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69章 出发
    疯狂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朱小君和秦璐带着温柔登上了前去申海的高铁。上车前,朱小君跟陈东打了个电话,让陈东按时去申海高铁站来接他们三人。

    可爱的小陈东此刻不光学会了接打电话,还学会了跟朱小君撒娇提条件,朱小君一声不啃地甩了陈东跑到了彭州来,可是把小陈东伤心的不行。

    朱小君好言相哄,最后答应给小陈东买一个专门玩游戏的pad才使得他破涕为笑,欢快地答应了朱小君的安排。

    温柔的航班是下午一时的,不到十二点钟,温柔便完成了出境所有的手续,走进了国际航班的安检口。

    小陈东按照惯例是一定会留在车里玩游戏,所以温柔进了安检口之后,就剩下了秦璐和朱小君两个。

    “猪头,你的那个九叔跑哪去了,他不是答应咱们两个,要带咱们两个进山练功夫去吗?”

    朱小君呲哼了下鼻子:“他?我去,你连广告都不信,你会信他?”

    秦璐侧着头想了想:“我觉得九叔是认真的,不可能是忽悠咱们两个的啊!”

    朱小君怒了下嘴,没再搭话,心里在琢磨着,到底该怎样才能把秦璐给甩开,不然的话,等到了山里,有了个秦璐这个绊脚石,朱天九怎么会方便教习自己那令人馋涎欲滴的御女之术呢?这么一琢磨,忽然又想到,学会了这御女之术是不是需要实践一下呢?实践才会出真知,不实践一下,又怎么会知道朱天九不是在糊弄他哩?

    实践一下……朱小君忍不住看了秦璐一眼。

    就这一眼,把秦璐给吓了一跳:“你这是什么眼神?中邪了?”

    朱小君陡然一惊,赶紧从yy状态中走了出来。

    “秦老大,说真心话,我真不想跟那个老家伙去山里,练什么武功呀?现在练武功有个屁用啊?你不经常挂在嘴边说功夫再高也怕菜刀,菜刀再强也挡不住手枪吗?”

    秦璐笑着回道:“理是这个理,但有时不能用枪,那就得靠拳脚功夫了,还有,练好了功夫,用起枪来也会更顺手不是吗?”

    二人边聊边走,很快便出了机场的出发大厅,坐了电梯,来到了停车场。

    朱小君打了陈东的电话,想让陈东把车提到停车场的出口,免得他们两个还要走冤枉路,可是,电话打过去,陈东却没有接听。

    朱小君顿时紧张了起来。

    秦璐安慰道:“或许他只是玩游戏玩入迷了。”

    朱小君一边快速向停车的位置奔去,一边解释道:“不可能!要是玩手机的同时来电话的话,小陈东是一定能知道的。”

    秦璐也紧张了起来,紧紧地跟在了朱小君的身后:“也可能是他睡着了呢?”

    朱小君突然停住了脚步,将身子隐在了一辆商务车之后,对秦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悄声道:“小陈东就算睡着,也是很警觉的,来了电话一定会醒。秦老大,你从左边,我从右边,咱们俩包抄过去。”

    秦璐点了点头。

    朱小君伸出手,做了个三二一的手势,然后这二人便如狸猫一般,悄悄地向着他们的那辆奔驰suv摸了过去。

    紧张之后,朱小君看到的景象却只能是哑然而笑,车内,一老一少,正在玩着一个别人根本看不懂的游戏。

    小的自然不用说,便是小陈东,而那个老的,则是刚才在机场出发大厅才提到的朱天九。

    朱小君苦笑了一下,敲了敲车窗,然后对不远处准备做接应的秦璐做了个平安无事的手势。小陈东颇有些不情愿地停下了跟朱天九的游戏,打开了车门。

    “九叔,你今天使出的这套本事是叫阴魂不散么?”朱小君斜倚在车门上,跟朱天九戏谑起来。

    朱天九翻了下眼皮,冷哼了一声:“你们一男两女,不吱拉声的往机场跑,大爷还以为你要私奔……”刚说出私奔这个词,朱天九便看见了秦璐,连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朱小君哈哈大笑,一把揽过了秦璐,指着朱天九问道:“就我俩?还私奔?我口味就那么重么?”

    秦璐趁朱小君不备,一个小擒拿手,将朱小君的胳臂反锁了过来:“小样,跟老娘私奔怎么啦?老娘要盘子有盘子,要条子有条子,配你死猪头还不是绰绰有余?”

    朱小君嘴上死撑着:“拉倒把你,低头看看,这是在哪?”

    秦璐没明白朱小君是啥意思,张口就回道:“机场啊?”

    朱小君趁着秦璐放松了警惕,使了个反擒拿,成功地将自己从禽兽魔抓下解救出来:“就是嘛,还要条子有条子,真有条子的美女,能整天挺个飞机场出门么?好歹也得弄个硅胶的塞里面糊弄一下呀?”

    秦璐总算是听明白了,本着脸刚要对朱小君怎么怎么着,架子倒是拉开了,可又不知道怎么却突然扑哧一声笑开了:“你让我突然想起了个段子,咯咯咯,不行,我得先笑会,咯咯咯咯……”

    等秦璐笑得差不多了,朱小君问道:“啥段子呀,把你笑成这个样子?”

    秦璐捶了捶胸口,缓了口气,讲道:“那是在部队中流传的一个段子,说有一天首长到一个连队去视察,连队中刚巧有个兵生病了不能出列,于是连长就把连部的一个小文书拉来充了数,那个小文书是个女兵,补充的位置又恰巧在一排。首长为了表示他跟士兵们能打成一片,习惯冲着士兵的胸口意思上一拳,那天,首长便一拳意思到了那个小文书的胸上,还说,小伙子,胸肌练得不错嘛!”

    朱小君是听过这个段子的,立刻接口道:“那个小文书立即是一个立正敬礼,然后报告说,报告首长,俺是女兵!”

    秦璐再一次笑得直不起腰来,朱小君品了品,觉得这个段子从秦璐的嘴巴里讲出来也确实有趣,于是也跟着笑了,至于朱天九……长辈嘛,自然要拿点长辈的形象,可是憋了会没憋住,也哈哈大笑了。

    就小陈东一人没听明白,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干脆拿起了手机继续玩游戏。

    三人都笑够了,朱天九招了招手,道:“你俩都上车吧,时候也不早了,从这儿出发到山里,至少也得有个七八小时的车程呢!”

    朱小君蹙着眉头问道:“这么着急?回去准备点生活用品再过去不好么?”

    朱天九摇了摇头:“山里都有,我早就备下了。再说,带你们进山是练功,可不是游山玩水,有吃的有穿的就足够了。”

    朱小君杵了下秦璐,道:“你也不需要准备点必须品么?”

    秦璐漠然摇头:“有吃的有穿的,还需要什么必需品?”

    朱小君有些羞于齿口,一边比划一边解释:“就是……就是那……那女孩子每个月……都要用到的……”

    朱小君不提醒,秦璐还真把这茬子事给忘了,这一提醒,秦璐还真觉得应该准备一些,不然进了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女孩子的生理期。“要不,路上找个便利店……”

    朱天九却淡淡回道:“不用,山里有,我早已经备下了。”

    “擦!”朱小君挠了挠头,坐到了车上:“九叔,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吗?你老人家就备下了?”

    朱天九面露不屑神情:“小子,大爷不傻,大爷也有过女人。”

    秦璐上了副驾驶的座位,听朱天九说,到目的地得需要七八个小时的车程,若是路况不好的话,一个人一口气开七八个小时的车,一定会累的不行,所以,秦璐做了随时替换陈东的准备。

    车子上路后,朱小君接着刚才产生的好奇,问道:“九叔,你说你也有过女人,那你的女人是在那边找的还是在这边找的呢?”

    朱天九似乎很不情愿接触这个话题,他将头扭向了车外,没有搭理朱小君的问话。

    秦璐转过头来,对朱小君训斥道:“死猪头,你惹得九叔不开心了,当心等到了山里,九叔不给你饭吃。”

    朱小君反犟道:“一边去吧,九叔才不会像你想象中的那么小肚鸡肠呢!九叔这是在回忆,懂吗?他需要把无数个记忆片段连接成一个整体的故事,然后再将给我们听,对不?九叔?”

    朱天九叹了口气,将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快二十年了,记忆确实都成了碎片……”朱天九原本深邃的目光突然放出了顽劣的神采来:“大爷我确实需要把这些记忆片段连接起来,可是,哪个又告诉你小子,大爷准备把大爷的故事讲给你听呢?”

    朱小君嘿嘿一笑,道:“九叔,你要是把你的故事讲出来了呢,我朱小君就发誓一定会跟你好好学本事,绝对不偷懒。你要是不讲给我听,哼哼,那我就给你来个出工不出力!”

    朱天九笑道:“等进了山,你小子要是不好好学,大爷就断你的口粮!”

    朱小君不屑,回道:“饿死算球,咱爷俩看谁有种!”

    朱天九哈哈大笑,骂道:“跟你爹一个样子,好吧,既然你想听,那大爷就跟你唠叨唠叨,反正路途遥远,就当是解闷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