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59章 赞助追爱
    朱天九自然不肯把功夫教给一个潜意识中的天敌警察,但当着面又不好拒绝,嗯嗯唔唔了几声也没想到什么好的措辞,干脆闭上了嘴巴,指了指朱小君,把难题甩了过去。

    秦璐读懂了朱天九的意思是说这事成不成还得看朱小君的意思,于是便转而对朱小君半逼迫半央求道:“猪头,带上我一块去吧,人多了不寂寞,你要是不带我去的话,老娘说不准就会生气,老娘要是一生气……嘿嘿,猪头,你是最聪明的……”

    就在秦璐回来前的十分钟,朱小君曾三次yy了这个悍妇级女人,最后一次居然还有了生理反应。这会子,秦璐掐着腰就站在了朱小君的面前,距离之近,朱小君几乎能感受到从秦璐身上发出的体香味道。

    这简直是要了朱小君的小命。这厮的思维登时短路了,幻想起不久后在山里的时光来,练功……散步……赏花……睡觉……好一副神仙眷侣的景象啊!

    “嗯,好,我没意见……”朱小君迷迷糊糊地就应承了下来,话刚一出口,脑袋顿时清醒了,莫说刚才的幻觉能有几分可能,就算真的实现了,那又能怎样?这个悍妇能像自己想象中那般卿卿我我么?恐怕最有可能出现的场景应该是手持菜刀的秦璐追着朱小君满山飞奔才是啊!

    然而,天底下并没有后悔药,朱小君一个应承话说了出来,秦璐立马便抱着温柔蹦跳了起来,弄得朱小君想改口也没脸说。

    朱天九虽然不欢喜这个结果,但也无所谓。不带秦璐进山,他可以集中精力来调教朱小君,可以把时间压缩到最短,带了秦璐进山,他大不了拿出点皮毛来应付一下,最多也就是耽搁点时间而已。现下朱小君答应了秦璐,朱天九也没表示反对,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起身便往朱小君的房间去了。

    “九叔这是怎么了?看上去很不高兴啊!”秦璐毕竟有着警察的素质,虽然处在兴奋当中,但对身边的情景还是没失去观察力。

    朱小君只能是好人做到底,他现在急需要做的只是该如何甩开秦璐和温柔两个丫头,然后去跟黄莺找个地方,好好地那啥那啥。

    “嗯,九叔今天做热疗了,那玩意太耗体力,九叔估计是累了。”朱小君圆过场后,转而又对温柔笑道:“柔儿妹子,你今天是怎么了?一言不发,就像是被人欠了账不还似的。”

    不提还好,这一提,温柔立马把腮帮子鼓了起来,一屁股做到了沙发上,然后双手抓起沙发上的坐垫,狠命地摔打了起来。

    朱小君看的发愣,身旁的秦璐在朱小君的屁股外侧悄悄地扭了一把,然后贴在朱小君的耳边悄声道:“小丫头失恋了……”

    这下子可把朱小君给惊呆了,张大了嘴巴半天没能合拢,他指了指温柔,又指了指了秦璐,然后皱着眉头耸了耸肩,待到朱小君终于把嘴巴合拢上,却是一个字也没能说出口。

    这并不是说朱小君无话可说,相反,他是一肚子的话,可就是无法说出口。

    温柔失恋了?可温柔这小丫头谈过恋爱么?在朱小君的印象中,追求温柔的可不就是秦璐一个人么?而此刻秦璐跟温柔好的不得了,又怎么能说其中一个失恋了呢?

    更为诡异的是原本对温柔有着拉拉情愫的秦璐,此刻的表情似乎透露着对温柔失恋一事的愤慨,那样子看上去就像是随时准备把温柔的那个该死的恋爱对象抓过来痛扁一顿。这……似乎也违反常理啊!按照常理,秦璐这悍妇此刻应该暗暗窃喜才是呐!

    一肚子问话的朱小君此刻的脑子成了一锅浆糊,他不知道该从何处问题,更不知道该怎么才能问清楚这些谜团,只能怔怔地看着温柔和秦璐,静观其发展变化。

    温柔一改往日的俏皮活泼,颇有些秦璐风范的歇斯底里起来,又喊又叫又摔又打,而且不允许任何人对她进行劝阻。

    折腾了三分多种,温柔突然停了下来,小手一抹眼泪,便露出了笑容:“好啦,我没事啦!”

    秦璐这才上前挨着温柔坐了下来,拉过温柔的小手,放在了自己的掌心,轻轻地抚摸着:“真没事了?”

    温柔扑朔着眼睛,郑重地点了下头。

    秦璐扑哧一笑:“昨晚好像你就这么答应过啊!”

    温柔撅起了小嘴,摇摆着身子向秦璐表示着抗议。

    雨过天晴,朱小君也暂时忘记了自己的跟黄莺幽会的急切目的,晃悠到了温柔身前,笑嘻嘻戏谑道:“柔儿啊,是哪个不长眼的敢得罪咱柔儿妹妹?告诉哥,哥保证他后半辈子一定在痛苦和后悔中煎熬着。”

    温柔嘻嘻一笑,忽然站了起来,向着朱小君鞠了一躬:“小君哥哥,你娶了我吧!”

    朱小君‘大惊失色’,慌不迭后退了两步,瞪圆了双眼:“几个意思?什么阴谋?你给我说清楚!”

    温柔一屁股坐回了沙发上:“我爸说,他给我定了个娃娃亲,就是跟你了……我爸非得逼我跟你结婚,我没办法啦,就只得跑出来喽,现在没人要我了……小君哥哥,你要是不愿意娶我的话……”

    温柔说着说着,声音便低沉下来,一副就要落泪的样子。

    秦璐赶紧将温柔搂在了怀里,柔声劝慰了几句,然后冲着朱小君瞪起了眼:“死猪头,你赶紧答应啊!”

    朱小君眨了眨眼皮:“我答应什么呀答应?我要是答应了,你秦老大还不是分分钟便要了结了我的小命?”

    此刻的秦璐哪里容得下朱小君的顶撞,这悍妇袖子一卷,起身就要动手。而朱小君也是早有准备,再次向后面撤了两步,拉开了架势,要和秦璐来场‘殊死相搏’。

    沙发上,温柔突然开了口:“小君哥哥,我也知道逼你娶我不怎么合适,你要是不答应,我也能理解,但是……”

    温柔故意留下的停顿引发了朱小君和秦璐的同时转身,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但是什么?”

    温柔小嘴一撅:“你借给我一笔钱做路费,我要去找他!”

    朱小君不假思索立即回道:“借钱?不借!”

    秦璐一愣,转而瞪眼道:“什么?死猪头你怎么那么抠门呢?”

    朱小君嘿嘿一笑:“自家妹子要用钱,当然要找哥哥要,要多少有多少,但就是不借!”

    这话说的有些绕耳朵,秦璐眨巴了半天眼皮,还没弄清楚朱小君到底是愿不愿意拿这笔钱。那边温柔的小脑袋瓜子转的快,立马就清楚了朱小君的意思,欢快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直接扑向了朱小君。

    “pia!”温柔几乎是跳进了朱小君的怀里,还顺势在朱小君的脸颊上清脆地亲了一口。

    朱小君大窘,想赶紧放开温柔,可是温柔的整个身子都在了朱小君的身上,要是朱小君贸然松手,恐怕要摔了温柔一个吧唧。无奈之下,朱小君只有尴尬地继续抱着小温柔。

    温柔‘pia’地亲了朱小君一口,觉得还不足以表达自己的感谢之情,于是又侧过脸,在朱小君另一侧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两口亲完,温柔这才满意地从朱小君身上滑了下来,蹦跳着拉起了秦璐的手:“璐姐姐,我饿了,我要去吃饭!”

    秦璐笑吟吟地看着温柔,柔声道:“你终于肯吃饭了?怎么样,我说你小君哥哥不是个小气的人吧,只要你开口,他一定会答应你的。”

    温柔俏皮地扮了个鬼脸:“可是,我要借的钱数额太多了呀,我……”

    朱小君一听这话,顿时紧张起来了。数额太多?那到底是多少?要是几千几万的也就算了,要是温柔一开口便是十万二十万,甚至是一百万两百万……朱小君顿觉额头出汗,不敢再想了。

    “没事的,十万块对死猪头来说还不是九牛一毛?只要柔儿妹妹能找回自己的真爱,就算一百万,你小君哥哥也不会有一丝忧郁的。对不对呀,死猪头?”秦璐抚摸着温柔的头发,替朱小君做了主。

    十万块,对现在的朱小君来说的确算不上什么大数目,但同时也绝对算不上小数目。一时间,朱小君也说不清自己是庆幸还是心疼,总之是心里觉得怪怪的。

    “钱的事,都是小事!”朱小君到了这个份上,也只能继续装下去:“柔儿妹子呐,你得跟哥说道说道,这到底都是怎么回事,也让哥哥给你参谋参谋,毕竟哥是过来人,有的是经验。”

    秦璐立即抛了个白眼:“死猪头你脸皮怎么那么厚呢?还过来人有经验,靠,你是有被人家踹的经验吧!”

    朱小君刚要反驳,温柔却幽幽地叹了口气,道:“说说也好,我早就想说出来了,再不说的话,我恐怕就要被憋出毛病来了。”

    当事人要说,而且不说出来的话还有被憋出病来的可能,因此,秦璐也不好做拦了,三个人坐回了客厅的沙发上,朱小君随手从茶几下面的抽屉中拿出了三罐啤酒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