小君,刚才我看你演练了几手,嗯,一套黑龙十八式确实是炉火纯青,而且这黑龙十八式还真不是个花架子。小君的功夫我也见识过,跟小秦你比起来,恐怕只差在个对敌经验上,你们两个若是能联起手来,对付个二三十普通高手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

    朱天九停顿了下,眼神中喷射出异样的光芒:“但是要对付那些‘炽焰诛’的杀手,你们俩个恐怕……”

    朱小君插话道:“那九叔就传授我们几招呗?”

    朱天九张了张嘴,似乎一肚子话却无法说出来,最后重重地叹了声:“炽焰诛的功夫,可不是随便哪个人就能学的来的,我能做到的,也就是在你们原有的功夫套路上,稍加点拨而已。”

    秦璐呵呵笑了两声,不知从身体那个部位中摸出了把枪:“功夫再高,也怕菜刀,菜刀再强,也赶不上手枪。”

    朱天九摇了摇头,道:“要是双方拉开了阵势,那的确是一把枪抵得上十把刀,但炽焰诛的人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就像你刚才遇见我一样。”

    朱小君充满了好奇:“你俩刚才干过仗?秦老大,你不会是刚才吃了亏,要把火气往我身上撒吧?”

    秦璐白了朱小君一眼,张了张嘴,话到了嘴边但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朱天九解释道:“刚才我到这里等你,没敲门就进屋了,跟小秦姑娘发生了一点误会。”

    “没敲门就进屋?秦老大,你在屋里怎么不锁门呢?”

    秦璐又是张了张,仍旧是一副想说又不想说的样子。朱天九连忙解释道:“门是锁了的,可是我没这个习惯……”

    “那你也不能破门而入啊?”朱小君窜到了房门处,一检查,那门锁却完好如初:“门是锁了的,你没敲门就进了屋,而这门锁却一点破坏都没有,九叔,你是怎么做到的?”

    朱天九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头:“那啥,一点业余爱好而已,时间长了,就养成习惯了。”

    这话说的简单,可朱小君听了却忍不住吐了下舌头,他还记得前两年曾经在某卫视看过一档警民合作的节目,其中就介绍过一个撬门锁的犯罪分子,这家伙就凭着手中的两根钢丝,一柄细长铁片,便可以在十几秒钟开开了市面上要卖几百元的防盗锁,当时朱小君便被惊愕地差点掉了下巴,并顿生了敬仰之情。现在,这种神人居然就坐在了自己身边,朱小君岂能浪费了这等绝好机会。

    “九叔,教教我呗!”

    朱天九却摇头回道:“这得靠天赋……这么着吧,你待会随便弄把锁,把它完全拆开了再组装上,如果能在一分钟内做完这些,那我倒是可以考虑教教你。”

    “一分钟之内?”朱小君惊呼起来。

    一旁的秦璐突然动了起来,一把抓起刚才放在了茶几上的手枪,三下五去二,将手枪拆了个七零八落,然后又稀里哗啦地把枪给组装了起来。“怎么样?不会超过三十秒吧?九叔,我这天赋能跟你学开锁么?”

    朱天九面露不屑神情,向秦璐伸出了手来。

    秦璐犹豫着,还是把手枪交到了朱天九的手上。

    “看好了……”

    朱天九事先虽有提醒,但是其动作之快,饶是此行中的高手秦璐也看的是眼花缭乱,至于朱小君,还没等反应过来,朱天九便已经完成了对一把手枪的拆分和组装。

    刚才是惊愕,现在留给朱小君的只有咋舌了。

    “哇,哇,哇,这个比开锁帅酷多了,九叔你还是教我玩枪吧!”去年的平安夜,朱小君在市局的射击训练场中小露了一把,之后这大半年的时间里,朱小君会时常上了玩枪的瘾,只是因为一直抽不出时间,才没有缠着秦璐再带他去过过打枪的瘾。

    朱天九愣了下,道:“这个倒是可以教教你们两个,尤其是小君,你有着你父亲的遗传,学起用枪,应该不会多难!”

    朱小君抢道:“你说朱大梁?他能遗传给我什么?别瞎扯了!”说着话,朱小君还频频背着秦璐给朱天九使眼色。

    朱小君早就跟朱天九温庆良谢伟他们仨做好了约定,暂时不要暴露他跟朱天一的血缘关系。朱天九也是一时说的兴起,忘记了这一茬,不过在朱小君的眼色提醒下,朱天九立时醒悟了过来。

    “可别小看朱大梁,他年轻的时候,在申海市的射击比赛中也是拿过名次的。”醒悟过来的朱天九随口扯了个谎,把刚才的漏洞给圆了过去,反正秦璐是个小年轻,对朱大梁的过去可以说毫不知情,也不会就此去专门做个调查。

    正说着,秦璐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来之瞄了一眼,便顿生了满脸的笑容来:“你们俩先聊着吧,本姑娘有点急事,稍作失陪了。”

    “瞧你这兴奋样,一定是小情人发来的短信吧?”朱小君嬉皮笑脸地调侃了秦璐一句。

    秦璐一甩头:“怎么地?老娘还担心你个死猪头吃醋咋地?老娘就明说了,刚才就是小柔儿给我发的短信,她马上就要到彭州了,让我去高铁站接她,怎么啦?”

    朱小君怔了下:“不怎么,那啥,我的意思是祝你们幸福……哦,对了,你接了温柔之后,是不是打算在这儿睡她……”

    还没等秦璐来得及瞪眼,朱小君已经改了口:“呸呸呸,口误,纯属口误,我的意思是你们是不是住这儿。”

    秦璐瞪着眼掐着腰:“你管我在哪儿睡?反正我跟小柔儿的房间不许你进入,否则的话,想想你脖子上的那颗死猪头埋哪好吧!”

    朱小君摸着自己的脑袋,目送着秦璐离开了房间:“嘿嘿,埋哪儿都不如长在自个的脖子上。”

    随着房门被秦璐咣当一声给带上了,朱小君立马拉下了脸来:“九叔,我现在以首领的身份命令你,明天一早去肿瘤医院接受治疗,否则的话,你以后可以当作不认识我!”

    朱天九显得很矛盾,犹豫了再三,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朱小君见朱天九答应了接受治疗,心情顿时轻松了起来,刚才闲聊时产生的几个好奇,这会子再也引忍不住了,一股脑便都端了出来:“九叔,刚才你怎么会跟秦老大交上手的?你刚才说的黑龙十八式又是什么来路?还有,那炽焰诛的功夫为啥不能教我们呢?”

    朱天九有些不好意思地作答道:“我以为你把那只玄铁盒子放在了这间屋子了,于是我就……唉唉,没想到小秦姑娘居然在屋里,我见过她,她却不认识我,想必是把我当成贼了……”

    朱小君哑然失笑:“换了谁也得把你当成贼啊!哪有好人会用撬锁的办法进人家的屋子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