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273章 心愿已了
    夜色来袭,一轮冷月挂在远处的一座山峰上,几片残云飘荡于四周,给人一种肃杀冷漠的强烈感觉。山风也起来了,中秋时分的山风,煦暖却夹杂着凛寒,矜持又偶尔肆虐。

    房屋中,小陈东依旧处于昏迷状态,而朱天九已然恢复了平静。朱小君和秦璐围坐在朱天九的身旁,聆听着朱天九的倾述。

    “东东是在做祈祷,祈祷亲人能战胜病魔恢复健康,这是那个村落里的人们独有的祈祷方式,他们认为,只有用亲人无尽的鲜血才能让病魔感到恐惧……”朱天九似乎又想起了二十三年前在那座村落里的无忧生活,脸上荡漾起幸福的感觉:“我还记得那一年,我的老丈人得了重病,我老婆就是用这种祈祷的方式硬生生把我老丈人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当时我还不以为然,笑话他们说他们迷信……现在想想,那是亲人用自己的鲜血来唤醒病中亲人的求生欲望啊!”

    朱小君轻轻地点了点头:“这在医学上被称为心理暗示,往往会起到药物所无法达到的医疗效果。”

    朱天九摸出了烟斗,装满了烟丝,制止了朱小君的准备为他点火的动作,自个摸出了一盒火柴,点上了火:“这也许就是血脉相通的缘故吧,当我看到了东东的祈祷阵仗的时候,我的直觉就告诉我,东东就是我的孩子,就是我二十余年来未曾象见过的儿子啊……刚才你们也看见了,东东的后背上刺着的图案,那是一个字,是由我的名字组成的一个字。”

    朱小君愣了下,他也看到了陈东后背上刺着的那个图案,而且看的很清楚,可那个图案实在跟朱天九这个名字扯不到一块呀!

    朱天九看出了朱小君和秦璐的疑惑,笑了笑,解释道:“大爷我原本并不叫朱天九,朱天九这个名字,只是大爷在进了炽焰诛这个组织后,因为对朱天一的敬仰而私自改的……大爷我的原名叫李因兴,你们可以再去看看东东后背上的那个纹身,是不是因兴两个字啊?”

    秦璐的记忆力比较好,在脑海中过了遍刚才看过的图案,随即点了点头,道:“嗯,九叔你这么一提醒,没错,那就是因兴两个字。”

    朱天九轻轻地叹了口气:“我的李因兴的这个名字,也就是朱老大跟东东他娘才知道……这一定是东东他娘……”朱天九哽咽了,两行老泪又不自觉地流淌了下来。

    朱小君递过条毛巾:“秦老大她老爸见到东东的时候,东东已经是个孤儿了。”

    “嗯,我明白。”朱天九想到了老婆早已经不在了人间,神色更加黯然:“小秦姑娘,大爷可能没机会再见到秦家兄弟了,等以后你见到了你老爸的时候,代大爷向他说声感谢。”

    秦璐默默地点了下头。

    朱小君又抓了朱天九话语中的小尾巴:“什么就没机会了?”转而又对秦璐道:“秦老大,你可不能答应这个老家伙,老家伙就是懒,不愿意跑腿去见你老爸。”

    朱天九苦笑了下:“小君啊,你不想大爷这么早就走,大爷懂你,可是啊,生死有命……我朱天九也算是枭雄一生了,临死前还能再见到自己的儿子,这辈子呐,大爷值喽!”

    此时,朱小君已然明白朱天九的这次感冒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感冒,而是朱天九原有的胰腺肿瘤进展到了末期,严重破坏了朱天九的免疫力,这才导致了朱天九的感冒。这种情况下,再依靠朱天九自身的免疫力来恢复健康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只有把他送进医院,依靠药物和设备,或许还可以挽救了朱天九的性命。

    可是,朱天九却执意不肯。

    这老头子,性格难以琢磨,平日里嘻嘻哈哈没个正经,可遇到他觉得必须严肃起来的事情的时候,其意志力又比谁都会坚强。就说这回不回城进大医院就医之事,朱天九之坚决,朱小君和秦璐也是无奈。

    “九叔,东东流出来的鲜血还不够么?还不能激发出你求生的欲望么?你就不想着多陪陪东东一些时日么?”

    朱小君一连串的发问使得朱天九极为痛苦。

    “能活着,谁会想死啊!”朱天九长叹了口气:“可是,朱老大在那边已经等的不耐烦了,他想我了,每天都会托梦给我……东东啊,他有你们两个就够了,大爷不想让东东在受到什么刺激,你们说,这天上突然掉下个亲爹来,东东能接受的了吗?”

    朱小君一撇嘴:“那有什么接受不了的?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秦璐摇了摇头,颇有感触道:“不一定啊,东东虽然有轻度的智障,但那只是在表达上的障碍,其实这孩子比谁都聪明,二十多年了,他已经习惯了,突然有了……”秦璐说不下去了,莫说是这种情况,就算她秦璐自己跟她老爸,想突破了那种长期以来形成的心理障碍,都是如此的艰难。

    朱天九换了斗烟丝,重新点上了火:“小君啊,就你这种开朗的性格,当初接受朱天一的现实的时候,思想上都斗争了那么久。东东是个内向的孩子,敏感脆弱,难以承受那么大的刺激啊!”

    朱小君跟着拿出了香烟,抽出了一支,放在了鼻子下嗅了嗅,然后又放回了烟盒中。说来也怪,自打泡了朱天九给他熬制的药水,他的烟瘾居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进山前包里放着的两包大中华,到现在还剩了大半包。

    “那……九叔,你是不打算告诉东东真相了么?”

    朱天九苦笑道:“不是大爷不打算,是大爷恐怕没了这个机会……东东至少要到明天早上才能醒来,可大爷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天亮啊!”

    这就像武侠小说中所描述的那样,一个武功高手受了重伤,但真气仍在,有了这口真气护心,他依旧能保持着生命力,然而这口真气一旦被破了,那么其生命力就会迅速消退。朱天九也是如此,他只是凭借着自身未了的心愿才激发出了强烈的求生欲望,这种欲望支撑着他和肿瘤病魔战成个平手的结果,然而,在山里的这一个月,朱天九眼见着朱小君的功夫突飞猛进,眼见着纠缠了自己二十余年的心愿即将实现,他的‘真气’便悄然无声的被破了,于是,肿瘤病魔开始占据了上风。

    就在朱天九尚有一丝抵抗的欲望的时候,又知道了小陈东原来就是自己的骨肉,二十多年间另一个纠缠着自己的已经被压制在潜意识状态中的心愿被提了出来,并得到了验证,朱天九的那口‘真气’迅速地溃散了。

    一个小时前,在屋后,当朱小君搀扶着朱天九往回走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朱天九正在迅速地衰老,而现在,朱天九给人的感觉则是灯枯油尽面如炬灰。

    已经十多年没尝过眼泪滋味的朱小君湿了眼眶:“九叔……”

    朱天九摆了摆手:“有生就有死,生生死死,原本就是这个世界的永恒,人啊,之所以会惧怕死亡,只不过是他留恋这个世界,心中的牵挂太多……大爷我这一辈子啊,作孽太多太多,不敢说杀人无数,但手上的人命至少也有数百条,像我这样的人,原本老天爷是应该惩罚我的,得让我不得好死才对,可老天爷偏偏原谅了我,不单让我多活了那么多年,还让我临死前完成了所有的心愿……”

    秦璐流着泪,伏在了朱天九的膝前:“九叔,我能叫你一声师父吗?”

    朱天九轻轻地抚弄着秦璐的发梢:“傻丫头,你心里有九叔,叫什么都行!”

    “师父……”秦璐只喊出了这两个字,就觉得喉头一堵,一股热流喷薄而出,她再也按捺不住,剧烈地抽噎起来。

    “小君啊,大爷还要谢谢你这么长时间对东东的照顾,大爷能看出来,你对东东是真心的好,东东能遇到你这个君哥哥,真是东东的福气啊!”朱天九想到了朱小君对小陈东那种发自内心的关爱,脸上露出了安详的笑容来。

    “九叔……东东就像是我的亲弟弟一样,从我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我就有着这样的感觉,九叔,你老就放心吧,等再过几年,我一定会张罗着给你找个儿媳妇回来,到时候,你得穿西装穿皮鞋,打扮地整整齐齐地去参加东东的婚礼。”

    朱天九淡淡一笑,从怀里掏出了一条像是项链一般的东西,交到了朱小君的手中。那链子上栓着的挂坠,便是几天前从玄铁盒中取出的那对炽焰诛。

    朱小君刚想说些什么,就见到朱天九原本眯缝着的双眼突然闪现出如炬的目光:“大哥,大哥是你么?你来接我了么?你等等,等等我,大哥,九儿没有辜负你的嘱托,小君他已经学成了,再过几年,你都不是他的对手了……”

    这是一个老人在弥留之际的幻觉,朱小君和秦璐只能是呆呆地看着朱天九,不敢稍做打扰,生怕就此将朱天九惊到了。

    而此时,里屋仍在昏迷中的小陈东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叫。(未完待续。)