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70章 往事如烟
    三十年前,朱天九追随着朱天一穿越到了这个世界。

    之后没多久,朱天一便爱上了这个世界的一个女人,后来,那个女人为朱天一生了个男孩。天伦之乐以及对自由的向往,使得朱天一逐渐改变了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抛弃了原来的无限忠诚于君主的信仰。

    在那边的时候,朱天九跟朱天一的感情就是最深的,等到了这边,俩兄弟的感情更是上了一层楼,朱天九虽然年长了朱天一几个月,但无论是思想还是武功,都要比朱天一差了一大截,而朱天九天性单纯,在他的心中,大金国也好,炽焰诛也罢,都没有朱天一来的重要。

    所以,朱天一在改变着自己的人生观,而朱天九同样跟着朱天一做着巨大的改变。

    纸包不住火,朱天一的事情最终还是暴露了,炽焰诛天字辈的其他七位兄弟认为朱天一的行为是背叛了大金国的国君,但碍着朱天一是他们天字辈兄弟的老大这个面子,同时也是忌惮朱天一的本事,那七位兄弟并没有直接向朱天一和朱天九发难,而是找了个机会跟朱天一相谈,希望朱天一能够改过自新,把那对母子暗地里处理了,他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朱天一哪里是一个肯屈就于别人威胁的人,他断然拒绝了那七位兄弟的建议,于是,一场殊死搏斗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若不是受了朱天一老婆孩子的拖累,朱天一和朱天九联手,是完全可以战胜那七位兄弟的,可是多了这么一对累赘,胜负的天平便反向倾斜了。

    虽然最终朱天一和朱天九保护着这母子冲出了那七兄弟的围杀,但朱天九也因此受了重伤。朱天一又要保护老婆孩子,又要照顾受了重伤的朱天九,所以只能是东躲西藏,绝无反击的机会和能力。

    就这样,四个人躲躲藏藏地来到了西陲大山中的一个小山村,朱天一确定了自己的行踪并没有被那七兄弟所发现,这才算是稍稍安定了一下,在那个小山村住了下来。

    一晃就是一年多,那时候,朱天一的儿子刚满了三周岁。

    而在这一年多的时间中,朱天九跟村子里的一个姑娘爱上了,在朱天一的支持下,朱天九成了那姑娘家的倒插门女婿。

    如果,那天字辈七兄弟不再找上门的话,朱天一一家包括朱天九,便会长久地在这个小山村幸福地生活下去。

    可是,事与愿违,那七兄弟最终还是发现了朱天一朱天九的行踪,就在大伙给朱天一的儿子过三周岁生日的晚上,那七兄弟悄悄地摸进了村子。

    自然又是一场血战。

    这一年多时间,朱天一和朱天九始终没把功夫放下,而那七兄弟则把绝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了寻找朱天一朱天九的足丝马迹上了,所以,这一次的血战,朱天一和朱天九虽然仍不能逃脱落败的结果,但相比上一次,却没那么狼狈了。

    朱天九护着朱天一的老婆孩子先行跳出了那七兄弟的围杀,而朱天一且战且退,又一路从西陲山区,杀回到了省城附近。

    那七兄弟联手,虽然一时不能省了朱天一和朱天九,但是这一次他们涨了经验,朱天一和朱天九再想像上一次成功逃脱却已然是不可能。这样耗下去,最终失败的,必将是朱天一和朱天九。

    为了保全自己的老婆孩子,朱天一把那娘俩托付给了朱天九,决定一个人把那七兄弟引到穿越隧道的位置,然后利用特殊炸药,连人带隧道一起灰飞烟灭。

    对朱天一的这个计划,朱天九断然不同意,他要代替朱天一来跟七兄弟同归于尽,可是朱天一一句话便堵死了朱天九,因为以朱天九的本事,根本无法做到将七兄弟引到穿越隧道中去。

    对朱天一的计划不同意的还有朱天一的老婆,她威胁朱天一说,如果他们夫妻不能同生共死的话,那么朱天一走后,她随即便会带着儿子一块奔赴黄泉。

    朱天一最终屈服了,把儿子托付给了朱天九,自己带着老婆跟那七兄弟包括那条穿越隧道同归于尽了。

    事情了结之后,朱天九带着朱天一的遗孤想回到西陲大山中的那个小村庄,可是没想到的是,同批穿越者中还隐藏着十多名地字辈兄弟,而他们,已经得到了天字辈七兄弟的信息,就在朱天九准备向西前行的时候,受到了那十多名地字辈兄弟的截杀。

    朱天九无奈,只好把朱天一的遗孤托付给了一对无法生育的夫妇,然后跟那帮地字辈兄弟展开了长达数年的围杀与反围杀。

    没有了拖累的朱天九,大发神威,一连三次击溃了地字辈兄弟的围杀,直到地字辈兄弟再也没有了力量能对朱天九展开围杀的时候,朱天九开始反过来追杀那些四下里逃散的地字辈兄弟了。

    到亲手杀死最后一个躲进了部队的地字辈兄弟,朱天九整整用了七年的时间。

    七年后,朱天九已经找不到那对接受朱天一遗孤的夫妇了,而当他回到了西陲山村的时候,又发现他曾经入赘的那户人家也都不见了影踪。

    之后的十六年,朱天九南天北地四处打探,可是,这两方面都是杳无音信。

    “他们七兄弟找到那个小山村的时候,我老婆刚确定怀了孕,若是那孩子能平安地活下来,现在也有二十三周岁了。”故事讲到了到最后,朱天九长长地叹了口气,将目光转向了车外。

    秦璐早已经被感动地泪流满面,她扭过头来,问道:“九叔,你还记得当初接受朱天一遗孤的那对父母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吗?我可以借助一些关系来帮着查找,说不准就能找的到呢!”

    朱天一没有搭话,仍旧是原来的姿态,眺望着车窗外面的远方。

    朱小君虽然已经知道了这个故事的大概,但是他并不知道这其中还有那么多的曲折,一时感动,脱口而出:“不用找了,朱天一的遗孤就是我!”

    秦璐一惊:“你说什么?”

    朱小君陡然惊醒,连忙改口:“我是说,九叔可以把我当成朱天一的遗孤。”

    秦璐冷笑道:“就你?你也配当这个大英雄的儿子?”

    朱天九忽然爆喝:“朱小君,你为什么不肯承认你就是朱天一的儿子呢?难道做朱天一的儿子很丢人么?”

    爆喝之后,朱天九痛苦地捂住了双眼,两行老泪从手指缝中流淌了下来。

    朱小君惊住了,秦璐也呆了。

    小陈东干脆一脚踩了刹车。

    过了片刻,朱天九恢复了常态,从后面拍了下陈东的后背:“小伙子,怎么啦?大爷是不是吓着你了?”

    陈东摇了摇头:“不是!”

    朱小君也恢复了常态,笑着问道:“那东东为什么停车呢?”

    陈东撇了下嘴:“没油了!”

    朱小君顿时乐了:“额……呵,这可爽透了,咱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

    陈东瞪着乌溜溜一双大眼看着朱小君:“后面,有油。”

    朱天九跟着解释道:“我备下的,就怕找地方加油会耽误时间。”说着,朱天九拉开了车门,走到车后面打开了后备箱,拎出了一只足足有两百升容积的大塑料桶:“下来帮忙!”

    朱小君和秦璐乖乖地下了车,协助朱天九加好了油,秦璐想趁机替换了陈东,可陈东却死活不愿意。

    重新上了车,秦璐率先打破了僵局:“猪头,九叔说的是真的么?”

    朱小君面露痛苦之色,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秦璐又追问道:“那你为什么不肯承认你是朱天一的儿子呢?”

    朱小君抬起了头来,忽然笑开了:“你听九叔那个老家伙胡说八道呀,我啥时候不肯承认了,我只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秦老大,你是了解我的,知道我朱小君一向低调做人,不喜欢张扬!”

    秦璐扑哧笑出了声:“嗯,你猪头确实很低调,确实不喜欢张扬,好吧,老娘信了你。”

    朱小君转而对朱天九道:“你个老家伙,怎么那么没城府呢?你说,我啥时候不肯承认自己是朱天一的儿子了?我只是要求你不要向外张扬,咱们现在的对手实在是强大,又隐藏在黑暗中,你这样四处张扬,吧咱们的底牌都泄露了出去,好么?”

    朱天九挠了挠后脑勺,应道:“那,那小秦姑娘又不是外人,她迟早都是你老婆……”

    朱小君大吼了一声,打断了朱天九:“够了啊!你个老家伙怎么胡诌八扯起来还上瘾了?秦老大,你看吧,事实证明,信九叔这个老家伙的话,还不如去相信广告哩!”

    秦璐皮笑肉不笑地回应道:“要是九叔的话哪天应验了,老娘第一个就把宫琳那骚娘们给宰了,然后再活埋了刘燕。”

    朱小君撇了撇嘴:“关她俩屁事啊,不过也好,你把她俩给办了,我就能省下一笔不菲的股份分红了。”

    嘴上是这么说,但朱小君的心里却是得意洋洋:哼,小样,不知道老子还有一个黄莺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