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55章 子承父业
    “这小秦姑娘还真是有点真功夫,突然之下居然可以逼的我手忙脚乱,差一点就丢了这张老脸了!”朱天九回想起刚才跟秦璐的短短几招的交手,对秦璐的功夫禁不住赞叹起来。

    “秦老大用的招数就是你说的什么黑龙十八式?我倒是听说过降龙十八掌,这黑龙十八式又是个什么东东?”

    朱天九的眼神变得深邃起来:“二十五年前,炽焰诛地字辈的一个兄弟为了躲避我的追杀,藏进了部队中,这兄弟把炽焰诛的地诛十八式简化了,教给了部队上的人,改了个名字叫黑龙十八式。”

    朱小君微微颔首,忽又皱眉道:“你不是说炽焰诛的功夫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学的到么?这黑龙十八式既然能在部队上流传开,就一定有不少的人学精了这门功夫啊!”

    朱天九苦笑道:“那地诛十八式简化了是可以传授给普通人,可是我练的是天诛九式……这天诛九式……”朱天九吞吞吐吐,似乎这天诛九式暗含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朱小君笑道:“莫非你的这天诛九式还是个童子功?或者是欲练神功必先挥刀自宫?”

    朱天九漠然摇头:“那倒不是……只是这天诛九式练起来太过血腥,以前在那边倒没觉得有什么,可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活了三十年,才觉得……”

    朱小君撇了撇嘴:“你一大老爷们怎么学的吞吞吐吐的,有啥说啥好了!”

    朱天九重重地叹了口气:“天诛九式需要拿活人来做练功的靶子!”

    朱小君浑身一震:“活人?那么说要想练成这门功夫还得杀人咯?”

    朱天九眼露迷茫之色:“杀一个还不够……要杀了九个才能有所小成,若是想练到你父亲那等水准,那至少得九九八十一个。”

    朱小君禁不住打了个哆嗦,胃体一阵抽搐,差一点呕吐起来。

    “在那边的时候,死刑犯基本上都被我们天字辈九兄弟拉来练功了……”朱天九回忆起当年来,脸上充满了痛苦之色:“我原以为杀人是件很快乐的事,可到了这边才知道,真正的快乐是自由自在地活着。”

    朱小君不想再提及天诛九式的那种令人平滑肌痉挛的练功方式,顺势岔开了话题:“自由?我倒没觉得这社会有什么自由,一大堆的法律法规暂且不说,你还得时时刻刻提放着别人对你的看法,稍不留神就会被周围的人用唾沫星子淹死你!”

    朱天九笑道:“你还会顾忌别人的唾沫星子?”

    朱小君斜眼道:“我怎么就不会顾忌了?”

    朱天九大笑起来:“小秦姑娘说,朱小君最大的特点就是脸皮厚,厚到了万里挑一,我以为……”

    “你以为个毛啊?”朱小君点了支烟夹在了手上:“我这叫心理素质好,懂不?行了,时候也不早了,洗洗睡吧……哦,九叔你睡卧室好了,我就在客厅沙发上对付一夜得了。”

    朱小君原以为自个的这句话会把朱天九感动的哇哇的,这厮心里盘算的不单是讨了朱天九的感动,更有一层含义是想在客厅里等着秦璐和温柔这俩妮子的归来。

    朱小君自己也说不清楚个为什么,原本对温柔这妮子并没有多少感觉的自己,在经历了第二次海岛之行之后,知道了自己居然跟温柔还有了一纸婚约的时候,心界居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开始对温柔有了一定的企图。而之所以会产生这种企图,根本原因竟然是破坏掉秦璐跟温柔的好事!

    当朱小君感觉到了自己心界的这种变化的时候,恨不得抽上自己俩嘴巴子。

    也不知道朱天九是看穿了朱小君的心思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老家伙对朱小君释放出来的暖意竟然是毫无感觉,他摇了摇了头,回绝了朱小君:“我不在这儿住,我有地方住,那啥……你既然想睡了,我也该走了,治疗不治疗的倒也无所谓……”

    朱小君一把抓住了就要起身离去的朱天九:“你可不准耍赖哦,明天上午八点半,我要是在肿瘤医院见不到你的话,哼……”

    朱天九笑了笑:“你放心,我答应了你的事,自然就会做得到,没答应你的事,你想都别想。”

    朱小君愣了下:“什么事?你没答应我什么事?”

    朱天九端出了一副很神秘的样子来:“开锁……玩枪……还有炽焰诛好多好多非常好玩的技能……”

    朱小君秒秒钟便明白了朱天九的用意,这老家伙之所以要吊起自己的胃口,无非就是想着让他把那只玄铁盒子拿出来,完成了他答应过朱天一的心愿。

    老家伙既然想跟朱小君玩心眼,好玩的朱小君又岂能煞了风景:“九叔,不带你这么玩得呀,你明明是答应过我了,怎么又耍赖不承认了?”

    朱天九嘿嘿一笑:“我啥时候答应你了?不过嘛……”

    朱小君看着正在一本正经地卖关子的朱天九,强忍住了笑,装作迫不及待的样子:“不过什么?九叔,你快说嘛!”

    朱天九却突然叹了口气,道:“算了,我还是不跟你斗心眼了,斗不过你小子……至于那只玄铁盒……”朱天九说着,变戏法一般从屁股后面摸出了他保留着的另外一只玄铁阴阳盒,交给了朱小君:“等你哪天想明白了自己再决定打不打开吧!朱老大把这对盒子交给我的时候,只是说打开的方式就是用两只盒子相互撞击,至于该用多大的力道,又该用哪两个面相互撞击,朱老大都一字未提。”

    朱小君失去了笑容,默默地接过了那只玄铁盒,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最终只是发出了一声叹息。

    朱天九道:“你心里还在怪罪你父亲,这一点我能理解,但你也要想明白,你父亲当初那么做,也是迫不得已呀,他也不想就这样抛下了你,可是如果不这么做的话,那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呢?会有多少个家庭就此而支离破碎?会有多少个父母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又会有多少个孩子成了孤苦伶仃的孤儿?”

    朱天九一改平日的猥琐嬉闹,变得凝重而严肃:“你心里苦,但你父亲的心里不苦吗?还有你母亲,她为了减少你被暴露的可能,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陪着你的父亲而去,她心里就不苦吗?还有我,你知道这三十年我又是怎么熬过来的呢?……小君啊,你们这边有句话说的很好,叫天降大任与你,必先苦你心智,你现在可不是个普通人了,说简单些,你是我们这些三十年前穿越而来的这批人的首领,若是说的严重点,你的肩上可是担负了拯救这个地球上的人类的重担啊!”

    朱小君指了指自己:“你说我?拯救全人类?拉倒吧你,九叔,我可没那个能力哦!就算是做你们三个的什么首领,我都是勉为其难,就不说那些虚头八脑的什么拯救人类的大英雄了。”

    朱天九深吸了口气,轻轻地摇了摇头:“很多事,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一个人一个命,上天注定了你要担此大任,小君啊,你躲是躲不掉的!”

    “躲?我为啥要躲?”朱小君笑开了,他对朱天九的这番解释根本不认同:“我答应了做你们三个的首领,那是因为我有把握说服了秦宏远,而秦宏远这个老家伙手中掌握的权力,足够保护你们三个。但是,要说到去对付那批新来的不速之客,我朱小君又能有什么作为呢?那是秦宏远的责任好不好,该抛头颅洒热血的是他们502所这种机构,关我这种小商人什么毛事呢?”

    朱天九盯住了朱小君,直到盯得朱小君有些不自然了,才开口道:“子承父业,父亲未完成的遗愿,做儿子的必须继承下来!你是朱天一的儿子,你身上流淌着朱天一的血脉,你必须勇敢地站出来,去完成朱天一尚未完成的事业!”

    朱小君不自觉地摸了把鼻子:“那我还是朱大梁的养子哩,那是不是我还得把朱大梁的那间诊所继承下来,继续忽悠坑骗街坊舍邻呢?”

    这显然是诡辩,可就是这么一句谁听了都会觉得不讲道理的诡辩,朱天九竟然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只能含混地说了句:“那不一样!”

    “怎么就不一样了?养父就不是父?没听说过生不如养这话么?”朱小君不讲道理的诡辩是一句接着一句。

    朱天九一时被朱小君给绕进去了,砸吧了几下嘴,但终究没能说出反驳的话来,最后轻轻地叹了口气,拍了拍朱小君的肩膀,转身向门外走去。

    “小君啊,保管好那两只玄铁阴阳盒啊,我始终觉得那里面放着的东西可是不简单呐!”

    朱天九走后,朱小君在客厅和卧房之间来回倒持了好几个来回,最终还是拉了条毛毯躺倒了沙发上。

    可惜的是,秦璐和温柔居然一整夜都没回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