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67章 水管漏水
    这顿饭,四蛋的状态特别神勇,虽然白酒喝的不多,但啤酒却一个人干掉了一件半,喝到最后,四蛋向朱小君提了一个很过分的要求,想让朱小君陪着他一块回家,说在他跟他老婆认错的时候有朱小君在身边心里有底。

    朱小君是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正为难,秦璐出来提了个方案,帮朱小君解了难:“四蛋你不要婆婆妈妈的好不好?混球,你这就给四蛋老婆打电话,把她叫过来,让四蛋当着咱们大伙的面给他老婆认错!”

    胡恩球回了声:“臣……领旨!”接着就掏出了手机。

    四蛋连忙讨饶,说还是他自个回家解决好了。

    可秦璐跟胡恩球哪里肯依。秦璐一伸手,拦住了四蛋,而胡恩球趁机溜出了房间。

    朱小君觉得这么做有些难为四蛋了,想为四蛋说句公道话,可秦璐一瞪眼,喝道:“你一边尿尿和泥玩去,没你的事啊,要是多嘴的话,老娘现在就让你兑现你当初的承诺!”

    朱小君挠了挠头:“啥承诺?我啥时候又承诺你什么啦?”

    秦璐斜了一眼朱小君,冷哼道:“你个死猪头想耍赖是不?谁答应老娘以跳艳舞的条件换取老娘放了唐武的?”

    朱小君顿时生出一后背的冷汗来,乖乖地溜达到了一边去看温柔玩游戏去了。

    不多会,胡恩球得意洋洋地回来了,扬了扬手中的手机,道:“我胡恩球办事就是那么完美……草,人家根本不接我的电话!”

    四蛋紧张了半天,这会终于松了口气,而秦璐却有些不相信,亲自拿出了手机,向胡恩球问道:“四蛋老婆的电话是多少啊?”

    胡恩球随口报出了一串数字。

    秦璐输好了数字,按下了拨打键,结果比胡恩球还惨,人家对方连手机都关上了。

    四蛋蹭到了胡恩球身边,小声道:“混球,刚才你报的那个电话不对吧?”

    胡恩球小声答道:“我根本就没给你老婆去电话,刚才那号码是我另一个号,早就关机了。”

    可怜秦老大却被蒙在了鼓里,愤愤然丢下了手机,嘟囔了一句:“要不是死猪头说的有道理,老娘恨不得把那娘们给撕了!”

    朱小君抬起了头,瞅着秦璐笑道:“我记得四蛋给他闺女办满月酒的时候,某位跟四蛋老婆亲的跟亲姊妹似的,弄得我们这些哥们连句玩笑话都不敢说……”

    秦璐又瞪起了眼:“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候那娘们没欺负我兄弟,不是吗?”

    这明明是不讲理的说法,可朱小君偏偏说不上秦璐的不讲理又什么不对。

    想把四蛋老婆叫过来让四蛋当着大家伙的面来认错的念头只能打消了,此时的酒也喝的差不多了,为了能给四蛋留点认错的时间,兄弟们便提议这饭局也就到此为止算了。

    散了场,胡恩球叫了个代驾,想把众人一一送回家,但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他的那辆车却怎么也坐不下,最后,还是朱小君带着秦璐和温柔打了辆车。

    就要到家的时候,朱小君来了个电话,拿出手机一看,禁不住浑身一个激灵。

    电话,居然是黄莺打来的。

    真是艺高人胆大,朱小君当着秦璐的面,便接了黄莺打过来的电话。

    “朱大哥,是我,黄莺啊,不好意思……”

    “我还以为你卖了我一套有后遗症的房子故意躲着我呢?”

    “后遗症?朱大哥,什么后遗症?”

    “水管漏水成瘾啊!”

    “水管漏水?怎么会呢……”

    “怎么不会啊!你要是不信,我这就带你去看看。”

    “嗯……”

    “嗯个啥呀?我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就今天有空。”

    “那,好吧,我现在就过去,你多会能到啊?”

    “半个小时吧!”

    朱小君挂上了电话,冲着秦璐耸了下肩:“给我老爹老娘买的那套房子,走在墙体里的水管总是漏水,我昨天就在找这个买房子的小丫头,靠,到现在才给我回电话。”

    秦璐一直盯着朱小君,并没有发现朱小君有摸鼻子的举动或冲动,于是便相信了朱小君的说辞。

    是朱小君改了这个毛病?又或是朱小君故意控制住自己的下意识举动?

    要知道,一个养成了二十多年的下意识习惯,绝非是一早一夕就能改的掉的,也绝非是主观上想控制就能空的得了的。朱小君之所以没有摸鼻子,全是因为他根本就没说谎。

    给父母买的房子的质量是相当不错的,根本不存在水管漏水的问题,而朱小君在说到水管漏水的时候,想到的是他裤裆里的那根水管,黄莺在卖给他那套房子之后,朱小君的那根水管不是漏过一晚上吗?漏过了一次还想着第二次,这不就是漏水漏出了瘾了么?

    出租车到了小区门口,朱小君把秦璐和温柔放了下来,然后吩咐出租车司机掉了个头,去会见黄莺去了。路上,朱小君又想到了什么,给秦璐打了个电话,说他今晚就干脆在家陪陪老爹老娘了。

    数日不见,黄莺在朱小君的眼中更显得楚楚动人,再加上黄莺因为手机关机错过了朱小君的n个电话,自觉着做错了事情,那模样,不由得让朱小君想到了我见犹怜这个成语。

    轻轻地揽过了微微发抖的黄莺,朱小君撅起了嘴巴便奔袭了过去,黄莺以扭动身躯为抗议表示,却被朱小君无情地镇压了下来。

    数分钟后,黄莺才娇喘着挣脱开来,低着头整理着衣衫:“朱大哥,那水管漏水是怎么回事?”

    朱小君搂着黄莺的腰,回道:“走,找个舒服的地方,哥给你看看是怎么漏水的。”

    黄莺在男女之事上绝对是个雏,哪里能搞得懂朱小君的这种调侃,还继续纠结着:“要不,我跟原来的房主交涉一下……”

    朱小君一脸淫笑:“原来的房主?原来的房主就在这儿哪!”

    黄莺彻底被整糊涂了,一脸懵态,甚至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朱小君哈哈大笑,牵着黄莺的小手,来到了路边,招呼了一辆出租车。

    “去世纪名都大酒店!”一上车,朱小君便吩咐道。

    世纪名都大酒店是彭州酒店业中的旗舰,也是唯一一家超五星级大酒店,这酒店的设施绝对称得上奢华,同时其价格也绝对称得上奢侈。

    那出租车司机会心一笑,啥也没说,一踩油门,便把速度提到了八十迈。

    老江湖啊!深知后排座上的那对男女的迫切之情啊!

    仅仅十分钟,那位老司机便把朱小君和黄莺带到了世纪名都。

    ……

    得到了极大满足的朱小君半躺在世纪名都情侣套房的舒适的大圆床上,点了支烟,颇为惬意地关切问道:“这两天你的手机怎么一直关着呢?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黄莺伏在朱小君的身边,轻柔地抚摸着朱小君的小腹:“我应聘了一家新公司,公司培训的时候,是要没收手机的。”

    “新公司?”朱小君颇为好奇地问道:“做什么业务的?还那么正规,培训收手机……”

    黄莺抿了抿嘴唇:“还是做房地产销售,除了这一行,我别的也不会啊!”

    朱小君应了声,又随口问道:“是彭州的房地产公司么?”

    黄莺回道:“是,就是咱们彭州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保奇地产。”

    朱小君像是被电到了,倏的一下从床上跳了下来:“不行!你不能去那家公司!”

    “为什么?”黄莺卷缩在床上,抱着被子,咬着被角,颇为委屈。

    “不行就是不行,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朱小君吼了一嗓子,看着簌簌发抖的黄莺,心里又不忍了,坐回到了床上,抚摸着黄莺的秀发:“那家公司要求太严,我担心会累着你。”

    黄莺抬起脸来,眼泪汪汪地看着朱小君:“我知道,可是,到了保奇地产我就能赚到更多的钱,就不用再去夜场唱歌了,那种地方……”

    朱小君捏住了黄莺的下巴,轻轻地为黄莺拭去了脸颊上的泪珠:“你是个好女孩!你原本不需要这么辛苦的,可你偏偏要自食其力,像你这样的女孩,在当今社会中真的是凤毛麟角,我朱小君能遇到你,真是我的福气。莺儿,跟我去申海,到我公司去上班,让我来照顾你,好么?”

    黄莺愣愣地看着朱小君,两颗晶莹的泪珠滚落了下来:“朱大哥,谢谢你,可是,我不能去你的公司。”

    朱小君的双眉抽搐了两下:“为什么?”

    黄莺咬着下嘴唇,默默地摇了摇头。

    “你今天必须跟我说清楚,为什么不答应我来照顾你!”

    黄莺任凭两行热泪在脸颊上肆意地流淌着:“朱大哥,我配不上你,我不想影响了你的生活,你把我带到你的公司,别人会怎么看你,你将来怎么找个门当户对的老婆啊!”

    朱小君听了这些话,能做的只有是仰天长叹。

    找个老婆不一定非得门当户对,但法律上规定,一个男人只能有一个老婆,而对于他来说,单是宫琳和刘燕就已经让他颇为为难了,若是再加上一个黄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