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68章 跳段艳舞助助兴
    带去了申海,肯定会影响到宫琳,留在彭州,顺着黄莺的意思去了保奇地产,说不准就会招惹了刘燕。

    不管是影响了宫琳还是招惹了刘燕,对朱小君来说倒也不怎么在乎,他始终认为,只要自己诚心诚意地去对待对方,至于结果如何,那都是天意。

    朱小君担心的是黄莺,以这个女孩的个性,无论是对付宫琳又或是对付刘燕,都只有吃亏的份。而朱小君又怎么情愿看着黄莺为他受委屈呢?

    “嗯,你不去申海也好,我事多,能呆在申海的日子也不多,很难照顾到你。”朱小君略加思考,便想到了一个两全之策:“不过你留在彭州也不要去保奇地产了,你在那家公司没权没势,也得到不到好的销售资源,赚不到多少钱的,不如去肿瘤医院吧,让张石分给你一块市场,你改行做医疗算了。”

    黄莺惊奇道:“做医疗?我什么不懂,怎么做啊?”

    朱小君呵呵一笑:“张石这家伙是个奇人,他手下做市场的全都是外行,不过他就那么随手调教调教,个个还都成了精英。你放心,等你去了,我让张石手把手指导你,相信以你的聪颖,最多一个月,就能独当一面了。”

    黄莺点了点头,忽然又摇了下头,最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问道:“朱大哥,那……在那边一个月能赚到多少钱?”

    朱小君又点根烟,稍微想了想,回答道:“我记得有一次看到了张石交上来的中心奖金分配表,他们市场团队中的第一名好像分了一万八千多块的奖金,要是再加上基本工资和各项福利,那伙计的收入应该不低于两万五。”

    黄莺禁不住倒吸了口冷气,惊呼道:“那么多啊!一万八的提成,至少要卖十套房才能赚得到,一个月想卖到十套房,除非……”

    黄莺突然脸一红,说不下去了,朱小君呵呵一笑,接着黄莺的话说道:“除非跟销售总监潜规则一下,要不然,你根本拿不到最好的销售资源,也就无法完成一个月十套房的销售业绩。”

    黄莺红着脸点了点头。

    朱小君又笑道:“所以,你应该接受我的建议,去肿瘤医院跟张石混,不然的话,不就白白地被我潜规则了吗?”

    黄莺被逗得咯咯笑了,扑上来,抱住了朱小君,伏在朱小君的耳边悄声道:“人家是喜欢你,才会跟你……”

    香玉满怀,最敏感的耳垂又被黄莺的幽兰之气刺激着,朱小君的二弟表示无法安静下来,于是,朱小君顺从了他二弟的意见,将黄莺压倒在了床上……

    ……

    第二天上午,朱小君带着黄莺去了肿瘤医院,见到了张石之后,朱小君拉着张石躲到了一旁,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地交代了一通。

    张石一边听,一边笑,最后表态道:“这么个大宝贝存放在老哥这儿,老哥要是不收你点保管费,你觉得合适么?”

    朱小君咧嘴一笑:“当然不合适!”

    张石摆了摆手:“你心里清楚就好,至于老哥准备收多少费用……嗯,现在还没想好!”

    朱小君笑道:“收多少都不如我接下来给你的一句话!”

    张石来了精神:“什么话?”

    朱小君手指中心的四周:“你把上次跟我说的那个肿瘤小综合的方案抓紧弄好,等我三个月,然后立马就能给你落实!”

    张石不屑地一笑:“拉倒吧你,我要是政协委员的话,一定会提案,要求吹牛报税!”

    朱小君伸出小拇指,冲着张石道:“谁要是吹了牛,谁就是这玩意。”

    张石愣了下,随即又笑开了:“哥读书不多,但你也骗不了我,行了,兄弟,现在是大上午的,做梦不合适!”

    朱小君叹了口气,拍了拍张石的肩:“老哥,那咱们就打个赌,三个月内,我保证有人拿着钱来找你谈!”

    张石撇了撇嘴:“好吧,那老哥就信你了,不跟你打赌了。”

    安排好了黄莺,朱小君随意找了个借口便离开了。

    申海那边已经跟宫琳打过了电话,不单把公司交给了宫琳去打理,还告诉了宫琳,他可能要消失三两个月。

    宫琳就是那么通情达理,一句多嘴的问话都没有,对朱小君的所有嘱托均是无条件应承下来。

    老爹老妈那边也打过了招呼,反正朱小君也不常回家,老爹老妈也颇为习惯了。

    现在,就剩下刘燕这里了。

    离开了肿瘤医院,朱小君并没有急着去见刘燕,昨天和黄莺进行了三次半,他也好,他的二兄弟也罢,都需要时间来恢复一下状态,不然的话,见到了刘燕,就又能出纰漏。

    恢复状态的办法很简单,就是找个洗澡堂子泡个澡,然后再捶捶背捏捏脚,好好地睡上一觉。

    等泡完了澡躺在休息床上享受着捏脚的快感的时候,朱小君又想起朱天九所说的那项御女技能来,前天刚听到的时候,虽然动了心,但绝对没有此刻那么强烈,此刻的朱小君,恨不得立即插上翅膀,跟着朱天九来到山里,专心修炼这传说中的御女之术。

    “嗯,今晚跟刘燕见过面交代完,明天就跟着朱天九进山!”朱小君在迷迷糊糊即将睡着的时候下定了决心。

    等休息够了,已经到了午后时分,澡堂子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朱小君换了衣服,结了帐,一边往外走,一边给刘燕打了个电话。

    “燕儿,我这边的事忙的差不多了,你有空不?晚上一块吃个饭吧!”

    “咯咯咯,好啊,你打个飞的过来呀……我跟舅妈现在在青海湖呢!”

    朱小君下意识地摸了把裤腰带,也说不出是失望还是庆幸:“啊?好吧,那我只能在精神上跟你共进晚餐了……燕儿,代我向你舅妈问声好,接下来,我可能得消失一段时间了。”

    “消失?你怎么啦?是不是要跑路?”

    “你想哪去了!”朱小君哑然失笑,下意识地摸了下鼻子:“我认识了一个投资界的大腕,我们说好了要一块去考察几个项目……”

    “哦,那你就去呗,有空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就行了!”

    朱小君又摸了下鼻子:“那啥,那几个项目都在国外,我的……”

    “啊?要出国啊!一出国,那电话死贵死贵的,小君,你还是别打电话了,有时间咱们聊微信就好了。”

    聊微信?朱小君略一思考,随即便露出了笑容来。

    “嗯,好,那就先这样了,你跟舅妈玩好吃好睡好哦。”

    聊微信,只要不玩语音,那么朱小君便可以找个人来替代他,这样的话,刘燕那边就很容易蒙混过去了。

    不容易啊!

    其实朱小君也不愿意把事情弄得那么复杂,可是……若是说了实话,恐怕局面会更加复杂,甚至会不可收拾。

    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朱小君去山里跟朱天九学艺的心情更为迫切了,恨不得连夜就出发,能早一分钟到达目的地就坚决不晚一分钟到。

    可是,这会子又到哪里去找朱天九呢?这老家伙来去无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这会子在不在彭州还不说呢!

    心里正空落落的没个底的时候,四蛋打来了电话。

    “猪头,晚上一块吃饭啊!”

    “吃饭简单,但你得说个理由啊!”

    “……嘿嘿,我跟我老婆和好了……”

    “那要祝贺你啊,四蛋,你的****不错啊,这才过去多久,你就把你媳妇给摆平了?”

    “嘿嘿,我老婆还给我道歉了呢!猪头,我老婆说,一定要好好谢谢你。”

    “行啊,你跟她说,我等着她以身相报呢!”

    “滚!”

    “日,滚就滚,让你们俩口子赚便宜还不干,你要知道,像我这样的姿色,被你老婆睡了还不收钱……”

    “对哦,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等晚上一块吃饭的时候,我当面跟她说啊!”

    “别介啊,你当面说,那混球不吃醋吗?这种事,只能做不能说……”朱小君正得意洋洋地调侃着四蛋,却突然卡住了,因为电话那头传来了四蛋老婆的声音。

    “朱小君,你现在就过来,我在家等着你啊!”

    “呃……弟妹啊,做女人最好矜持一点,你可不能学秦老大那样……”朱小君刚恢复过来,又突然卡住了,因为电话那头又传来了秦璐的声音。

    “死猪头,不想活了是不?你开刷四蛋也就算了,敢拿老娘来说事!行吧,今晚这场艳舞你是躲不过去了!”

    说完,秦璐不由份便挂了电话,只留下了一脸懵逼的朱小君在风中独自颤抖。

    到了晚上,吃过了饭,四死党加上四蛋老婆和温柔,一块去了ktv唱歌,一坐下来,秦璐便本起了脸:“猪头,跳段艳舞来给大伙助助兴呗!”

    胡恩球帮腔道:“赌奸赌滑不赌赖,这句话是谁整天挂在嘴边的?猪头,别想着耍赖皮哦?”

    小温柔在一旁拍着巴掌:“出去之前还能看到小君哥哥的艳舞,真好!”

    四蛋夫妇趁机报复下午被朱小君调侃的‘愤恨’:“猪头,你要是耍赖不跳的话,我就把你的电话印成名片,找人去到各个酒店房间去发……”

    朱小君叼了支烟,将火机在手中转着圈,踮着二郎腿:“靠!跳就跳,谁怕谁呀……秦老大,不带拿手机录视频的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