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61章 家宴
    秦璐一翻白眼:“说什么屁话,老娘要什么经验?”

    朱小君没理会秦璐的抗议,说出了第三个条件:“最后一条,柔儿啊,等你成功拿下那小子之后,要善待人家女儿。”

    温柔咬着嘴唇,重重地点了下头:“嗯,我知道,我会的。”

    一提到那个三岁就没了亲娘的小可怜,秦璐顿时红了眼圈,她拍着温柔的手背,叮嘱道:“三岁的孩子还没多少记性,只要你真心对她好,她就会把你当成亲妈的。”

    朱小君扑哧一声笑开了,手指着温柔笑道:“就她……自个还没长大,就当人家小孩的妈……温柔,你要是能当好了这个妈,我就不姓朱,改了跟猪八戒一个姓去!”

    秦璐抢着怒道:“你不用改,你本来跟猪八戒就是一个姓!也是了,你个死猪头又懂什么?凭什么说人家温柔就当不好这个妈呢?”

    朱小君笑道:“就当我没说过,啊!不过啊,我倒是可以给小柔儿支上一招,保证她能得到那个小女孩的喜欢。”

    秦璐又是一个白眼:“屁话,就你这狗嘴里能吐出象牙来?柔儿,别听他胡诌八扯。”

    温柔央求道:“就听听嘛,合适了就接受,不合适就当……”温柔说着,捂着嘴笑开了。

    朱小君作势要打:“你倒是把话说完呀?就当什么?就当小君哥哥是放屁对不?”

    温柔咯咯笑着:“我可没这么说,是你自个这么说的。”

    朱小君叹了口气,收起了笑容:“其实,你只要把那个小姑娘当成一个小妹妹来看待,就一定能讨得她的喜欢,就好像秦老大对你那般。”

    秦璐投来了鄙夷的一眼:“切,我还以为是什么高招呢!”

    但温柔却显得很认真:“嗯,我觉得小君哥哥说得对,我要是能做到璐姐姐对我那样来对小馒头的话,小馒头一定会喜欢上我的。”

    “小馒头?”朱小君笑开了:“我猜那个叫小馒头的小女孩子一定是个胖墩墩的小家伙,对不?”

    温柔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也没见过她。”

    秦璐忽然想起了什么,冲着朱小君嚷道:“你刚才不是说要去看看你老爹老妈么?现在赶紧去,还能赶得上晚饭,再晚了,就只能饿肚子喽!”

    朱小君何等聪明,一听秦璐这话,就知道她并没有跟自己一块去的想法,于是便反将了秦璐一军:“是哪个刚才说要跟我一块去的?”

    秦璐嘿嘿一笑,指了指朱小君的卧房:“那……那不是说给朱老九听的么,猪头,你知道的,我最怕的就是见你老妈了。”

    秦璐大小没了妈,是跟着外公外婆长大的,朱小君的老妈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每次见到秦璐都会喝长呼短嘘寒问暖,极尽一个长辈女性的母爱关怀,而这种态度却使得秦璐更加难受,于是便想尽了一切办法来躲着朱小君的老妈。

    “嗯,我当然知道,所以你刚才说要跟我一块回家的时候,我还以为你秦老大吃错了药了呢!”朱小君难掩得意之色:“行吧,你们姐妹俩自由活动吧……对了,小柔儿你是不是还需要办理出国签证啊?这件事可以去找宫琳,她在申海熟人多,可以帮到你的。”

    温柔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已经办好签证了,等买到了机票,就可以出发了。”

    朱小君点了点头:“确定了行程,打声招呼,我和你璐姐姐去送你。”

    交代完,朱小君就要拔腿开路,可刚一抬脚,就被秦璐给拦下了。

    “死猪头,你稍微等下,我给朱伯伯打个电话,让他多准备两个菜等你回家!”

    卧槽!朱小君在心里骂了脏话,这个悍妇是怎么啦?莫非是洞察了老子的心思了么?

    想是这么想,但面子上还得装着若无其事:“嗯,那你就打吧,你打你的电话,我打我的出租车。”

    出了门,朱小君犹豫了片刻,等跳上了出租车,还是决定先回家一趟。回家吃顿晚饭用不了多长时间,等安了心再跟黄莺那啥,不是更痛快么!

    朱大梁夫妇见到了朱小君自然是欢喜的不得了,夫妇俩整了一桌子的菜,朱大梁还备下了两瓶好酒。

    三人围着饭桌刚坐下,就听到了敲门声,开门一看,便看到了两张布满了讪笑的脸,一张是秦璐,另一张是温柔。

    “那啥,来蹭个饭!”秦璐耸了下肩,不等朱小君的回答,拉着温柔便往屋里闯,边闯边跟朱大梁夫妇打招呼:“朱伯伯朱大妈,我,小璐啊,好久没吃朱大妈烧的菜了,都馋死我了。”

    朱大梁夫妇迎了出来,朱小君老妈上前拉住了秦璐的胳臂,以百分之九十以上浓度的笑容看着秦璐:“是小璐啊,看这姑娘,长的是越来越俊俏了,啧,啧,快进来坐,坐大妈这边。”

    朱小君老妈左手牵着秦璐,右手揽着温柔,坐到了饭桌旁,朱大梁也跟着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于是,一张不大的餐桌便满员了,朱小君瞧了瞧,发现自个居然没了座位而且还没了合适的空挡加个座位。

    朱小君老妈陡然见到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母爱登时大爆发,左一句对秦璐的关爱,右一句对温柔的关切,哪里还顾得上自个的因为没座位而呆立在一旁的亲生儿子。

    朱大梁也是一脸灿烂,配合着朱小君老妈,对那俩姑娘嘘寒问暖,视线里同样忘记了朱小君。

    至于秦璐和温柔……朱小君嗅到了故意而为之的味道,所以就更不能指望了。

    看着那四人有说有笑,朱小君只能打个哈欠然后溜到一旁抽烟去了。

    客套寒暄之后,朱大梁招呼两个姑娘动筷子吃饭,并拿起酒瓶要给俩姑娘也倒杯酒。秦璐瞄了眼那酒瓶,嚷道:“朱伯伯,泸州老窖哇,这酒我有点降不住呐,咱爷俩不如整点二锅头怎么样?”

    朱小君在省城上大学的时候,秦璐从部队上退了下来,回到了彭州做了名警察,之后便隔三差五的来朱小君家替朱小君照顾一下朱大梁夫妇,也经常会留下来陪朱大梁夫妇吃个饭,每次吃饭,朱大梁和秦璐这爷俩总会整点小酒。

    秦璐刚参加工作,口袋里没多少钱,朱大梁要供朱小君读书,家用也颇为紧张,因此这爷俩每次喝酒都是最便宜的白瓶绿标二锅头,十二块一瓶。

    这会子秦璐又提到了二锅头,朱大梁会心一笑,开口使唤起自己儿子了:“那啥,小君啊,下趟楼,拎两瓶二锅头回来。”

    “卧槽!”朱小君小声嘟囔了一句,虽不情愿,但也只有捏着鼻子憋着火下楼去买二锅头去了。

    等朱小君抱着一箱二锅头回到家的时候,饭桌旁已经给他腾出了一个空当,也加好了椅子,五口人,便其乐融融地喝酒吃饭了。

    在朱大梁夫妇的眼中,早已把秦璐看成了他们家的儿媳妇,虽然这个观点遭致了朱小君和秦璐的联名反对,但朱大梁夫妇并没有就此死心,相反,更加认定了自家儿子跟秦璐一定会走到一起。

    这次的家宴以及这次在家宴上朱小君和秦璐的种种表现,更加验证了朱大梁夫妇的这种想法。这俩年轻人若是没那啥的话,又怎么能如此亲密无间呢?

    有长辈在,秦璐一改往日的悍妇形象,喝起酒来也没了惯有的豪放劲头,就连说话间也不见了‘老娘’如何如何的口头禅。虽然仍旧管朱小君一口一个的‘猪头’叫着,但是神色态度却对朱小君充满了尊敬。

    这一切,都被朱大梁看在了眼里,趁着酒兴,这老人家又旧事重提:“小君啊,你上学那会……”

    朱大梁一开口,朱小君便料到了他的后话,立马截住:“再说就一百遍了,我知道,我上学那会,家里有啥体力活,都是秦老大帮着干的,要是没有秦老大,你们二老还不知道怎么怎么样呢!我就纳闷了,秦老大帮你们干点体力活怎么啦?不是应该的么?你说呢,秦老大?”

    秦璐的酒量原本就很一般,这会子喝的又有点猛,再加上昨晚跟温柔彻谈了大半夜,休息又不好,所以早就上了酒劲:“嗯……就是……谁让咱俩是……是铁哥们……呢!”

    朱小君给秦璐又斟上了,端到了秦璐的面前:“秦老大就是秦老大,仗义!厚道!讲究!我朱小君就是服气你秦老大,来,咱哥俩再整一个……”

    对面温柔劝阻道:“小君哥哥,璐姐姐已经喝高了,你就别再让她喝了!”

    秦璐歪着头,杏眉斜挑,冷笑道:“我喝高了?谁说我喝高了?死猪头,有种咱俩换大杯子喝!”

    这正合了朱小君的心意,赶紧把这娘们给整趴下,不然的话,非得耽误他的好事不可。

    换了大玻璃杯,倒上了酒,秦璐斜着眼举着杯似笑非笑:“猪头,老娘最爱听的那句话,你再说一遍来听听!”

    朱小君端起玻璃杯跟秦璐碰了下:“我朱小君生是你秦老大的小弟,死是你秦老大的小鬼!”

    秦璐很是得意,端起了酒杯一仰脖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