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63章 兄弟要离婚
    “这么说,你是打算跟那个歌女玩真的了?”胡恩球在电话那头发出了yindang的笑声。

    “靠!咱就不能不这么浪么?纯洁点,兄弟,心灵美才是真正的美!”朱小君一边跟胡恩球说着话,一边拦了辆出租车,吩咐司机直奔移动公司的总部。

    “好吧,哥们,算你狠!”胡恩球在电话那头停顿了一下,像是在点烟:“哦,既然你这么纯真,哥们就帮帮你吧,不过晚上的白骨精你可得给我准备好啊!”

    “你丫真是个混球,绕了那么大一弯,不还是回去了?行吧,我这马上就到移动公司了,你抓紧过来吧!”

    胡恩球在电话那边嘿嘿笑着,刚想辩解几句,却被朱小君挂了电话。

    二十分钟后,哥俩在移动公司的大门口见了面。

    胡恩球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是移动公司的法律事务的承包单位,因此胡恩球和移动公司的数名高层都有着不错的关系,再来的路上,胡恩球便跟一个副总通了电话,编了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哄着那位副总很痛快地答应了胡恩球的请求。

    有人好办事,不过一个来小时,胡恩球便搞到了黄莺的个人资料。

    “猪头,我突然后悔了,只让你安排一场三打白骨精的节目似乎有点亏啊!”胡恩球拿着打印好了的黄莺资料,在朱小君面前晃悠着:“要不,咱们换个节目?”

    朱小君白了眼洋洋得意的胡恩球,正盘算着该怎么把胡恩球手中的那份资料给骗到手,这时,口袋里的电话响了。

    朱小君光顾着想着该如何对付胡恩球了,拿出手机连来电显示都没看一眼,便接了电话。

    “喂~~哪位?”

    “……”

    “哪位啊?请说话!”

    “……”

    “草!什么玩意?”朱小君悻悻然挂上了电话,转而对胡恩球道:“混球,别婆婆妈妈的,想怎么宰哥们一顿尽管开口,哥要是皱下眉头,裤裆里的那玩意就归你了!”

    “你那玩意……呸!我特么的有痔疮,消费不起。”

    朱小君展现了一副呆萌的样子:“还可以吃啊?尤其是生吃,味道好极了!”

    胡恩球在贫嘴上吃了亏,于是便想在手脚上找回来,冲着朱小君便是一通泼妇王八拳。朱小君急退,直到拉开了一个安全距离才算作罢。

    刚要在继续戏弄胡恩球,手中的电话又响了,这一次,朱小君特意看了下来电号码。

    这一看,禁不住打了个哆嗦,连忙举起手机示意胡恩球安静下来。

    胡恩球凑过头来,瞅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偌大的三个字:秦老大。

    朱小君对着胡恩球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接通了电话。

    “秦老大,睡醒了?还晕不?”

    “是我啊,小柔儿啊!”

    朱小君顿时放松了下来:“哦,是柔儿啊,你怎么用起来秦老大的电话了?对了,秦老大醒酒了吗?”

    “璐姐姐早就醒了……小君哥哥,我刚才用自己的电话给你打,可是接通了你就是不说话……”

    “啊?我叫唤了半天你也没说话呀?呵呵,可能是网络不好吧!”

    “嗯,我就是想给你说一声,我订好了机票了,后天晚上九点钟,从申海离港。”

    “后天就出发呀……嗯,小君哥哥今天事多,你先自己玩着,等明天小君哥哥给你摆个壮行宴,然后和你璐姐姐一块送你去申海,你看好不?”

    “嗯,刚好璐姐姐今天要带我上街买点路上用的……小君哥哥,谢谢你!”

    “行了!以后千万不要跟哥说这个谢字,哥不爱听。好了,就这样吧,你跟你璐姐姐玩去吧。”

    等朱小君挂了电话,胡恩球凑了过来,问道:“是秦老大的那个马子?猪头,说实在的,那小妞确实不错,我要是你的话,就跟秦老大干一场,把那个小妞给抢过来。”

    朱小君白了眼胡恩球:“我活腻歪了是不?再说了,人家秦老大跟那小妞还真不是拉拉……”

    “她俩不是?你就扯吧,也不知道秦老大给了你多少好处,对了,你个猪头现在有钱了,就秦老大那点收入,也封不住你的嘴巴呀?”

    朱小君笑了笑:“想知道内幕吗?”

    胡恩球露出了迫切的神情:“那不是废话嘛!赶紧的,给哥们说说来着。”

    朱小君指了指胡恩球手里攥着的文件:“那……”

    胡恩球立马把文件塞到了朱小君的手上:“只要你猪头不是忽悠哥们,今晚的白骨精哥们来安排。”

    拿到了黄莺的资料,朱小君并没有着急看,而是拉着胡恩球在移动公司的大厅中找了个安静的地点,一五一十地把秦璐和温柔的故事细说了一遍。

    胡恩球听完了,砸吧砸吧了嘴,叹道:“我还以为只有书中才能见到这种痴情女,没想到现实生活中还真有这样的人啊!”

    朱小君哧鞥了一声:“英雄所见略同啊!我也是被感动了,所以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就赞助了小温柔十万块的追爱经费。”

    胡恩球夸张地做了个擦拭眼泪的动作:“要是有个女人能这样的对我的话,哪怕她长得比芙蓉姐姐还那啥,我都会娶了她。”

    朱小君笑道:“你拉倒吧你,四蛋要是这么说的话,倒还有三分可信,就你混球……靠,信你还不如信政府,信政府还不如信广告。”

    一提到了四蛋,胡恩球的神色突然暗淡了下来:“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四蛋他现在正在闹离婚呢!”

    “他要离婚?”朱小君大吃一惊:“出了什么事了?”

    胡恩球叹了口气:“还不都是啥狗屁同学会给闹腾的!草,这四蛋也是作死,好好地呆在他学校里当老师不好么?非得回学校参加什么狗屁同学会,结果被人家给套住了不是?”

    朱小君锁紧了眉头:“你把话说清楚,怎么又跟同学会扯到了一块了呢?”

    胡恩球撇了撇嘴,摸出了烟盒,给朱小君发了一支,自己也点上了,然后把四蛋的事交代了一遍。

    在朱小君的这个高中四人死党团伙中,四蛋石磊是最老实的一个,当初被禽兽秦老大硬生生收做小弟的时候,还委屈地差点哭了。

    四蛋虽然胆小怕事,但在篮球场上却是一把好手,朱小君的那点篮球技能,多数都是跟四蛋练出来的。再加上四蛋天生长了一副俊俏的脸蛋,所以在大学期间,被无数女生所追捧,是他们那所大学中的名副其实的男神。

    四蛋现在的媳妇并不是彭州人,当初在大学期间,也不过是沾了个篮球拉拉队成员的光,这才跟四蛋有了许多近距离的接触,后来毕业的时候,四蛋媳妇毅然决定跟着四蛋到彭州来工作,后来又答应四蛋立马怀孕生孩子,这才成功地战胜了众多对手,虏获了四蛋。

    两个月前,四蛋他们大学同学在母校搞了场同学聚会,虽然有些距离,但四蛋刚好放暑假,于是便权当旅游,参加了那场聚会。而四蛋老婆因为要在家看孩子,因此没有同行。

    就是在那场聚会中,四蛋和当时大学期间的一个暧昧对象遇到了,还一不小心擦出了火花,发生了不该发生的故事。

    回家之后,四蛋装成了没事人,以为那故事无非就是一次撞车事件,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可是没想到,他倒是想过去,可人家却依旧怀念着,于是便微信扣扣电话什么的,停也停不下来。

    再加上四蛋在这方面上的斗争经验实在是欠缺,一来二回,便被四蛋老婆给抓了小尾巴。

    “那四蛋老婆是个什么态度呢?孩子都快一岁了,也不能说离就离吧?”

    胡恩球叹了口气:“问题还不是出在四蛋身上吗?你说他那副臭脾气,明明是他的错,可死活就不肯低下头,非得说他也是受害者,非得要他老婆理解他!”

    朱小君扑哧一声笑了:“这厮怎么比你还不要脸呢?”

    胡恩球点了点头:“这话我已经说给四蛋听了,我不要脸是因为想换个口味了,可四蛋这么不要脸,他图的个啥呢?难道还真想跟那个勾搭他的去过日子?草,那个不要脸的这次能勾搭四蛋,下次说不准还会勾搭你我兄弟哩!”

    “这事秦老大知道了么?”

    “知道了。”

    “秦老大怎么说?四蛋这家伙最怕秦老大了,只要秦老大说句话,四蛋保管乖乖地去给他老婆认错去!”

    胡恩球突然桀桀怪笑起来:“秦老大?你还指望她老人家?草,你知道秦老大怎么跟四蛋两口子说的么?”

    不等朱小君搭话,胡恩球随即便爆了秦璐的料:“秦老大跟四蛋老婆说,男人嘛,管不住裤裆里的那玩意很正常,硬是要管的话,只怕要管出个没出息的老公来,还不如不去管,任其发挥,只要这男人的心还在家里在你身上,不就得了?”

    朱小君惊奇道:“这悍妇真是这么说的?没想到啊,禽兽的嘴巴里还真是有真理呐!”

    胡恩球接着道:“你猜秦老大私下里是怎么跟四蛋说的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