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62章 亲爱的你去哪儿了
    朱小君如愿以偿灌趴下了秦璐,但是朱小君却没能遂了脱身的愿望。他原打算把自己的卧房借给喝醉了的秦璐,然后再以送温柔回去且没有了自己的卧房为理由而成功开溜。可惜的是,秦璐虽然趴下了,但意识尚存,说什么也不愿意留在朱小君的父母家中。

    朱大梁作为长辈,只能吩咐朱小君帮着温柔一起把秦璐给送回去。

    为了掩盖自己的‘邪恶’追求,朱小君只得屈从,跟温柔两个一左一右驾着秦璐下了楼,叫了辆出租车回到了秦璐的那所房子。

    等好不容易安顿好了秦璐,朱小君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快十一点的光景了,这个时候再去约黄莺还合适么?

    犹豫了大概几分钟,朱小君还是拨通了黄莺的手机。

    静音了几秒钟之后,电话那头就传来了系统回复声: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朱小君大失所望但同样也是无可奈何。

    挂断了黄莺的电话,朱小君又矛盾着要不要跟刘燕联系一下,手指在手机通讯录上的刘燕号码上停留了几秒钟之后,朱小君最终叹了口气,放弃了这个想法。

    这倒不是朱小君担心因为太晚而影响了刘燕的作息,也不是因为前两天刚跟刘燕那啥过而只想换个口味,只是因为在他即将按下刘燕的电话的时候,突然想到了黄莺的职业。

    这个小妮子虽然在泥潭中仍能洁身自好实属难能可贵,但那种工作……实在是太危险了!

    朱小君越想越不放心,于是便收起了手机,打了辆车,去了帝豪ktv。

    俩月前,朱小君在帝豪跟瘸四喜手下的几个小喽啰干了一仗,那一仗无论是对朱小君还是瘸四喜来说,都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事了,可对于帝豪的吧台服务人员来说,敢和瘸四喜的人打一架的就已经是好汉了,打了还能打赢的,那肯定就是好汉中的好汉。

    像朱小君的这样的,不光打赢了,还能把对方打怕了,在这些人的心目中,便是神一般地存在了。所以,当朱小君的身影刚一出现在帝豪的大厅中的时候,不单立即有服务员迎了上去,背地里早有人立马给老板打了个电话。

    朱小君挡开了服务员递过来的烟,摸出了自己的大中华,叼上了一支,而那个服务员敬烟被挡却一点也不气恼,随即便拿出打火机为朱小君打着了火。朱小君愣了下,不好意思再次拒绝,只好侧着头,就着那服务员的火点了烟。

    喷出了第一口烟,朱小君拍了拍那名服务员的肩膀:“谢了啊兄弟!要不你再辛苦一下,帮我把小蝶姐给我叫来?”

    那名服务员愉快地答应了,收了打火机,刚转身准备去找小蝶姐,就见到小蝶姐陪着ktv老板远远地正向这边走来。

    “哟~~~朱大哥啊,是什么风把你这个大帅哥吹来了……”小蝶姐远远地就跟朱小君打起了招呼,待走近了,还扭着身子在朱小君的身上蹭了蹭:“你来玩也不是实现给小蝶姐打个电话,小蝶姐好给你这个大帅哥安排一下呀!”

    朱小君皱了皱眉,下意识地摸了下鼻子:“那啥,我就是刚好路过,闲着没事,进来看看。”

    ktv老板掏出了一包九五至尊,抖出了一根,递向了朱小君:“朱老板能来小店,鄙人荣幸之至,今晚随便玩,都算我魏某人的。”

    魏母人也好,魏公人也罢,朱小君根本不关系,他关心的只是黄莺是不是还在店里,黄莺是不是因为有了麻烦才会关机。

    “嗯……玩就不玩了,一个人也没啥意思,我刚才之所以会走进来,是因为突然想听那个叫黄莺的小姑娘唱歌了,对了,她今天来上班了么?”

    小蝶姐侧着头想了一会:“哦,你说的是那个驻唱女孩子啊?她好久没来了,走的时候连声招呼都没打,也不知道被那家同行给挖走了。”

    朱小君点了点头,努力控制着内心的翻腾:“哦……那啥,我就随口一问,她既然不在,那我就走了……”

    小蝶姐及时地叫住了朱小君:“朱大哥,我这有她的电话,要不你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她现在在哪家场子?”

    朱小君转过头,笑了下:“算了,天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休息了。”

    刚一离开帝豪,朱小君又一次拨打了黄莺的手机,情况依旧,那头传来的仍是系统的提示音。

    现代人的交往关系就是这样脆弱,一旦手机联系不上,整个人就几乎像是蒸发了一般。就像黄莺一样,电话一旦关了机,朱小君便不知道该如何才能联系的上她。

    “若是以前加了黄莺的扣扣或是微信就好了!”稍显失魂的朱小君自言自语着,可转念一想,手机都关了,扣扣留言或微信呼叫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更让朱小君感觉悻然的是今晚上他居然没地方睡觉了,秦璐的那所房子他是不好意思回去了,而父母家……估计二老早就睡下了,朱小君实在不忍心把他们弄醒。

    本着就近原则,朱小君在帝豪的附近随便找了家连锁酒店住下了,第二天一大早,这边刚睁开眼,便摸起了手机,又给黄莺打了次电话。

    预料之中,黄莺的手机仍旧是关机。

    洗漱完毕,退了房,在街上吃过了早餐,再打,仍旧是关机。

    朱小君再也冷静不了了,此时已经是该上班的时间点,按照黄莺的个性,她是怎么也不会迟到的,但这个时候仍旧没开手机,那只能说明是……

    黄莺出事的可能性比较小,可能性最大的是黄莺的手机刚好与昨天晚上丢了,另外一个客观存在但朱小君想都不敢去想的可能性便是黄莺换了号码,而新号码并没有通知朱小君。

    若是黄莺丢了手机,那么她今天第一件事就应该是新买一部然后去营业厅重新办理sm卡,朱小君掐着手指计算着,卖手机的一般会在上午九点钟就开始营业,黄莺买了手机再去补办手机卡,最多到中午十一点左右便可以恢复通讯。

    闲着的这段时间,朱小君去了趟肿瘤医院。

    跟张石闲聊了一通,又跟宫琳通了电话,把申海公司的事情全都委托给了宫琳,等到了饭点,张石在医院门口的皇城酒家订了个座,拉着朱小君一块吃午饭。

    吃饭的时候,朱小君偷了个空挡,又给黄莺拨了次电话,原以为就此便可以接通电话的朱小君再一次失望了,黄莺的手机仍然处于关机状态。

    吃过了午饭,朱小君找了个借口,跟张石分开后便一头扎进了黄莺曾经工作过的那家房产中介。可是,房产中介的人却说,黄莺已经离职好几天了。

    这……似乎不太是因为丢了手机才失去联系的节奏。

    这一下把朱小君的拧头劲给激发出来了,既然不是丢了手机,那么一定是黄莺换了号码而没有告知他。朱小君暗自发誓,一定要找到黄莺,一问究竟。

    想找到黄莺其实也不难,朱小君可以通过胡恩球的关系在移动公司查找到黄莺办理移动号码时填写的个人资料以及身份证,有了这两样东西,朱小君就有可能找到黄莺的家。

    说干就干,走在路上,朱小君就跟胡恩球联系上了。

    “到移动公司差用户资料?哥们,你把我当成孙悟空了是吗?”

    “你要是把这件事办妥了,兄弟我还真的把你当成大师兄,而且晚上还会给你安排一场三打白骨精的好戏,怎么样?”

    “……嗯,那你能给哥们安排几个白骨精呀?”

    “随你,你能降的住几个那就安排几个……”

    “草!差点就被你诱惑了,猪头啊,白骨精……哥们不稀罕呐!”

    “那你说,你稀罕个啥?”

    “……哥们啥都不稀罕,因为哥们根本没那个脸皮去移动公司。”

    “靠,跟移动公司的那娘们闹掰了?”

    “说出来丢人,哥们是被人家给踹了!”

    “你混球也能被踹?靠,这老天爷是喝多了么?”

    “尼玛,老天爷倒是没喝多,是哥们自己喝多了,结果,玩漏了……”

    “呃……那得找个时间庆贺庆贺呀,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好了,叫上禽兽和四蛋,大伙好好乐和乐和。”

    “草,免费送你三个英文字母,g,u,n……”

    “礼尚往来,回敬五个:q,u,s,h,i。”

    “对了猪头,你急着要找谁的资料啊?”

    想查到黄莺的资料,就只有通过移动公司这条渠道,至于医院门口的那家黄莺曾经上过班的房产中介,是死活不肯为朱小君来寻找黄莺曾经的入职资料的。

    而移动公司这条路也只有胡恩球才能走得通,朱小君很清楚,若是胡恩球跟他的那个移动公司的女朋友关系还在的话,办起这种事简直是易如反掌,现在这个关系虽然不在了,但胡恩球应该还是有别的办法的。

    因此,朱小君还是老老实实地对胡恩球说了实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