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65章 你错了
    可机会稍纵即逝,胡恩球哈哈一笑,掉头就往楼梯口溜去,边溜还边嚷嚷:“你个臭不要脸的,还想在电梯里黑我呀,草,哥们也是老江湖了呀……”

    这要是还在高中时代的话,朱小君肯定是撒丫子追过去了,但现在都是成年人,而且在社会上都算是有头有脸的一号人物,自然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无所顾忌。朱小君只是对着胡恩球开溜的方向做了个追击的动作也就算完了。

    来到了包间,秦璐和温柔已经到了,刚坐下来,胡恩球也气喘吁吁地进了房间,服务员过来询问是否可以点菜了,秦璐招了招手,把服务员叫到了身边,然后把菜单塞给了温柔。

    朱小君看了看表,皱起了眉头:“都过了五分钟了,四蛋还没见影,不会是又跟媳妇干起来了吧?”

    正说着,四蛋打来了电话,说是下午参加了一个面试,耽误了点时间,这会正打车过来,估计还得有个十来分钟才能到。

    面试?

    朱小君心里敲起了小鼓,搞不清楚四蛋到底是怎么想的。

    二十分钟后,四蛋终于赶来了,人到齐了,菜也上了,剩下的就是开喝。

    酒过三巡,秦老大把话题引到了四蛋身上:“四蛋,现在咱们兄弟四个都在,小温柔你也见过,不是什么外人,你不必顾忌,有啥说啥把,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四蛋独自干了杯酒,将酒杯重重地顿在了桌面上:“离!一定得离!”

    胡恩球不温不火地追问了一句:“那离了之后呢?”

    四蛋叹了口气:“不知道……想法很多,但总觉得都不合适。”

    秦璐端起酒杯来:“什么就不合适了?你就听我的,离开那所学校,到猪头的公司去跟他混,老娘就不信死猪头还能亏待了你?你自己说,死猪头,你打算给四蛋开多少钱的工资?”

    朱小君翻了翻眼皮,陪着秦璐干了一杯,却没搭理秦璐的问话,转而向四蛋问道:“你刚才打电话说你去面试了?什么单位呀?”

    四蛋答道:“咱彭州新开的一家健身俱乐部,正在招健身教练,我就想去试试,看看能不能做个兼职。”

    “嗯……”朱小君点了点头:“这个工作倒是很适合你,怎么说,你也算是半个专业运动员了,转行做健身教练入手快。”

    四蛋苦笑了下:“别的咱也不会干呐!就像秦老大说的,让我去你的公司,我就在想,我去了你肯定得收着,可我在你公司能做些什么?看大门还是做保安?”四蛋说着,笑出了声来:“看大门做保安还算好,万一朱老板安排我洗厕所……”

    朱小君端起酒杯,跟四蛋喝了一个:“你还别说,我刚毕业那会还真这么想过,只要钱拿的满意,洗厕所倒是一个很不错的岗位……”

    混球及时插话道:“那可不是嘛,你猪头就想着天天能进几次女厕所。”

    这四个死党在一块插科打诨惯了,混球的那句话倒没让秦璐四蛋觉得怎么样,就连朱小君也是当成了耳边风,可一旁的温柔却受不了了,扑哧一声,把刚喝到嘴里的一口饮料喷了出来。

    秦璐连忙帮着温柔清理狼藉,暂时顾不上插嘴说话了。

    四蛋接着感慨道:“混球的那些混蛋理论,以前我是呲之以鼻,但经过这件事之后,我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所以啊,哥们,不管接下来我怎么打算,但得努力赚钱的这个方向却是坚定不移的。”

    胡恩球点了点头:“你啊,总算醒悟过来了,好吧,等你做了健身教练,我一定帮你介绍几个富婆,草,只要你稍微给她们一点微笑,就凭你四蛋这副条子盘子,那些富婆保管是立马灿烂。”

    秦璐听了这话,立马将手中的一团湿纸巾砸了过来,刚好砸中了胡恩球的脑门:“这哪门子屁话啊?把四蛋当成牛郎了是不?”

    胡恩球嘿嘿一笑,抹了把额头:“当牛郎咋了?牛郎凭自己本事吃饭,哪点丢人了?草,我要是有四蛋那副身子板,就绝对去做牛郎,草,总比当个天天黑着心的律师要开心的多!”

    朱小君扑哧一笑:“那你哥俩可以做个组合啊,四蛋拉客,等拉来了客,你玩个制服诱惑……”

    秦璐帮温柔收拾好了,敲了敲桌面:“好了好了,你们仨胡扯什么哩?赶紧说正事!猪头,四蛋的事情你都清楚了,你来说说吧!”

    在这个四人死党团伙中,秦璐无疑是拳头是保护众人的铠甲,而朱小君却是这个团伙的大脑,一旦遇到了事,兄弟们总是习惯于让朱小君来帮助分析并提出建议,而朱小君也始终没让兄弟们失望过,他提出的建议,往往都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

    因此,在面对四蛋的婚姻危机的问题上,无论秦璐和胡恩球持有怎样的观点,也不论当事人到底又怎么想,兄弟们最终还是想听听朱小君的意见。

    “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个大概,有一点我不明白,四蛋,你为什么不能认错呢?男子汉大丈夫,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自己做错了事,那就得认,认个错就那么难么?”

    四蛋苦笑着摇了摇头:“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今天要是不说清楚的话,恐怕今后你们会怀疑我石磊的人品,好吧,等我把前前后后都说了,你们自个评一评,我到底是错了还是没错!”

    ……

    未婚的少女多天真,天真的女孩是体会不到生活的艰辛社会的残酷的,四蛋老婆当初便是如此,只是因为迷恋于四蛋光鲜的外表便毅然决然地追随到了彭州来。

    在彭州,四蛋去了一家中学当了体育老师,而四蛋老婆则应聘到了一家上市公司,虽然只是一个行政助理的岗位,但比起其他人来说,也足够令人羡慕。

    按理说,这小两口的日子应该过的挺不错,虽然比上不足,但比下却是绰绰有余。

    然而,环境是会改变一个人的,四蛋老婆若是就职于一家小公司或许还好些,可是公司大了,难免一个办公室政治,而这种事情,却是每一员工躲也躲不掉闪也闪不开的事。

    尤其是四蛋老婆所在的行政部。

    四蛋老婆入职没多久后就怀了孕,这使得她的主管领导像是被噎到了,一提起四蛋老婆来就觉得堵得慌,等四蛋老婆生完孩子休完产假回去上班的时候,那个行政主管便有意无意地找四蛋老婆的麻烦。

    那段时间,四蛋老婆没少在家掉眼泪。

    生孩子的过程就很辛苦,养孩子的过程更为辛苦,四蛋老婆又没有婆婆的照顾,自己的亲妈又因为恼怒她当初的选择而不肯前来彭州,四蛋老婆有多辛苦便可想而知了。之后,又因为工作上的烦忧,一来二回,竟然生出了xing冷淡的毛病。

    二十六七岁的男人刚好是血气方刚的阶段,四蛋一年多没那啥,嘴上虽然没说什么意见,但心里却颇为怨恨,再加上生理上的钢性需求,这才会在同学会上做了错事。

    等事情暴露的时候,四蛋老婆又说了许多抱怨的话,这彻底激怒了四蛋,于是便来了个死活不肯认错的态度。

    “我知道女人怀孕生孩子是个苦差事,不过你们哥几个是知道的,这段时间我石磊基本上都不出去玩,就连你们叫我,除非是不得已,一般我也会推了,挤出来的时间不就是为了照顾家庭照顾她么?这一年多,她可以说是一点家务活都没干过,全都是我一个大老爷们在操持,就连她的内裤都是我蹲在卫生间给她用手洗出来的,你们说,这还不够吗?说工作,哪一个在工作上不会受气,受了气忍忍也就过去了,我真想不懂,工作上的不顺心跟那,跟那夫妻生活能扯上什么关系?”倾诉完了,四蛋抓起了酒瓶,咕咚咚猛灌了一通,放下酒瓶后,抹了把眼睛,红着眼接着道:“你们知道她是怎么说我的吗?她说我根本算不上是个男人!说我没出息,说我只会卖脸……”

    说前面的内容的时候,秦璐和胡恩球还能保持平静,待到四蛋描述了他老婆对他的诋毁之言的时候,秦璐率先受不了了,一拳砸在了饭桌上,幸亏那饭桌桌面还算实在,没有被秦璐的这一拳给砸翻了。

    “他娘de,这个臭娘们敢这么说老娘的兄弟?四蛋,跟她离!等你俩离了之后,老大我给你出这口恶气!”

    胡恩球也颇为恼怒:“这种女人不要也就不要了,没啥可惜的,四蛋,你不认错是对的,哥们挺你!”

    就朱小君没表态了,那仨都把目光集中到了朱小君的身上。

    朱小君慢吞吞喝了杯酒,又点了支烟,这才开口:“四蛋,这事要是件别的啥事,不管是什么原因什么结果,做兄弟的都会支持你到底,你对,那就对,你错了,兄弟还是当你对。可这一次,我却不能这么做,因为她是你的老婆,是给你生了一个宝贝千金的那个女人,所以,我只能说,你……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